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八十章 悲剧的厉鬼

第八十章 悲剧的厉鬼

  一切会顺利吗?
  
  我也不知道,只能且行且走下去,才知道自己会走到哪一步吧?
  
  那个鬼物还在远远的跟着我,似乎在我身上才有它所期盼的答案。
  
  面对这种跟随,如果说我完全没有压力,那是假的...我都能感觉到那股随时爆发的黑气,一旦成为厉鬼,那是根本完全的丧失理智啊。
  
  一只丧失理智的厉鬼,于我来说也许不难对付,可是在这地方?
  
  想到这里,我就忍不住朝着后方看了一眼,那个鬼物还在远远的跟着,身上的黑气浓重的都要看不见它的本体了,实在让人担忧。
  
  只是即将和已经是有差别的。
  
  我只但愿在我的行程之内,这只鬼物不要爆发就好了。即便我能理解,它在我出现以后,‘发作’的那么厉害的原因。
  
  无非就是看见了希望以后,偏偏抓不住这希望,会让人更绝望。
  
  鬼即便偏激,那也是人变成的,就算没有人性,那也是人的思维。
  
  在这种无声亦无形的压迫之下,我又再次穿过了三条巷弄。
  
  路程就这么无声无息的走过了三分之二,我开始有点儿赵一诺给我安排路程的心思了,如果不是整个北市都是这样,那么他安排我穿过的几乎全是差不多的巷弄。
  
  都是那种低矮而密密麻麻连接在一起的房屋,都是那些一看都贫困而平凡的人们化作的鬼物,在无休止的争斗....似乎只有这样的地点才安全吗?
  
  我只是猜测,而不敢去证实什么。
  
  一个转角,又是一条差不多的小巷弄被我走过了。
  
  一共十条巷弄,我已经平安无事的走过了7条,按说剩下的路程已经不多了,我也麻木了,应该能够放心一些了,却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紧张。
  
  “这是我们的房子,你凭什么占去?”走进新的巷弄,又一幕熟悉的场景开始在我的眼前上演。
  
  我已经习惯,原本不该注意,但这一次,我却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因为这一次被占据了房屋的鬼物是两母子,从装束上来看,这两母子再普通平凡不过,身后的房屋比起其它的房屋来看,显得更加低矮,证明了他们的生活应该也是困苦的。
  
  我走过的巷弄,最多的就是这样的鬼物。
  
  我之所以多看一眼,是因为瞥见了在女鬼怀里那个小孩子,年纪不过6,7岁...在世间不管生活如何的困苦,6,7岁的小孩子眼中总是有以一些他们这个年纪应该有的天真。
  
  但是做了那么多年的鬼物,这个小孩子的眼中全是一种麻木和迷惘,深入骨髓的那种空洞。
  
  此刻,被女鬼抱在怀里,眼中也没有任何触动,只有一丝失去了房子的恐惧。
  
  而占领他们房子的大概是三两个泼皮的人,手拿着虚幻的尖刀,一幅恶狠狠的样子,哪里会把母子二人的哭诉看在眼里?
  
  既然已经得手,他们就大笑着走入了屋子,剩下哭泣的母子俩倒像是一幕‘人间惨剧’。
  
  我在心中暗自叹息了一声,别过头...不再看这一幕。
  
  其实一路行来,在这个混乱的世界之中,由于行走很慢的关系,我看得‘惨剧’就多了,小小年纪就是鬼物的,我也看得不少,甚至还有尚在襁褓之中的。
  
  我不能阻止什么,更不能插手于这个‘世界’的事情。
  
  若不是那个小孩子的眼神在那一刻恰好让我看见,有些触动了我的内心,我连一声叹息也不会有!
  
  至于我在叹息什么?只是在叹息,是谁把这座好好的城市忽然间变成了一座地狱?天地吗?所以,才出现了千魂花这种怜悯之物。
  
  我看得越多,越能肯定,这座城只毁于顷刻之间,只因为人们的打扮,存在的人口结构——男女老少都有,都在证明这一点。
  
  我憎恶这样的悲剧,到最终也只能给予一声叹息,但也在这时,一个声音又用一种毛骨悚然的语调,飘荡在我的意志之中:“你还能视而不见吗?我早就发现不对劲了,你看,他们哭都没有眼泪的。”
  
  我皱眉,连头都没有转动,那个快要化身厉鬼的家伙又过来了。
  
  我刚要做出什么动作,它却是继续嘶吼到:“你一定清楚的,这背后有什么阴谋!这里所有人都当我是疯子...甚至觉得哭泣本就是没有眼泪的!它们都忘记了,我还记得。”
  
  说话间,我感觉它身体周围的黑气都快要蔓延到我的身上了。
  
  剧烈的起伏,就如同它的心跳一般。
  
  它的话在我的内心重复,多么可怕的悲剧,上千年为鬼,连哭泣要流泪这一点都被慢慢的遗忘了。
  
  但我的灵魂里还是在顷刻之间蔓延而出,狠狠的推开了这个鬼物!
  
  我能改变什么?
  
  我继续前行,却是一声惨嚎响起在耳边,这是那个妇女的声音,我并非冷血...所以忍不住回头,看见的却是那个妇女紧紧的抱住其中一个泼皮的腿,那个泼皮却是把虚幻的尖刀插入了那个妇女的胸口。
  
  在这一幕的旁边,那个小孩子就呆呆傻傻的看着,眼神越发的空洞。
  
  我闭上了双眼,如果在这千百来年,这一幕重复的发生,即便是鬼物被折磨成这个样子也不奇怪!
  
  老天爷,一朵千魂花有什么用?它们应该被超度,应该重入轮回....我的牙齿轻轻的咬紧了,只能一个转身,任由阴风带起我斗篷的边角,继续前行。
  
  可在这个时候,那个疯狂的声音又‘冲’了过来:“你是不是同情它们?你看,你其实不用同情的...它都没有流血!它们连身体会流血都忘记了。”
  
  是的,那把尖刀插入的伤口之中根本没有任何的血液,那只是一个虚幻的伤口。
  
  这些鬼物就像是最无知的演员,在卖命演一场它们不自知,也无人欣赏的戏....我低头,脚步不由得加快了。
  
  我忽然明白了地狱的含义,也许不是无尽痛苦的来自痛觉的折磨。
  
  而是心灵上的折磨,可以让人窒息!
  
  但是我没有走出两步,那个妇人的哭号声又起,这没有什么奇怪的,因为一把虚幻的尖刀刺入鬼物的胸口,哪里会造成什么致命的伤势!
  
  可在我的身边,却是狂风骤起,一下子吹开了我的斗篷,也吹动的斗篷的帽子边缘不听的飘动。
  
  骤起的狂风形成了一道不断判断的旋风,旋风之中黑气缭绕。
  
  我奇怪这个时候,我应该快一些避开,但心中却压抑不住那股悲凉,口中只能说出两个字:“终于....”
  
  “你看,它都不死的,一刀插入胸口,它都不死的!如果是人,怎么可能再继续站起来哭号?这么多年了,它们连死亡都已经忘记了...只剩下不停的争夺这所谓的房屋,来抵挡那边来抓!你看,你看...你还能沉默不语,我却是什么都想起来了。”
  
  这个一路跟随我的厉鬼,看来是真的什么都想起来了!但让我看,又如何?我能做什么?
  
  我继续前行,看来我以为的顺利不会有了,一切该来的都会来...剩下的,只是看我自己能走到哪一步了。
  
  我的眼角冰凉,如若我再强大一些,是否可以结束这一场地狱?有时候,我怀疑自己是天生的‘英雄’性格,拒绝可以安稳的过上一生,背负莫名的责任,是不是就是想当英雄?
  
  可我发现,其实不是...当了英雄又如何?我之所以会被这一切所触动,不过是因为心太软,而心软又不过是因为,未有一刻敢忘记人性!
  
  这世间的人千千万万,看似自私。
  
  但为什么这世间到底没有崩溃,到底还是会为正义歌颂赞歌?其实是因为在自私之下,每一个人都未忘记人性,只不过没有被激发,没有爆开最灿烂的花火。
  
  我的嘴角带着笑容,我忽然觉得很有希望,忽然觉得要是有许多人和我看见同样一幕,可能也会像我一样,做出一个英雄般的选择——若有能力,定当颠覆这地狱。
  
  我的脚步依旧在前行,灵魂里快速的流动向胸口!
  
  一朵颜色奇异的火苗在灵魂之中亮起,映照着蓝色的灵魂本质,很美!我唯一的依仗只是这个了,快速的解决。
  
  天上的旋风还在狂暴着,黑气遮天盖日般的把这一条巷弄都笼罩了。
  
  可是,这些争夺着房屋的鬼物依旧视而不见,反而在黑气的笼罩之中,更加疯狂的争夺...一个悲凉的声音响彻在上空。
  
  “众人皆醉我独醒,原来是那么痛苦的一件事情。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我们都死了,我们都死去了成千上百年!我们都不是人了,我们是鬼,是鬼,鬼鬼...”
  
  这个声音回荡在上空,我怀疑是不是整个北市的鬼物都能听见?
  
  只不过,我目力所及的地方,那些鬼物没一个在意!是不是它们也认为清醒是一件太痛苦的事情?
  
  黑气在这个时候陡然一收...太过悲哀,唯一的清醒,终于走上了偏激到极致的路——化身厉鬼!
  
  也在这个时候,北市四个分别不同的角落,爆发出异常强大的四股气场!
  
  但在这四股气场之前,一只青黑色的大手忽然从旁边的巷弄里一下子伸出,带着嚣张而放肆的笑:“新成型的厉鬼,反正也是死路一条。不如让我收了,当做你们北市给我的大礼...”


仐三说:
这是今天的更新,今天就这一更。大家晚安,好梦...我继续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