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十七章 一座黑色城

第六十七章 一座黑色城

  我脑中‘轰鸣’了一声,尽管有了诸多的猜测,我也没有往鬼市是一个真正的古城方面去想。

  如今看来却是线索早已分明。

  进山之时,那个热心的大哥就说过,镇子里有古老的传说,说是在这方圆几十里内,传说中有一个忽然被埋没的古城。

  承真姑姑办公室内的那个模型..如今看来和这里某些地方的地理环境有八分的相似。

  再就是千魂花。

  什么变故才能让许多人同时丧身?那最大的可能就是自然灾害,何况是一座被埋没的城?

  我好像有一点儿明白入鬼市的那一幅壁画了,莫非是陈承一在祭奠这座被埋没之城的亡者?

  铁笼还在缓慢的下降,因为风逝的原因,比起之前要摇晃的厉害了一些,并发出了那种‘咯吱咯吱’的声音。

  对于有恐高症的人来说实在有些恐怖。

  但这对我来说完全没有什么?直到这个铁笼下降到了一定的位置,我忽然就听见了一阵阵实质性的‘鬼哭’之声,这才让我从这里竟然埋藏有一座古城的震撼之中清醒过来。

  鬼哭?在这地下,根本就不是风声造成的。

  其实普通人如果敏感的话,判断起来也很简单,真正的‘鬼哭’之声犹如响彻在脑中,而大自然中的风声自然不会有这种效果,很明显的只是风。

  我心中稍安,在世间有句俗话叫‘宁闻鬼哭,莫听鬼笑’,这情况至少比我想象的要好点儿。

  虽然无论鬼哭还是鬼笑,都绝对不是什么好事,鬼发出哭声,说明鬼物是有怨气,冤情....而鬼笑,那说明有怨气的鬼物已经成为了厉鬼。

  原因很简单,对应现实,你看那不顾一切疯狂的人在疯狂的时候,到底是哭还是笑?

  疯子到底是哭还是笑?

  哭说明还有胆怯,软弱...我深吸了一口气,即便是如此,这鬼哭之声如同数十万人在哭号,想想如此数量的怨鬼聚集,我也就明白为什么内市如是凶险了。

  敢情这个城市并不是说荒芜了以后被渐渐的埋没,而是...

  我没敢想下去,在古时消失的村镇案例不少,毕竟瘟疫,洪水等等天宅人祸,但消失的城市?大名鼎鼎的楼兰古城算吗?

  不过,某些出土的城墟又在说明一些问题?

  我没有去想了,历史的长河淹没的东西,想要去还原太难了,否则怎么会留下这么多的谜题?

  而到了现在我唯一想不通的事情就在于,为什么陈承一会在一个如此诡异,危险,充满了谜题的地方设下鬼市?

  就在我沉思的时候,我的上方陡然传来了一个声音:“小子,从现在开始内市出入会严格的检查每一个人,你的气味已经被熟知,你是逃不掉的。”

  原来是雪山一脉对我警告了?我没有理会,而是从怀里摸出了一支烟点上,缓解一下自己紧绷的神经,夺命狂奔了那么久,我需要放松。

  当然,我也不怀疑他的话,可能通过什么手段,真的知道了我的气味,到时的事情到时再说吧?也可能,在我内心深处,始终觉得承真姑姑会给一个公道,再怎么她也是老李一脉的传人。

  “如果你现在上来配合调查,事情尚有回旋的余地。若你...”上面的喊话还在继续,显然是用上了道家的吼功。

  我吐出了一口香烟,既然一开始没有打算理会,之后也就更不会理会了。

  渐渐的,那喊话的声音终于停止了,剩下的却是越来越大声的‘鬼哭’之声,只是习惯了以后,用平常为进入存思的静心诀来静心,之后再保持心绪的平静,这样的影响就会很小了。

  这个悬崖很高,而可能处于安全的原因,下放的速度又比较缓慢。

  整整过了十几分钟,我都因为精神上的疲惫快要睡着的时候,终于铁笼传来了‘哐啷’的一声,接着是一阵不算剧烈的震动,让我瞬间清醒了过来。

  到了吗?我翻身从铁笼站了起来,还没有来得及打开铁笼的保险,就被扑面而来的阴风吹得差点儿连眼睛都睁不开。

  在这里,如同到了华夏最寒冷之地的冬天,只不过是针对灵魂的冷,更加的冷!

  我下意识的又一次裹紧了斗篷,尽管这个动作毫无作用,但至少能给我一点儿心灵上的温暖。

  在适应了几秒以后,我伸出手,推开了铁笼,走了出去。

  内市,我终于是踏上了这个神秘的所在,却安静的要命,在眼前的只是一条黑褐色的蔓延出去的路,在道路的两旁插着高大的,熊熊燃烧的火把,火把在风中不听的跳跃,东倒西歪,但却那么顽强的燃烧着。

  我沉默无言的踏上了这一条路,由于火光的照明,我能看见的就是我身处在峡谷之中,离那一片昏黄的城有一定的距离。

  因为站在我这个地方看那座城,如同是在高空之中,因为这个峡谷是倾斜向下的,我在峡谷的下方,而这条路一直蔓延到峡谷的上方,最后到达一片山壁,再沿着山壁走几个之字形的来回,最终才能达到那一片古城。

  说近绝对不算近,但对于我的脚程来说,也算不上太远。

  我走的速度并不快,而是沿途都在观察着地形,因为是地下的关系,这里除了有火把照明的地方,都很黑暗,只能模糊的看一个大概。

  偏偏这里的地形非常的复杂,仅仅是笔墨来描写,都不足以其中交错落差的感觉,而且还有一条地下暗河穿插在其中,显然让这里的地形更加的复杂。

  但这样的观察也并不是完全没有收获的。

  我发现了比较关键的一点儿,就是眼前我走的路,并不是进出城的唯一出入口。

  在上空看,这片峡谷城市所在的上半部分被分成了两块,到了跟前,才发现有一段若隐若现的,就像石桥的路,还是连接着它们。

  如果那一条路是通的,那么通过那条路也可以出城。

  可是到的就是那边比较小的一部分,而那一边除了地下暗河,有些什么我全然不知。

  想到这里,我停下了脚步,此时我已经在山壁之上了,借着比较高的地形,我观察了一番,一个发现让都陡然睁大了眼睛。

  因为那一片比较小的峡谷,并不是像我所在的这片比较大的峡谷一般,是一个巨大的斜坡然后向下,直至延伸到我下来的那片断崖就算结束了。

  它是呈现一个凹字形,两边高,只有中间的部分比较低。至于另一头较高的地方,一直连接到哪里,我并不知道,我目力所及,只能看见似乎紧贴着那长长的城墙。

  不过,这个是没有意义的,内墙有多么牢固,甚至上面还有符文,我是心知肚明。

  这番地形的观察,还是让我心里比较郁闷。

  白袍人的威胁,我并没有全然不放在心上,即便想着承真姑姑会公道,但我岂能清楚雪山一脉内部的事情?所以,我观察地形只是为了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不过,这后路...几乎等于没有,我如何不郁闷?

  我只能坚信,这里应该还是有出路的,不然...城墙全封闭了,这里即便不会完全形成真空,空气也会很憋闷,不会适合人的存在。

  可是,这里还有风呢!

  带着这种心情,我终于是走上了那片山壁,又是一片平坦,我终于来到了之前我在铁笼之上看见的那一片昏黄的所在,确切的说是城市的所在。

  即便早就有心理准备,我看着这座城市的时候,心中还是震撼,竟然保存的如此完整!

  那巍峨的城墙,曾经的护城河干涸之下留下的沟壑,拱形的洞开的城门,都感觉好像这座城市还‘活’着,只要一闭眼再睁眼,属于它的城民又会再回来,过着或许平凡又或许不平凡的一天。

  可惜到如今,这一切都不会再发生了。

  越是接近这座城市,那种阴冷就越加的剧烈。

  如果普通人,不要说生活在这里,怕是接近这里,都会被这里一种‘鬼气森然’的气场给吓到腿软,或者连进城的勇气都没有。

  看着洞开的城门,此时还一个人也没有,并不是所有人都像我有兽老的药丸,可以这样提前进城,他们还在等待着‘人味儿’的消散。

  我抿着嘴角,终于是踏步迈入了这座城市。

  此刻,这座城市安静的要命。

  我跨过护城河上的小桥,发现这里的一切都是一片黑色,城墙,道路....而从脚下的阴冷,我更发现了一件事情。

  这些黑色根本就是阴气附着在上面的一层,累积的厚了,就像这里的一切都是黑色。

  这是一座黑色的城!


仐三说:
今天去了一趟医馆,拿回了一些中药。回来就乖乖给大家更新了,我以后要少抽烟了,胃粘膜伤的不成样子了。早一些更新,是讨好大家说一声,今天的加更挪到明天,好不好?我想要多轻松一些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