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八十二章 当火焰燃烧

第八十二章 当火焰燃烧

  断魂桥上祭祀?我的心又烧起了一股无边的愤怒火焰,在内市就是这样草菅人命的?而且对象还是一个孩子?

  但我知道,这种遇见不平,遇见不公,就会如火的愤怒是属于聂焰的。

  属于叶正凌的,是在被这种如火的愤怒点燃以后,要拼命努力的去思考在愤怒之余,具体该怎么做?

  没有聂焰的实力,却还有聂焰那如火的灵魂,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在没有成为他之前,我不能如他一般手持长剑,千军万马之中也能横冲直撞。

  黄色的雾气变得更加的压抑,如同被一只无形的大手陡然的压下,从上空渐渐弥漫到了整个北市。

  在我的眼前,也飘荡过了一丝黄色的雾气,我身边的鬼物变得更加的癫狂,竟然开始彼此疯狂的撕咬。

  而我站在的这个地方,是另一条巷弄的街头,在这里有一个有趣的现象。

  就是这些鬼物似乎严格的遵循着‘地盘’的界限,除了那只厉鬼以外,其它的鬼物在一般的情况之下,都不会走出属于自己的巷弄。

  站在这个地方,我是相对安全的。

  只是怜生....

  一边是如火的愤怒,一边是残酷的现实。

  我该如何选择?

  “原来白大人带上他,不第一时间杀了他,是为了祭祀?”在那边,巷子里的对话还在继续。

  这个声音冷淡而平静,是任小机在说话。

  放在他心中的根本就不是怜生的性命,仿佛那不值一提,而是那个所谓白大人的想法。

  这就是雪山一脉的人?我的手有些微微的颤抖。

  “也不完全是。我们的合作是合作,你不要想在我这里套到多余的消息,想要消息,就要代价,你可懂?”白大人的回答不那么客气。

  但任小机似乎没有什么怒火,只是淡笑了一声,望了望压抑的上空,平静的说到:“刚才,我觉得巷子那头有些不对劲。但看这情况,我们也没有过多的时间耽误了。走吧,白大人。”

  那白大人听闻任小机的话,就像有意一般的朝着我所在的位置冷哼了一声。

  我在悴不及防的情况下,脑袋就如同撞在了墙上一般,一下子震荡了好几下。

  那白大人显然在之前也有注意到我的存在,只是和厉鬼纠缠,顾不上我罢了。

  “一只不知所谓的‘小苍蝇’,也想要来北市冒险一搏,找找机会。不用理会。北市可怕,连我也不敢轻易涉险,看这天,他活不长。”白大人在这般刁难了我一下以后,不屑的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接着,它那巨大的身形就消失了,想是又化为了原型。

  这番话绝对不是它好心提醒我,而是一种高高在上的威胁罢了。

  之前没有防备的一击,让我还处于痛苦之中,只有把头死死的抵在冰冷得如同冰块一般的墙壁上,才能稍微停止这种震荡的眩晕。

  我轻轻的喘息,已经不能再耽误了。

  它既然说是在断桥之上才会对付怜生,我到了那里再想办法吧...我现在必须要先走出这个北市。

  在那边,已经有几只靠近街头的鬼物注意到我了。

  我努力的平缓呼吸,让自己的状态变得正常...经历了刚才那一场变故,侥幸的逃脱,我只希望剩下的路程能够顺利。

  身后的巷子里,马蹄声已经响起,想必白大人一行人也已经出发。

  毕竟,这黄昏压抑,还带着一丝血色的上空太不正常了,就像有一场压抑的风暴在酝酿。

  我转身,眼前的鬼物更加的疯狂....我手中的灵魂力长刀不敢散去,直觉我虽然期待顺利,剩下的路程可能也不那么好走。

  “糟糕,这臭小子要跑。”就在我准备继续前行的时候,我身后的巷子忽然传来了一个陌生男人的爆喝之声。

  我忍不住身形一滞,显然那一行人中,想要逃跑的只有一个人,就是怜生。

  我心中如何能放心得下?说起来,我和怜生之间,是我欠他的比较多...若非不是我,他怎么可能卷入这种风波?

  很快,我身后的巷子就响起了一阵儿杂乱的马蹄声,以及白大人再次不屑的冷哼声。

  从爆喝到平息不到十几秒的时间,就听见又一个声音不屑的说到:“小子,在这北市你跑得了吗?还是老老实实的,还可少受一些皮肉之苦。”

  皮肉之苦?我的眼前浮现出怜生瘦弱的样子,营养不良的暗黄头发...一下子把牙根都咬得发疼。

  “你们放了我,放开我...你们这样抓走我,在西市是违背规则的。”怜生无助的大喊到。

  这些话无疑对我是‘字字诛心’,我努力的控制着自己,想要平静的前行...生怕自己受到聂焰那怒火的影响,做出任何一个冲动的决定,把我和怜生都拉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一步,两步...我压抑的前行!

  可是,在我身后却响起了嚣张的笑声:“规则?你看我们抓了你,可有人找我们说规则?你不要做什么梦了,你可是重要的祭品...待到我们少主大事得成,会好好给你做一场超度法事的。”

  “哼,在这个地方?任何的超度有用吗?怨气就要化为灾劫破土而出了,大家等着一起变天吧。”却是白大人不屑的声音。

  “你们等着吧,会有人来救我的!一定会的,那个会燃火的高人一定会来救我的。”怜生的声音已经带着哭腔,说话的底气也不是那么充足了,但还有一种坚持不肯放的相信。

  我已经前行了十几步,内心却开始剧烈的颤抖。

  “不要妄想了,他来了岂不是更好?白大人断掌之仇可以得报!若真的是高人,哪里还会逃跑?”这时,一直沉默的任小机终于说话了。

  他们要绕回去的路,似乎离我所在的这条巷子很近。

  总之,声音是在慢慢的接近,但是却是朝着另一个角度的...想必是要走过一条只隔着一排房屋的,交错的路。

  我情愿我听不到这些,那怒火和良心的折磨,就快要将我的理智吞噬!哪一个男儿不想快意恩仇?只不过一切的现实束缚太多,忍耐反而成了主色调...但哪一个男儿又没有血性?到了一定的地步,忍耐就是一种折磨,冲动反而才是无悔的选择。

  “哼,他能救你?断魂桥就是唯一的路,他如何救得?在那个地方,顶多是你们两个一起死。我倒是想等着他。”白大人的声音变得阴沉了起来。

  看来,断掌之仇,它是深深的记在了心里。

  ‘啪’,轻轻的一声,我的脚步落地了...脑中却是出现了那一幅天险的画面,两个峡谷之间,一道若隐若现的石桥相连。

  若是在那里,就真的如白大人所说,我救下了怜生,也不过是一起死的结局。

  除非在这巷道交错的城市,救下怜生,才能让他有一丝生机。

  风来了...卷起了黄色的雾气,瞬间就迷茫了整个北市,我为我自己的‘怯懦’而感觉到羞耻。

  之前所谓的冷静,所谓的到断魂桥再救下怜生,恐怕都是我自己畏手畏脚的借口....对,我不是聂焰,我没有他的实力去横冲直撞,但灵魂里的正,灵魂里的道义怎么是用实力去衡量的?

  而很多时候,不是一场大局才能显出灵魂的大义,大义其实——无处不在!

  男儿当无悔!若要衡量,为巍巍华夏抛洒热血在战场上的一条条生命,又该去如何衡量自己的实力?莫非血肉之躯还能抵挡炮火?

  我猛地的一个转身,忽然就朝着怜生所在的方向冲了过去。

  风气,雾涌!

  手诀之下,灵魂力如同翻腾的大海一般,一下子弥漫在了我的身侧,逐渐包裹住了我的身体。

  我的内心感觉到了一股从未有过的畅快!

  原本就不远的距离,人生之中最痛快的一场冲刺。

  “他是?”五十米不到的距离,一批人马出现在眼前,靠我最近的人已经发现了我。

  而我的身后还跟着一批被吸引而来疯狂的鬼物。

  “是你。”任小机眯起了眼睛。

  “是那个人,他的味道。”白大人忽然癫狂的大喊了一句。

  以灵魂力为引,真正来自地狱,属于地狱的吞噬之焰,在我的身侧熊熊的燃起...血红的火焰,冲破了笼罩的昏黄。

  第一次面对猫妖的时候我不是英雄,第一次知道自己的是猎妖人的时候我不是英雄,对抗‘艺术家’,面对陈重,甚至选择要放弃叶正凌这个身份的时候,我都不知道英雄。

  那是被命运推动着前行。

  这一刻,我是一个英雄!

  “避开他!”一个疯狂的声音响起...血红的火焰吞噬了第一个扑上来的鬼物!

  在众人的眼前,这个鬼物被眼睁睁的化为了一股青烟,就消散在了天地之间....这样的一幕震撼了任小机那群人之中的一个人,他吓到了。

  可是,任小机却策马慢慢走到了前方,他声音更加的平静,但却不容置疑的说到:“这个人,是一定留不得的!杀了他,比我要办的事情还重要。”

  终于,是证实了吗?原来真的有针对我的事件。

  但我的眼中,却只剩下一个惊喜的笑容,怜生的笑容....成全我是一个英雄的笑容。



仐三说:
这是叶正凌重要的一个心路,在这里终于是全面的完成了。在之后,人物的心理算是真正成形了,像一场修炼,之前的用力过猛也好,现在的稍微把握也好,终于也等到了这一天。好吧,今天的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