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五十四章 入市的遭遇

第五十四章 入市的遭遇

  而随着大门的洞开,一股带着阴冷的风也从大门之后缓缓的吹出。

  这风并不是冬日里的那种凉,而是真正的阴冷,吹进人的灵魂,从心底发寒。

  我站在门口,忍不住裹了裹身上的斗篷,只要身为修者,再傻都能知道这一股风是怎么回事儿?

  阴风,常常出现在极阴之地(不是指望纯净的阴气,如果是纯净的阴气,该叫灵脉),一般情况下,也是鬼物容易聚集之地。

  我心中已经了然,这个鬼市,恐怕就正如正川哥所说,有鬼才成市了。

  可是,为什么要如此?

  我心中充满了疑惑,却是在这个时候,一个身穿白袍的人缓缓的从门后走出,而门后却也不是我想象的那样鬼气森森,而是澄黄明亮的一片,但因为是烛火吧,所以显得那么摇摆不定。

  “那么早就有人来了?”那个白袍人看见站在门口我与正川哥,小声的说了一句。

  废话,开市的时间到了,不该来吗?

  我心中如此想,但嘴上却是沉默...那白袍人似乎很爱自言自语,又低声说了一句:“是了,开市的时间到了。”

  说话间,他稍许让了一个位置,让我和正川哥进入了大门之后。

  一进大门,就感觉到温度像是比外面低了好一些,正川哥身子虚,在这个时候忍不住轻微颤抖了一下。

  谁能想到这里面阴冷成了这样,就好比寒冬腊月,而且这种阴冷是多穿两件儿衣服也没有用的,必须靠人自身的阳火来抗。

  正川哥这样的虚弱,我很担心他,却不想那白袍人似乎很闲的样子,冷不丁的在旁说了一句:“这点儿阴冷,对于修者来说,怕不算什么吧?这位小哥儿看起来连普通人都不如啊。”

  说完这话,他的嘴角勾起,两只眼睛也眯成了一条缝,那样子非但不像是同情,但有点儿像是狭促的看着正川哥。

  我们自然不需要同情,但这种神态算是怎么一回事儿?充满了恶意,我心中的怒火又涌了上来,拉着正川哥上前一步,刚想说话,却是被正川哥一把拉住,然后语气平和的对那个白袍人说到:“不好意思,我有旧疾在身,所以身子骨显得虚弱了一些。”

  “哦?”那白袍人眯着的眼睛忽然睁开了,看着正川哥说到:“这还是大厅,鬼市之中怕是更加阴冷,这位小哥,你要不要来一张这个呢?”

  说话间,白袍人从袍子里摸出了一张叠好的黄色符纸,递到了我和正川哥面前。

  我疑惑的接过了这张符纸,只要稍微用灵魂力一感应,就能感觉到上面传来的阵阵温暖波动,显然这是一张正阳符。

  符自然是真的,不是世俗之中那种江湖骗子,随便照着几本所谓画符的书就画出来的‘鬼画符’(假符的意思),但放在修者圈子里,也只是最低级的符,作用无非就是加强一点儿人的阳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阳气足了,自然能够避邪。

  放在外面,这种东西对我和正川哥来说,什么用都没有。

  但在此时,正川哥自然是需要这个东西的...我只是没有想到雪山一脉的人也在这鬼市做生意,这事儿承真姑姑是否知道呢?

  心中这样想着,我表面上还是不懂声色,刚才差点儿发怒,也是正川哥拉着我,算是提醒了我一句,我知道在这里行事要低调隐忍,于是我问到:“那么这张符,我们想要,是个什么价呢?”

  之前的白袍人已经给我们介绍过鬼市的规矩。

  在这里,世俗的钱自然是硬通货,如果不能带那么多钱,黄金也可以用来交易。

  不过,涉及到比较好的东西,那一般都是以物换物了。

  这张符最平常不过,我想也不会太贵...那修者却是嘿嘿的一笑,手里扬着那张符,说到:“这张正阳符虽然普通,却是我雪山一脉最厉害的符阵一脉大师所画。效果,时长都强了许多。如果是用世俗的钱币交易,1万吧。这还是看在你们有内市令牌的情况下。”

  我一股气一下子就憋在了胸口,这张破符要一万?雪山一脉的人如此‘贪婪’?

  可偏偏正川哥的手紧紧的握在我的肩膀,我也发作不得,深吸了几口气,我从身上背着的小包里,就要拿出一万,因为正川哥需要,不要说一万,就算付出身上所有的钱,我也愿意。

  至于是不是被敲诈了,我懒得想...在这鬼市,我忽然就有一种‘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感觉。

  却不想在这个时候,正川哥一把拉住了我,对那个白袍人说到:“我们在鬼市里呆不了多久,我们不需要。谢谢了。”

  “正川哥...”我轻呼了一声正川哥,怎么可能不需要?像正川哥这种身体情况,能在鬼市抗多久?

  可是正川哥却是坚持的拉着我就要走。

  我不懂正川哥的意思,只能沉默的依了正川哥...却不想那个开门的白袍人在这个时候,神色却是变得凶狠了一些,说到:“我好心好意卖一张收藏的正阳符给你们,你们这是什么态度,说不要就不要吗?”

  我心中原本早就集聚了不少怒火,面对这样的话,我终于忍不住了,一个转身,回头冷笑着说到:“你雪山一脉好大的架子,还能强买强卖吗?”

  “你个区区小子,敢对我雪山一脉不敬?”那白袍人的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倒像是终于抓住了我们的把柄一样,接着顿了顿,用一种再明显不过的威胁说到:“如今这张符,恢复原本的价钱了,2万。你若规规矩矩的买下,今天这句话我就当没听见...否则,就以我雪山一脉守护天下苍生之功,你们这番不敬都要惹天下修者追杀。”

  说话间,他死死的看着我和正川哥,小声说到:“我也不介意,小小的惩戒一下你们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一下。”

  这是什么嘴脸?不要说雪山一脉堂堂正派之首,天下修者门派的执牛耳者...就算一般的小山门,不称自己是正派的修者,也不能无耻到这一步吧?

  但我不傻,在这个时候也不会让他拿捏住话柄,反倒没有那么怒气冲天,而是看着这个白袍人说了一句:“我们的内市令牌,可是你们雪山一脉季长老和才离开的肖长老亲自给予的。你却说我们对雪山一脉不敬,那是否就是说他们看走了眼?”

  说话间,我看了一眼门外,此时,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修者赶往这里了...最近的,离这门边不到五十米了。

  “也好,你说天下修者...如今天下修者也到了,想必很有人愿意通知一声季长老,接着是不是聚一聚天下修者,评评理呢?”我也死死的盯着眼前这个白袍人,低声的说到。

  “你...”他显然没有想到我会这样说。

  甚至,他之前就不知道我和正川哥有内市的令牌...因为谁会拿着内市的令牌然后去外市啊?听闻正川哥说了,去到内市,不但要喝下那个老头儿熬制的药,而且就会有特别的人带领着,必须要先等待在一个地方,做一定的准备。

  可这个时候,面对这种无赖,低调他倒以为是好欺负。

  我已经摸出了内市的令牌,有意无意的在他眼前晃了几晃。

  看见了货真价值的内市令牌,这个白袍人的脸色不听的变幻,最后难为他竟然还能挤出一个笑容来,假装无事的说到:“既然如此,经过这个小厅,前面有四道向下的门,随意进哪一道,都是通往外市的。”

  我收起了令牌,也不想和他过多的纠缠,只是拉着正川哥就朝着内里走去。

  在这个大厅,也算是灯火通明,挂着八盏巨大的油灯,只是灯光有些晃动...还需要一点儿时间来适应,我这个时候才注意到,在这个小厅的四壁之上雕刻着一些东西。

  这些东西雕刻的不是道家修者常见的各路神仙,也不是一些图腾神鬼之物。

  反倒是一些再平常不过的日常事务,有点儿像是清明上河图的感觉,仿佛是在记录一座城中,从早上到黄昏...很多普通百姓的一天普通生活。

  这是什么意思?

  却不想,在我们身后,却传来了那个白袍人狭促的声音:“两位既然有内市令牌,也是身份尊贵..那在下少不得就提醒一句,这外市买卖也不见得太平,两位可要小心啊。”


仐三说:
今天还有两更...但是,大家今天别催,我可能会写得慢,昨天晚上睡的晚,稍微吃多了东西,今天胃疼了一天。我慢慢来,但尽量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