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五十五章 宏大的外市

第五十五章 宏大的外市

  他的这句话刚落音,我哪里还顾得上欣赏什么壁画?
  
  猛地一回头,我的眼神就变得冰冷,低声的说到:“请问,你这算是威胁吗?”
  
  白袍人又恢复了那眯缝着两眼,嘴角勾起的表情,双手拢在袖中,用一种意味不明的语气说到:“怎么这样说?我只是提醒而已。”
  
  我冷哼了一声,和他计较有什么用?只能说到时候要有什么事情的时候小心一点儿了。
  
  在这个时候,也有别的人进入鬼市了,白袍人也不再搭理我们,迎上了前去。
  
  “这一次的鬼市之行,恐怕不会太顺了。”转身的瞬间,正川哥忽然非常小声的说了一句。
  
  我以为正川哥在怪我冲动行事,忍不住也低声争辩一句:“哥,这事情的确不能怪我,这白袍人行事...”
  
  正川哥拉扯了我一下,打断了我的争辩,只是说到:“不顺利的地方就在于这些,你难道没发现吗?这不是我们找事儿,而是莫名的事儿找我们。”
  
  我沉默了,这的确有些诡异。
  
  如果说鬼市有什么人针对我们?这也说不过去啊?我们毕竟不认识什么修者圈子内的人。
  
  “没办法,只有水来土掩,兵来将挡了。”我最后说了一句,然后拉着正川哥朝着这个大厅的尽头走去。
  
  只是无意中的回头一瞥,恰好就看见了白袍人也望向我们的目光,那其中说不清,道不明的敌意,让我心里又更加警觉了几分。
  
  而一回头,却又正好看见一行熟悉的字迹,雕刻在小厅的墙上。
  
  “谨以此图,告慰亡魂。”
  
  这字迹之所以熟悉,是因为这两天我天天从小纸条上看见这样的字迹,不就是陈承一的字迹吗?竟然被雕刻在了这里?
  
  而这么一些好像是一个城中日常生活的图,又怎么告慰亡魂了?
  
  我心中充满了疑问,却是被正川哥已经拉过了这个小厅,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向下的通道,不长,也就十米不到的样子。
  
  依旧是通明的灯火,一眼就可以看到尽头处,是四道大门。
  
  当然,说是大门,但和进入鬼市的那一道大门比起来,这四道门是稍微小了一些,但诡异的是,这四道大门的门并不是常见的金属或者木制的,而是四道紫色的布帘。
  
  走近了以后,我们就能具体的看见,这根本就不是普通的布帘,从上面隐隐传来的波动来看,这根本就是经过处理以后的‘画符’材料,毕竟画符的材料也不限于纸,只要符合要求,可以用很多材料。
  
  而布帘之上还真的龙飞凤舞的画着精妙的符文。
  
  我和正川哥都不懂符文之道,自然也就不明白这符文是作何之用,只是一眼看去,就觉得这符文实在是精妙高深,看多几眼,竟隐约有一种大脑胀痛的感觉,就如同看高深阵法一般的感受。
  
  可见,这画符之人的功力。
  
  在这个时候,同样也有早到之人到了这门前,倒不像我们这样停留,直接掀开了布帘,进入了外市。
  
  之前,站在这门帘之前,就能听见隐隐的人声,在门帘掀开的刹那,更是能够清楚的听见里面的动静,岂止是有些人声,几乎是人声鼎沸的感觉。
  
  这还没有什么客人?就如此热闹了?
  
  我和正川哥哪里还能等待,也干脆的掀起了布帘,进入了这个向往已久的鬼市。
  
  结果刚进入的一刹那,我和正川哥就愣在了布帘之后....这就是鬼市的外市?简直就像一个,我无法形容。
  
  眼前是一个巨大的洞穴,但是没有多少人工雕琢的痕迹,倒像是因为地质的运动天然形成的一个洞穴。
  
  但是,这个洞穴就奇妙在它不是我们常见的那种平坦的洞穴,而是整个洞穴都是呈水平向下的趋势...就像一个巨大的斜坡。
  
  在宽大的斜坡之上,立着一间间的屋子,这些屋子做的很粗糙,能看出来是就地取材做成的简陋屋子,但是屋子之前都放着一盏盏巨大的油灯,把整个洞穴映照的灯火通明。
  
  但这远远不是整个外市的规模。
  
  更加引人注目的是,在洞穴的两壁之上开凿有阶梯,呈之字形的蔓延向上,这阶梯有些陡峭,也没有任何的护栏,但对于修者来说,行走其上并不算什么问题,而每隔几层阶梯,都有一个立着的巨大油灯。
  
  借着油灯的光芒,可以看见在洞穴的两壁也开凿有一间间的小洞穴,并不算太多,因为彼此的间距很大。
  
  而阶梯的最上方,有着两个巨大的洞穴,洞穴之口延伸出来了两个平台,平台的两角,各站着两个白袍人,似乎是在监察着这外市的一切。
  
  简直就像一个小型的镇子!而且充满了某种奇妙的感觉。
  
  在生命发生剧变以来,我过的一直都是平常人的生活,再这之后才算见识了很多的事情...但也依然架不住,我站在这外市入口的阶梯之上,有一种分不清现实梦境的感觉。
  
  只因为这个洞穴只是简单的如此便也罢了。
  
  谁都没有想到,在洞穴的上空竟然用一种奇妙的角度和纹路,布置着星辰图...在每一颗星辰的位置,都镶嵌有一种半透明的石头,映照着洞穴下方的火光,就真的如点点的繁星。
  
  而若仔细看,在那个向下的巨大缓坡之上,还用一种接近泥土颜色的东西描绘有山川河流,只不过这走向也是奇特的,有着一定规律的。
  
  我和正川哥是学什么的?这岂能瞒过我们?
  
  只是观察了一小会儿,我们就看出来了,这两个看似精美的巨大图画,根本就是两种精妙无比的阵法,下面的山川河流阵,我们是看不出什么作用的,但这洞穴之顶的星辰图,绝对是一个绝顶的镇压之阵。
  
  师父曾经说过,能借星辰之力的任何,任何的意思就是指术法也好,符箓也好,阵法也罢...绝对都是顶级的镇压之用。
  
  这普天之下,能在星辰之力镇压之下,还能逃脱的,恐怕没有几个。
  
  我深吸了一口气,这个鬼市透着的诡异味道,越发的明显了,再联想起承真姑姑的一些话,我再傻也知道,这里恐怕不是鬼市那么简单了吧?
  
  毕竟,市场,只能是用来做交易之用。
  
  陈承一如果是承真姑姑口中的大师兄,也就是雪山一脉地位极高的人,他把鬼市选在这里做什么呢?
  
  “陈承一到底想要干嘛?”我心中充满了疑问,忍不住再看了一眼那个巨大的向下的斜坡,鬼市只占据了中间的一部分,再向下的一部分,就是一片黑暗,我的心却在这个时候‘咚’‘咚’‘咚’的剧烈跳动起来,就像有无数个声音在对我嘶喊着,我总要去到哪里的。
  
  我甚至有些恍惚,忍不住就迈步向前。
  
  整个身体却是一个趔趄,好在被正川哥及时的拉住了。
  
  “老三,你要做什么?这下面可是阶梯啊...”对于我的行为,正川哥有些着急,虽然面具之下,也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可是声音中却带着些许的责备了。
  
  “没事儿,我就是急着去鬼市,没站好。”我不想正川哥有多余的担心,到了鬼市的种种,已经让谨慎而沉稳的正川哥每一根神经都绷紧了。
  
  也在这个时候,紫色的布帘之中又走出了几个人,其中一人催促着:“要么就快下去,要么就到一边儿去,别挡路。”
  
  在这里因为有遮挡,稍一接触,谁也不能认识谁是谁?言谈之间未免就嚣张了一些。
  
  我和正川哥不欲惹事,也就赶紧的朝着下方的鬼市走去。
  
  只是短短的一些时间,进入鬼市的人就越来越多...转眼间,这个向下的宽大长阶梯之上,就密布着人群,少说也有千人之数。
  
  虽然修者在世俗之中,也绝对不是多数人,但基于庞大的人口基数,要真集中起来,也算得上是一个吓人的数字。
  
  我看着这一幕,下意识的就想到了猎妖人,比起来...真的算是人口凋零啊。
  
  这样想着,我和正川哥已经走到了阶梯的尽头...在这里,对应着入口的四道大门,也设立着类似于四个岗亭的存在,不管之前有多么嚣张的修者,都老老实实的在这里排着队。
  
  我和正川哥也不例外,好在我们来得比较早,前面的人不是很多...很快就轮到了我和正川哥。
  
  岗亭之中,也站着两名白袍人,我之前就注意到了,每一个进入鬼市的修者,这两个白袍人都会往他们的手中塞入一个什么东西。
  
  我站在正川哥的前面,轮到我时,我手中也被塞入了一个东西。
  
  等我张开手掌,看明白时,忍不住就发出了一声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