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七章 受辱的遭遇

第四十七章 受辱的遭遇

  任小机说话的样子云淡风轻,并且一扬手,挡住了身旁那些激动的年轻修者。

  他没有动怒,甚至始终都保持着某一种风度,一举一动倒真的像一个大家子弟。

  比起我这个上蹿下跳的样子,他们说我‘没教养’,好像也挺对的。

  在最初的愤怒以后,我已经冷静了下来,因为是修者,不管有钱没钱的时候,我对钱的概念都不是太重,如此恼怒也只不过是因为被骗。

  这种事情,还不至于让我一直情绪激动。

  所以,看着任小机淡定的脸,我深吸了一口气,还是冷静了下来。

  看我没那么激动了,那个白袍人趁机赶紧的‘和稀泥’,说到:“嗯,说不定也真的是场误会。在这圈子里,经常也有一言不合,就争斗的事情,彼此让一步就海阔天空了嘛。”

  我没有理会那个白袍人。

  反倒是眯起了眼睛,紧紧的盯着任小机。

  在这个时候,我有一种感觉,如果不是那一张相同的脸,差不多的身材,我根本就以为我今天见到的,和昨夜所见的是两个人,因为气质太不相同了。

  想到这里,我上前一步,不理会其他人的目光,只是望着任小机说到:“任小机,我叶正凌还不至于在乎8000块钱。我今天就要你一句话,昨天的事情你认是不认?”

  任小机静静的听着我说,知道我还有下文,一时间没有开口。

  这小子还挺能装的,我心中闷的快要爆炸了,但是表面上已经是云淡风轻的望着任小机继续说到:“你若认,并且当面与我道歉,那么这件事情就算了。你若不认,那么这个梁子就当我们结下了。”

  “我叶正凌不是小气之人,但也不是眼睛里可以随便揉进沙子的人。”

  我的话刚落音,就引得任小机身旁的人一阵冷嘲热讽,大意就是,和任小机结仇,我也配之类的。

  还说什么不用认不认了,有胆现在就和任小机划下道儿来。

  我不理会这些人,只是看着任小机,而任小机至始至终表情都没有变过,能让他如此淡定的,只可能有两个原因。

  第一,就是这小子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在演戏,所以才能维持这个状态。

  第二,就是他根本没有把我放在眼里,至于我说的话对于他来说更是笑话。

  想到这个可能,我感觉所有的血液都滚烫的涌向心脏,一直以来,我都是骄傲的,就如同在山门的日子,我们师徒三人虽然过的捉襟见肘,别人的主动帮助倒也罢了,是从不曾问别人讨要过什么?

  这种骄傲不止是我,也是师父和正川哥都有的。

  在这种心情之下,如何能被别人暗里坑了一把,明里又不放在眼里呢?

  想到这里我的手都有些微微的颤抖。

  到这个时候,任小机的眼睛才稍微动了一下,想必是注意到了我微微有些颤抖的手,不过他的神情依旧没有什么波动,反而是用一种平和的语气说到:“道歉不能,因为我说是误会,那么这件事情就不是我做的,自然也不会认。至于,你说不认,就结下了梁子,我只能说,出于某种原因。你若要因为这事找麻烦,只能是我应着了。”

  说完这话,任小机却是再不理会我,带着一群嘲笑我的人,和我擦肩而过。

  在那一瞬间,我分明感觉到任小机有些不屑的眼神落在了我的侧脸,我转头,正好迎上他的眼神。

  他也不忌讳,只是用耳语般的声音对我说到:“你最好不要轻易的找麻烦,选择是在你,而不是在我。”

  我非常愤怒,嘴唇动了一下,想说点儿什么?

  可是,任小机却不给我任何的机会,已经带着人扬长而去。

  留下一片诸如,你看,他都怕的发抖了之类的话...

  这是怕的发抖吗?根本就是愤怒好吗?我把手放进了裤兜,握紧了拳头,依旧无法平息我内心这一片愤怒。

  同时也有一种凄楚的感觉,修者圈子里势力交错,人的共性也喜欢拉帮结派...猎妖人基本不参与修者的圈子,而且猎妖人势弱,就算在修者的圈子里也翻不起什么浪花。

  而另外一种身份呢?没落的山门,相依为命的师徒三人。

  若是如今师父尚在,看见我和正川哥如此的遭遇,又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我从来不知道师父的功力,放在修者圈子里究竟是强还是弱,但就如同小孩子,不管父母平凡还是强大,只要是父母在,不就是最大的依靠吗?

  这种酸楚的感觉我没办法去形容,在这个时候,正川哥温热的手掌落在了我的肩上。

  我回头,看见的是正川哥温润的眼眸,他的嘴角已经没有了那种懒洋洋的笑容,神情同样涌动着愤怒,他想开口安慰我一句什么,但在这种情况下,任何安慰都是苍白无力的。

  师父曾经说过一句话,任何的骄傲和自尊都是自己拿回来的。

  即便我酸楚少了师父在身边,那也只是心里上少了一份来自长辈的安慰,可这种事情,即便师父在,也同样是帮不上忙的。

  在这样一个鬼市,我没有感觉到友善,反倒在第一天就感觉到了修者圈子里的复杂,和一些人深深的‘恶’意。

  “两位,还是请走吧。那边的大人已经在等着了。”白袍人始终是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亲眼目睹了这一幕,终究还是什么也没说。

  “请问,你们还有公道吗?若然是我,有一天站在了这个圈子的巅峰,我要还这个圈子一个公道。”我的一腔怒火,不知道能对谁发泄,只是转头看着那个白袍人,一字一句的说出了这样的话。

  白袍人愣住了,最终还是一扬眉,没有接口任何的话,也不知道心中在想些什么?

  我知道我自己的唐突,但这种意志却没有半点想要退缩...却在这个时候,一个带着一些高傲的声音在我们的前方响起:“小子,你若真的有这种志向,那就爬到顶峰试试?”

  我一抬头,看见前方的通道之旁,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倚着一个人了。

  他看我的目光很深邃,像是想起了无数的往事,但也多了一丝柔软的东西在其中...这个人,我认识,就是昨夜相遇的肖承乾。

  我不明白,他怎么会在这里?

  看见肖承乾,那个白袍人的神情一下子变得郑重了起来,不待我和正川哥有任何的反应,他已经上前了两步,对着肖承乾躬身一拜,喊了一句:“肖长老。”

  原来,这个肖承乾竟然是白袍人的长老?

  “嗯。”对于白袍人的恭敬,肖承乾显然是没有放在眼里的,只是随便的应了一声,目光依旧落在我的身上,那眼中的深邃与追忆,依旧没有散去。

  “肖长老,你今天应该是在鬼市当差,怎么?”白袍人起身之后,又充满疑问的问了肖承乾一句。

  “山门那边情况有变。我要赶回去,这里就只能先交给季长老一个人先顶着了。”肖承乾的态度似乎并不高傲,对于手下的询问,也回答的很平和。

  “可是,这鬼市...季长老一个人?”面对肖承乾的云淡风轻,白袍人却是充满了质疑。

  “她行的,你不用担心这个了。你先去忙吧,这俩小子,我先带过去。”肖承乾挥手,显然是不愿意再多谈了。

  白袍人自然也不好多问,只能应了一声,然后匆忙从另一条通道走了。

  而肖承乾见白袍人走了,这才双手抱胸,大喇喇的朝着我和正川哥走来,然后停在了我的前方,说了一句:“小子,刚才的话够狂啊?”

  “我只是觉得这个圈子没有公道。”我直话直说,明明是我和正川哥被讹诈了,眼前的肖承乾也知情,可是...

  肖承乾听闻这句话,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叹息了一声说到:“这个圈子的事情远不是初出茅庐的菜鸟所想的那么简单,我也有过你这样的曾经,被欺压,甚至被追的四处逃窜,没有师门长辈的庇护,有理也没处说去。”

  “那你就屈服了吗?”我不解他为何要和我说这个?

  “自然没有,但也没有你这番志向。哈哈...当时,我们一群人只是没得选择。”肖承乾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变得飘渺。

  “你和我说这些,只是告诉我,我比较狂吗?”我心中有这个疑问,自然就问了出来。

  “不。”肖承乾却是停下了脚步,望着我说到:“我现在有事在身,恨不得争分夺秒的离开这里。但,正巧看见刚才那一幕,就不由得为你停下来了。原因很简单,只因为我想起了一些往事,就忍不住想和你说两句,哪怕耽误一些时间。”

  “在昨天,我觉得你光棍的样子,和我一个很亲密的人很像。今天,却又觉得不像,他一步步的行事,都像是被逼的...他的愿望很简单,一茶一饭一床,身边尽是亲朋好友就足够了。但世事岂是容得人选择?”

  “你这年少轻狂的模样,倒是像我几分。你刚才所遇见的事情,让我有了共鸣,但我也不会为你讨回公道。坦白的说,我现在不能,因为要为形势负责。也因为他抽身于别的事情,我们要为他维护一个后方的安定。”

  “受委屈的只能是你,但这委屈也不一定非得承受着了。因为,你自己可以拿回来你想要的公道。靠别人终于是无根之物。其实呢,这个修者圈子需要新的血液,甚至是新的正能量...在之前,我们损失了太多。”

  说话间,肖承乾掏出了一件儿物事塞到了我的手中,然后也不理会我们,留下这样一番莫名其妙的话,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