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十章 食毒的银貂

第六十章 食毒的银貂

  但不得不说,面对这么多发晶,兽老的确是动容了。
  
  他有些焦躁难安的在屋子里走来走去,似乎是有什么难以下定决心的事情,让他如此烦恼?
  
  我和正川哥心中都深感奇怪,我和正川哥的伤势他都了解,也没见得他就说一定不能治了,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好值得他烦恼的呢?
  
  可是,面对这样的兽老,我们也不敢打扰,只能静静的等待着他,看他到底会做出一个什么决定?
  
  就这样,在时间足足过了半个多小时。
  
  我和正川哥都站得有些不耐烦,正川哥更是因为虚弱都撑不住的时候,兽老忽然开口了。
  
  他一手指向正川哥,说到:“你手上的发晶,拿10颗与我,你的伤势我可治。”
  
  这个答案让我脸上流露出了惊喜的笑容,天知道我是多想让正川哥恢复。
  
  可这话明显没说完,因为兽老只说了可治正川哥的伤势,没提到我。
  
  这个答案让正川哥没顾得上自己,只是担心的看着我,他的伤势因为发晶的出现,原本就有希望,来鬼市的目的也是为了我的伤势啊。
  
  果然,下一刻,兽老又指着我说了一句:“至于他,灵魂之创原本就难治。何况,他这个灵魂的创伤虽然谈不上是致命伤,但小伤密布,更加难治。他,我不治。”
  
  这就是兽老给出的答案了。
  
  这也就是命吗?或许我的契机不在于此?
  
  我心中自然是有些失望,但想到这一点儿,我心里反而坦然了,毕竟只是外市,说不定内市中才有我的契机呢?虽然,从一点一点的事情上,让我从心底并不愿意去内市冒险。
  
  但是正川哥并不甘心。
  
  面对兽老的决定,他上前一步说到:“兽老,我的伤原本并不是没有希望,也可以再拖延一些时候。这些发晶全部与你,甚至剩下的,都可以给你。求你,去医治我师弟吧?”
  
  正川哥言语恳切,没有半点儿虚伪的意思。
  
  这让我内心再一次的被感动,在这世间,谁也不会嫌弃真诚关心自己的人多一些。何况,正川哥是把自己的性命放在一边,只求我安好。
  
  这种心情...在这一刻,我暗下决心,正川哥如果以后有什么事情,要我豁出性命也是可以的。
  
  这样想着,我也上前一步,拉住了正川哥,说到:“正川哥,我在鬼市有契机,莫非你忘了?也许注定是在那内市,而你的伤,既然遇见了兽老,就治了吧?”
  
  “不行...”正川哥还想请求一下兽老。
  
  却不想兽老此刻打断了我们的说话,说到:“我的决定是不会更改的!你师弟的伤,就算你把全天下的发晶寻来,我也不会出手治疗...而你的伤,只值十颗发晶,那我也就只收10颗。”
  
  “兽老。”正川哥无力的喊了一声,但话说死到这个份儿上,他又能说什么?
  
  但兽老却没有立刻逐客的意思,反而是打量着我,问到:“你要去内市?你有资格去内市?”
  
  这是什么问题?我心中疑惑,但是却沉默着掏出了内市的令牌。
  
  兽老波澜不惊的接过了内市令牌,放在手中打量了一番,然后放回我的手上,接着说到:“要我治你的伤,也并非完全不可以。但很难,你考虑清楚再做决定,如何?”
  
  这简直算是绝望之中,一个非常好的转折了,我如何能不答应?
  
  况且,那内市...我又想起了之前那奇怪的,觉得自己好像被召唤的感觉?莫非我的契机怎么也逃不脱这个内市?看来,无论如何,我是非去一趟不可了。
  
  想到这里,我望着兽老说到:“我自然是会考虑的,兽老有什么要求但说无妨。”
  
  “好!那我就先为你师兄治了伤,再说这个事情吧。但我事先要说明的是,我在这里等缘,也确实等来了几个合适的年轻人。你灵魂受创,照理看来,你是最不合适的人...这我觉得合适的人,都一去不回了,你在听我说之前,可得仔细想想。”
  
  我一下子愣住了,我知道内市凶险无常。
  
  但在我心中到底只是一个鬼市,承真姑姑之前说起的时候,也没说过,去到内市就一定有性命之忧,只说即便去了,有些地方还是不去的好,有些实力不够的东西,还是别拿的好。
  
  大概是这个意思,怎么听兽老说起,去一趟内市,倒像是九死一生的事情呢?
  
  “怎么,怕了?”兽老的脸上浮起一丝早知如此的笑容。
  
  我一个回神,说到:“自然不是,但好歹我也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吧?我虽然不见得是怕死了,但我这命还留着有许多事情要做。”
  
  我说的也是实话。
  
  兽老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说到:“我这件事情要么就不说,要说了,你就没有拒绝的资格了。因为这可是一个秘密。”
  
  我吞了一口唾沫,心想,怪不得这干脆直接的兽老兜来兜去都不愿意说这个事情,原来是一旦说了出来,我就没有拒绝的余地了!
  
  也就是说,在这个时候,我必须要考虑清楚,做一个决定了。
  
  而这个决定,正川哥也不能去帮我做,去,危险,不去,错失了兽老为我治疗的机会,他同样也陷入了矛盾之中。
  
  反倒是兽老到了这个节骨眼,却是不急了,慢慢的又抓起那条还在椅子上悠闲的吞着食物的小兽,说到:“你不用马上给我答案,我之前就说过,先治你师兄的伤,治疗完毕以后,再说你的问题吧。”
  
  “那兽老,这个治疗会不会耽误太久?我们这一次时间是比较有限的。”他说的方式也未尝不可,我说出了我最后的顾虑。
  
  “如果是你们三年前找到我,这伤治起来可是麻烦。没有十天半月的时间慢慢去把这毒‘熬’出来,可是不行的。这其中还要使尽手段,我的一些宝贝们,也要因此不知道承受多大的痛苦。如今嘛,可能就只是一个时辰不到的事情。”兽老说起为正川哥诊治,话就多了一些。
  
  一个时辰不到,自然是可以等的。
  
  可我也好奇兽老为什么对正川哥的伤就那么有信心?
  
  但还不等到我们发问,兽老自己就颇为得意的抓起手上的小兽,自顾自的得意说到:“只因为有了它。哈哈哈...”
  
  说话间,他止不住的抚摸那条小兽,就像抚摸自己的孙子一般,眼中还充满了慈爱。
  
  我和正川哥都没有想到,最后正川哥的伤势还要落到这个小兽身上。
  
  忍不住再次异口同声的说到:“变异的银松鼠?”
  
  “变异的猫猴儿?”
  
  “放你们的屁,有这种东西吗?”兽老抚摸着小兽,认真的说到:“这是什么?这是天下间极为罕见的银貂!天下奇毒的克星...就如紫貂都能够食一些毒物,何况这千万之中挑一的银貂!不,不应该是千万挑一,而是老天爷的恩赐。”
  
  说话间,兽老又止不住的得意。
  
  可我和正川哥面面相觑,这话夸张了一点儿不?
  
  兽老看我们不是尽信的表情,忽然一拍大腿,愤怒的从他之前那个黑色包袱里摸出了一颗红色的石子儿,扔了过来,我有些狼狈的接住,天知道这是一个什么玩意儿?
  
  “知道这是什么吗?这就是传说中的鹤顶红!”兽老望着我和正川哥说到。
  
  “鹤顶红?丹顶鹤脑袋上那一块儿吗?”我有些傻傻的说到,这东西左右上下的看,我也觉得不像是丹顶鹤脑袋上那一块儿啊。
  
  “又在放屁!”兽老实在忍不住站起来,狠狠的敲了一下我。
  
  抢回我手上的红色石子儿,说到:“你是那些武侠小说看多,才以为那是丹顶鹤脑袋上的东西吗?那东西,做为收藏的玩意儿还算不错,也没有毒!真正的鹤顶红,是这种石子儿,唤作红信石!这才是剧毒之物。”
  
  说话间,他斜睨着我,说到:“你若不信,吞小半颗来试试看?”
  
  我哪里敢,连忙摆手,直说受教了。
  
  但心中还是疑惑,就算有一只能吃奇毒的银貂,那又和正川哥的伤势有什么必然联系呢?而且,兽老要我去内市,到底有什么惊天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