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十九章 诸般的规则

第六十九章 诸般的规则

  我心下诧异内市还有那么一个说法。

  但面对这个奇怪的孩子我还是选择了沉默,我不知道自然是不能乱说,但在这没来以前就被灌输了危险的内市,我又不得不保持警惕。

  见我没有接话,那孩子倒也没有诧异,只是自顾自的说了一句:“我也就说嘛,这一来就去东城的事儿,从开始到现在就没发生过几次。不找到个靠得住的人,哪里敢去东城。”

  说话间,这个孩子的大眼睛滴溜溜的直转,透着一股机灵的劲儿。

  说实在的,他长的不难看,如果不是头大瘦弱,苍白还有发丝也泛黄,倒也算是一个虎头虎脑的小孩子。

  估计注意到我在看他,他也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说到:“若我不是这样想,可能也就没有勇气叫住你了。这倒好,我还能赚500块钱。”

  说话间,他带着我熟悉的穿过了一条巷子,朝着西边儿走去。

  我倒是从他话里听出了一些意思,暗暗在心中分析着,也不多话,倒是这点儿功夫,他已经东绕西绕的带着我穿过了两条巷子,都是朝着西边儿,已经远远的脱离了那条主街。

  就如他所说那般,他对这内市是异常熟悉的。

  毕竟是一座城,走了一会儿,我思量着,也是终于开口了:“看来,你对这里倒是真的熟悉,带我走的全部都是近路。”

  其实我哪里知道他是否带我走的近路,只不过想要问话也需要一点儿技巧罢了,至少我不能露底。

  他听闻我的话,果然诧异了几分,有些吃惊的问我:“咦?大爷,你怎么知道我走的是近路?”

  我心中有些别扭,开口说到:“我不老,你不用叫我大爷。叫我一声客人就好。”

  “是是,客人。我只不过看别人叫厉害的人物都叫爷,大爷之类的,我就跟着学了,很多人听得还是开心。”他颇有些话多,虽然有些少年老成的感觉,但话里还是有某种属于小孩子的东西。

  我心里很奇怪,莫非真的是个小孩子?

  但这些却也不是我来内市能关心的事情,我顿了一下,又继续着刚才的话题说到:“看你能找出这么多近路,想来你是对鬼市真的很熟悉了?”

  “那是,我怜生若是说我对这内市的熟悉排第二,那没人敢说排第一。”听我夸他,这小孩子不禁非常的得意,摇头晃脑的样子也算是有几分可爱。

  他叫怜生?

  不过至今为止,我还是不太敢相信,内市竟然有做这种类似于旅游城市风景区‘向导’工作的人,而且还是个孩子。

  可事情是这样发展,我也只能按照这个‘戏路’去配合,说话间我又从背包里不动声色的摸出了两百元钱,不算多,根本不足以引起任何人的贪欲。

  可如果这孩子是真的如此急切在内市赚钱,这两百块钱倒是足够诱惑他了。

  看我拿出钱来,他也机灵,立刻凑上前来问到:“客人,你想要问什么?要说这里的秘密我都多少知道一些的。”

  他凑近我,从他身上传来一股略微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腐朽’气息,我暗自皱了皱眉,倒也没有表现出来什么,只是低沉的说到:“你说的秘密,我也不知道真假。所以,你就把你所知的关于这地儿的一切都说与我听。不管是大家都知道的,还是都不知道的,我自有计较。”

  “啊,那说来可就话长了。”那怜生没想到我会提出这种要求。

  我不动声色的看着他手中的两百元钱,他赶紧的露出一个笑容,哪还敢有抱怨,一边带我走着,一边就与我说起了关于这内市的种种。

  毕竟是一座城市,我们也没有任何的交通工具,走动起来还是颇为费时的。

  我虽然心中有一些急切,但是一路上听着怜生说关于内市的一切,时间倒也过得不慢,也没有觉得距离有多远。

  而从他的话里,我也知道了,我们要去的是西城。

  这偌大的一个城市,只有西城才是人类活动的范围。按照这个城市的走向,应该是一入城门,就走一条近道,直入西城。

  但我不知道这一点儿,竟然顺着主路,直直的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我自然也不是要进东城,心中只是想顺着主路探查,不过怜生却误会了,看着我往另外一头走,以为我是要入东城。

  可是,在这鬼市,除了去西城可以维持自己这样的状态,去其它的地方,必须都是要以灵魂的状态。

  这就是怜生口中所说,没找到一个可靠的人,我如何敢入东城的意思?灵魂暂时离去的肉身是能随便托付给什么人的吗?

  从他的口中,我隐约也能知道,这个内市,除了区域的严格划分算是规则。

  其余没有任何的规则,是一个完全的混乱之地。

  另外,这里‘常住民’或许是因为这暗无天日的环境关系,性格就算温和的,也变得乖张暴戾,一不小心除了人命,是常有的事情。

  “说起来,要是魂飞魄散也算解脱。最怕的就是被收魂,然后送去那最为混乱的北城,就是接近另外一片死亡之崖的地方,那就惨咯。”怜生是如此评价的。

  “死亡之崖?那里很可怕?”我其实根本就不知道死亡之崖是什么地方,也不认为自己会去到那种地方,这也算是随口一问。

  “就是瀑布那边,那里称为死亡之崖。可怕的不是那里,是那里之后的地方。”怜生说起这个,原本苍白的脸色更加苍白了几分,仿佛是个禁忌来的。

  那里?就是那一片小平原吗?

  我闭口不言了,亏我之前的逃跑路线还规划了那个地方,现在看来还真是可笑的。

  从怜生的言语之中,我已经知道了这内市的几分可怕。

  我也明白,像这样的地方之所以会这么混乱,也是因为雪山一脉就算想要管理,也有力有不逮。

  这里就像埋藏着什么秘密,是不能触碰的禁忌一般。

  雪山一脉的存在好像是只能去尽量维持着某一种平衡,并不能去完全的控制。而雪山一脉的领导者陈承一,似乎在这里弄鬼市的深意也是如此。

  我暗自思量着,对这个内市总算有了大概的了解。

  就真入怜生所说,这个内市说起来七七八八的事情可多了,按照怜生对这里熟悉,尽量走近路,和我极快的脚程,也花了将近1个半小时才走到了人类活动的西市。

  在听到人声的那一刻,我心中竟然隐约有一些激动。

  “客人,你看信我的没错吧。你知道,就算你一进城,就入西市,少不得也要走这些时间呢。”这小子似乎是在邀功。

  我点点头。

  说起来,心中却是有一些郁闷,原来要进入内市的话,在之前等待的那个棚子里,那个熬药的老头就会叮嘱每一个人,入市先去西市,从入门先走一条很明显的朝西的路就行了。

  甚至会给一张路线图。

  但是,我和正川哥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要入内市,自然不知道这番事情。

  所以才有了我一入鬼市无人的情况,想到这个我心中有一个问题,忍不住问了怜生:“你说,我如果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入了东市,却又不愿意以灵魂的状态活动。那是什么后果?”

  怜生吃惊的看着我,说到:“客人,你该不会是在说笑吗?在东市你若敢以人身进入,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那是那里的‘市霸’定下的规矩,你不按照规矩来,死了也没有人给你伸冤。而且,灵魂必然会被扔入那死亡之崖后。”

  “他们说扔就扔?这么霸道?我不愿呢?市霸又是什么?”我心中颇有一些不服气,随口以玩笑般的语气说了出来。

  怜生瞪大了眼睛,看着我竟然呆滞了几秒,眼中才流露出崇拜的神情。

  之后小声的对我说到:“市霸就是东市里最厉害的几个啊!但具体是什么样的,我...我想不起来了。”

  怜生脸上流露着苦恼。

  却又抬头望着我说到:“我就知道你厉害的!敢说这样的话...这么厉害的人,我以为只有西市的主人。当初那个陈先生呢,听说就是他把这里很多厉害都痛揍了一顿。才在这里开了一个鬼市。”

  “这样啊。”我尽量云淡风轻的回了一句,后背却是一身的冷汗。

  论起本事,我根本就难望陈承一的项背。看来,我也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竟然随口说出了这样的话,还让一个无辜的小孩子崇拜我。

  在这个时候,我们也终于进入了西市,属于人类的,真正的鬼市!


仐三说:
今天三更,接下来还有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