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五十三章 夜行路说鬼

第五十三章 夜行路说鬼

  我们来得算早了,一路上也超过了不少策马之人,看向四周,除了隐约从远处传来的马蹄声,并没有什么人。

  放缓了速度,我和正川哥并马走向了那个小棚子...在小棚子之前,早有一个白袍人候着,待我们下马,伸手牵过了我们的马,拉到了小棚子后边儿去了。

  我这才注意到,在这后边儿也有一个马厮,只不过在黑暗之中,又没有点灯,所以一时间没有注意到。

  在小棚子里,有一个火坑,此时熊熊烈火正燃烧着,火坑上架着一口大铁锅,正在熬煮着什么,散发着一股带着药香的蒸汽在这小棚子里扩散。

  一个长着长长白须的老人就坐在火坑的旁边,手上提着一壶酒,时不时的就灌上两口,他也穿着白袍,只不过比起那些白袍人,他穿的更加随意一些,敞开着,露出了里面的灰色褂子,白袍也显得有些脏。

  “令牌拿来一看。”这老者听见我和正川哥走进了小棚子,眼睛都没有抬一下,很直接就这样说了。

  说话间,他又灌了一口酒,那酒浆随着他的胡子直直的落在他的身上,带起了一条条湿润的纹路。

  我和正川哥也不敢耽误,他这样一问,我们就双双递上了自己的令牌。

  “内市的?”在仔细看过了令牌以后,那老者才稍许有了一些反应,带着诧异的声音,抬头看了我们俩一眼。

  有什么问题吗?我和正川哥稍许有些紧张,毕竟这是第一次要进入真正的鬼市,少年时曾经想象,向往过的地方了。

  却不想,老者也只是那么一看,又低下了头,说到:“是要进内市,还是外市?”

  我心中奇怪,难道这还有什么讲究不成?

  但还是一抱拳,态度比较恭敬的对这老头儿说到:“我们是要进外市。”

  对这老头儿我说不上,心中就是有一种尊重的感觉,感觉他身上有一种惨烈却又崇高的气息,像是从什么战场归来,而他一定是为了守护什么?

  我灵觉并不出色,却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那老头儿似乎也发现了我的目光,沉默不语的喝了一口酒,如同自言自语的低语:“我不像那些前途无量的小辈,一身气息收敛的完美。我从那场地狱般的地方爬了回来,带着这种气息,肯定是因为我对老战友的思念从来没有停止过吧?”

  这是什么话?我和正川哥面面相觑,却也不敢多说,只能沉默的等待着。

  外边儿已经响起了越来越近的马蹄声儿,而从远方则是传来了更多密集而嘈杂的马蹄声。

  最早一批要进入鬼市的‘大部队’就要来了,毕竟我和正川哥是第一次参加这种鬼市,所以兴奋的一路策马奔腾,其他人就显得要淡定从容许多,但看来也是已经要到了。

  也在这个时候,这老头儿仿佛才从自己营造的哀伤气氛之中回过了神,转头看着我,说到:“你这么年轻,难道也是经历过了无数的战斗?否则,怎么能感应到我这股气场?”

  我心中一愣,嘴上却是说不出任何话来。

  却不想这老头儿根本就没有让我回答的意思,而是对我们挥手说到:“既然是要去外市,就不用喝我这锅中的药汤了。你们的气息之前我从没有感应到过,看来也是新来鬼市。所以,我就再多言一句,要去外市,从后面的马厮出去,有一条小路,径直再往东,到了地方,也就自然的会见到鬼市了。”

  我和正川哥赶紧的对这老头儿谢了,这老头儿却是把令牌扔还给我们以后,就不再搭理我们了,面对我们的称谢,也只是把头转向棚子之外,望着那只有一弯冷月的夜空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和正川哥自然不能去计较他的怪异,只有沉默的拿过令牌,赶紧的走了。

  马厮黑暗而安静,挡住了风,在这里还有几分稍许的温暖。

  但是出了马厮,却莫名的是几个山谷交错在这里,形成的一条类似于一线天的夹缝,只是比一线天大上了许多。

  在这里有一道羊肠小道,道路两旁是入冬已经枯黄的草...风在这里吹的更猛烈了,因为的地形的原因,来着来回的‘呜呜’的声音,就如同世人常说的鬼哭。

  加上那一线的天空,露出的一玩有些发白的冷月,让这个地方更显凄凉,如同一幅冷色调的画。

  我和正川哥自然不可能怕这个,只是裹紧了斗篷,低头走入了这条羊肠小道,脚步很快。

  似乎是开玩笑一般的,正川哥在我身边幽幽的说到:“老三,不觉得这个地方鬼气森森?听,这风声像不像是万千的冤魂在哭号?”

  我觉得好笑,看了正川哥一眼,只不过白色的面具之下,我哪儿看得清楚正川哥的表情,嘴上却是说到:“正川哥,你能不这么迷信吗?就算你要吓人,我又不是小女孩,还能往你怀里扑?”

  听闻我的说法,正川哥也是笑了,却一时间没有说什么,只是和我的脚步声一起在这羊肠小道回荡着。

  过了半天,他才忽然的对我说到:“老三,如果可能,咱们还是尽量的不要去那内市了,真的是个虎狼之地。而且,今年的内市很有可能不太平。”

  “承真姑姑到底给你说了什么?你要不就直接的告诉我,要不就什么都不要说?遮遮掩掩的又没个什么劲儿。”我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我不是不想说,而是承真姑姑说了,这些事情我心中明白,劝阻于你就好。毕竟是秘密,她也是到了一定的情况,不得不对我说。”正川哥低声的说到。

  我拉起了黑色斗篷上的帽子,也明白正川哥的意思,他帮着布阵,知道一些情况也是正常。

  但人要守信,也不能因为他和我关系亲密,就能对我透露什么?只不过,我也猜到了,内市说不定就是那个奇怪的模型?想着,又觉得匪夷所思,不太可能。

  我们在沉默中前行,这条不长的羊肠小道很快就到了尽头。

  经过了这片凌乱的交错之地,我们终于到了平原最东边儿的山脉,在这里风逝就缓了下来...但更诡异的是,我们看见了风中飘摇在山脚的两盏灯笼。

  在这夜里,突然出现在这荒野无人的深山,只是看一眼那艳红色的灯光,就觉得有些渗人。

  只因为这灯笼也隐隐散发着‘鬼气’,那是一种气场...真是‘干净’的地方,出现这种灯笼,也只会是喜庆的色彩。

  我和正川哥同时停住了脚步,我有些无奈的说到:“只是一个鬼市,做的也是那地下交易的活动。为啥非得弄得鬼气森森?”

  “老三,莫非你真的不知?真正的鬼市,就是要有鬼才成市...而最古老最古老的鬼市,恰恰就是在荒废的城市之中,或者更高深的海市蜃楼之中...又应了鬼,又应了市。”正川哥似乎一天之间,什么都懂了的样子。

  我笑了一声,说了一句:“哪有这么玄乎?”

  说话间,已经大踏步的朝着那两个飘摇的灯笼处走去了...正川哥无奈的一笑,也赶紧跟在了我的身后。

  我只是在心中感慨这个地方的巧妙,有一段交错的乱山遮挡,我和正川哥之前站在山巅之上,硬是没有发觉这里的半点特别之处。

  那一双红色的灯笼,就如同黑夜之中最亮眼的指引,脚下还是一马平川的平原边界...我和正川哥几乎是用小跑的速度,只是不到十分钟,就走到了那对灯笼的前方。

  此时,已经是晚上8点多的光景。

  按说鬼市应该开市了,可是我走到了这里,才发现,灯笼之下,是一扇厚重的石门,在这个时候依旧是大门紧闭,而周围一时无人,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倒是风吹的灯笼‘哗哗’作响,我无意中看了一眼那一对灯笼,竟然是按照最古老的式样,做出的‘阴阳灯’。

  这种‘阴阳灯’一般是遇见要深夜下葬的人,才会使用,用来引路的...目的是告诉阴阳两界的人,这边是在进行一场葬礼,请避开。

  还有一个隐晦的作用就是拿来划分阴阳,灯前为阳间,灯后为阴间。

  传说,7月半洞开的鬼门之上,就有最巨大的阴阳灯,指引着放出的游魂,阴间的归处。

  这一切,倒是看得怪让人心凉凉的,不由得让我想起了之前正川哥在‘一线天’给我说的话。

  而我一个晃神,正川哥已经走到了石门前,抓起了石门之上雕刻的巨大镇兽口中的‘咬环’,撞击着石门,在清冷的夜色中,发出了清脆的叩门声。

  这也行?我有点儿愣神。

  却不想,在这个时候,那扇巨大的石门,却伴随着铰链声,缓缓的洞开了。


仐三说:
今天的两更完毕,明天自然会加更。山海最近铺陈开来了的质量,大家也是看着的,我不会敷衍,认真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