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八十五章 爆发的黄雾

第八十五章 爆发的黄雾

  ‘咚’的一声,是我倒地的声音,扬起了一阵微弱的烟尘,接着就被翻滚的黄雾吞没。

  紧紧抓着我的怜生,因为我的倒下,而被摔了出去,茫然的滚了两下,然后跟着我一起摔倒。

  在模糊之中,我看见他一个翻身就站了起来,似乎是哭喊着跑向我,可是我已经听不见...我很想费劲的对他说一个走字,但用尽了气力,这个字也只能辗转于喉间,再也说不出来。

  ‘呼’,到现在才觉得呼吸是一件如此美好的事情,我转头,木然的望着天空,呼吸却也已经费劲。

  如果逃不掉是怜生今时今日的命运,那么我已经尽力...再强求就过了,命运是自己选择,至于命....是自己造的!

  灵魂碎裂开了一个最大的伤口,从那个最大的伤口开始,灵魂几乎是瞬间就布满了龟裂的纹路。

  身体开始失温,唯一温暖的感觉竟然是来自我那不停流淌的鼻血。

  对于现实,我能够感觉的已经越来越少,而这种体验我并不陌生,已经经历过了一次。

  而试问哪一次,我又不是把自己拼到生与死的边缘呢?只因为我不是大人物,惊采绝艳的聂焰,却是要顶着他宿命前行,没什么本事的叶正凌。

  在这个时候,那头猿猴一样的怪物终于是冲到了我的身前。

  简单的动作,那一只大脚高高的扬起。

  我在模糊的眼帘之中,看着那一只鲜红的脚底,脑子像恢复了瞬间的清明一般——朱厌,我在心中默默的念了一次。

  我竟然在这里再一次看到了传说中的妖,人们只知道它一出现,就会带来战争,却不知道的是,这种妖浑身充满了戾气,好斗且容易疯狂,非常的危险。

  我的手指轻微动了一下,并不是想要抵挡什么?

  却是到这个时候,我还想要站起来,收付眼前的妖物!但我怎么可能做到?

  我累了,疲惫的闭上了眼睛,这重重的一脚落下来,不用猜测我也知道是什么后果,我那已经破碎到极致的灵魂,会因为这一脚的震荡,彻底的崩溃,然后化为碎片消失于空中。

  以‘朱厌’这种暴戾的性子,或者我的尸体,或者我的残魂,也会受到它的‘虐待’直至它发泄了为止吧。

  可在这个时候,我的胸膛却传来了一阵震动,一个身躯猛然的扑到了我的身上。

  那瘦弱的感觉,不是怜生,又会是谁?

  我的心一紧,不要看这朱厌只是灵魂的状态,但这毕竟是传说中的凶妖,是真正的顶级大妖,它这随意的一脚,可以轻松的踩爆一个人的灵魂。

  怜生这么弱小?如何抵挡的住?

  “走开,不准你动高人。”风吹的凛冽,已经夹杂着不知名的嚎哭声,却也没有掩盖怜生这个坚定的声音。

  我之前已经听不见任何的声音,不知道为何,如今又能听的清楚?莫非是回光返照吗?

  我费力的想要睁开眼睛,可是睁开了又如何?可我终究不能就这样安然的让怜生就这样死在我面前...这样想着,我原本已经平静安然的内心竟然生出一丝焦躁,拼命的想要睁开眼睛。

  可是眼皮之上却如同千钧之重,我几乎动用了所有的力气,却也是睁不开眼睛。

  我原本衰弱的心跳在这个时候,再次激烈的跳动...这种等待着朱厌最后一脚,来毁灭怜生,再接着毁灭我的感觉,竟然是如此的难受。

  像一个等待行刑的死刑犯。

  滴答,滴答...时间在这个时候分外的分明,也分外的难熬。让人诧异的是,我等待中的重重一脚,却迟迟没有落下。

  5秒过去,10秒过去...我无法清晰的判断时间,但大致也觉得快过了半分钟。

  这点儿时间,已经够朱厌落下几十脚了,为什么?

  终于也在这个时候,我终于费力而沉重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一片模糊之中,入眼先是一片昏黄,接着是一个瘦小的背影,他半趴在我身边,此刻正张开双臂挡在我的前面。

  我喉头有些哽咽,有一种虽是因果分明,却是重如万钧的感动在心中流淌。

  世间万事可计因果,但中间的感情却是计算不清的。

  在这个时候的怜生似乎有一种异常伟大的力量,我只是在他身后这样迷糊的躺着,都能感觉到这股力量和气场。

  但是是什么呢?我却有些分辨不明,只是目光上移之中,看下那凶残而暴戾的朱厌竟然眼中闪烁着挣扎的光芒,那一脚迟迟的落不下来。

  这几乎是一局无解的僵局一般!

  “咦?”不远处传来了马蹄声,以及任小机诧异的声音...从这朱厌出现以后,那个白大人似乎变得沉寂了。

  我在这个时候,似乎清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这只朱厌和任小机有着莫名的联系,任小机是来探查情况的...但我却不明白,这具体又是什么怪异的情况?似乎和我所遇见的所有妖物重生的形式都不同?

  这种可怕的习惯啊,就算死到临头,还在想这些事情?我有些无奈自己的心情,也分明知道任小机在一步一步靠近,甚至感觉到说不定他到了以后,这件事情就是真正的‘死局’了。

  老天爷何不给个痛快?我看着怜生的背影,还想试图努力的劝说他走掉,可惜做不到。

  却是在这个时候,天空中,北市之中飘荡的黄雾已经到了极限...陡然的被不知道从哪儿吹来的一阵风给疯狂的搅动起来,随着这一种搅动,天空中那一道红色如血的痕迹也开始奇异的流动扩撒起来。

  在这个时候,我心中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不,不能说是我的感觉,而是我察觉到了什么。

  那道红色的残阳一般的东西,似乎是在拼命的压制这些黄雾,这根本就是一场争斗...但那红色并不是占据上风,仅仅也只是起到一些压制的作用。

  好像有某一件事情到了爆发的临界点。

  整个北市莫名的处在了一种异样紧张的气场之中。

  ‘嗒嗒嗒’,任小机依然在靠近着我们。

  ‘呼呼’,狂暴的风毫不留情的吹过。

  “我劝你最好现在就走。那小子已经是一条死鱼了。”在这个时候,那个白大人的声音突兀的再次响起了,哪里还有之前对我的疯狂和痛恨,反而是充满了忌讳。

  “我只是想知道朱儿为什么会出现如此迷惘的状态?”任小机似乎永远都是这样,平静,且不急不恼,却永远有自己坚定的主意,不会轻易的更改。

  只是一头朱厌叫做朱儿?我想死前还能听见这样的‘笑话’算不算是安慰了?

  唯一倔强的只是怜生的背影。

  可怜的孩子,我在心中不是没有遗憾和叹息,可惜我已经无法改变。

  就在我以为一切都要成为定局的时候,那红黄交缠的临界点也终于爆发了...先是一声疯狂而暴戾的声音不知道从何处响起,一下子震荡了整个北市。

  接着,竟然又出现了一声轻轻的叹息声,有些惆怅和无力!

  这是什么?那一声疯狂而暴戾的声音似乎牵引了我的灵魂,让我一下子从虚弱的状态之中变得清明了那么一秒,那种无比强烈的宿命感再次出现,甚至牵引着我的身体都跟随着动了一下,似乎就要爆发着站了起来。

  可这终究是不可能的,我只能无力的躺在这里,等待着死亡。

  但因为这两个声音突兀的出现,天空之中的红痕终于彻底的爆发开来,弥漫在了黄色的雾气之中,形成了一片黄红交错的上空。

  剩下的黄色雾气却是疯狂的下压,灌注在了整个北市当中,然后以最狂暴的速度开始在整个北市呼啸....

  这应该是一场灾难吧?

  从倒下到现在,不过两分钟的时间,竟然发生了如此几次的变化,我都觉得自己来不及思考了!

  只听见在风暴之中,白大人冷笑连连,声音竟然是越来越远,最后只剩下了一句:“你们这些蠢货不走,我可是先走了。”

  接着,眼前那在挣扎的朱厌一下子清醒了过来,竟然发出了一声似乎是畏惧的‘哀鸣’声,一下子猛地爆退了了一段距离,一下子竟然躲到了任小机的身后。

  朱厌退开以后,我终于能够再一次的直面任小机了。

  在漫天狂暴的黄雾之中,他离我就不到十米的距离了,他的目光冷冷的落在了我的身上,是在观察着什么?在这样的背景下,也不见得有一丝慌乱,最终只是发出了一声不屑的‘哼’声。

  在几秒之间,他的目光又落在了怜生的身上,似乎是有点儿兴趣的样子,马儿在这个时候也前行了一步。

  却也是在这个时候,又一声疯狂而暴戾的吼叫声响起,朱厌躲在任小机的身后,再次哀鸣了一声。

  任小机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微微皱起了眉头,最终意味深长的看了怜生一眼,竟然转身策马朝着白大人声音消失的方向奔腾而去了。

  那朱厌跟随者任小机狂奔,渐渐的身形也消失在了黄雾之中。

  风中,只残留着任小机安慰那只朱厌的声音:“你不必害怕,你还幼小...那只是....”

  一场危机,竟然在这么莫名其妙的情况下,被化解了。

  我之前绷紧的神经在这个时候不可逆转的松懈了下来,那种生命力消失的感觉再度浮现,比之前更加的剧烈,更加的快速。

  “高人!高人...”怜生一下子松了一口气,终于是有空能转身看我了。

  而我的目光似乎流转都很费劲,在我的眼中,只是一片狂暴的黄雾,许多的鬼物被席卷着卷入了其中,朝着峡谷的方向急速的飘去。


仐三说:
今天的更新给大家送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