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五十二章 风中策马行

第五十二章 风中策马行

  我和正川哥出来以后,按照承真姑姑的嘱咐,找到了一个看起来不是那么忙碌的白袍人。

  内市令牌一亮出来。

  那白袍人原本还有些不甚在意的神情一下子变得郑重而严肃起来,神情之间竟然有了几分恭敬。

  赶紧放下了手中那不怎么重要的事情,开始热情且保持一定适度的接待我和正川哥。

  毕竟,太过热情了,就有打探‘客人’的嫌疑了。

  最终,我和正川哥在白袍人的带领之下,领到了一顶非常不错的帐篷,还有大量的干柴。

  而吃饭的问题,被告知,拥有内市令牌的人,可以在大帐之内随意的吃喝,24小时都提供饭食。

  这种福利,在这不见人烟的深山之内,算得上是顶级了。

  但也可以理解,之前承真姑姑就有说明,内市的令牌是给那种大能的,就算年轻人有幸拿到,也是身后站着强有力的庇护的。

  这些人在修者圈子里会是何等的身份?

  想必带领我们的白袍人做梦也没有想到,我和正川哥说起来根本就是无依无靠的‘野小子’。

  但这些事情毕竟是外在的事情,我也从来没有太在意过,这不算本身实力得到的尊重,终究是无根之物,怎么能沉醉在那种虚无的‘高尚’之中?

  我在意的只是白袍人一路上给我讲解的鬼市的各种规矩。

  在他说明了以后,我才发现我是多么的‘短视’,竟然以为鬼市就是在这个平原之上。

  帐篷很快就搭好了,各种的安排在白袍人的帮助之下也算妥当了...我在帐篷之内思考着有关鬼市的很多东西,而正川哥却是再次被承真姑姑叫人带进了大帐之内,看来..承真姑姑是真的很重视正川哥所说的阵法。

  这算是一个无事的白天,因为鬼市无论内市与外市都是沿袭了老鬼市的习惯,会在夜里才开放。

  但我也不打算出去,因为我们的帐篷位置算是中心之地,紧紧的贴着大帐,从我们搭建帐篷的时候,就不知道投来了多少好奇的目光。

  我明白自己又几斤几两,在这种情况下,还是保持低调的好。

  好在在刻意的研究各种阵法,整理聂焰留存在我记忆的术法之中,时间流逝的很快...晚饭吃过,已经是初冬的天儿,终于是慢慢的黑下来了。

  天际升起了一轮有些泛白的弯月,淡淡的月光洒下,原本显得有些沉寂的平原,在这种时候,开始逐渐的热闹起来。

  能够看见不少人从自己简陋的帐篷中出来,开始流连穿梭在各个帐篷。

  我点上一支烟,并没有太理会...之前白袍人就说过,在这鬼市,也有一些私下的交易存在。

  大多是一些没什么背景实力,经济上也欠缺的‘散修’,没办法在外市寻得一个固定的‘摊位’,然后才选择了这种比较没有保障,也比较难的私下交易。

  看着这些流窜的身影,我吐出了一口烟雾。

  其实修者也好,普通人也罢...都是一样的,底层的人想要爬上来,想要更好,而高层的人却想着如何保住自己的地位,或者更上一层,仿佛是被生活驱赶着不停的前进。

  但这最终的目的是什么?好像很多人已经忘记了,所以真正的快乐才显得奢侈。

  放下二字何其的难?自己却也没有资格评论,不是也身在其中吗?而但愿,在这种被驱赶的前进之中,心中还有一丝空灵,能够懂得人生其实有更高的责任,更高的追求,只是自己愿不愿,能不能去背负?

  “在想什么?”在这个时候,正川哥终于回来了,神色之间有一点儿疲惫,但精神状态还好。

  他的话打断了我的沉思,一低头才发现一支烟都已经燃烧到了尽头。

  “没什么,就今天得知了鬼市的种种以后,才发现原来那么有趣。”我随口扯了一句,不想正川哥觉得我多想。

  “是哦,我回来的路上,也是注意到那些私下交易的散修了,之前不说,还真想不到。”正川哥一边说,一边啃着一个大肉包,说话的声音显得有些含含糊糊。

  不过,在这个时候才能看出来,正川哥的表情里有一丝满足在其中。

  阵法原本就是他最爱的事情,能够在这样的环境下,安心的去布置一个阵法,对正川哥来说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吃了吗?”正川哥吞包子吞的有些急,喝了一大口水,想起问我这个问题。

  “之前在食堂吃过了,今天要去外市,不敢耽误。”我随口也回答了一句。

  这句话,倒是让正川哥惊了一下,连忙三下五除二的把手中的包子咽了下去,问我到:“这几点了?”

  “不到7点,时间还充足。”我回答了一句。

  时间倒算是真的充足,按照白袍人给我们的说法,外市是晚上8点准时开市,而内市却是要晚上11点...在这其中有一个奇特的规矩,去了外市的人就不能去内市,相反也是一样。

  但原因说穿了很简单,要去内市的人,必须去一个地方,早早做一些准备。

  至于什么准备?那个白袍人神秘兮兮的说到:“你们去了就知道了。”

  这番回答算什么?笃定我们一定会去内市吗?其实,如果能在外市解决问题,我不见得非要去内市...我虽然脾气有一种自己也难以控制的暴烈,但还不至于是冲动,更不会犯傻。

  “快7点了?那还不晚?外市距离这里是有一定的距离的,快点儿准备把。”正川哥低呼了一声。

  “什么有一定的距离?”我有些不解的问了正川哥一句。

  “是承真姑姑说的,别废话了。”正川哥一幅来不及和我解释的样子,在那边,已经开始飞快的吃着手中剩下的包子。

  晚间7点半左右的光景。

  我和正川哥各自领到了一匹马,骑在马上我有一种恍惚的感觉,原来外市也要骑马而去啊?

  但若不是正川哥早早提醒我,7点已经不算早了,按我的计划出门...恐怕也领不到这两匹马了,只能选择步行而去。

  只因为排在这大帐之后马厮等着取马的人实在是有些多,而马儿的数量有限。

  就算我们持有内市的令牌,也只能优先十个位置,晚一些了,如何还能领到马儿?若要选择步行而去,就不能第一时间参加外市了。

  而我们在鬼市停留的时间有限,当然是希望能够在鬼市每天关市之前,多停留一些时间,也就能够多一丝的机会。

  ‘驾’,正川哥先行扬鞭策马朝着这个平原的东方奔去了,我也顾不得多想,连忙策马跟上。

  这平原虽然密密麻麻布满了修者的帐篷,但是往东的方向,始终留出了一条道路,马儿在这条道路上奔行,很有一种畅快的感觉,就像是古代的侠客,行走江湖的感觉。

  此时,已经是月上中天了。

  没有雪,却是有很大的风,扬起了我和正川哥身上的黑色斗篷...脸上就算带着一张白色的面具,也能够感觉到风的凛冽。

  这是去鬼市的必要装备,为了减少一些仇人相见的争斗,也为了一些不可说的原因,这样装备一番的提议一经提出,就受到了热烈的追捧。

  我也觉得很满意,虽然说这样的遮挡,并不见得能遮挡住修者,很多修者,是靠感应对方的灵魂气息来辨人的,但也并不是人人都能有这个本事。

  策马奔腾的感觉非常好,但对于我这样并没有长时间骑过马的人来说,久了,却是一种折磨,因为会被颠的屁股和大腿内侧都生疼,这是必然的反应。

  平原之前在山巅上看久很大,对面的山脊线也只能隐约的看见。

  如今策马奔腾在平原之上,才感觉到眼睛能看见的距离,行走起来,往往是更远。

  我和正川哥就算是骑马,而且是不听的扬鞭奔腾,也用了整整接近半个多小时的距离才达到所谓东边的尽头...要知道这条路还是直线的距离,并没有任何的拐弯。

  到了这里,四周是一片的漆黑。

  只有一个在空旷处的小棚子亮着一盏油灯,在风中飘摇,显得是那么的孤寂。

  这里就是鬼市?我再一次的搞不清楚状况了!

  但相比于我,正川哥好像知道的更多一些,也显得淡然镇定许多。

  他勒住了自己的马儿,等着我和他并行了之后,才稍微有些激动的说到:“老三,先什么也别问,也别失望。鬼市真的会很不同凡响的。在这之前,咱们还是按规矩先过去一趟吧?”

  “那个小棚子?”我问了一句。

  却没有犯傻的去问正川哥还知道什么?因为不用脑袋去想也知道,今天承真姑姑叫他去,一定告诉了他好些事情。

  风吹的更紧了一些,而那个小棚子挂着的油灯在风中飘荡的更剧烈了一些,只是那灯火却还是那么顽强的亮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