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八章 承真的好奇

第四十八章 承真的好奇

  肖承乾就如同他说的一般,时间很紧。

  我才刚刚握紧手里那件东西的时候,他的身影已经拐过一道弯儿,消失不见了。

  这是什么样的速度?

  我心中暗暗惊叹,这才低头看手中这件儿东西,是一块儿木制的,青绿色的令牌一样的东西。

  在令牌之上雕刻着一个鬼头。

  鬼头之下,龙飞凤舞的刻着四个大字——通行凭证。

  转面却是一个简单的‘令’字,在令字的下方,用很古老的小篆刻着雪山两个字。

  雪山?雪山一脉?我想起了昨日里任小机给我说的一些秘辛,其中就提及了几次雪山一脉,联系到鬼市和雪山一脉的关系,那些白袍人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很有可能就是雪山一脉的人。

  只不过,这个青绿色的令牌是个什么东西呢?我不由得把它握紧了一些,猜不透肖承乾的意思,就如同猜不透肖承乾那些话。

  这样遭遇用峰回路转都不足以形容,但莫名的,我却对肖承乾的印象好了许多。

  也许,他刚才那深邃的眼神让我感受到了什么,嚣张高傲只是他的表面,这个人内心有一种说不清的东西,这种东西柔软而真诚。

  这会让人羡慕他的朋友。

  “这是什么?”这个时候正川哥也已经看见了我手中的东西。

  我把东西递给了正川哥,说到:“这是刚才肖承乾悄悄塞在我手里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

  听闻我如此说,正川哥赶紧把东西塞进了怀里,对我说到:“既然是悄悄给你的,那一定不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显露的东西,还是先收起来吧。”

  正川哥的处处小心我自然能够理解。

  只是我忧愁的是,肖承乾说带我们去什么地方,结果说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话就走了,剩下我们该去什么地方呢?

  也就在这个时候,又一个白袍人出现了,脚步还有些匆忙,找到我们之后倒是松了一口气,原来肖承乾并不是这样就走了,而还是安排了一个人带领我们去到该去的地方。

  接下来,再也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可以说是一路无话的,那个白袍人顺利把我们带到了帐篷的中心处。

  在这里,有一个单独隔离出来的特别的地方,和其它地方不同,它全是用厚实的木板隔离的,倒像是帐篷之内一个单独的房屋。

  在这之外,有许多白袍人来回的走动忙碌着,显得很是匆忙的来来去去。

  这个白袍人只是把我们带到了房间的门口,就离去了...留下我和正川哥,在这样一个地方,一时间反应不过来,接着,我们应该做什么?

  “来了,就进来吧。”却在这个时候,房间之内传来一个声音,正是昨天那个承真姑姑的声音。

  我倒是没有感觉,她既然这样说了,我就径直的推门进去,倒是正川哥在我身后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好厉害的灵觉。”

  相比于外面那一副忙碌的样子,房间之内就很安静。

  我们甚至望了几眼,才发现坐在桌子背后的承真姑姑,只因为在桌子前,有一个巨大的类似于‘模型’的东西挡住了我们。

  那个‘模型’有些怪异,只是一眼瞄去,就觉得地形复杂之极,有水,有悬崖,有瀑布,甚至有城市...而且还是古城。

  我实在想不通,华夏什么地方有这样一个古城的存在,按照华夏人的性格,怕就是这奇特的地形都会成为旅游胜地。

  而在这模型之上,还有着复杂的阵法布置,我和正川哥只是一眼就认出来了那绝对是阵法的布置...但绝对也和我们山门的阵法传承大不相同,为了相互印证,对于别的传承的阵法,我们也偶有涉猎。

  也只是这一眼,我和正川哥就认出了,这应该相字一脉,关于风水的大阵。

  当然,这个风水就不是普通人所理解的风水了,什么布置好风水,让自己运气变得好一些...这种风水大阵事关地理,镇地脉,镇气场,甚至可以改变山水气流的走向等等,等等...简而言之,就是这方面的高人,可以保住一个地方,也可以利用风水逐渐的毁灭一个地方。

  这方面的高人是很‘可怕’的,但这方面的传承也少,能成为高人的也是寥寥。

  和我们山门传承的阵法是完全的不同,甚至师父也曾对这种真正的风水阵心生向往之。

  入这间屋子的时候,承真姑姑就隐藏在这样一个模型之后,看着它,在思索着什么...所以,我和正川哥看不见她也是正常的。

  “愣着做什么?坐过来吧。”她似乎不太愿意我和正川哥的目光多在这个模型之上停留,招呼了我们一句。

  对于阵法方面,正川哥比我‘痴’,在我都大大咧咧的坐了过去的时候,正川哥的目光依旧恋恋不舍的在那个模型上停留了一会儿。

  直到承真姑姑再次催促的时候,他才在我旁边坐定了。

  房间内多了我们两个人,依旧很安静,重点在于承真姑姑在打量我们,我们也不好开口说什么?

  ‘啪’是承真姑姑放下了手中的笔,没有任何铺垫的,她就直接说到:“昨天,我就看你们两个有趣。今日再看,觉得更加有趣了。”

  这是什么莫名其妙的话?我们有趣在哪里了?

  能够通过面相看出一个人怎么样的,在这个世间恐怕就只有相字脉的高人,通过这个房间的模型,我越发的肯定,眼前这个看年纪不过三十的女人,绝对是相字脉的高人。

  想着,就觉得这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

  学海无涯,何况于道家五脉?更是博大精深,我惊叹于她的年轻以及她的成就。

  但口中还是下意识的问到:“哪里有趣了?”

  “就有趣在这个时代,你们应该不会寂寞才是。”承真姑姑的语言风格好像一直如此,简单,直接,丝毫不拖泥带水。

  但她也不想多说这个话题,反而是把话锋一转,说到:“按照你们的情况,昨天被发现的当时,就应该被送出这个鬼市,而我却留了你们一夜,并且给了你们这个和我谈话的机会,知道是为什么吗?”

  其实这件事情,在之前,我们就通过那个‘多嘴’的白袍人得知了,就是不是什么人都有这个机会,还能被带来这个大帐篷的。

  从那白袍人字里行间,话里的意思来看,能来这里的,或许都有机会,入得真正的鬼市。

  但原因,我和正川哥是真不知道的,面对承真姑姑的话,我们只得摇头。

  “第一,你们的确是被讹诈了,对于这件事情,我主持这个鬼市,心中确实是有愧的。当这件事情出于某些原因,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处理,甚至不能大张旗鼓的处理。我在想用一个合适的方式来化解这件事情,不想因此扩大了因果。”

  说话间,承真姑姑从办公桌里掏出了一个信封,打开来,里面是一叠红红的钞票。

  只是看一眼,就绝对不会少于8000块钱。

  面对她这样的处理方式,我和正川哥暂时都没有发表意见,只因为这重点本身不是钱,而是被骗的感受很不好。

  但承真姑姑给出的态度很诚恳了,我们再因此纠缠也显得很没有道理。

  可是,我们想留在鬼市...所以,对于桌上的那叠钱,我们只好不表态。

  承真姑姑也没有就这个问题多谈,而是继续说到:“第二,我倒是的确有一些相人之术。昨天很抱歉,擅自说你像我一个故人,只不过从你的面相之上,我除了看见了早夭之相,也同样看见了和他一样的某种东西,要担某种大任。另外你...”

  承真姑姑一扬眉,说的是正川哥。

  只是简短的一句话:“眼中有藏有宿慧。”

  这确实让我和正川哥震惊了,这哪里只是一些相人之术,这分明就是高人。

  而被人看透的感觉很不好,我不由得挪动了一下身体,不太想与眼前这个女人面对...

  她却是一笑,仿佛再一次的看穿了我的心思,说到:“是否怕自己被我看穿?不用想的那么厉害...我实话说,若能能看穿,今日也不会特别的见你们一次。只因为,我好奇,你们这样的年轻人,若说全无背景,是不可能的,我好奇你们的师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