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八十七章 最后的温暖

第八十七章 最后的温暖

  古城墙,狂风凛冽。

  在这里才能真正感觉到这个古城的沧桑与凄凉,因为这里是唯一破碎的地方,看样子如同遭受了什么巨力的撞击一般。

  而在其余的地方,如果老周在的话,我相信他会用这样一句话来形容‘嗯,如同福尔马林里侵泡着的尸体。’

  想起老周,就想起了秦海念。

  也不知道如今的他们在哪儿,过的怎么样了。

  一场变故,颠覆了我的生活,让我的曾经支离破碎,也让我熟悉的人就那么莫名的散了。

  我不愿意想起陈重,就如同他的名字一般,想起来太‘沉重’。

  “我遇见的那个人,是和姑姑在一起的。不过,他很少出现,他比姑姑还要忙。我觉得他也是个好人。”城墙之上,怜生的声音被吹得支离破碎,断断续续入耳,但也能听得清楚。

  我举目四望。

  如果是苍茫的大漠,倒也成全了我此刻独立城墙的一番英雄形象。

  可惜,这里只有一片沉沉的黑,就连我立于城墙想要搜寻的身影也不曾望见。

  这让我很是担忧,任小机那一行人也明显是想通过北市去到小峡谷,按说他们的速度也快不了我们多少,如今找不到他们的身影....我沉吟了,所以,对于怜生的话也并不是太在意,只是随口答到:“嗯?他也对你很好吗?”

  “没有,我只见过他不过两次。每一次都行色匆匆,只是在最后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对我说了那么一句话。”怜生在我身后摇头,似乎也是注意到了我在搜寻什么,不由得中断话题提醒了我一句:“高人,没用的。你站在这里是看不清楚的,内市是传说一过断魂桥,犹如阴阳两隔。只见景物,不见人的。”

  “这样?”我心中已经有了定论,并没有再过多的追问什么。

  现在,剩下的只有一个问题,要不要带走怜生?

  怜生却是接着刚才那话说到:“他那一句话,以前我想不到是什么意思?现在,我想起来了,我觉得...高人,应该就是指引你带我走的意思?”

  “他说什么了?”我就是处在巨大的犹豫之中,没有想到怜生的话之中还有这一层意思。

  “他说,选择死,非死!选择生,亦非生!而结局或者也是死非死,生非生。”说到这里,怜生的语气明显兴奋了起来,然后期盼的对我说到:“高人,你看这意思现在是不是很明显?我选择离开,就是生存下去了,但非生..选择和你一起,看似危险,是个死局,但非死!最后的结果就是要死的,非死。要生的,也非生。”

  这可真够绕口的。

  我皱着眉头,一时间觉得这句话似是而非,难懂极了。

  忍不住问了一句:“怜生,你确定你遇见那个人是这样断句的?”

  是啊,一句话若是断句不同,意思是绝对不相同的。

  而且那么绕口的话,更是容易理解错误。

  “他就是这么说的,你还能理解出其它的意思吗?”怜生不满的说到。

  其它的意思...我沉吟着,如果按照事情的走向来说,的确其它的意思是对不上的。

  只是前后对应之上?最后的结局也是这么个意思吗?

  “高人,别的不说。你就说,我就算安全回到内市,又能安全吗?不管是那个人回来,还是白大人回来...”怜生的声音越来越小。

  我不说话了,任凭狂风吹过我的脸...然后再也不在犹豫的选择了从碎裂的城墙一跃而下。

  “哈哈,真好!”怜生开心的大笑了起来,仿佛与我一起赴死倒是一件有趣的事情了。

  城墙外比城墙内高一些,但几米的高度,按照我的功夫底子一跃而下,倒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堆积的尘土还有依稀的断垣残壁的砖石,在这里形成了一个缓坡,就是我和怜生落下的地点。

  我爬起来,稍微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在这个时候,我感觉灵魂上的状态好多了。

  而怜生也牵着我的手站了起来,暂时没有了危险,他也可以不用我背着了。

  观察了一下地形,我牵着怜生径直的朝着下方走去。

  在这里,残留着以前古老护城河的痕迹,只要沿着这护城河的残留一直走到尽头,就是一小片空地,连接着断魂桥,我们暂时的目标就是走到那里。

  “高人,你肚子饿吗?”

  “高人,你不渴吗?”

  “高人,你和我说一说外面的世界吧?究竟是什么样子的?我很好奇,也曾经听一些人说过,外面的天是蓝色的,会有太阳...有太阳的时候...”怜生和我走在护城河的残迹之中,兴奋的很,一路上嘴都不曾停歇过。

  我肚子不饿,随身的小包里也没有干粮,倒是有一瓶水。

  在怜生问我渴不渴的时候,掏出来和他一起喝了。

  而面对他的很多问题,我不知道如何去回答,如何去描述...唯一能表达的就是,牵着他的手紧了紧。

  生活在这暗无天日的内市,或许比瞎眼了更惨。

  因为瞎眼了,还可以感受阳光的温暖,闻到雨水的味道...怜生嘟嘟囔囔的说着,感觉到了我手的用力,他的小手也用力的回握住了我,忽然停下,眨巴着他比较大的眼睛,对我说到:“你这是在承诺,要带我出去吗?”

  “如果我可以做到。就带你出去,从此以后,你要不怕死,就可以跟着我。”火聂家的物质条件,养怜生这样一个小孩是不会有问题的。

  但也因为火聂家所处的位置,在这个时候,未免就不是另外一个火坑,我觉得有必要郑重的告知怜生一句。

  怜生却根本不在乎我的话,用一种从未有过的坚定眼神看着我说到:“如果能看一眼外面的世界,就算死了,我也甘愿。”

  “傻!”我的手摸了一下怜生的头。

  他抓着脑袋,呵呵的笑,小声的嘀咕:“你真的和姑姑一样好。一开始给我那么多钱,你还请我吃饭。我记得的事情里,除了吃过姑姑做过的菜,没有人请过吃过那么多好的...你还不要命的救我,我以为没有人会在意我的,哪怕是因为我磕碰一下都不愿意的。”

  我听得心酸,但也只能牵着他大踏步的前行,过了好半天才问出一句:“难道,你就不能走出这内市吗?”

  “不行的,我出不去。我试着从西市走出过大门,结果一走出大门,我这里就撕扯的好痛。像要死过去了一样。”说话的时候,怜生拉着我停下,毫不犹豫的扯开了他的破旧衣襟。

  眼睛适应了这种黑暗,大概也能够看清楚一些东西。

  我错愕的看着怜生的胸膛,尽管有些模糊,但还是能够看见在他的胸口,攀枝错节的有着许多的纹路,看起来..看起来就像...我想不出一个合适的形容词。

  只是手指轻轻的抚过了他瘦骨嶙峋的胸口,仿佛能感觉一种奇异的脉动,我有些担心的缩回了手指。

  “不疼。”怜生拉好了衣襟,摇头说到:“只是这件衣服别坏了,是姑姑给我做的。”

  他小心的抚平自己的衣襟。

  然后急着给我证明一般的说到:“你看吧,高人...你就是我的有缘人!你带着我走出了北市,我一点儿都没有感觉到胸口被撕扯。”

  “嗯。”我应了一声。

  他非常的高兴,如同一只猴儿一般的抱紧了我的手臂晃荡,大声的说到:“我说不定真的可以看看外面的世界...那个叔叔说的话是真的。我要选择死,才不会死。”

  我无奈的笑,但不得不承认他的快乐感染了我。

  活着不易,但人总是有些期盼的东西,拥有很多的人,永远想不到有些人的期盼是如此的微不足道?这样想来,那有什么理由不好好活着,不善良一些呢?

  这一路,我牵着怜生,觉得走得异常温暖。

  我问他,那个叔叔的话可靠吗?

  他告诉我,已经证明那个叔叔是一个高人了。

  “比你还高的高人!”怜生手舞足蹈的比划着,明明就是行走在黑暗的危险之路上,他却像一路走向了幸福了一般。

  我笑,感觉到这个时候,怜生才有了这个年纪小男孩该有的活泼。

  我们也快走到了护城河的边缘,他忽然停下脚步问我:“高人,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一愣,仔细一想,我的确没有告诉他,我叫什么名字。

  没有犹豫的,我开口说到:“那你记得吧,我叫叶正凌。如果有一天,我变了一个人,不再叫叶正凌了,你也要记得吧。”

  我觉得怜生应该记得,他是一个成全我内心的孩子。

  而他显然不懂我话里的意思,抓抓头,忽然坚定的对我说到:“肯定不会变了一个人的!叶正凌,我记得你的名字了,叶大哥!”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坚定,他好像就那么笃定的相信。

  在知道了我的名字以后,他再次高兴活泼起来,甚至挣脱了我的双手,独自朝着前方跑去...来发泄自己开心的心情。

  却不想,在跑了两步以后,怜生忽然‘哎哟’了一声。

  我的心一紧,莫非又遇见了任小机一行人?赶紧朝前跑了两步...却不想,怜生就跌坐在地上,我却被眼前的场景惊得目瞪口呆。


仐三说:
别骂,今天没网,我又用不太好智能手机,捣鼓了半天才上传上来的。五月的假期,我要用三天从一号到三号,给大家通知一声。假期过后恢复正常更新,并且会时不时补下四月欠下的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