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十七章 加固的灵魂

第七十七章 加固的灵魂

  灵气的出现补充着灵魂力。

  这力量让我清醒!所以,我才会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儿,才会低呼一声。

  但对于别的修者如同大补的灵气,对于我来说却是‘毒药’。

  灵魂破碎的速度,如果发在现实的世界,可能肉眼都可以看见。

  我胀红的脸,沉痛的呼声并没有引起赵一诺的注意,还以为是我初到这充满了灵气的房间,并不太适应。

  我知道这不能怪赵一诺,只好趁着此刻的清醒,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气力,在赵一诺耳边憋出了一句话:“快出去,我会被这灵气害死的。”

  赵一诺这才一下子反应了过来,注意到了我其实是的痛苦,诧异的‘咦’了一声。

  然后神情怪异的把我放在地上,不等我说什么,手就放在了我的灵台之上。

  下一刻,我就感觉到一股力量一下子强迫的挤入了我的灵魂,只是瞬间我的灵魂情况就被他探查了一遍。

  这种事情算什么?如果不是医者,这非但称不上礼貌,简直是犯了修者之间的禁忌...就算赵一诺有探查灵魂的秘法。

  面对我的愤怒,赵一诺的神情却是非常的精彩。

  看着我,似乎不敢相信,似乎有些惊奇,似乎是高兴,又似乎是悲伤...原本,他对我的出现,我能够感觉到只是存在着某种有趣的想法,顶多是有一些欣赏。

  所以,看我的眼神一直是一种无悲无喜的平静,毕竟只是陌生人。

  但此刻,他却莫名的多了一丝柔和,像我是他认识的人,并且是一个互相之间应该有着感情的认识之人,面对我对他探查我灵魂一事的愤怒,他轻描淡写的说到:“不用崇拜我,兽老儿也会这一手,但是是我当初教他的。”

  但关键是这个吗?

  我在痛苦中,想要出声...却看见他对着我‘嘘’了一声,下一刻却是一股绝大的力量一下子侵入了我的灵魂,然后快速的朝着我灵魂的周围蔓延而去,呈包围之势的包裹住了我的灵魂。

  我不清楚赵一诺要做什么,但在此刻已经震惊于他强大的灵魂力。

  一直以来,我引以为傲的灵魂力,竟然比不过他强灌于我灵魂之中的灵魂力,我看他的样子,并没有半分吃力。而且,似乎灵魂力对于他来说,已经是一件随心意的事情。

  要知道,侵入别人身体的力量,最是难以控制。

  他却在整个过程之中,并没有触碰我的灵魂,让我的伤势加剧...也这是我并没有太强烈反抗的原因。

  只是,在他灵魂里才包裹住我的灵魂不到一秒,忽然一种挤压的痛苦就在我的灵魂之中传来。

  “啊!”在这种剧痛之下,我忍不住嘶吼了一声。

  但很快我就发现,在这股包裹力量的强力挤压之下,我的灵魂如同开始破碎的玻璃,在周围被木架子固定包裹了起来,在一股反作用力的情况下,停止了龟裂。

  而因为这股力量的强大,在这个时候吸入的灵气,我的灵魂也能承受了。

  相当于是赵一诺用了一股力量在支撑我。

  “谢谢。”我终于感觉到了赵一诺的好意,开口道谢,只不过这种方法...我想起来,忍不住苦笑,真的有点儿‘惊心动魄’。

  “不用谢我,治标不治本。如果你这一生没有什么追求了的话。倒是可以隔三差五的来找我这样救你。但你也应该清楚,破碎的依旧是破碎的,就好像把一块儿能承受别人一拳的玻璃加固了一下,变成了能够承受别人两拳的玻璃。”赵一诺苦笑了一声。

  就好像我所受的这个伤,他也非常在意。

  我想起了刚才他的那一丝眼神,又疑惑于他现在的表现....但这只是飘渺虚无的感觉,我不能拿这个作为某种事实,来询问赵一诺什么?

  他也无意说起这个,而是话锋一转说到:“能够承受外力,但不见得能够承受来自于你自己的‘压迫’。你懂的,从内部开始破碎的东西,就不是我的力量能够阻止的。而且能承受的外力也是有限。我想你也不是一个一生没什么追求的人,努力让自己变强吧。”

  “变强这种事情,并不见得一定就是我要选择的。”感觉好了很多,我整个人也终于放松了下来,无奈的说了一句。

  是的,变强这种事情是我自己要选择的吗?一生的经历,其实早就在我出生不久以后,就被一双无形般的大手在操控着了吧?

  “但有的人,注定就要背负更多。”赵一诺随口说了一句,似乎是在感慨,然后又对我说到:“你在这里休息吧。恢复的差不多了,如果你觉得你能取到千魂花的情况下,就下来找我。如果你觉得不能,那就走吧。至少在西市,我保你无事。”

  “我会来找你的。”我接口说了一句。

  赵一诺原本在此刻是要走向楼梯的,听闻我的话,脚步忽然停了一下,转头看着我,意味深长的说到:“看吧,如此以来,你真的就不用抱怨什么命运了。扪心自问,在命运的岔路口,你是怎么选择的?”

  我闻言,整个人一下子愣住了。

  他却看着我似笑非笑的说到:“命运是安排,也是你自己的选择。我也是,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选择...到如今,我才悟透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命定之所以是命定,在于我无论怎么变,内心灵魂仍是我。只要是我,就会作出同样的选择,然后形成了我的命,一切发生的事情不过是催化剂。老天爷只负责安排这些催化剂罢了...而你,始终怎么变,不也还是你吗?若是那么容易改变,这茫茫红尘,世人挣扎受苦就是一个笑话了。”

  我怎么变,始终还是我?我被这句话所震撼了,这是在提醒我什么吗?

  我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胸口,赵一诺知道什么?知道在胸腔里跳动的,始终还是聂焰的心吗?

  但赵一诺已经不说什么了,伴随着‘叮叮咚咚’的脚步声,他下楼了。

  我发了一阵儿呆,发现这种深层次的内心问题,如果不是沉淀的够深厚,谁又能真正的看得通透?

  放下这种飘渺虚无的问题,我懒得再想了,但空旷的一间类似石室的地方,一个呆着,始终是无聊的,我开始打量着这里。

  注意到这里原来就是这个奇怪建筑物的上层,相比于底层的宽大,可以用来弄茶肆,这里显得狭窄了许多。

  比起赵一诺之前带我去的,那间凌乱的卧室也大不了多少。

  奇异的是在这间石室却并不是完全封闭的,在呈圆形的天花板那里,是透明的。

  之前,我以为那里就是一个空洞,仔细观察以后,我又以为那里是镶嵌了一块儿玻璃...但再仔细看时,却震撼的发现,那是什么玻璃,分明就是一块儿打磨的很薄又光亮的水晶。

  我吞了一口唾沫,在秦时有这种技术?

  但我也不能盲目的否定什么?那位始皇帝至今为止,只是展露出冰山一角的墓地,不是就给后人留下了很多谜题吗?包括科技技术层面上的。

  只不过,水晶的原矿都不算大,打磨这么大一块的水晶玻璃的水晶原石,要有多大?这才是让人难以想象的。

  透过这块透明的水晶,我可以看见外边儿漆黑的天空,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不寻常的发现。

  难道这样的布置只是为了有趣?

  在无聊的打发时间之中,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半个小时....在这间灵气充沛到不可想象的屋子里,我一直在试图挑战如今自己的‘极限’,就是在赵一诺力量的支撑下,我能够容纳多少的灵魂力。

  结果,让我很满意...我竟然能够在这里恢复全部的灵魂力,而没有任何的后果。

  其实相比于当初,我一次又一次‘折腾’下来,自己也不是全无改变...至少,我的灵魂力比起我命运发生改变的时候,已经强大了至少三分之一。

  战斗才是实力最好的提升,这句话适用于任何的身上。

  因为灵气的充沛,这半个小时已经让我完全的恢复了...从之前的虚弱,再次变得精力充沛。

  当然,身体还是疲惫的,灵气对于阳身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

  再在这间屋子呆下去,这里满屋的灵气又该成为我的毒药了...我苦笑了一声,朝着楼下走去,如果是一般的修者,能够在这间屋子里修行,那提升的速度简直是不可以想象的。

  而我的情况却是,这里只能成为我的‘补给站’,其余的根本不用想。

  这就是我如今最大的局限,想着我的手情不自禁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背包,里面有一个金属的小罐子,被正川哥在这两天空闲的时候精心的刻画上了阵法。

  里面留存的自然是那大妖之血。

  我一直随身的带着,包括进到了内市,触及到它的时候,我才感受到自己的一丝热血。

  此刻,我已经走下了楼,却是发现赵一诺站在那间卧室的外面,看我下楼,神色很平静,望着我说到:“我估计时间也是差不多了...但,我想你应该知道,在这个内市,除了西市,任何地方以人身活动,都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可你要摘取千魂花,所以,你去到任何地方,都必须以人身活动。”


仐三说:
今天三更,但我要去睡会儿。最近在整理道士...不过,大家多多讨论一下山海怎么才能写得更好,我会很高兴的,虽然最近几天我非常疲惫。明天早上就会有剩下的两更的,如果我有一个能够只可以专心写山海的环境就好了,其实我也只是想想,我忙的很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