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十四章 有趣的男人

第七十四章 有趣的男人

  在稍微放松下来以后,我就感觉虚弱如同海浪一般,一波接着一波就快要将我吞没。

  如果可以的话,我很想就地就躺下,沉沉的睡去,什么都不想管了。

  但在内市这种环境,这种想法显然是奢侈的,我也不可能这么做。

  别的我不知道,可能肯定的一点是,这也许是世界上唯一一个真正的人鬼混杂的地方。

  这种混杂是指,鬼物光明正大的存在,去到人可以去的任何地方,不用躲藏,更不用畏惧什么。

  如果这些都还不够糟糕,那么更糟糕的就是在这里的修者,都戴着冰冷的面具,你不知道谁是谁,也不可以信任任何一个不知道身份的人,要知道这里也是一个监牢,关押着很多所谓罪大恶极的存在。

  这里就像是一个被遗忘了的地狱。

  我吞了一口唾沫,滋润了一下干渴的嘴唇,然后从随身的包里再次掏出一颗‘补灵丸’塞进了嘴里。

  随着药丸的入腹,一股异样的兴奋感也在灵魂的深处爆开,伴随着的是一股刺痛。

  这种情况就是很严重了,在伤上加伤的灵魂之中,再挤压出一点儿力量。

  但是我有的选吗?苦笑了一声,我拍打了一下身上的尘土,让自己显得镇定又淡然之后,才继续前行。

  在一片府邸样的建筑物之中,那一个塔状的建筑物还是很明显的,不用特别的知道路,只要朝着它的方向走去就可以了。

  毕竟只是西市的一片小地区,只是不到十分钟,我就走到了那个建筑物前。

  近看才发现,这是一个完全用大块的不规则石头打造的一个建筑物,在那个时候是没有水泥的,这种不规则的石头之间似乎是用一种粘土这样粘合在一起的。

  石头本身是一种暗黑的色调。

  粘土却是一种暗红的色调,就像是干涸了的鲜血。

  两者组合起来有一种诡异的色彩感,这暗红的粘土就像是画在黑色背景上的一道道神秘纹路。

  我说不上来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之前远远的看着,我还真的以为是什么装饰的纹路,没想到这个建筑物本身就是如此的。

  那种奇怪的感觉又浮现在了心头,总觉得这个建筑物的存在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而奇怪在哪儿,在这个时候我终于想明白了,我所学的历史知识中,从来不知道秦朝有这种类型的建筑物,要知道古时,无论是建筑,花纹什么的都有其制式的。

  想着,我已经踏步走进了这座建筑物。

  一进入其中,我就被里面的光亮刺得有些迷了眼,因为在这里面密密麻麻的点着各种火烛类的照明。

  我还没来得及打量这里面到底有些什么,首先却感觉到这里面流动着一丝丝让人舒服的气息。

  对这种气息我是熟悉的,在山门的密室之中我感受的更加彻底,这是——灵气。

  想着,我心中震惊,也一下子睁开了眼睛,我实在想不到在这个充满了黑暗,压抑,阴沉的内市,竟然还有一个地方,流动着灵气。

  不要说这样的地方,在世间这样有灵气的地方都少有了...何况,这里密布着的是那种挥之不散的阴气。

  在这时,我的眼睛已经适应了这里的光亮,才发现这个地方,怜生口中的休闲馆,真是大不简单。

  他猜对了一点,这里面真的有茶肆,但明码标价,这里的一杯最普通的茶,也要2000元钱,或者是等价的黄金。

  只有在这一片地区住着的人才可以以内部的价格,在这里喝茶。

  内部价格是多少?我自然不会知道。

  当然,这里也不完全是什么茶肆,更像普通世间一个可以看书的咖啡馆这样的存在。

  只不过,这里的书籍都是那种古装的线装书,上面是些什么内容,我也不知道...因为这里的每一样东西都要钱,而且非常的贵。

  我的进入,并没有在这个古怪的建筑内引起多大的波澜。

  在这里,人们似乎都有自己的小团体,分坐在不同的位置...交谈的声音很低,大多数人都在分看着一本本的线装书,眼中透着明显的兴奋。

  我怀疑,之前外面发生那么大的动静,这些人可能都不太知情。

  我在大门稍微停伫了一小会儿,接着也没有加入任何人的团体,反而是找了一张空闲的桌子坐下了。

  我想要打听消息,但又不能做的太明显,经过刚才那么一闹,我怕内市的‘有心人’就多了,而现在无论我的身份,还是我做的事情都不能见光。

  我坐下以后,很快就有一个身穿着背心短裤的男子来招呼我。

  他站在我的面前,头发有些灰白,偏偏样子又无比的年轻,就像一个二十出头的男孩子。

  可再仔细一看,他的双眼很沧桑,那种沧桑的感觉绝对不是一个四十岁以下没有经历的男人,能够拥有的眼神。

  而且,这个人很奇特,五官绝对说不上让人觉得好看的帅气,可融合在一起,加上他的气质,和沧桑却又深邃的双眼,又让人觉得这个男人看着很舒服。

  “喝什么?”他懒洋洋的靠在我的桌子边儿上,扔下了一张单子给我。

  我看着他这番神态,心中有些亲切,这种懒洋洋的样子,很像正川哥。

  我接过了单子,一眼扫下来,却是有些发愣,因为上面清一色的只有一种茶,就是那种最简朴的苦丁茶,可是标价却是不同。

  最便宜的自然是入门就张贴说明的最低消费‘2000’,最贵的竟然莫名其妙的写了两个字——天价!

  “这茶有什么不同吗?”我问了一句,也丝毫没有掩饰自己不懂。

  却不想那个男子却是有些不耐烦的对我说到:“你不懂这里的规矩,来这里喝茶干嘛?钱多了烧的。”

  他说话有一种非常‘刺’人儿的直接,但独特,让人讨厌不起来。

  我原本心中是有一定的想法,想着怎么去打听消息的,但他这么一问,我再看着他的眼睛,竟然忍不住脱口而出:“我来这里找人。”

  “哦?”他扬起了眉毛,样子之中终于有了一点儿认真。

  我说完就后悔了,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对着这个男人脱口而出我的目的,但话已经说出来了,那我再掩饰却是欲盖弥彰了。

  我在想着下一步要怎么办?

  那男人却是拉开了我身边的椅子,稍显轻浮的对着这个大厅的里间吹了一声儿口哨,然后说到:“拿两杯5000的茶水来,我能和他聊个5000的。”

  说话间,他很随意的抓了抓自己的头皮,又拉扯了一下自己的背心,然后才从短裤的兜里掏出了一包红塔山,自己弹出了一根儿叼在嘴里,又扔了一根儿给我,说到:“便宜你了,这里的香烟比黄金便宜那么一点儿。”

  我要抽烟的话,就必须要脱掉面具。

  可不知道为何,面对这个男人,我就是没有多想隐瞒什么,我很直接的脱掉了面具,然后拿过桌上的烟火,点燃了,说了一句:“什么是聊个5000的?”

  他却不急着回答我,而是打量了我几眼,才说到:“长的不让人讨厌。”

  “我长的很帅。”我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和这个人说话很有趣。

  听着我这么说自己,他忽然笑了,但也不夸张,说到:“你小子还算有趣。为什么智商就不行,这里的茶都是一样的,价钱不同,就是说在这个地方能停留的时间不同。懂了吗?你值得在这里面停个5000块的时间,附带就是有我陪聊。”

  “5000块能呆大半天吧?”原来是这样,我随口问了一句,看似废话,但我已经决定,和这个让人讨厌不起来的男人先拉进关系,然后从他身上打听我要找的人吧。

  “不,一个小时。”那个男人吐了一个漂亮的烟圈儿,随着烟圈儿的扩大,他鼻子里冒出来的直直的烟雾,又从烟圈儿里的穿了过去。

  我心中佩服啊,这不就是我久练不会的‘穿心箭’吗?

  那男人却用眼睛斜着我说到:“羡慕吗?但是我不会教你的!另外,别不服气,我是这里的老板,这个价钱是我定的。”

  说话间,他很认真的用身子靠近我,说到:“没发现吗?这里就是一个地狱!但不同的是,在这里有个地方可以喘息,可以是地狱中的天堂,那就是我这里!其它的灵台被鬼物占着呢,你有本事也去抢一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