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五章 无赖的争取

第四十五章 无赖的争取

  我已经被搞的有些纳闷了。

  莫非这鬼市还暗藏有什么机缘不成?怎么个个都说我们是新来鬼市的?而且新来鬼市的有什么罪恶吗?

  我一扬眉,刚想说话,却发现那个英气的女子目光却是落在我的面上,一动不动,眼中分明流露出了奇怪的神色。

  惹得她身旁那个肖承乾,也感觉到奇怪了,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我和正川哥两个人,只不过他却不能看出什么来?只能转头问身边那个女子:“承真,他们?”

  那个女子摇摇头,说到:“光看面相,又在夜里,自然难免有疏漏...而且,不经人同意,深看人的面相也不符合规矩。只是,这位小哥的面相特征太过明显,又矛盾,我才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这个时候,哪里还容得那个叫肖承乾的男人开口,我自己心中却是一动,忍不住上前了一步,对着那个叫做承真的女子开口问到:“是承真姑姑吧?我这面相是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从口中冒出承真姑姑二字。

  想来她这个年纪,我叫姐姐已经不太合适,虽然她保养得宜,但修者圈子中的女人从来保养都很成功,根本不能以面向来判断人的年纪。

  叫阿姨,我实在开不了口,叫一个看起来就如三十上下的女子做阿姨,可能她的年纪也不到阿姨的份儿上。

  想来想去,姑姑这个称呼,既亲切也定位合适,毕竟我是想问别人打听我的面相怎么了?

  鬼市,于我们是个陌生的存在。

  契机,可能就存在于一些离奇的一言一行之中,我怎么肯放过?

  “呵,姑姑...你这小子倒是有趣?谁刚才说我香港电影看多了?这下,你是神雕侠侣看多了吧?不过可惜,她是我老婆。”肖承乾好像无时无刻都在宣城他对承真的‘所有权’。

  他这番做为倒是弄得承真颇有些不好意思,只好责怪的轻瞪了肖承乾一眼,然后对我说到:“相遇既是有缘,小兄弟如果真要知道,那也就请恕承真直言了。”

  我一抱拳,也算是认可。

  其实‘听命’并不是一种挺好玩儿的事情,自己的命运由别人口中娓娓道来,好还罢了,若是有灾有难的,很难有人心里能保持平静,还特别是你在能肯定对方说的准确的情况下。

  所以,修者也不轻易‘听命’,那实在是对心里素质的一种强大考验。搞不好,以后修行道路上的一颗心,也会出现心境上的缺憾,缺失。

  见我许可了,那承真点点头,也不再拖延,直接望着我说了:“你的面相,是典型的早夭之相。几乎逃不过这一劫,我只是很奇怪你为什么能活到那么大?矛盾之处在于,皮与骨不合...这意思就是灵与肉身虽相容,但命格却是...”

  说到这里,承真皱紧了眉头,随即又对我抱歉的摇头,说到:“再深入看,恐怕已经犯忌。能说的也只有这些了。”

  她这一番话,惹得众人都是‘啧啧称奇’,其它的不说,就是一个早夭之相的人能活到现在,不都是一个奇迹吗?

  一般的相师怎么可能对着一个明显是青年的人说这样的话?显然是打自己的脸。

  这承真姑姑倒是爽利,说了就说了,而且众人还信服的样子,只是觉得我奇怪。

  别人觉得我奇怪,可是承真的一般话,却引起了我和正川哥心中的惊涛骇浪,她是怎么一眼就看穿我最大的秘密的?这修者圈子里的人果然不能小视,我不得不承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

  猎妖人何尝又不属于修者。

  承真姑姑说完这番话,也不问我对错,只是冲我一笑,这件事情就算揭了过去,无论她说的对不不对,她可能也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谁都有自己的秘密,她事后再询问恐怕是越界了。

  比起那个肖大少,承真姑姑还算是有礼有节,而且比较体贴人心的那种。

  “好了,面相也看了。事情也了了...你们就跟我们走一趟吧?”在这个时候,肖承乾也有些懒懒的,开口就如此对我和正川哥说了一句。

  “走一趟?为什么?”我直接开口问了,莫不是我刚才那几句话得罪他了,他要借此‘公报私仇’?

  “鬼市没有邀请函,是不能随意来的。你难道不知道规矩?”肖承乾看了我一眼,模样虽然懒散,但眼中却是闪过了一丝疑惑。

  “谁说我们没有邀请函?有这帐篷不就有了停留在这里四天的资格吗?难道...”肖承乾如此说,让正川哥深感奇怪,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只是说着说着,我们的底气就越来越弱,因为想起之前我们讨论的那个任小机的奇怪之处...现在,如果再是相信任小机的信口胡言,恐怕是站不住脚了。

  “呵呵...”看着正川哥越说越没底气的话,肖承乾忽然开口笑了一声。

  这笑声不是对着我和正川哥的,而是望着承真姑姑。

  这笑声是什么意思?好像并不是在嘲笑我们,而是有些无奈的样子,显然这件事情背后还有什么隐情。

  我岂能这样就被赶出鬼市?赶紧说到:“帐篷和柴禾,一共要了我们8000块钱。”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故意放大了声音,我能看出来无论是肖承乾还是承真姑姑,似乎都有一些忌讳的事情,并不想在这个时候说穿一些什么?我怕他们用强势的办法赶走我和正川哥,我下意识的想把事情闹大点儿。

  果然,这样故意大声的一吼,惹得附近原本就对这边好奇的人冲着我们这个方向看了两眼。

  甚至有更远处的人,也悄悄踱步过来,似乎是想看一下,这些鬼市管事的白袍人在这里停留那么久,到底是所为何事?

  我这些小伎俩,如何又瞒得过承真,她没有生气,反倒是莫名的看了我一眼,之后用温柔的眼神看着身边的肖承乾,说了一句:“你觉得这小子无赖的样子,有点儿像谁?”

  肖承乾摸了一下自己唇上蓄的极好看的胡须,也是笑了,说到:“开始光棍了,你说像谁?”

  他们两个说话就跟打暗语似的,我和正川哥是一片迷茫?倒是他们身后另一个身穿白袍的人站了出来,有些同情的对我们说到:“鬼市新建,也没有几年。自然是混迹进了一些‘牛鬼蛇神’,这帐篷和柴禾只是我们提供给来参加鬼市的修者的。并不是需要任何的金钱付出...重要的还是要有邀请函,因为...”

  说到这里,这个白袍人闭口不言了,因为什么,恐怕是涉及到一点儿机密了?

  我暗自揣测着,但要我甘心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于是,我干脆上前一步大声的说到:“这朗朗乾坤之下,既然敢开市场,怎么可能不开门迎客?需要邀请函算是怎么一回事儿?是要生生的把天下的修者都划一个等级吗?是,就算你们如此想,我一个小小的菜鸟,也不能反对。”

  “可是,在你们这般管辖之下,我和师兄还被骗了,这又算什么?难道不给交代吗?”

  其实,无规矩不成方圆,如果是硬说道理,我绝对是无话可说的...但好在我还占了那么一点儿被骗的无辜,虽然这种事情也不能完全怪鬼市的管理。可是,如果不甘心,也只能胡乱扯些道理,把水搅浑。

  所以,我这番话是引起了越来越多人的注意。

  肖承乾似乎是被我惹怒了,冷笑了一声,对我说到:“小子,邀请函可不是把天下修者划一个等级,而是现在没有资格去做的事情,强行做了,反而害了卿卿性命。懂吗?你要邀请函,我可以给你,可是不要说那内市,就是这区区外市,你也不见得能平安。我们维护这里的秩序,不见得是要保你平安。”

  说话间,他望着我说到:“哪一个修者,又不是有自己的命?自己保不了自己,也别怪别人。”

  肖承乾的话语是够犀利的,也很真实...实际上也是在暗讽我和正川哥上当,是自己的事儿,自己经验不足,怪不得别人。

  我明知这话已经是明里暗里告诉了我们一些秘密,这鬼市不见得是安全的,菜鸟最好别参合了,可我的契机在这里?我如何肯退。

  “这事儿,我只是等个交待。反正天下英雄看着的,我就坐在这里了,你们要把我扔出去,丢脸的可不是我,我只是无名小卒。”我干脆‘不要脸’了,故意这样大声的说到。

  “看来,我们是没有在这江湖久了,江湖上何时出了这样的一代,我倒是看不懂了。”肖承乾眯起了眼睛,打量着我。

  承真姑姑却是对他小声说到:“有什么看不懂的,那些年月,我们年轻的时候...有人的作风也不是如此吗?”

  这一点儿仿佛是触动了肖承乾,他望着我忽然叹息了一声,对承真姑姑说到:“那这事儿我不管,你来处理吧?”

  承真姑姑点头说到:“也好。”

  两人商量完毕,承真姑姑对我说了一句:“你要交代,对不对?好吧,跟着我们走一趟,交代自然会有的。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若是强行要在这里说,我们也是没办法,只能离开了。”

  这番话,暗示的也够明显了,我若再无理取闹下去,他们就会撒手不管了,我和正川哥在鬼市也不见得能讨了好去。

  这样已经够了,我从地上站了起来,忽然大声说到:“天下英雄,我这就跟着他们去了啊。”

  原因很简答,大张旗鼓的去,总好过我悄无声息的被阴了。

  承真姑姑自然之道我的把戏,只是不在意的一笑,然后小声的说了一句:“这小子也够有意思的,我差点儿以为...不过,那人倒是来得早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