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十六章 安排或命运?

第七十六章 安排或命运?

  之前,兽老就有说过,我是他所托之人当中最没有希望的一个。
  
  究其原因,大概是因为千魂花对人的灵魂有影响,而我偏偏是一个灵魂受创,而且受创不轻的人。
  
  如今,听见赵一诺这么说,我已经没有任何的感觉了。
  
  而是叼着烟,眯着眼睛问了赵一诺一句:“你相信命运吗?”
  
  意思也就是命运该我如此,这就跟合适与否关系不大了。
  
  没想到赵一诺听闻我这一句话以后,忽然就深深的看着我,那深邃而沧桑的目光一旦认真起来,有一种要把人都看穿的奇异力量。
  
  莫非?我心中一动,赵一诺真的在我身上看到了某种可能性?
  
  却不想,下一刻,一只手重重的拍到了我的脑袋上,我还没有反应过来,脑袋又被拍了一下。
  
  我愤怒了,对着赵一诺吼到:“你干嘛?”
  
  “不要在老子面前装逼!说什么命不命的...我赵一诺活着,这一辈子最不相信的就是命运。”他懒洋洋的靠在了床边,继续喝了一口他壶中的酒。
  
  然后伸手在床上摸啊摸的,摸出了一张泛黄的纸张扔到了我的面前。
  
  “千魂花,怜悯之花...能一定程度上压住怨魂的怨气,其上就蕴含了一丝强烈的天地意志。灵魂的核心是什么,是意志。兽老唯一的徒弟比你受创严重。”说话间,赵一诺又喝了一口壶中的酒。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似乎话里有些前后不连贯的意思,前面分明在讲千魂花,后边儿却是在说兽老唯一的徒弟。
  
  这其中如果仔细一想,也能弄懂,兽老唯一的徒弟受伤很严重,似乎是需要千魂花来治疗?
  
  我不好评论兽老的事情,只能打开了赵一诺扔给我的那张泛黄的纸张。
  
  赫然是一张地图,仔细一看,却是能够辨认这是内市的地图...一张非常详细完整的地图,不但包括了内市的四个区,也包括了区外那个怜生所恐惧的小峡谷。
  
  我仔细的看着地图。
  
  赵一诺掐灭了手中的烟,又点上了一支,他的烟瘾似乎很大。
  
  也不管我看地图,只是自顾自的说到:“兽老的徒弟躺了五年了,一直在沉睡。灵魂的核心意志是生生世世轮回都最难以改变的东西,就如同世间的血脉传承,总有其难以磨灭的特点。才具有传承性,轮回行!只不过血脉传承的是肉身上一些东西,真正的一个人的行为举止,说话做事的核心还是灵魂。”
  
  我看了一眼赵一诺,他的话我不知道要如何评论。
  
  那不是我能接触到的层次,或许说不是我关心的事情...即便,我身上的情况更加糟糕,按照他的说法,就是一个核心,两段记忆?那我又是谁?
  
  人生如果要简单一些,那么久只需要明白自己应该做什么?那就去做好了。
  
  所以,我继续低头看着地图,千魂花的印记在地图上标示的很明显,一朵白色的小花,但位置却是在死亡之崖上,那个瀑布的上方。
  
  而要去到那个地方,必须要通过内市的一个区域。
  
  那就是北区。
  
  我皱着眉头看着那一片区域,地图上面只写着莫名其妙的一个字——乱。
  
  我想起了怜生似乎也说过同样的话,大概意思是也就是去到北区会很惨,因为那里也是非常的乱。
  
  而除了北区以外,其它三区的标注也只是一个字,我不解具体是什么意思,但就字面意思上来说,也比一个乱字的北区好很多。
  
  就比如西市,标注的是一个字——人!
  
  南市,标注的是一个字——贵!
  
  至于东市标注的那个字,最是莫名其妙,但也比乱字好,上面是一个——修字。
  
  我抿了一下嘴角,无法想象北区的乱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景象,而赵一诺却似乎陷入了某一种沉思,他自顾自的喝酒,抽烟,从侧影看来有一种让人沉痛的寂寞感,他接着之前的话,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又是在对我解说。
  
  “灵魂的核心意志快要破碎了,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只是比魂飞魄散好一些。兽老儿的徒弟就是受到的这个创伤。”
  
  “啊?”此刻,对于赵一诺的话,我终于有了一丝反应,我没有想到兽老要我找千魂花的背后,竟然还有这般隐秘?
  
  “啊什么?你也不想想这个可怜小子的师父是什么人?如今医者三老之一的兽老...兽老最擅长的是什么?看似是以‘兽’为医,新鲜的很。实际上是残缺的‘补天术’!很狂妄的名字吧?”赵一诺看着我,有些得意的说到。
  
  这名字,的确很狂妄,怪不得我灵魂受创,他也没有觉得是一个多严重的伤势。
  
  至少他表现出来的并没有让我觉得是多为难,多不可治疗的。
  
  “你小子可别想歪了,不是那女蜗补天!而是擅长从各个方面去弥补,唔...怎么说呢,比如你肾不行了,完全不行了,他可以找一个替代的给你补上去...”赵一诺在试图解释,看起来他也不是很懂医字脉的那些事儿。
  
  我一撇嘴,怒到:“你肾才不行了。”
  
  “哎呀,不要计较细节。这只是一个普通的例子,现代医学也能做到...但不见得能做到兽老这个程度。具体什么程度,我也懒得说了,反正是神乎其技...但仅仅如此,能称的上补天术吗?灵魂从来都是老天爷的领域,而兽老儿还能补魂,你能想象吗?他要用的就是千魂花里那一丝最纯粹的天地意志,来弥补他徒弟的重创...而千魂花本性‘怜悯’,在这种本性本意之下,融合的问题也会好解决的多。”
  
  说到这里,赵一诺一笑,看着我说到:“当然,我不懂什么融合,这都是兽老儿告诉我的。”
  
  这个时候,我已经看完了地图,折叠了起来。
  
  却在心中印象最深的,既不是北区的乱,也不是东市的‘修’,而是那一片小峡谷上标注的一个字——禁。
  
  虽然这个地图在标识上如此的简单,可是里面的每一条阡陌巷道却是无不仔细。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支撑到了现在,似乎已经是我的极限了,我强撑着问了赵一诺一句。
  
  “没有,我纯粹就是无聊,对着你八卦了一下。你不知道我是万事通吗?”赵一诺给我胡扯了一句,却又莫名其妙幽幽的说到:“这世间从不乏痴男怨女,可痴的并不一定就是爱情,怨的也并不一定就是爱侣。兽老儿也是一个痴人,即便是弟子亦徒亦子,该放手时也必然是要放的啊。若然是我,定让他就这样永远沉睡了,快要破碎的灵魂核心,不也没有破碎吗?入轮回几世,说不定就好了。”
  
  说话间,赵一诺‘咕咚’一声又喝了一口酒,然后看着我说到:“你不明白吗?舍不得的是那兽老儿。他是因痴成执...谁说修者能勘破?修者最是寂寞,在寂寞之中的感情深了,就更不能放下了。”
  
  “所以,所以命运是个什么狗屁玩意儿?按照天道公平,给兽老儿徒弟安排的命运就应该是最理智的让他入轮回...可兽老儿的痴却偏偏要跳出来挡事儿,你说这算什么狗屁?”
  
  “命运是因果,不是安排。”我的意识已经模糊了,强撑着说出这句话,整个人已经有些摇摇欲坠了。
  
  “呵呵...不是安排?那我在这里,又算什么?我自己的因果,还是我自己的安排?”赵一诺似乎有所触动的问我。
  
  我看了赵一诺一眼,嘴唇动了动,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咚’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我支撑到了极限!
  
  我支撑到了极限!
  
  在一片模糊之中,我感觉到赵一诺推我的动作,接着他似乎低叹了一声:“便宜你小子了。”
  
  我就感觉身体一轻,似乎被赵一诺抗在了肩膀上,他在上阶梯。
  
  ‘吱呀’一声推门的动作传来,我感觉到了,又走入了一个房间。
  
  在这个时候,我的意识已经快彻底迷糊了...却忽然一片充沛的灵气扑面而来,几乎是炸开了我的每一个毛孔!
  
  这灵气,比我师门重地的灵气还要厉害!
  
  “唔!”我低呼了一声,灵魂传来了巨大的刺痛感,那些充沛的灵气一下子进入了我的身体,差点儿挤爆了我的灵魂。
  
  ‘咔嚓嚓’,我的灵魂开始急速的破碎!



仐三说:
今天的第一更。实在撑不住了,我要去睡觉。 明天三更,补今天的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