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八十八章 游荡的兵魂

第八十八章 游荡的兵魂

  我的眼前是一具巨大的骸骨。

  这么多年的岁月,这具骸骨已经石化,脆弱的仿佛一碰就会碎。

  但丝毫不影响从它身上发出的那种惊人气势,因为它保存的很完整,完整到骨架的每一个细节。

  从这些好像还可以还原它生前的样子,想来一定是无比的震撼。

  这是一条我也说不上来是什么的鱼的骸骨,有十米左右的长度,如果加上血肉,恐怕生前有十几米。

  这样的鱼,如今的世上不是没有,就比如鲨鱼,鲸等等。

  江湖里或者也存在着这种大型鱼。

  我震惊的原因在于,这条鱼的头颅巨大无比,连同口腔也是,里面有颗颗锋利的牙齿,看起来形态恐怖,随时都要择人而噬的样子,在我的认知力根本就没有这样凶猛形态的鱼类,就连小时候曾经让我震撼的科幻电影《大白鲨》中的大白鲨都没有。

  更何况它还存在于这一条护城河中!

  这被淹没的到底是一座怎么样的城市?华夏的历史之中到底隐藏了多少的秘密?

  “叶大哥!”怜生在这个时候终于是反应了过来,一下子从瘫坐的地上翻身起来,猛地的冲向了我,扑到了我的身上。

  我拍着他的背,安抚了他几下,看了一眼眼前的巨大骸骨,还是选择了继续前行。

  要前行,自然不可能完全的绕过它,在我走过它时,又看见了第二条这样的骸骨时,我真的不知道是该麻木,还是应该震惊了。

  只能问到怜生:“对于这个地方,以前是什么样子,你真的一无所知吗?”

  怜生摇头:“我没有记忆,也没有跟我说起过。”

  阴风怒号,扬起了一点儿护城河内黑色的尘土,我无言的回头看了一眼这座巨大古城的轮廓剪影,忽然觉得这座看似平常与其它古城无异的古城,隐藏着华夏另外一面不被人知的秘密。

  它被埋葬了,也许真的是天意。

  否则一旦‘出世’,该让人们怎么接收被颠覆了的认知?就如秦始皇陵不开,也终究有秦始皇陵不开的理由吧?

  “叶大哥,上去吗?”我们已经到来了护城河接近断魂桥的边缘。

  在这里有一个豁口,隐约可以看见上面的小平原。

  走过这个小平原,就可以踏上断魂桥。

  我无言的举起了怜生,让他借着我的肩膀爬上了那个豁口,我也跟着一同爬了上去。

  这个过程平淡无奇,但当我们踏上那个平原的一瞬,我就感觉无尽的雾气如同一片海洋一般的笼罩了我,我下意识的抓紧了怜生的手,这片雾气却绕开我和怜生一下子穿了过去,然后了无声息。

  我防备的朝着后方一看。

  城市的巨大剪影,就连身后的护城河都瞬间看不见了,看见的只是身后翻涌的黑色雾气,这无尽的迷雾似乎没有尽头,把我们来时的路一下子都给吞没了。

  “叶大哥...”怜生一下子抓紧了我的手,传来的声音有些怯怯的。

  我一下子转头,眼前黑沉的天空已经变了。

  变成了一片淡淡的血红色,原本漆黑的小平原也变了,变成了一片红土,一眼望去,似乎广阔的漫无边际,但在居中的部分,却隐隐能看见一座桥的样子。

  在这红色的天空之下,红土之上,游荡着不知道多少的游魂。

  他们穿着残破的盔甲,眼中带着无尽的疑问和怒气,就这样在这片平原上不停的游荡,不知道目的是什么?

  我吞了一口唾沫,下意识的把怜生拉到了身边一点。

  在这个时候,还无‘鬼’理会初初闯入这里的我们,我却从每个鬼物散发的气场就能够感觉的出来,这里的每一只鬼物灵魂都好像分外的强大,我说不上它们是怨魂,也说不上它们是厉鬼,因为感受不到它们那种被怨气控制的‘偏激’。

  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定义这些游魂,因为它们的灵魂强大的简直匪夷所思。

  如果硬要说,就像...就像修者死去以后,才会有如此强大的灵魂。

  “叶大哥,我忽然觉得好想哭。”怜生抓紧了我的手,我一转头,看见怜生果然双目盛满了泪水,他带着迷茫的表情,而泪水根本就不受他控制,一滴一滴的不停朝着下方滴落。

  我下意识的伸手,想要为他擦去泪水。

  可怜生的这泪水就如同被放开的水闸一般,怎么也擦不干净。

  “叶大哥,我是从心底觉得好悲伤。”怜生越发的迷茫,而从他迷茫的眼底泛起的那股悲意,似乎也影响到了我。

  我再次看了一眼这片红土,再看,就好像是被鲜血染红的一般,在红土之上,插着残破的武器,被摧毁的形状奇特的战车...淡红色的天空,也薄暮不停的涌动,再看这一群迷惘而愤怒的游魂。

  就像是最苍凉的战场,在最惨烈的战斗过后,每一个浴血的战士却已经是找不到回家的路,只能在这里无尽的游荡,盼望着有一天能够魂归故里。

  我忽然也想哭,但最终也只是深吸了一口气,平静自己的情绪。

  却发现这里的空气,深深的吸入了肺部,整个胸腔都泛起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儿。

  “叶大哥,我们走。”怜生擦了一下脸,但脸上的泪水却是擦不干净了。

  他突兀的叫我走,并且拉了我一下,我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之下,也被拉动了一小步,这一下,让我们附近最近的几只‘兵魂’忽然转头看了我们一眼,我一下子哪里还顾得上悲伤,感觉悲伤汗毛乍起,心中警钟大鸣。

  这些‘兵魂’比我想象的还要强大!

  因为不知道怎么去定义它们,我只能叫做它们兵魂!在这个时候,我才彻底的反应过来,如果这些兵魂不够强大,如何能够利用自身的气场,去构筑这一片战后的‘世界’?生生的封闭了这里,影响到在世人的‘视觉’?

  “小心。”我只是从喉咙里发出了这样的声音,因为除了这样的提醒,我也不知道该做什么?

  “叶大哥,它们不会伤害我们的。”怜生再次用力握紧了我的手,不停流泪的眼中,是一种无比的坚信和坚定。

  我沉默着,不知道怜生何来的这种笃定?

  怜生却看了我一眼,似乎对我不相信他,有些生气,他大声的对我说到:“叶大哥,它们就是不会伤害我们!因为它们身上有和叶大哥一样的气息。”

  “什么?”我一下子皱紧了眉头。

  这些兵魂和我身上有一样的气息?

  怜生以为我还在犹豫,忽然放开了我的手,然后大步的朝前走。

  附近的兵魂显然都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在这一刹那,全都转头看向了我们所在的位置,而怜生就这样毫无顾忌的朝着它们走去,我一下子心脏都快从胸腔里跃动出来,哪里还敢让怜生一个人去涉险?赶紧也硬着头皮,跟着冲上了前方。

  怜生却一下子停住了,站在了两只‘兵魂’的面前,带着泪水对我笑到:“叶大哥,你看见了吗?它们真的不会伤害我们!”

  是的,兵魂没有动。

  它们的眼中依旧是迷惘而愤怒的,却是在怜生靠近了以后,突然的眼中好像有了一丝动容思考的神色。

  我心中也充满了疑问,这些兵魂为什么会如此?但哪里还敢耽误,只是一下子上前去,紧紧的牵住了怜生的手。

  “叶大哥,是不是?”怜生对着我笑,又擦了一下脸上的泪水。

  却是在这一瞬间,那两只兵魂忽然靠近了我,几乎和我贴身。

  在这个时候,我手上的皮肤都能感觉到那种属于灵体的特有的阴凉气息,我的脑中也开始回荡着灵体特有的那种咽呜声。

  我拉着怜生不敢动,目光却不由自主的和这两只兵魂碰撞在了一起。

  我不知道为什么,从这兵魂的眼中却是看见了一股悲凉,和一种我根本说不上来的情绪。

  “叶大哥,走啊。”怜生拉着我的手,用力的拽了一下,似乎根本就不在意贴在我身边的兵魂。

  却不想,贴在我身边的兵魂还真的就一下子让开了一条道路,但与此同时,它们忽然开始仰天长啸....那悲凉的啸声一下子震荡的我脑海都有些模糊,也似乎穿越了天际!

  随着这两声咆哮的声音,整个平原上游荡的兵魂都停住了脚步,所有游荡的兵魂目光都落在了我和怜生的身上?

  这是什么情况?我有些头皮发麻。

  不由自主的看向了怜生,有些可笑啊,到了这片平原,我竟然需要怜生来给我‘依靠’。

  怜生却是全然不在意的样子,只是闭上眼睛沉默了一下,然后才睁开眼睛,下意识的对我说到:“叶大哥,它们好像有了一些期盼。”

  期盼什么?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下意识的牵着怜生朝着断魂桥的方向走去...而那些停住脚步的兵魂,忽然的朝着我和怜生围拢了过来。


仐三说:
五一节事情好多,应该把四天假期全部用上的,我感觉自己在马不停蹄。好了,虽然晚了点儿,今天还有一更,我抓紧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