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十九章 游魂之悲歌

第七十九章 游魂之悲歌

  可是,无论是怎么可怕的,我都已经来到了北市,万万没有了退缩的理由。

  站在这里也已经快1分钟,已经有不远处的鬼物注意到了我这个‘不速之客’,流露着些许的怀疑,朝着我这边‘走’来。

  常言都说鬼物走路是飘的,如今在这么多鬼物的包围之下,我总算是看清楚了。

  它们也如正常人一般走路,但因为没有身体,所以脚步根本不能落到‘实处’,就算无限的贴近地面,但也和地面接触不了,这才有了鬼物走路是飘的一说。

  因为它们本身的存在,严格的说来只是影响我们大脑的一种存在。

  道家的任何术法,不迷信的说,也是利用现代的科学暂时不能解释的手段,来打断这种影响,就是所谓的‘驱鬼’。

  而灭鬼一事,一般不到万不得已,修者也不会轻易出手,要知道把‘人’打到魂飞魄散是最过残忍的事情。

  我脑子之中就在乱七八糟的想着这些。

  我不得不想,只因为在这样的地方前行,需要的可不是一般的勇气,我硬着头皮,走入了鬼群之中,面对无数的鬼魂或是擦肩,或是好奇的到很近的距离盯着我,我只能低着头,看着它们的‘脚’,想这些乱七八糟的,然后慢慢的前行。

  我不能快,不能激动,甚至不能怕。

  更不能出手对付任何一个鬼物,若非万不得已的时候。

  这种感觉没有经历过的我,根本就无法体会...就如同一个最怕老鼠的人,非得要去一个遍地是老鼠的地方行走,任由老鼠爬过自己的脚面,身体,甚至从任何地方冒出来,和自己对视,还必须要慢慢的走,淡定的走。

  也在这种时候,我终于体会到了兽老所给药物的强悍之处。

  面对我这样一个‘与众不同’闯进来的家伙,这些鬼物纵然疑惑,但也没有任何一只鬼物贸然对我出手,或者群起而攻之。

  再恐怖的地方,行走的久了,人也会麻木。

  即便我的脚步不快,但是十几分钟以后,我也穿过了这一条巷弄,转角走入了另外一条巷子。

  这北市似乎是贫民区的样子,基本上所有的建筑物都是压抑低矮而拥挤的,新走入的巷子也是如此,连成一片的低矮建筑,大多是大门紧闭的样子,三五成群的鬼物就守在那些大门前,时不时的穿进穿出,如果遇见房屋是有主人的,少不得就是一场争夺,周而复始的争夺。

  我慢慢的走着,也看出了一些端倪。

  好像在这北市的鬼物都非常在乎有一个‘安身立命’的房屋,无数的混乱打斗争夺都是由这房屋引起的,但这背后的原因我却是不清楚。

  它们似乎很忙碌,全部的注意力也在那些房屋上,根本就来不及顾得上我。

  可也有三五个‘闲’的无聊的鬼物,一路跟随着我,其中一个几欲‘拉起’我的帽子,想要看清楚我帽子下的脸。

  但毕竟是人鬼有别,它如何能够拉起我的帽子,除非是那种厉害的鬼物,才能随手就对实体世界产生一定的影响。

  普通的鬼物除非全神贯注,甚至耗费自身,才能对实体世界产生微末的影响。

  拉帽子这种事情,本身没有什么,但它一旦企图有这样的做法,我就会冰冷而无情的集中精神,狠狠的‘瞪’它一眼,打消它这种不礼貌的行为。

  实际上,我根本不能让这些鬼物触碰到我身体的任何地方,它们虚无的身体一旦触碰实体,所产生的效果就是彼此‘穿透’。

  就像是我触碰不到它们,它们也触碰不到我产生的效果。

  一旦如此,我的身份就会露馅。所以,我走在这个地方,不但要维持自己本身情况的一个平稳,时不时的还要展现自己的力量,让这些意图不明的鬼物知道我是一块儿‘难啃’的骨头,不敢轻易的挑衅,甚至过界。

  这种前行的办法,如履薄冰!

  但看着这些游荡在这里不停争斗的鬼物,我的心中也泛起了一丝悲凉。

  任何的存在都不可能是永恒,这就是天道...就如同灵魂一定要走入轮回,因为各种原因没有走入轮回的灵魂,最后的结局一定都不会太好,除非有自己的机缘。

  因为怨恨,不能解的心结留下的厉鬼怨魂就暂且不提。

  最是可怜的,是那些因为各种原因,没有来得及入了轮回的灵体,一般都称为孤魂野鬼。

  世俗的道家和佛家在一定的时候,都会选择为其做法事,超度或者布施于它们...究竟原因,就是因为存在不是永恒的道理。

  鬼物的存在就是灵魂,而灵魂的核心是意志,接着还包括了一些复杂的东西,比如被意志主宰的思考能力,储存的记忆,包含的记忆等等等...一个年老了之后,都会忘记很早以前小时候的很多事情。

  那又何况飘荡的孤魂野鬼?日子久了,它们的记忆会消散,思考能力记忆能力等等也会随着意志的薄弱而变得淡薄...毕竟,这是阳世间,并不是一个适合鬼物呆着的地方,不管阴气如何充沛的地方,终究还是阳世!

  此消彼长之下,这些孤魂野鬼最终会变成类似于人类‘智障’一般的存在,只剩下一些本能,无知的飘荡着。

  到最后的最后,终究会魂飞魄散在这阳世间。

  所以,才当得起最是可怜,因为很多孤魂野鬼,何其无辜?

  我心中的那一丝悲凉也是如此,从大秦到如今,经历了多少个年头?这些鬼物看其样子,很多已经失去了清明,剩下的就是本能的争斗,甚至更残酷的吞噬,吞噬对方的灵魂力来供养自己。

  如果不是这里特殊的环境,恐怕这里的鬼物离接近消散也不远了吧?

  当然,万事也有例外,纯粹的鬼物之中也有厉害无比的存在,它们就算不能跳脱于天道规则之外,但因其力量的强大,倒是比这些孤魂野鬼活得自在的多。

  就比如那个白大人。

  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想起了它...沉默了一下,还是选择继续前行!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意志之中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你说,我们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

  我猛然的转头,竟然有游魂无声无息的侵入到了我的身边,而我竟然不自知,这一突变,让我警惕又防备。

  而我看见的是一个相比于其它游魂,穿着明显干净高贵一些的游魂,他大概中年的样子,双眼之中的目光也显得比那些游魂要‘清醒’一些。

  但我的心中却猛地敲响了警钟,因为这个游魂的身侧已经明显的有一层薄薄的黑气,这分明就是怨气要化为戾气,这鬼物要化身厉鬼了。

  它充满了‘希望’的看着我,一路飘荡的跟随着我的脚步。

  见我沉默,又继续的追问了一句:“你进来的时候,我就看见你了。你是这片乱区之外的大人吧?你一定知道一些什么?我有时候怀疑自己已经死了,我只想知道自己到底是死了,还是活着?”

  说话间,它身上的黑气开始波动,有些气息不稳的样子,似乎随时那些黑气就会破碎,然后钻入它的身体,让它成为一个厉鬼。

  面对这种事情,我该如何的回答它?而且如此近的距离,我一开口,就会泄露我的一口阳气,从而曝光我是人的身份。

  尽管我也替这些鬼物悲哀,这么多年了,它们如何会不知道自己已经是鬼了?只是...我猜测常年的游荡,不能入轮回,也没有清晰的指引,让它们已经神志不清,或者是,根本就不敢承认这个事实。

  所以,我最终的选择是,猛地的释放自己还算强大的灵魂力,一下子利用灵魂力推开了这个鬼物,然后再狠狠的带着警告意味‘瞪’了它一眼,接着继续前行。

  那个鬼物被我猛地推开,就知道我一定是比它强大的。

  一时间,踌躇着不敢上前,但眼中的神情却是越来越疯狂...我如何敢忘记我之前的那个人,连第一条巷道都没有走过的经历?那是因为惹来了一只鬼王。

  我如何敢在这里惹麻烦?在狠狠的警告了它以后,也不管它是何等的变化,只是低头趁着它不敢跟上来的间隙,继续前行。

  因为刚才露了一手,那些一路跟着我的三五个鬼物,终于是感觉到了危险,在那个鬼物被推开的时候,也纷纷散去了。

  我暗自松了一口气,看来适当的果断,也是必要的。

  至于,那个已经要疯狂的鬼物,还是远远的跟着我,这些事情我却是已经顾不上了。

  很快,我又穿过了两条巷弄,一切都还算是顺利。

  在这个时候,按照赵一诺给我的路线图,我只需要再穿过七条巷弄,就能走到北市的边缘,到了那里,只要一口气冲过去,就能来到两个峡谷之间的断崖,踏上那连接断崖之间的那座石桥!


仐三说:
昨天的三更补完了。我说一下,要和大家商量的事情。最近,我要做大量的整理,编排工作,真的是大量。所以,每天都处于极度疲惫之中,而且还有一些事情要谈...在这四月末,就从今天到30日之前吧,我真的不能保证每天都有两更。有时候可能只有一更。另外,这月末的加更我会记录下来,放到手里的工作完成以后,统一加更。不过,到现在为止,应该还没有加更的欠债。特此给大家说明一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