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八十三章 漫天的花雨

第八十三章 漫天的花雨

  街道到了这个时候,反而变得的安静。

  只剩下风的呼啸,和我的呼吸声。

  在任小机说完一定要留下我的话以后,之前还冲动无比的白大人反而变得冷静淡然了起来。

  仿佛之前我火烧它手掌的事情并不存在。

  它眼睛滴溜溜的直转,反而是退后了一步。

  任小机不满的看了白大人一眼,但白大人就如没看见一般,根本不理会任小机的不满。

  这种微妙的动作之发生在一两秒之间,我已经又朝着这群人的方向冲了将近10米。

  我的目标只有一个,任小机马上被绑住的怜生。

  我要带他走。

  白大人的不理会,似乎让任小机稍微有一些为难,但也只是稍微....下一刻,任小机就策马向前,处在了人群的前方。

  他在马上,我在街道之上。

  平静的眼神,居高临下的神态,任小机好像在宣告我今日必死。

  他开始掐动手诀!双手的速度极快,手势穿梭之间,留下一道道残影,如同一朵朵莲花在盛开。

  黄雾翻滚,阴风呼啸之间,带起了阵阵来自世俗压抑的山风....随着任小机手诀的变幻,那一阵风忽然狂暴起来。

  ‘哗啦’,这阴暗的地下,竟然出现了一道闪电,乌云在黄雾之间聚集,形成了一种奇异的颜色。

  我一步步的在接近任小机,心却一点一点变得冰凉。

  我忽然意识到我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可能是一个天才,真正的道术天才....在如此近的距离下,从容不迫的使用雷诀,说明他充满了信心。

  我的速度极快,50米要多久的时间?不过6,7秒,这和瞬发雷诀有什么区别?

  我的灵魂力开始咆哮,之前还有所保留,因为我要活着走过这北市,踏上那断魂桥,摘取千魂花...我不敢压榨自己的灵魂力,我知道那样的疲惫会给我带来什么?

  但这一刻,我如何敢有保留?

  ‘轰隆’一声,任小机最后的动作,是单手掐着一道雷诀,手臂自上而下,如同一个帝王一般的指向了我。

  随着他这个动作,一道金色的雷电毫不留情的从上空落下,如同一柄利剑一般的劈向了我!

  而我,在这个时候,灵魂力如同喷射一般的朝着雷天撞了过去,灵魂力所过之处,带起了一窜窜鲜红的火焰!

  接着,我一个急速的转弯,朝着旁边疯狂的一跃...就听见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在这周围响起。

  大地震动,旁边的建筑物发出了一声最后的哀鸣,然后传来了‘哗啦啦’破碎倒塌的声音...被埋入地下以后,千年来都还存在的建筑,就被我和任小机的一次碰撞,生生的毁去了。

  因为这是雷与火的相遇,都是最爆裂的力量,自然会产生最爆裂的结果!

  烟尘滚滚,被风暴卷起...烟尘过处,是马儿受惊的声音,嘶鸣着想要朝远处跑去。

  我一个翻身起来,继续朝着任小机所在的地方狂奔!我牢牢的锁定了他的气机,我没那本事锁定他灵魂的气息,可是在这一刻,我那时灵时不灵的某种能力又开始发挥作用了,我能闻到任小机的味儿。

  聂焰的鼻子!

  我大喊着冲了过去,我必须用这种方法来给自己无限的勇气,和灵魂力耗费大半之后,有些虚弱感的灵魂以力量!

  我终于冲到了他的面前。

  此刻的他正在努力的控制着他那匹受惊的马儿,马蹄扬起...怜生在马上对我大笑,又开始又骄傲:“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的!原来,高人你那么年轻...”

  高人?我苦笑了一声,觉得这个词语和我关联起来,是如此的陌生。

  周围传来了一阵阵其他人的咳嗽声,任小机看到终于冲到面前的我,冷哼了一声。

  我哪里还会理会他,手掌扬起,高高跃起...带着火焰的手朝着那匹无辜的马儿狠狠的拍了下去....就算我是小人物,任小机你也没有资格这样居高临下的视我入蝼蚁,蝼蚁也有蝼蚁的尊严。

  动物是最能感觉危险的存在,我那带着火焰的手掌,让原本就受惊的马儿一下子惊厥到了极限。

  在那一瞬间疯狂扬蹄,竟然爆发出了极限的力量,一下子就把身上的任小机和怜生摔落了下马...我一掌落下之时,马儿已经朝着后方疯狂的冲去,弄得后方的人马一阵慌乱。

  我重重的落地,在地上翻滚了一圈。

  恰巧也看见怜生朝着我不远处的墙角翻滚而去,直到撞到了一堵刚才被我和任小机毁坏的断墙,才停住了身子。

  又是一阵烟尘扬起!

  而任小机初落马时,还稍微有一些狼狈,但到落地时,却已经是一个控制着身体的转身,姿势反而再次变得淡定优雅。

  白大人还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整个‘人’竟然已经飘上了一座矮屋的屋顶,似乎是看热闹一般的注视着这一切。

  任小机对着白大人冷哼了一声....好像按照他的身份,对于这个白大人也无需太多的忌讳。

  我懒得管他们之间这些莫名其妙的弯弯绕绕,咬着牙,只是一个翻身,朝着怜生的方向狂奔而去。

  怜生还在‘哼哼唧唧’,听见了我冲过去的脚步声,流露出了安心而信任的笑容...在这个时候,被突然的变化,惊得有些慌乱的众人,终于稳定住了局势,有人策马朝着我奔来。

  而有人已经开始行咒!

  我眼中什么也没有,剩下的只有我和怜生的距离...一步,两步...八米,三米...

  我伸出了手,触碰到了怜生的衣角!

  在这个时候,怜生的脸色陡然一变,对着我大声的呼喊到:“高人,你要小心!”

  我的后背感觉到毛骨悚然,一股危险的气息铺天盖地的锁定了我。

  我没有回头,在这个瞬间,我开始疯狂的压榨自己...身体里残余的灵魂力如同被一块巨大的海绵,狠狠的来回吸了三遍,终于是一丝不剩的被我压榨了一个干净!

  ‘哗啦’,我的灵魂自胸口的位置,一直蔓延到小腹,终于出现了一道惊人的裂痕!

  在这个同时,赵一诺之前用他自己的力量稳住我灵魂的边框,也再也稳定不住局势,开始破碎...

  现在,我需要的就是力量,伤势变成了这样,我已经有了一种必死的觉悟...灵魂创伤的疼痛,如同最尖锐的刀子在我的大脑之中搅拌了一下。

  那种剧痛,让我的颅压急剧的升高,鼻腔的毛细血管破裂,两道鲜红的鼻血从我的鼻子中流出。

  “高人。”怜生的脸从惊恐变成了担心,定格在了这一瞬间。

  “我没事!”我忽然高喊了一声,赵一诺破碎的力量,也被我动用了一部分,我连头都没有回,朝着后方看也不看的一下子把这股力量全部都激射了出去。

  因为是在仓促之间,我没有办法很好的控制灵魂力,这些灵魂力如同飘洒在空中的点点落雨一般的飘洒了出去。

  每一点灵魂都爆开了一朵最美丽的红色火花。

  在这地狱一般的地方,下起了一场最美丽的花雨....

  “躲开!”策马奔向我的人,一个急停,已经意识到了这最美火花之中那毁灭性的力量,忽然大喊了一声,就要躲开这‘花雨’的范围。

  “啊...你这只蝼蚁,我和你的仇不共戴天。”一声暴戾的声音传来,我有些虚弱的转头。

  一只巨大的青黑色的手掌,急速的朝着后方退去..上面已经被点点的‘花雨’溅起了很多的小洞,而这些小洞还在快速的蔓延,如同最残酷的‘行军蚁’在一点一点的啃噬着自己的猎物。

  这个白大人...我忽然觉得好笑,上杆子的送着手臂给我烧灼,这是哪门子孽缘?

  这样想着,我已经冲到了怜生的面前!

  双手一个用力,抱起了瘦弱的他,把他扛在了我的肩膀,头也不回的朝着我来时的路跑去...

  我很痛苦,赵一诺的力量破碎以后,就如同无数把小小的尖刀开始在我受伤的灵魂之中肆掠,毕竟那是别人的力量,就如同身体有‘排异性’一般,灵魂是同样!

  一旦失去了控制,就好比两个血型不相容的人强行互相输血那般严重!

  我要把这股力量发泄出去...但我在奔跑之间,哪有一个发泄的出口?

  可是我很高兴,很痛快...当我扛起了怜生的时候,我觉得我就好像终于把自己的灵魂扛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此生无悔!

  我的鼻血在不停的流淌,我忍受着巨大的痛苦...这些血滴滴落在地上,滴落在胸襟之上,留下了一个个氤氲开的,如同小花一般的痕迹。

  “高人...”怜生的声音哽咽在我耳边。

  “你能那么容易就走吗?”任小机冷漠的声音响彻在我身后!


仐三说:
我知道晚了。第一,起晚了。第二,眼镜坏了,拿去配了,下午才能拿到,忍着生平第一次买了隐形眼镜,戴了很久才戴上。以前眼睛是好的,平时也不戴,写书时不戴看不清楚屏幕。这些不是求原谅的,给大家交代一下。也诚恳认错,这是昨天的。今天还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