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十六章 内市的面纱

第六十六章 内市的面纱

  我之前以为小门之后,应该就是内市了。

  但我所料却是完全错误的。

  原来小门之后是一个呈倒过来的‘工’字形的夹缝。

  两头比较宽的一点,就类似于两个小厅,中间就是一条狭窄的只容两个人通过的过道。

  两面的墙,一面自然是那道粗糙的长石墙,而另外一面我没有想到竟然还是一道墙,但相比于那道粗糙的石墙,这道墙显得就要精细了许多,至少用涂抹平整了,上面还上了一层红色的涂料。

  红色的涂料?不对!

  我伸手一抹,竟然是一层朱砂,上面用白色的不知名东西描绘有一道道的阵纹。

  这两道墙简直就像是一个防御工事!这只是我惊鸿一瞥留下的唯一一个想法。

  白袍人并没有放弃追赶,我还在急着寻找通往内市的通道....尽头的那两个小厅显然不是,因为在那里贴墙的长凳上坐满了人。

  每个人都沉默不语,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而在两个小厅的中间部分,有一个稍微凸出来的类似于小堡垒的东西,整个夹缝之中就这样一幕了然,那么要进入真正的内市,就要通过那个小堡垒了。

  我这样想着,赶紧朝着那里冲过去。

  我实在不知道白袍人什么时候就会突兀的出现在这一条通道!

  我一边跑,一边摸出了一颗白色的药丸塞进了嘴里含着,那两个小厅等待的人倒是提醒了我几乎快要遗忘的这件事情,进入内市要去掉人味儿的。

  他们等待,也应该是通过一定的办法在消除人味儿吧?

  相比之下,兽老的药简直是我极大的优势。

  药丸入口,有一股酸涩湿润的怪味儿,就像陈年土石被挖开那种滋味儿,同时也在以一种极缓,极缓的速度消融着。

  这种事情不用兽老提醒,我也知道,等到这颗药丸完全溶解之时,也就是药效快失去的时候,我也就不能在内市逗留了。

  此时,我终于已经冲入了那个小堡垒。

  进入以后,才发现小堡垒就类似于俗世之中的门岗,有一个肩膀上盘着一条怪蛇的白袍人就坐在这里,面前一张桌子,摆着基本线装书,手上也拿着一本书在阅读着。

  面前一杯清茶,倒也逍遥。

  对于我的进入,他并没有太大的反应,毕竟能进入这里的人,恐怕也已经是细细的验证过了令牌。

  他抬眼:“身上的人味儿消失了?否则遇到危险,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嗯,我要进内市。”在这个时候,我也早就注意到了在这个小堡垒的另外一道墙边,有一道闪烁着金属光芒的大门,和一道拉着黑色窗帘的窗户。

  我如此回答,他也不言语。

  只是一个抖肩,他肩膀上的那条怪蛇就一下子从他的肩膀上苏醒了过来,吐着舌头,第一时间就发现了我的存在。

  “去。”那个白袍人也没有什么表情,只是淡淡的吩咐了一句,那条怪蛇就犹如通灵一般的从他的肩膀上滑溜而下,然后爬到了我的脚边,顺着我的腿爬上了我的身体,盘旋了一圈。

  我心中又紧张又奇怪,莫非这个雪山一脉是以驭兽为主的门派?

  那个背着鬼猴儿的人就不说了,这个肩负怪蛇的人又算哪一出?但是再联想起少年时,在假鬼市遇见的那个人,我又想不通他们之间到底有没有联系?按说,身为雪山一脉的弟子,是完全没有必要去参加什么假鬼市的。

  只是一个念头之间,那条怪蛇又已经爬回了那个白袍人的身上,又懒洋洋的盘踞了起来。

  “嗯,清除的还这么干净。”那个白袍人难得说了一句话,然后终于是放下了手中的书,站了起来,同时另外一只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拿着一把钥匙了。

  他绕过桌子,从我的身边经过,然后停在了桌子旁边的一个柜子旁,再掏出钥匙不紧不慢的开锁...

  这一系列过程看得我心急如焚,我心里估算着按照白袍人的速度,早该追上来了,到现在还没有来,已经是侥幸,眼前这个人怎么还如此的慢条斯理里呢?

  我却是不好催促,也在这个时候,他终于是打开了眼前的柜子。

  其实哪里是什么柜子,分明就是一个做成柜子样的箱子,打开来,里面是一个有着两个把手的铁质机关,看起来就像挖掘机操控升降的操控台,莫非这白袍人毕业于山东蓝翔?

  我在胡思乱想,那个白袍人已经转身,又用另外一把钥匙‘哗’的一声拉开了铁门。

  这才转身对我说到:“这里建设的时间有限,机关也不完善。所以,你往下以后,要经过5分钟的调整,运气不好,还要等待上油,那就要一个小时,这个铁笼才能继续往上。这内市危险重重,不要小看这5分钟,也可能要了你的小命。如此,你还要去吗?”

  在这个时候,外面的夹廊之中已经响起了‘咚咚咚’的脚步声。

  我哪儿还有心思听这个白袍人啰嗦,已经自己非常自觉的一下子跳到了那个铁笼之中,又哗啦一声关上了那个铁笼的栅栏,说到:“快吧,我都知道了,我要下去。”

  那白袍人也不说话,只是走到那个升降器的面前,拉住其中一个把手,把它重重的往下一推。

  铁笼终于开始摇摇晃晃的往下降落。

  我下意识的一个抬头,这才发现,石墙是建立在一个突出的悬崖线之上,而这个铁笼是在缓慢的把我往悬崖之下放。

  虽然速度缓慢,转眼之间,也有一两米的距离,我听得那白袍人奇怪的嘀咕了一声“这么年轻,一个人下去,少见。”

  话还没有说话,一声重重的撞门声传来,我不用猜也知道是谁追了进来。

  果然,下一刻,我就听见了一句几乎是嘶喊般的:“不要放他下去。”

  但按照那个怪蛇白袍人的说法,往下以后,就暂时不能往上,甚至完全下去以后,要等至少5分钟,才能往上拉人。

  我很心安,而此刻在悬崖下放,风声也已经出来,上面有什么动静,反正也是模糊不清了,我就懒得再管。

  而是终于松了一口气,在铁笼之中坐下,任由这悬崖之上的狂风吹拂着我的身体,吹干之前一路惶恐奔逃时流出的汗水。

  这种状态,竟然让我生出了一丝惬意的感觉。

  这才静下心来,朝着远处的下方望去,竟然发现下方竟然是一个巨大的峡谷!四面都是陡峭的悬崖支撑着上方的土层,或许不是土层,而是那种坚硬的岩石层?

  我不知道这种地下峡谷是怎么形成的,只能说大自然神奇的不可想象。

  竟然有地下的溶洞,地下的峡谷存在也是正常!

  随着铁笼的缓缓下方,下放的情形我看得越来越清楚,到之后,那一片隐隐的朦胧昏黄光芒越来越清晰的时候,我已经震惊的从铁笼之中站了起来!

  这...我喉咙哽咽,连吞了好几口唾沫,是因为我实在无法去言说眼前的一切到底是壮观,还是伟大!

  但用这两个词语都显然像不合适,只因为这也是一个定格的悲伤。

  内市毫无疑问就在那悬崖环保的峡谷之中,而那峡谷连接着周围的两座悬崖,竟然从某一处看去,像是一个巨大的裂缝!

  只是上方的裂缝窄,下方的裂缝宽才形成了这个峡谷,而这裂缝还在持续的往下,一眼深不见尽头...那片峡谷就被这样的裂缝一分为二,而且粗粗看去就像悬在半空,因为两方的边缘都是继续往下的裂缝。

  其中小部分的那方,有一条地下暗河,在一个陡峭的漏口那里,河流就到了尽头,形成了一个千古难见的奇观,地下的瀑布,分外的宏伟壮观!我在铁笼之中,此刻就听见了‘哗哗’的落水之声。

  但这个小部分除了那一条地下暗河和瀑布反射着昏黄的光芒可见之外,其余的都是一片黑沉,根本看不见有什么?

  而另外一部分,才是让我真正震惊的根源!昏黄的灯光也是从那里传来的,连成了一片!

  那是一个隐约的城墙线,建筑物的轮廓...巨大的,我都暂时望不到尽头的身形。

  无一不在说明,它是一个古城,一个被埋在地下的古城!


仐三说:
今天的两更完毕。看样子,这票数,我明天要三更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