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五十九章 发晶的价值

第五十九章 发晶的价值

  我没有想到一个医字脉的动作会那么快,我发觉以我猎妖人强于修者的身体素质竟然避不开。

  当然,我也没有打算避开。

  只是瞬间,我的脉搏就被兽老再次抓在了左手里。

  之前,我注意到了他的左手是戴着一层薄薄的皮手套的,给我号脉的时候,那只皮手套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取下来了。

  我以为也只是一次正常的号脉,却不想他抓住我的瞬间,我一下子感觉到了一丝力量侵入了我的灵魂。

  这种感觉太让人吃惊且不适了。

  毕竟,别人的力量挤入了灵魂,如果想做点儿什么,那后果不堪设想。

  “别动,这一丝力量能干嘛?放松下来,灵魂力也不要试图反抗。”兽老及时低喝了一声,似乎这种事情在诊断之中不是第一次,他已经习惯了。

  他那么说,我哪里还敢乱动。

  只能强忍着心中那种不安,任由着兽老挤入我灵魂之中的那一丝灵魂力,来回的探查着我的灵魂。

  我心中非常的震惊,灵魂力外放即便是一个中级难度的术法,但能做到的修者也不少,只是这种瞬间就灵魂里外放的手段,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和传说中的术法瞬发,有什么区别?

  这个时候,我再打量着长得和金丝猴儿似的兽老,看他闭目凝神诊断的样子,心中再不敢有一丝轻视的心里了,能被修者圈中的人称为三老,果然有其独到之处。

  房间之中安静,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直到过了5,6分钟,我才感觉那一丝力量从我的灵魂之中消失了,下一刻兽老终于是睁开了眼睛,放开了我的脉搏。

  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目光打量着我,过了半晌才说到:“你年纪轻轻的,哪来这一身的伤?肉体和灵魂的还挺对应的。”

  我早已经知道自己到底是个什么伤势,但兽老这话也说的不明不白,我赶紧追问了一句:“兽老,这话是何意?”

  “何意?你难道不清楚吗?你肯定是动用了你自己不能承受的力量,肉体上的伤估计找到了办法治疗了一番,虽然留下隐疾,倒也无碍。这灵魂上的创伤哪里是那么好治的?”说话间,兽老伸手抚摸了一下他膝上的银色小兽。

  那小兽享受一般的眯了眯眼睛,但嘴上却是不停的,还在和着牛肉嚼着那红色的石子儿。

  “的确,晚辈这一次....”不愧是兽老,不仅把我灵魂上受创的问题说了出来,甚至连原因都分析的八九不离十。

  在这种时候,我不抓紧时间恳求,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可是,根本不等我把话说完,兽老却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说到:“你现在的灵魂,就如同一个身体被划了无数刀的人,虽然没有伤及要害,但也密布了伤痕。不同于身体的只是,灵魂比起阳身那可脆弱多了,这么多伤口,一个不小心,那就崩了。”

  似乎是想故意吓我,兽老的脸杵在了我的面前。

  “知道什么是崩了吗?所谓崩了,就是‘啪’的一声,魂飞魄散。”说话间,他那双本来就大的眼睛瞪的溜圆,好像是什么天大的惊恐的事情。

  配合着,房间里的所谓变异狐猴又发出了‘吱吱吱’的声音。

  还真是吓了我一身冷汗,既然如此,那还啰嗦什么?我顾不得兽老会打断我,一下抱拳说到:“那还请兽老诊治。”

  但兽老到了这关键的关口,却是斜了一眼我和正川哥,咳嗽了一声儿说到:“诊治?我已经为你们诊了,那已经是你们天大的幸运了。还想我治?我什么时候说要与你们治了?”

  我和正川哥在这个时候愣住了。

  之前,我们说明来的原因之后,兽老忽然的给我们诊断,让我们以为事情有了转机,却不想兽老会来这一招,忽然的就翻脸,不答应要为我们治疗。

  该怎么办?我心中已经在盘算着,可悲的是,我发现我能付出的东西,几乎没有。

  钱,如果他要的话,我倒是可以给。

  但也要出了鬼市以后,由火聂家来支付...可是,到了兽老这个级别的人,还需要钱吗?

  我还在盘算的当口,在那边,正川哥忽然的抬头,一下子把一只手伸了出去,有些激动的说到:“兽老,我们自然不会让你白白诊治,该付什么代价,我们自然也会付的。”

  说话间,正川哥张开手,把手递到了兽老的面前。

  兽老看也不看,只是从鼻子冒出了一声‘不屑’的哼声,说到:“黄口小儿,付得起什么代价?我若愿意开门诊治,哪怕每年只是十个病人,你们能想象他们愿意付出的东西吗?”

  这个,我自然不能想象,但我知道,正川哥拿出了什么东西来,心中也是有点儿着急。

  我是不想把发晶拿出来的,可正川哥...

  “兽老,也先请你看看我手中的东西再说。”正川哥一再的恳求到。

  “能有什么好...”兽老一边不屑的说到,一边把目光落到了正川哥的手上,但看清了正川哥手中的东西以后,他的话只说了一半,就停下了。

  而神色一下子就变得郑重起来。

  他小心的捻起了正川哥手中那米粒儿一点儿大的黄色晶体,仔细的打量了快半分钟,似乎都还是难以置信。

  最后,他如同下定决心一般的把这米粒儿大一点儿的黄色晶体捻在了两指的中间。

  然后手一抖,应该是暗中发了一股力,那黄色的晶体立刻如同发芽的种子一般舒展开来了,顺着力道的增加,一下子就变成了一根儿淡黄色,比发丝粗上那么一些的细针。

  看起来,还颇有几分尖锐的样子。

  这就是发晶之针,就算不用巧劲儿,慢慢的揉搓,它也能形成一根儿细针。

  我想这一手,瞬间成针的技巧,恐怕也只是那种高人才能做到吧。

  “果然是..发晶。”看着手中的黄色细针,兽老的眼中犹自还有一丝不相信的神情,转头望着我们,神色也不尴尬,很直接的说到:“我倒是没有想到,你们年纪轻轻,竟然能拿出这样的‘重宝’来。倒是不简单!”

  “那兽老,如果是这样的宝贝,你愿意为我们治疗吗?”正川哥的脸上一下子燃起了希望的光芒。

  兽老收了力量,那根细针又缩成了一团儿米粒儿大小的水晶,他脸上又不舍,但还是扔在了正川哥的手中。

  正川哥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极了。

  兽老却是说到:“发晶虽然是好东西。但一颗有什么用?在我手里最简单的针阵也要5粒儿以上的发晶才能发挥作用。但天下间,你让我再去哪儿寻来四粒儿发晶?我看你们倒也不讨厌,甚至没有什么心眼儿的样子,如此重宝,就轻易展示在我的面前。”

  “那么,就当我为你们提醒。虽然只有一粒儿,发晶也是重宝!你们若是手头紧,可以去外市那边收购区的重信阁去卖了,在那里买卖安全还是能得到保障的,而重信阁背后的是几个正道大势力,见过的奇珍也多了,也不至于为了一粒儿发晶为难你们。”

  说完这话,兽老就挥舞着手,对我们说到:“走吧,你们的伤我是不会出手治的,代价不够。”

  听闻兽老如此说话,我心中倒真的有几分喜欢这老头儿了,他虽然‘小气’怪异,但也算是一个坦荡之人。

  没有见我们拿出发晶,就起了什么不好的念头,甚至提醒我们。

  即便不愿意为我们治疗,却还开口提醒了我们一句。

  如果他是嫌弃发晶少,那正好我们却是可以解决的...在那边,正川哥已经行动了,他再一次的在随身的兜里掏了几下,这一次,他张开手来,手中足足有十几颗发晶。

  “兽老,你说在你手中,要用发晶的话,最少要5颗。如今,这些数量的发晶够了吗?”正川哥带着一点儿笑意说到。

  “什么,你们到底是哪里来的小子?这种东西,你们竟然一次性拿得出来那么多?”因为激动,兽老的声音都变得尖细了起来。

  多吗?还不足我们从山门中挖出来的发晶的十分之一。

  但是财不露白,做事也要谨慎...一颗,十几颗的发晶可能不会让兽老有什么贪念,多了呢?

  况且,我始终觉得山门埋发晶一事,恐怕还另有深意,我绝对不敢为了自己和正川哥的伤,把发晶挥霍一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