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十三章 剧变接连至

第七十三章 剧变接连至

  面对巨大的青色鬼手,怜生似乎察觉到了。

  回头,整个人呆住了,双眼一下子变得绝望而恐惧,但在这之中又有一种怯弱却不退缩的坚定!

  怜生!

  看着那巨大的青色鬼手,我在心底忍不住狂呼了一声!在那一刻,心中的愤怒到了我这一生都没有过的强烈!

  只因为这个感觉太熟悉!

  让我恍然像是回到了很多年前,那个幽深黑暗的地下洞穴,在被追赶的最后时刻,小渣奋不顾身的那个背影。

  触动了我心中最沉痛的一段隐痛。

  ‘轰’的一声,我灵魂深处那一朵有着冰冷奇异颜色的火焰爆裂开来了,从来对于我来说都是温顺和柔和的它,却在这一刻烧灼的我灵魂都生疼。

  只因为我的灵魂力疯狂的涌向了那一朵火焰,成为了它剧烈燃烧的材料,我的灵魂失去了灵魂力的包裹,终于感受到了它炙热却又仿佛带着冻结的莫名温度。

  ‘刺啦’,火焰一下子变得巨大,我好像都能听见我的灵魂因为承受不住,而发出的破碎之声。

  眼看着那一只巨大的鬼手抓向了怜生,我的灵魂也似乎承受到了临界点。

  之前的压抑,隐忍,被一路追赶的屈辱,加上此刻巨大的愤怒终于在我的心头彻底的爆发了,原本的郁结化作了一股血气,直充我的喉头。

  “今日你敢!”我狂呼了一声,那些血气也冲出了我的喉头,随着我的大喊,化作了一股鲜血喷出。

  与此同时,那一朵怒放的火焰,终于也化作了一股能量冲了出来,仿若能随我心意一般的,随着我手指之处,如同一支利剑一般的朝着那只青色的鬼手极速的冲了过去。

  随着这股能量的爆发。

  之前在我灵魂之中剧烈燃烧的火焰瞬间又变成了一朵微小的火苗,似乎也很疲惫,如同在狂风之中那样晃了几晃,也消失在了我的灵魂之中。

  我的灵魂力因为这火焰那么短暂的燃烧,那么小一刻就所剩无几,灵魂之上的烧灼感消失,伤势却更加的严重了。

  一股虚弱一下子蔓延在了我的四肢百骸。

  但下一刻,那一股能量之火,一下子就附着在了那青色的鬼手之上....而青色鬼手离怜生的距离只有不到一米了。

  接着,它忽然的停滞了。

  时间也好像因为它的停滞而跟着停下了,天地间在这一刻似乎安静了下来,静默了一秒。

  似乎有风吹来,带着一丝炙热!

  还不容人喘息,瞬间,一股艳丽的红冲天而起,一下子破开了食堂的屋顶,朝着天际激射而去,如同在这里胜放了一朵最美丽的礼花。

  “啊!”一股巨大的咆哮声在食堂之中响起,半条街道都因此而震动。

  那一刻,如同万千的鬼魂在嚎哭,阴风就像最狂暴的风暴一样席卷而来!

  “这是什么?”随着那一声咆哮以后,那个白大人开始疯狂的呼喊,声音之中竟然有一丝因为剧痛带来的颤抖。

  接着,我看见它的身躯无限的变大....在我眼中如同一座突然出现的山峰一般巨大,只是在一只手掌之上燃烧着艳红的火焰!

  “啊,啊,啊...”白大人疯狂了。

  在这一刻,如此巨大的动静,终于惊动了整个西市,瞬间,我感受到了至少七八个无比强大的气场朝着这边探查而来。

  “跑!”在巨大的混乱之中,终于是有一个任小机的人注意到了我。

  我已经没有余力了,这一声跑是我对自己喊的,也是在提醒怜生快跑。

  喊完以后,趁着这股混乱,还没有太多的人注意到我,我转身就朝着那边的巷口跑去,那就是之前怜生指给我的,那一处府邸群所在的巷子。

  注意到我的那个人,见我转身就跑,立刻就跟了上来。

  天空中传来了‘夸嚓’的一声巨响,在我眼前,一只燃烧着火焰的巨大手掌从天空中坠落,在地上炸开了无数的火花,然后消散。

  毕竟,白大人再厉害,也只是灵体!除非运用术法,否则对这些实质性存在的物体,不能造成任何的伤害。

  “今日,整个西市必须承受我的怒火...伤我之人绝对不要想逃掉。我发誓,他的灵魂将承受比世间的凌迟更可怕的下场!”我在跑动之中,听见了白大人咆哮的声音,如同一声声闷雷,在天空滚过。

  而西市,此刻还无人出来阻止那个白大人。

  我哪里还顾得上这些,咬着牙,只顾着在巷道中疯狂的奔跑,我的双眼不停的在寻找,想要找到一个暂时可以藏身的地方,至少能摆脱身后的那个人。

  可是这里只有一个个的府邸,而且大门紧闭,我哪里找得到什么藏身的地方?

  偏偏灵魂上的虚弱,还让我心中清楚的知道,我根本撑不了多久了。

  更糟糕的是,白大人接下来要干嘛?

  我脑子里面乱七八糟,却不为那一刻的冲动而后悔...要是怜生因为那一刻我的犹豫出了任何的意外,才是我此生最大的遗憾。

  男儿行走世间,但求无愧于心...这个无愧,有时候真的会难到用生命来维护!

  但愿怜生能够趁乱逃脱,最后我心中的念头化为了这么一个祈祷。

  剩下的,我只能说,但有一丝生机,我也绝对不会放弃。

  我以为事情轰烈到了这个地步,已经算是一个结束了,接下来那个白大人可能真的会放肆的在西市做点儿什么?

  但事情却远远的超出了我的意料,在这个时候,根本就毫无征兆的,整个城市都忽然震动了几下...就像地震忽然到来了一般。

  我在急速之下,有些站立不稳,好容易才扶着墙让自己的身体稳定了下来。

  怎么回事儿?我有些惊疑不定,却发现一直追着我的那个人却跌倒在了地上...我哪肯错过这样的机会,正巧前面又是一个转角,我赶紧一个侧身,窜进了那条巷子,再次疯狂的奔跑起来。

  这里的巷子纵横交错,只要没看见前方的身影,很容易就追丢了。

  是老天爷帮助我吗?我在心中暗自庆幸...却不想,之前那整个城市的震动只是一个小小的前兆。

  接着,我听见了几声真正震耳欲聋的巨大声响,就如同巨雷在离我不到十米的上空炸响一般,我忍不住在奔跑之中捂住了耳朵,才感觉好受了一些。

  人却不自觉的朝着那个方向看了一眼!

  入眼,是一片诡异的暗红色,却不是在这个城市的上空,而是在一个相对遥远的地方...那是,我在心中惊诧,一下子就辨认出了方向!

  那不是就在那个被怜生说为最可怕的地方,死亡之崖背后的小峡谷吗?那一片只有一条地下暗河,黑暗的小峡谷!

  发生了什么?我觉得这也太巧合了吧?

  可是,我只是一个念头闪过...那一片暗红色就开始急剧的收缩,然后凝固成了如同一颗星那么闪亮的一点...接着,就化作了流星,朝着西市这边疯狂的冲来。

  “那边,死亡谷...”

  “那边竟然有了动静,天呐,雪山一脉这下....”

  “是真的有什么了不得的东西苏醒了吗?”

  这个府邸区毗邻集市区,原本白大人那么大的怒火,也只是让人们抱着‘看戏’的心理,毕竟能来内市的谁没有几把刷子呢?

  却不想,死亡之崖背后的‘爆发’,终于让人们不淡定的‘炸开’了,各种议论带着震惊的情绪,似乎是根本不能控制,必须大声的说出猜测,才能心安一般,所有人都开始议论纷纷。

  我在奔跑之中,也时不时的听见了这些议论。

  也同时看见了那颗暗红色的流星划过了西市的上空,狠狠的撞向了白大人。

  “熬...”之前,面对我的火焰,白大人尚能发出愤怒的惨嚎,但面对这颗暗红色的流星,它只能发出一声无助的‘悲鸣’。

  然后那嚣张的,巨大的身影开始急速的缩小,仿佛那一击刚好是它能够承受的极限一般。

  “滚出西市,滚...”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从死亡之崖中传出,比起白大人如同闷雷一般的声音,这个声音就如同自上天而来...带着无尽的威严,无尽的沧桑,也带着无尽的悲哀一般。

  可是,白大人那边却没有任何的回应,想必是连回应的胆子也没有了吧?

  “呼,呼呼...”我靠在墙边剧烈的喘息着,刚才那一场混乱之中的疯狂奔逃,让我终于摆脱了任小机身边那个追赶我的人,终于暂时得到了安全。

  西市,莫名其妙的大乱了一下,又莫名其妙的安静了。

  我盯着不远处那个如同塔一样的建筑物,我只想要快点儿找到信中之人,对内市却是不敢有丝毫的好奇了。

  顶着虚弱的感觉,我平缓了自己的呼吸,继续前行...这个内市是真的掩藏着巨大的秘密,却也是世间近乎所有的人不敢好奇的秘密!


仐三说:
今天的两更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