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五十章 鬼市的秘密

第五十章 鬼市的秘密

  对于这个鬼市。

  如今我已经是充满好奇,来了那么久,我竟然到现在,都没有揭开它的‘神秘面纱’。

  重要的是,我竟然连这个鬼市的市场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而它竟然还有所谓的内市?

  想到这个,我对这所谓新开的鬼市越发的期待。

  也就全然没有注意到承真姑姑拿着那块内市令牌变幻不定的神情。

  这几乎是各怀心事的场景,好在还有一个正川哥在其中保持着淡然与‘清醒’,在这个时候开口问了一句:“承真姑姑,那这令牌有什么问题吗?”

  他的一句话,才让我和承真姑姑从各自的思绪中清醒过来。

  对啊,承真姑姑为什么那么在意一块儿内市的令牌?我看着承真姑姑,承真姑姑却是把手中的令牌轻轻放在了自己的面前,没有还给我们的意思,然后才抬头望着我们说到:“承乾做事一向冲动,只凭自己的感觉,他不会去考虑更多的后果。”

  我和正川哥沉默的听着,这种事情我和他都不好发表意见。

  毕竟,别人是在评论自己的丈夫。

  说到这里,承真姑姑的脸上却泛起一丝笑容,手也轻轻的抚过那块儿令牌,说到:“不过,他应该是没有坏心眼的,甚至是出于想要帮你们一把,让给了你们这样一块令牌,让你们去内市冒险的。”

  “毕竟,男人的想法有时很简单。或许会觉得收获往往伴随着危险之类的吧?”承真姑姑轻轻扬眉,似乎是在思索肖承乾这个行为本身的目的。

  但我不关心这个,我只是关心所谓内市到底有什么?值得承真姑姑这样诸多想法。

  说话间,承真姑姑也似乎意识到自己在小辈面前说话,这样去流露夫妻的感情似乎有些不妥,立刻回神,却是严格的对我和正川哥说到:“但我本人是不期望,你们去内市的。”

  这才是问题的重点吧?

  “为什么?”这也是我早就想问的问题了,正川哥同样也看着承真姑姑,毕竟这个鬼市背后有再多的牵扯,它也只是一个鬼市,莫非还有什么意料不到的危险吗?

  “为什么?”承真姑姑又拿起面前的笔轻轻转动了几下,似乎是在想对我们能够透露的事情的尺度。过了几秒钟以后,她才抬头说到:“这里做为鬼市,是我大师兄的意见,当初我们是反对的。因为...这里有着很多不确定的因素,做为一个交易的市场,至少我认为是不应该存在这些危险因素的。”

  “但我大师兄可能有自己的考虑,也可能背后有更高层次的人指点。所以,执意选择了这里。”

  “这里有什么问题吗?”打断别人说话其实并不是一个很好的习惯,但我对于这个鬼市,已经好奇心爆棚了,实在是忍不住。

  “这里的问题?这里的问题那就多了,首先这个鬼市是天然存在的,人为的因素不大...如果你们两个之中,有一个会观山望气的人,就会发现,这里的山水自然形成了一个‘镇’之势,不管是不是巧合,镇的就是这个鬼市。”但对于我的打断,承真姑姑并没有表现出不悦。

  反而是表现出了一丝小小的沉重。

  “镇?自然形成的镇压大阵,这简直就是天地之镇,是为了镇压什么厉害的东西?”我和正川哥自然没有那观山望气的功夫,但之前也说过,对于风水大阵什么的,我们多少有些了解。

  “是的,你们应该明白一点儿什么了吧?”承真姑姑轻轻的叹息一声,然后才说到:“多的,我已经不能再说了。我们只是维持这个鬼市,但并不能说能确保人的安全。以往的鬼市规矩也是如此,负责的人只是维持着基本的秩序。”

  “但涉及到利益,很多人在鬼市就会大打出手,暗中下手...闹出的人命事件也不少。这并不是我们能管的。更何况,鬼市本身存在的危险。”承真姑姑的脸色越发的认真。

  “为什么不管?这样不是太...”正川哥忍不住说了一句,他一直都很有正义感,没想到在修者圈子里还有这样的事情?可是太什么了?他也形容不出来了。

  “圈子里是复杂的,能够维持基本的秩序就算不错了。你要问为什么,那我这样说吧,鬼市是对所有修者开放的,在这里是不限制派别的,就是说正道也好,邪道也罢。朋友也好,仇人也罢...都聚集在这里,这其中涉及的恩怨就多了,正因为有了秩序,才不会大规模的爆发什么。但其中一些小的事件,是管不了的。”

  “要知道,曾经的鬼市是正邪两道共同派出人手来管理,更加的混乱。好在雪山一脉在整个修者圈子里,都有其声望,才能真正统一出面的管理。”说到这里,承真姑姑懊恼的看了我和正川哥一眼,对我们说到:“你们这两个小家伙,我对你们说这些做什么?”

  但这些也已经足够了,只是简单的两句话,我和正川哥也已经了解了不少这个圈子的复杂。

  不过,对于去内市这件事情...我还是很坚持,所以我对承真姑姑说到;“承真姑姑,我到鬼市是有很大的因由的。内市的事情,你虽然没有完全的对我们说完,我也意识到了其中的危险,可是我还是想去。”

  “你这个小子。”承真姑姑眉眼严肃的看了我一眼,在那一刻,我感觉到了隐隐的压力。

  “我的想法可能和肖大哥一样吧,人生想要大的收货,不可能不冒险。我坚持去。”在这个时候,我忍不住搬出了肖承乾来说事儿。只因为我想要回那一块儿内市令牌。

  “你用他来压我?”承真姑姑的脸上隐约有怒气浮现。

  “不,我只是觉得相关性命之事,如果没有大的付出,哪又来好的收获?我只是相信这最简单的因果。”我认真的说到。

  其实,在心中也是暗暗的叹息,如果可以,谁又愿意去那样冒险?契机指向鬼市,然后内市令牌又通过莫名其妙的方式到了我的手上,想来...老天爷的指示也已经很明显了,我是不得不....谁让我是修者?修者都信奉这个!

  “我还可以透露一点儿给你,这个鬼市出于某种原因,也是关押危险人物的地方。圈中承诺,这些人只要不走出鬼市,就不会追杀他们。”承真姑姑又抛出了一个重磅炸弹。

  “那意思是...”正川哥吞了一口唾沫,简直难以相信,更不理解雪山一脉这样做的原因是什么?

  自然,在这个时候,承真姑姑也不可能对我们解释。

  看着正川哥诧异的表情,承真姑姑往椅子上一靠,说到:“有本事,也可以和这些人交易,在内市几乎是一个没有太多规则的地方。所以,内市的令牌才发得那么谨慎,若非有大本事的人,或者有大能庇护的年轻人,否则,我们是不会发这个内市令牌的。”

  “毕竟,内市危险,但内市的价值也极其不可估量。”说话间,承真姑姑似乎是有些疲惫,但已经把令牌拿在了手里,在我们眼前轻轻的晃了一下,说到:“我已经把能说的都说了,就是这样,你们也要去吗?”

  令牌就在我们眼前晃动,正川哥在这个时候是真的有些犹豫了。

  轻轻的抓住了我的手臂,说到:“正凌,我觉得我不想你去冒险。到了这个鬼市,就已经...为什么非要去内市。”

  我却眉头一皱,下一刻,非常果断的从承真姑姑手里拿过了令牌,对正川哥说到:“我不知道,可是我强烈的觉得我该去。”

  正川哥一下子抓住了我的手,有些激动:“你强烈的觉得个屁!你那灵觉那么差劲儿,你觉得的事儿就没好事儿。”

  “灵觉差劲儿?”承真姑姑听见了这一句,打量了我一眼,似乎是什么非常好玩的事情。

  我脸微微有些发烫,但还是坚持的握紧了手中的令牌,对正川哥说到:“至少,我们应该给自己多一些机会。万一契机就在内市...”

  这个理由显然是正川哥无法辩驳的,他不再坚持了。

  而承真姑姑见我们就这样决定了,也不再多说什么,毕竟修者圈子没有‘强迫’这一说,更多的讲究是各人有各人的缘法。

  尽人事,安天命。

  所以,承真姑姑也就懒洋洋的抛出了一块儿外市令牌给正川哥,说到:“既然如此,我也就管不了了。那个正凌有内室的令牌,也就用不上这个外市令牌了。这块儿外市令牌给你吧。”

  正川哥接过,脸色不是很好看,说到:“我不能陪我师弟一起去内市?”

  “内市令牌哪有那么轻易就拿出去的。”承真姑姑瞪了正川哥一眼,接着又望着我说到:“我劝你,若非万不得已,绝对不要去内市。就算去了,也不要太深入,那些危险的地方绝对不要去碰。小家伙,你实力不够的,至少现在是。”

  “嗯。”我握着内市的令牌,重重的点头。

  正川哥却是不甘心加极度的放心,试图去说服承真姑姑...无奈,承真姑姑主意已定,根本不为所动。

  甚至说到:“或许,你没有内市的令牌,还能说服你师弟,也不要去那内市了。”

  事已至此,纠缠自然是没有用的,我和正川哥只好对承真姑姑话了一声道别,就朝着门外走去。

  却不想还没有迈出这屋子,承真姑姑叫了一声儿:“等下,有个问题,我是一直想问你们的。”

  “什么?”

  “你们这个两个小家伙,什么都不懂的样子,甚至连修者圈子的基本事情都不知道。是如何寻来这个新开不久的鬼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