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十章 有一个食堂

第七十章 有一个食堂

  在这里,完全比不上洞穴之中那个轰轰烈烈的外市热闹。
  
  但规模却比外市大得多,毕竟是一个四分之一古城的规模,外市那种临时搭建的地方怎么可以相比?
  
  而之所以不热闹,是因为行走在其中的人稀少,另外都保持着一种诡异的安静。
  
  那感觉就如同若非有说话的必要,否则绝不开口。
  
  此刻,怜生对我的崇拜已经达到了顶点,一路上多次有把刚才赚的700块钱还给我的冲动。
  
  我心中感觉复杂,这孩子初见老练,这个时候又是天真的紧。
  
  看他的眼神,心中莫名竟真的多了一丝怜惜,就如他的名字,怜生怜生,让人怜惜的生命吗?
  
  我自然不会要他把钱还给我,却也不方便揭开真相。
  
  只能任由着怜生把我带向西城的某一处,他说是大人物聚集的地方。
  
  但愿我要找的人就在那里,不要再折腾了。我在心中默默的想着...却也遮挡不住内心对内市的好奇,一路还是打量着这个西市。
  
  在这里,其实就很像一个真正的城邦。
  
  当然,如果不是那么黑暗,行走在其中的人不是那么怪异都身穿黑色斗篷,戴着白色面具的话。
  
  只因为,这里最大程度的保留了古城的原貌,除了一些木制的建筑不可避免的腐朽,被现代的认为加固以外,整个西城都给人一种沧桑的时光感。
  
  而且,在这里,就如同古时的每个集市一样,既有摆摊的,也有开店的。
  
  不同的只是,这里不像外市,每一个分区都那么明显,店是做什么的也一目了然,这里修者开的店,都只是点亮一盏橘色的黄灯,安静的很。
  
  只有客人上门了,才能知道是不是各有所需。
  
  这说明了来内市的人,恐怕对内市的一些东西,是有所了解的,否则这些店做什么都不知道,逛起来时间恐怕不够耽误的。
  
  相比于店,那些摆摊之人的东西就一幕了然的多。
  
  我来这里,本就没有存有购买什么的心思,也买不起...但随意的看了两个摊位,上面多是修者的法器出售,当然也有别的修者所需之物。
  
  我是不太懂,但是凭着上面的能量波动,我就知道这些东西怕是比外市的要珍贵的多。
  
  至于对这些摊位感兴趣的人也不少,但看挺拔的身形应该多是年轻人。
  
  除此之外,这西市和奇怪的还有几个功能性的建筑。
  
  就比如我看见了茶馆,酒馆等等,甚至还有一个是怜生悄悄告诉我的,西市的衙门。
  
  衙门是怜生的说法,我心中想的却是街道管理处吧?
  
  这里俨然就是一个城中之城!其实在我心里也是充满了某种好奇,恨不能能在这里慢慢的逛上一逛,毕竟猎妖人也是修者,怎么可能对修者的东西不感兴趣呢?
  
  就在这样逛逛走走之间,怜生带着我走了几个拐角,立刻就脱离了市集,来到了一处安静的所在。
  
  “这里是?”我抬眼打量着这个地方。
  
  在这里的建筑比起外面的好多明显是民居的建筑要好上很多。
  
  所谓秦砖汉瓦,说的就是秦朝时建筑的特点,一般在城市内都是以火烧砖的建筑物为主,但也并不是个个人家都能用得起火烧砖搭建的房屋。
  
  即便是在城邦之内,也有好些土胚房,或者是不怎么大气的砖房。
  
  但这个地方,却是个个房宅都有一种府邸的气势,连成一片,就像是一个王侯达官所聚集居住的‘高档小区’,要不是我知道秦朝的都城是咸阳,被项羽玩了一出火烧阿房供给烧成了废都,我还以为我是不是穿越来到了古咸阳?
  
  因为除了都城以外,哪一个城邦会有如此多的府邸聚集在一起?一座大的城市都了不得有一处王侯的府邸,一些官员的宅子,和几户大户人家的院子罢了。
  
  我百思不得其解,对这个城市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所在,心中更是疑惑不已,感觉自己所学的历史知识,为此所读的二十四史完全就不够用了。
  
  如此规模的一座城被掩埋,历史上竟然没有记载?
  
  我被自己严谨的‘科学求知’精神,弄得好奇心都快要爆炸了。
  
  但怜生却‘无辜’的不知道我心中所想,反倒是小声儿神秘的对我说到:“客人,这里就是那些大人物所住的地方。有些大人物,就连前面坐镇西市的大官儿也惹不得呢。”
  
  我皱着眉头轻声问了一句:“那么在这里,我要如何找人?”
  
  怜生不愧是一个对内市非常熟悉的小孩子,见我这样问,赶紧对我小声的说到:“这些大人物身边都有伺候的人,但他们没事的时候就喜欢聚集在...”说话间,他用手给我指了一处。
  
  那里是这片府邸群中比较显眼的一处所在,像个塔的造型,但是比塔要大上许多,也矮上许多,只有两层的样子。
  
  但我看着,却总觉得有些奇怪,但奇怪在哪里,我也说不上来。
  
  “那里,看见了吗?客人...那里是一处什么休闲馆,但我也没有去过。想必就是茶肆那样的存在!那些下人在没事儿的时候喜欢聚集在那个地方,你要打听消息,少不得去那里走一趟。打听消息的话,我估计是要出钱的。”说到这里,怜生似乎还有些不好意思。
  
  感觉上带我来这里,还要我花钱找人,似乎是他的失败。
  
  我在心中已经了然,暗想遇上这个小孩儿,也算是我的运气了...于是对他说到:“你去吧,我已经了解了。”
  
  可是他却不走,眼巴巴的看着我,说到:“我已经好些日子没有接到‘生意’了,也很少遇见像你这样好说话的客人。我就再送你一程吧,到那边入口处,多了,我就进不去了。”
  
  他的态度很诚恳,我一时也不知道如何拒绝。
  
  却又听见他小声嘀咕了一句:“在这里,理我的人少,也没个人和我多说话。”
  
  “好,那你就再送我一程。”我看着这个孩子,心中莫名的升腾起一股酸楚,来得比之前那丝怜惜还要强烈,于是就再没有拒绝。
  
  即便,我始终会很奇怪,在内市之中怎么会有个孩子?
  
  但内市里的人却是又默认他的存在一般,对他丝毫没有一点点的好奇。
  
  到巷子口,终究是没有几步路,很快就到了...在这里还没有进去,就感觉到一种森严的气息,稍微闭上眼睛,再仔细感受一下,更能发觉这里‘藏’有很多隐晦的强大气场。
  
  我灵觉差劲儿,这些气场又处于‘含而不发’的状态,我也没有办法判断这里面的人到底是有多强大?
  
  不过,这里也不算是一个什么戒备严格的地方,至少我看见好几个同我一样的黑袍人,在这里的巷子中匆匆走过。
  
  我转头对怜生想要说句谢谢,还在思量要不要再给他一些钱的时候,却发现这个孩子却是盯着巷子口旁边的一座宽大建筑物,流露出了强烈的渴望,还时不时的吞咽一口唾沫。
  
  我之前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栋建筑,现在仔细看来却是一个有着明显现代改造痕迹的地方,从宽敞的大门里传出来的是强烈的饭菜香味,上面却写着两个与整个古城格格不入的字——食堂。
  
  这倒是新鲜了。
  
  不过,也在情理之中,毕竟人活着要吃饭,哪怕雪山一脉囚禁了人在此,如果不想杀掉,也得保证他们的饭食。
  
  想来,从西市的市集一路走来,看见了那么多地方,唯独就是没有看见有任何的饭馆。
  
  想必这里就是供应整个西市饮食的地方....唯一更有趣的一点则是,明明是已经凌晨的功夫了,这里还能飘出饭菜的香味。
  
  看着怜生渴望的样子,我心中也不知道是发了什么神经,忽然对怜生开口说到:“你想要进去吃饭吗?”
  
  怜生吓了一跳,说到:“我是想去吃。可...可是要单独吃里面的饭菜,可是很贵的。”
  
  “没关系,我正巧也饿了。你就陪我去吃上一顿吧。”我平静的说到。
  
  却不想,只是一句普通的话,却让怜生脸上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忙不迭的对我使劲儿点头,惊喜的不知道说什么的样子。
  
  我暗自叹息了一声,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做什么?明明时间酒很紧的样子,我却因为一丝同情怜惜...
  
  平常怎么就没有看出自己是个如此的人呢?还以为叶正凌是个冷静理智,不太柔软的铁血汉子。
  
  这样想着,我已经迈入了食堂,而怜生有些怯怯的,还是紧跟在我身后。
  
  只是,一进入这个食堂,我就愣住了,甚至额头上也隐约冒出了冷汗,这里是这个样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