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十四章 重重拦截中

第六十四章 重重拦截中

  兽老突兀的出现,让所有人的楞了一下,就包括我。
  
  不是低调的隐藏在外市吗?怎么回在这个节骨眼上出来?
  
  虽然我挺忌惮那只鬼猴儿的,但大不了就把事情闹大,惊动承真姑姑还不行吗?
  
  至于为什么忌惮一只小小的鬼猴儿,我也说不清楚原因。
  
  就在众人愣神的一瞬间,兽老已经走到了我的身边,带着责备的小声问我:“你怎么惹上这群狗了?”
  
  “好像是他们在惹我。”我无奈的低声说到,也说的是实话。
  
  “直接走过去,什么也不要管。”兽老小声对我说了一句,下一刻,他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小瓶子,看也不看,就从小瓶子里倒出了一把黑褐色的粉末,然后朝着天空一把洒去。
  
  随着兽老的这个动作,天空中顿时就弥漫着一股怪味儿。
  
  我不问,也不管,既然兽老如此说了,我就大踏步的朝前走。
  
  一声尖厉而凄惨的叫声一下子在小巷之中回荡,原来是那只鬼猴儿发出的声音,它捂着鼻子,似乎是空气中的这股怪味儿极大的刺激了它。
  
  白袍人连忙安抚着自己的鬼猴儿,免得这只猴子狂躁。
  
  在以前的鬼市上,我可是亲眼看过这猴子狂躁起来可是要反攻主人的。
  
  一边安抚着鬼猴儿,白袍人一边对着兽老吼到:“你对我的兽宠做了什么?你是在挑衅雪山一脉的尊严!”
  
  说话间,我已经走到了那队白袍人的身前,他们纷纷摆出了戒备的表情,那白袍人的心情很烂,直接对我吼到:“你给我站住,我让你走了吗?直接给我拿下。”
  
  他一放话,那一队白袍人就要动手。
  
  我根本就不理会,还是直接而大步的朝着前方走去,而我的身后也响起了兽老冷笑的声音:“哼哼,你这群狗也能代表威名赫赫的雪山一脉?我倒要看看,谁今天能把随意动我兽老的人。”
  
  我的脚步不由得停顿了一下,兽老终于还是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啊?
  
  也在这时,一股极强的气场一下子蔓延在了这条巷道,几声巨大的扇翅声也瞬间响起,我回头,看见的是兽老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只巨大的,怕是半条成年狗大小的紫黑色蝙蝠。
  
  奇异的是,那只蝙蝠眼睛是红色的。
  
  那股气场是兽老的,那扇动翅膀的声音自然是那只紫黑色蝙蝠的...
  
  “就算雪山一脉,要承担我的怒火,是否也要掂量一下?”又一句咄咄逼人的问话,直接镇住了我身边的白袍人,他们一个也不敢上前来。
  
  我不再停留,兽老的身份暴露已经是一个不可挽回的事情了,虽然我也不知道他为何隐姓埋名在这里,又为何不自己亲自出手摘取千魂花。
  
  “你说你是兽老,你便是吗?拦下他。”那个带队的白袍人似乎非常看重我一般,准备来一个装糊涂,不认账。
  
  有一种感觉是,他即便不肯定我是谁,但情愿得罪兽老,情愿抓错,也要拿下任何一个有可能是我的人的感觉?
  
  “可能真的是兽老,这气场且不提,那只紫蝠绝对是做不得假的,全天下也没有几只啊?”在这个时候有人提出了看法,并且伸手挥散围住我的人群,意思是放我走。
  
  我至始至终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看他们让开了,又再次沉默的前行。
  
  只因为我已经警觉事情可能是针对我,或者针对正川哥,如果我此时冲动任性,不仅坏了兽老的事情,可能更会有预料不到的事情发生在我和正川哥身上。
  
  “不许走...”那个白袍人也不顾自己的人点穿了事实,依旧不管不顾。
  
  “让他走,兽老是惹不起的...”另外一个白袍人或许不是他这个‘派系’的,总之也是坚持自己的意见。
  
  而那个争论的白袍人或许也有些地位,让其他的白袍人反而有一种不知所措的感觉,也只能纷纷愣在那里,看我一步一步走远。
  
  “小子,我为了你暴露了身份,这事情再也不能一而再了,所以你一定要成功。”在白袍人的争论之间,兽老忽然朝着我大喊了一句,我没有回头,点了点头,想必兽老会懂我是答应了他准备全力以赴。
  
  在这个时候,那个白袍人也是终于按捺不住,大喊了一声:“是我的人,就给我追。”
  
  一声令下,小巷之中,果然响起了脚步声。
  
  “你们竟然要逼我动手。”兽老愤怒的声音也在小巷之中响起。
  
  在这个时候,我哪里还顾得上许多,拔腿就跑...而后面响起了各种纷乱的声音,我心中忐忑正川哥还躺在兽老的房间,也只但愿兽老能够挡得住雪山一脉的那一群人。
  
  鬼市人很多,几乎全是清一色的面具,黑斗篷。
  
  这无疑为我的逃跑提供了极大的便利,跑出了那条小巷子,我就一头扎在了人堆里,一时间这些追我的人哪里分辨得出来,谁是谁?
  
  而且,他们也不知道我的目的地,更没有办法拦截我。
  
  所以,只是十来分钟,我就彻底的甩脱了这些人。
  
  走出了我藏身的那个小店,我来不及平缓一下自己的呼吸,就朝着内市的方向大步的走去,我不敢跑,因为那样太过引人注目了。
  
  好在兽老和我说过,内市只要沿着缓坡朝下走就行,就算快走也慢不了多少...我还隐隐的看见,也有许多披着黑袍的人正走在那缓坡之上,想必也是去内市的人。
  
  只是这外市也不小,我至少还要穿过三条巷道,才能走到那个缓坡上。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已经摆脱了追踪,我心里却浮动着巨大的不安,总是觉得自己要走到那个缓坡上才算安心。
  
  这样的想法一旦出现,就怎么也挥之不去。
  
  鬼市熙熙攘攘,人们在里面来来往往,为这个或者那个停留,我却被这个想法驱动着,脚步忍不住越来越快,显得越发的像一个异类,不少人的已经开始注意到我了。
  
  可是,我顾不上。
  
  又是穿过了两条长巷,已经到了医药区的边缘,还剩下一条巷子就可以去到那个缓坡之上了,我的心跳反而越来越快。
  
  可人生往往就是这样,越是担心什么越来什么,就在我踏入最后一条小巷子的时候。
  
  在外市之中忽然响起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接着一道黄色的烟雾就直冲而上....
  
  糟糕,这就是我心里第一个反应。
  
  接着,我下意识的一扭头朝着那个平台看去,果然看见站在平台边缘的几个白袍人第一时间就有了反应,其中几个飘然朝着下方的外市,速度极快的冲来。
  
  另外几个几乎是同时的用了吼功,大声的说到:“从现在开始,下方外市的所有人不得异动,不得离开外市。”
  
  直接,强势,没有任何的解释。
  
  更让我揪心的是,兽老那边难道发生了什么变故吗?
  
  我不知道为什么,至始至终相信承真姑姑,如果事情闹大了,她出面,我知道一定会有个公道的处理...但,会不会因此耽误兽老的事情?如果兽老的事情能见光,他也不会选择这种方式吧?
  
  这样想着,我如何还敢停留?从烟雾升腾而起的时候,我就已经什么都顾不上的,朝着巷子的出口,疯狂的飞奔而去。
  
  在白袍人喊话完毕之时,这条巷子已经被我冲过了三分之一。
  
  不少人被我撞开,都忍不住对我充满了怒火,涵养不好的,已经是直接开骂了,而我哪里还会去管?简直是有一种与时间赛跑的感觉?
  
  风声在我的耳边呼啸,我这样的横冲直撞,已经让一些低调不欲惹事的人让开了身体,这一路跑到现在,倒也算顺利。
  
  可是,戒严已经开始,这些巷子之间,不知道何时就出现了三五成群的白袍人,开始封锁拦截巷口。
  
  鬼市这样的设计,原本就是为了出事,好第一时间封锁整个鬼市吧?
  
  我真佩服自己在这种时候,还能分神去想这种无聊的事情...但在这个时候,已经有白袍人发现了我,在我身后喊到:“外市已经戒严了,听不见吗?站住!”
  
  我咬紧牙关,就当没有听见,还是径直的朝着前方不听的冲去。
  
  可糟糕的是,在巷子的尽头,也出现了白袍人的身影,我身后的白袍人在大喊:“拦住这个人。”
  
  人们抱着看戏的心理,在这个时候都纷纷让开了一条道。
  
  而我不可能停下来了,已经冲到了巷子的尽头,面对着扑过来的白袍人,我一个冲刺,大喊到:“让开!”
  
  第一个反应过来,试图拦截我的白袍人被我撞开了,这就是猎妖人身体的优势,而其他人才反应过来,已经合围着朝我冲了过来。
  
  但我,已经呼啸着跑过了巷尾,终于到了那一片缓坡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