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十八章 北市的浓雾

第七十八章 北市的浓雾

  我推动了一下眼前明显是重新加固后的木盖子,稍微用力便推开了它。

  入鼻却是一股极大的臭味,干草落在我的身上,几声悠闲的马蹄声,我的眼前出现了一张‘好奇’的,‘巨大’的马脸。

  周围无人,就如赵一诺所说,这条地道的尽头处是无比安全的。

  相比于其它的地方,这里就只有三两个火把在燃烧着,显得更加的黑暗。

  这是西市的一处马厩,每一匹马在这里的租金都价值不菲,也是这个内市唯一的‘交通工具’,但是把它们弄下来,养在如此黑暗的环境中,就是一件极度不易的事情。

  听说这里的马是‘轮岗’的,大概在这里工作个半个月左右,又会调换。

  我有些哭笑不得的推开了眼前好奇的马脸,估计它怎么也不会想到,有个人会在它屁股后头的空地冒出来。

  被我推开,这匹好脾气的马不满的打了两个响鼻,无数的唾沫鼻涕喷到我的面具上。

  我却顾不得和它计较,一个翻身,从地道之中爬了起来...然后再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身手利落的翻出马厩,离开了这里。

  这一处马厩的位置,在西市比较边缘的位置。

  拐过两条巷弄,便可以到那一般情况下少人也少鬼的大道上,那里是真正的公共区域,任何势力不得占领,而四市之间其实相互的流动和交流是非常少的,特别是北市和东市。

  那里的存在几乎不会来到西市的。

  我一边想着,一边朝着马厩的出口快速的跑去,按照赵一诺的说法,这里是他的地盘儿,他的人,不必担心有任何危险,和被出卖的可能。

  果然,在出口处守着几个人,看着莫名的从马厩之中冒出来,就如同没看见一般。

  只有一个年级较大的看守人叫住了我,沉默无言的交给了我一匹看起来比较强壮的黄鬃马。

  我无言的接过,翻身上马...扔掉了已经被刚才那匹马‘毁掉’的面具,拉起了斗篷的帽子,直接扬鞭,松开了手中的缰绳,马儿便如同离弦之箭一般的朝着北市冲去。

  风扬起了我的斗篷,依旧是刺入灵魂的阴冷。

  安静的街道,燃烧的火把,街道两旁寂寂无声的建筑,唯独我一人急促的马蹄声,让我有一种苍凉而寂寞的感觉,也不知这一去是否能够顺利的归来。

  我尽量不去想这些比较负面的事情。

  在这种充满了阴气的地方,任何的负面情绪一不小心就会被无限的放大,让人沉沦其中不得自拔。

  我只能拼命的去想那一张地图,我临行钱赵一诺铺在地上,让我熟记的地图...上面在北市标识着一条条的红线。

  “就算你忘掉自己是谁,也不能忘记这些红线所标记的路线。是相对最快也是最安全能冲出北市的路线。这是我能给你提供的最大帮助,我因为私人的原因,基本上不会离开这里,至多也只能在西市活动。”

  这是赵一诺给我说的话,他似乎对不能陪伴我一起去摘取千魂花感觉到十分的抱歉。

  可我觉得这没有什么,原本摘取千魂花就是我的责任,而不是他的。

  在临行之前,我问他:“在我之前,也有人去摘取千魂花,他们都死了吗?”

  “在你之前,总共有三个人,事到临头跑了两个。剩下一个,在北市的第一条街,就被厉鬼强占了身体,自己的魂魄流落在了北市。我的人去抢回了他的身体,在北市解救了他的魂魄。然后拖人带出去,给了他一个入土为安和超度。”赵一诺说的很平静,说到这里,也稍微停顿了一下,继续说到:“所以,你不用担心结果会很糟糕,至少我会尽我所能的给你一个最后的安心。”

  “那这个路线图,你给他了吗?”这是我最后的问题。

  “给了,按说他至少也能冲到城的边缘的,但他运气不好,在那里遇见了一个心情不好的鬼王。而阳身是那里的鬼物都垂涎的东西,你知道的。”赵一诺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告诉了我所有。

  我点头,转身离去。

  一句运气不好,即是无奈,又是残酷,偏偏还是现实...但我不能完全的看开,在下到地道的时候,又忍不住问了一句:“相比于我,他的实力怎么样?”

  “小有名气的一个老修者,寿数将近,和兽老达成了条件,才有此番冒险。你和他比起来,受创的状态,可以说是没有实力。”

  “呵。”想到这里,我忍不住笑了一声。刮过脸上的风似乎更冷了一些。

  没有实力的我,却必须要去摘取千魂花,这就是我的命运,说白了,就如赵一诺所说,命运即我的选择。

  我已经无法去算清,这样的选择最终的结果是否划算?就如我知道,叶正凌的悲哀在于,如果不用命去搏,恐怕一丝机会都没有....就如同千千万万个普通人,想要往更上层的地方走去,双手空空的情况下,也只能用命去搏。

  尽管我们的目的并不一样,我更多的是选择了我该背负的责任。

  胡思乱想之中,我已经策马来到了北市。

  还未入市,漆黑的城市上空,就看见飘扬着一张乌黑的旗帜,上面写着一个大大的北字,在北的下方,画着一个X的标记,很简单的示意危险。提醒有可能走错的人,不要轻易的靠近这片区域。

  整个北市都笼罩着浓浓的雾气。而这些雾气似乎不会流动,只是这么如同一匹厚纱一般的笼罩着北市。

  马儿到了这些雾气的边缘,便不肯再前行了...我也不可能策马前行,骑着这么一匹血气旺盛的马在北市穿行,那几乎是找死的行为。

  看着眼前的北市,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翻身下马。

  拍了拍马脖子,这匹马长嘶了一声,便朝着来时的路跑了去...看着马儿的背影,我心里不可避免的竟然生出了一丝孤独的感觉,我又是一个人了。

  看来,这里的阴气比起西市重的多,还未入市,就受到了如此重的负面情绪影响。

  咬咬牙,我还是强行回过了头,拉了拉斗篷的帽子,强行让自己不要多想,认清楚了北市的第三个巷口,然后义无反顾的朝着其中走了进去。

  “进去北市,你千万不要招惹任何一个鬼物。但如果招惹了,一定要用雷霆的手段立刻灭杀。”

  我心中想着赵一诺的话,一只脚已经踏入了雾气之中。

  每个人都在和我说北市危险,但从未有人告诉过我北市到底是如何的危险。

  “如果你眼前的景象已经不能维持‘本真’了,那就立刻调头离去,不要犹豫。”

  此时,我终于穿行进入了雾气之中,赵一诺对我的最后一个提醒,也浮现在了我的心头。

  所谓本真,就是指按照人类的视角,所看见的现实世界...如果失去了‘本真’,用道家的说法来说,那就是被迷惑了,或者意志已经被入侵了,速速的退去自然就是最后的选择。

  眼前的雾气很浓,但回望身后,竟然看不见任何的退路,甚至来时的路都已经看不见了。

  我原本也没有打算要回头,一咬牙穿行其中,没想到只是两三步的距离,眼前忽然就‘哗’的一声刮起了风,一下子吹开了眼前的雾气,只剩下一丝丝淡淡的薄雾在流动。

  北市的巷道终于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这...我吞了一口唾沫,立刻就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了!

  鬼物,密密麻麻的全是鬼物,在这一片低矮拥挤房子连成的巷道之中,几乎每隔一两步,就是一只鬼物。

  我的头皮发炸,尽管有了心理准备,但一见如此多的鬼物,我的心还是忍不住剧烈的跳动了起来...它们除了脸色苍白了一些,和生前的样子别无二致,穿着的是典型秦朝时候的衣服,但从款式和质地上来说,它们应该是贫民一般的存在。

  这些鬼物的脸上都流露着一种迷茫和悲哀。

  更多的是一种说不出的绝望。

  它们在巷子之中穿行,时不时的彼此之间就会发生一场争斗,所争的却是那些低矮的房子。

  人都死了,争房子还有什么用?

  我不了解北市,原本赵一诺也准备详细的跟我说说,整个内市之中,最了解的北市的恐怕就是他了。

  但到最后,他还是不曾说起,只是给了一声叹息,对我说到:“与其了解这些,不如记下我给你所画的路线。知道的太多,心生畏惧,反而不是一件好事。”

  我努力的平息着自己的心跳,在这里不能让血气运行的太旺盛,所以能够走动的话,就不要选择跑动。

  在这里,所有一切的情绪也不能太激动,能够平静淡然的话,就不要激动。

  因为无论是血气流动的旺盛也好,情绪激动也好...都会让心跳加快,身体发热,这样一来,‘人味儿’就重了!

  一旦被发现,看着这眼前密密麻麻的鬼物,我就理解了赵一诺的话。

  后果是可怕的!


仐三说:
昨天欠下的第二更,等一下还有一更,补昨天的第三更。然后给大家说一下四月尾巴的安排,咱们互相理解,多多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