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八十九章 桥头的雄将

第八十九章 桥头的雄将

  我无法形容这一路的感受。
  
  密密麻麻的兵魂围绕着我和怜生,只在中间给我和怜生留出了一条小道。
  
  每前行一步,我都能感觉到它们强大的气场,带着一种悲凉的血色意境,以及好像有千言万语,却什么都说不出来的一种期盼。
  
  不知道是不是在这里游荡了一两千年。
  
  它们已经遗忘了太多的事情,如同北市的那些鬼物,剩下的只有一些本能!
  
  不,应该不是本能,而是执念!
  
  这一股执念究竟是什么,我已经无法探究。
  
  但随着我的每一步前行,一种莫名的心惊却在我的心中爆炸开来。
  
  这些兵魂的残破盔甲,被我无意中看见了几个似阵纹又非阵纹,似符文又非符文的符号!
  
  死去的灵魂从根本上来说,应该是不存在任何的衣物或者盔甲的,因为灵魂的本质是意志!如果说有,只是生前记忆的一种折射。
  
  而人的记忆有时候是会出错,是会骗人的...我不敢通过这个来肯定什么。
  
  但心中已经开始剧烈的跳动!这些符号我并不认识,我连它们是符文和阵纹都不敢肯定,但我却从其间看见了一两个非常熟悉的符号,也许只是有稍许不同,但也很能说明问题。
  
  这一两个符号,像极了猎妖人特有的武器上才会有的符号!
  
  我又想起了怜生所说的话,他说这些兵魂身上和我有相似的气息...难道...!
  
  我想回头看一下身后的那一座城,看见的依旧是翻滚的黑雾。
  
  但这一发现,让我开始下意识的注意这些兵魂身上残破的盔甲,果然这根本不是一个偶然的事件,这些盔甲之上都有那种特殊符号的存在。
  
  只是相比于现世猎妖人的武器,这些盔甲上的符号组合简单了许多,也不知道效果是什么?
  
  我看着看着,就注意到了脚下插入红土里的武器...它们自然也是不存在的,依旧是这里的兵魂共同‘制造’出来的一种幻象,可我却真的更加震惊以及激动了,因为这些武器上密布着这种特殊的符号。
  
  比盔甲之上的复杂许多,虽然比不上现世猎妖人的武器,但比起盔甲更加接近现世猎妖人的武器!
  
  而普通人看来,或许会认为这是装饰的纹路。
  
  我有些发愣,连行走也变成了下意识的行为,我想起了曾经我的一个想法,不知道是哪个天才发明了猎妖人的武器,却不想这是这么早就存在着的了,即使符号产生了变化,但....
  
  我也知道差之毫厘,失之千里这句话,或许我的判断是错误的。
  
  可是,我相信怜生的话,这个神秘又可怜的孩子,他不会无的放矢的说这些兵魂与我有着相同的气息这种话的。
  
  想着这些,想着之前在外市的那种召唤感,我忽然发现我似乎触摸到了一个真正的秘密,一个似乎是一切谜题来源的秘密...
  
  我再次抬头看向这些兵魂,目光就变得炙热而感动起来!
  
  这些是我的前辈,真正的前辈...他们游荡在这里几千年了,可是他们的血肉,手中的武器是一道真正的长城,是真正的在守护着人,而不是指向着自己的同族,陷入无止境的内斗。
  
  在这个时候,我和怜生已经在平原之上行走了一大半。
  
  我的眼中忽然出现了飘荡的衣角,我在心情激荡之下抬头,发现的却是另外一种打扮的游魂站在了我的面前。
  
  它们穿着的不是残破的盔甲,而是术士的法袍!那法袍之上,熟悉的先天八卦图案,此刻在我眼中是那么的亲切。
  
  这些应该不是兵魂,它们是修者的魂魄,因为法袍之上并没有猎妖人独特的那种符号。
  
  但它们的存在,说明了一个很大的问题。
  
  曾经,就在这里,在这片土地之上,修者曾经和猎妖人一同守护着这座城市!面对着共同的敌人。
  
  我的心已经震撼的麻木了。
  
  关于这座城市的秘密已经呼之欲出,却又像掩盖着更深的迷雾。
  
  我只得前行....心中溢满了某种说不清楚的强烈情绪,我看见了残破的盔甲,破碎的武器,甚至是染血的术法法袍...
  
  而是什么最终埋葬了这一座应该是属于英雄的城?
  
  我皱眉思考,心中竟然涌动着和怜生一样想要哭的心情,我甚至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处,只是麻木的前行...直到怜生忽然牵着我的手停下了,我才一个反应过来,跟着停下。
  
  我们已经走到了路的尽头!
  
  我听见了那瀑布的声音,到了近前,才是真正的震耳欲聋,我也看见了那一座断魂桥!
  
  这样的近距离,才发现它更加的凶险!
  
  桥上飘荡着一层又一层的淡红色迷雾,桥面宽窄不定,实际上就真的是一道未断的石头连接在其中。
  
  悬崖高不知几许,从下方时不时的传来一两声让人胆颤心惊的吼叫之声,就好像下方隐藏着什么万古巨兽,又有数不清的呼号夹杂着震耳欲聋的水声之中。
  
  让人感觉这就是黄泉,里面翻滚着无数的冤魂厉鬼。
  
  这一切其实都不是问题,因为我终将踏上这一座断魂桥,真正的问题在于在断魂桥的前方矗立着一个巨大的身影。
  
  说是巨大也不对,只是它散发的气场,让人感觉它是一个无比巨大的存在。
  
  是一个将军矗立在桥头。
  
  应该不会错,它那一身完整的盔甲,就是古秦时标准的将军盔!
  
  这一身盔甲比任何兵魂身上残破的盔甲都要完整,却都要充满了一种血腥的味道...穿着盔甲的将军身高大概有两米,这在古时已经是真正巨人般的存在,何况他的一身盔甲让他显得更加的高大?!
  
  除了气场,这个将军魂就身形而说,也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存在。
  
  此时的它,双手握着一把纹路密布的巨剑,巨剑插于地上,就这么横亘在了我和怜生的面前!
  
  ‘哗’我的身后响起了整齐划一的声音,我忍不住一个回头,不知道何时那些聚拢而来的兵魂竟然排列成了一道道整齐的方阵,那‘哗’的声音就是它们同时踏脚而发出的声音。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幻觉,也只能是幻觉,却不得不被这一幕所震撼。
  
  ‘哗’又是整齐的一声,我身后的那些兵魂,术士魂都同时朝着这个将军魂跪下了,整个天空忽然响彻起了一声声整齐的‘咽呜’声,就像是来自万古的呼号,终于冲破了这一层青天。
  
  可悲的是,这里终究只是暗无天日的地下。
  
  “多少年了,我的儿郎们?”突兀的,一个悲怆的声音从桥头传来。
  
  如同战场的大鼓一般厚重在我的脑海之中回荡,还能感受到如果这个声音的主人还活着,这个声音就是如何浑厚的从胸腔中发出。
  
  而到如今,我只感觉到一股压抑了千年的悲伤,一股莫名的沧桑落寞之意。
  
  ‘呜’天空中持续的回荡着这一股咽呜声,是我身后起码上千的兵魂给予这个将军魂的回应之意。
  
  “我们被埋葬了太久,而你们如今连如何说话都忘记了。”那个浑厚的声音在持续着,越发的平静,却感觉它其实是在痛哭。
  
  我忽然就想落泪,而在我身后,那咽呜的声音变成了滚滚的悲鸣,数千男儿的痛哭!
  
  生,是热血男儿。
  
  死,亦是堂堂烈鬼。
  
  何以悲号?那是有多么压抑而悲哀的过往?
  
  那将军魂沉默着,一切仿佛都凝固在了这一股万古悲哀的气氛之中。
  
  我牵着怜生的手,就这样站在一股仿佛是惨烈的风中。
  
  将军的目光在头盔之下,我看不清,却是看见它突兀的朝着我伸出了它的大手,轻轻的摆动,是叫我过去。
  
  我能感觉到这个将军身为鬼物的强大,可是我心中却没有半分的畏惧。
  
  反倒是下意识的牵着怜生的手,一步一步的朝着那个将军走去,在他身前五米的地方停下了我的脚步。
  
  我看不清楚它的脸庞,仿佛笼罩在一层迷雾当中,却能看见它的目光之中蕴含着化不开的悲伤。
  
  “我沉睡了很久,是你的气息让我醒来。”它是在对着我说话。
  
  我沉默着,并不知道它是要具体的对我讲什么。
  
  它似乎也不在乎我的回应,而是回头看了一眼断魂桥之后,然后转头对我说到:“有无数的儿郎就战死在我身后的这片土地,更有我一生崇敬的大人身死道消在我身后的这片土地。我领着我的儿郎们就死守在这最后一城的边缘。”
  
  “嗯。”我的声音有些颤抖,这是不由自主的。
  
  我好像看见了那一战的惨烈。
  
  “在最后的绝望之际,我们都被埋葬了!而今,你可是在去往我的身后?”它的声音忽然大了起来。
  
  而在它身后的那片黑色峡谷,忽然一股铺天盖地的红乍然而起,就像我和白具一战时,突兀升起的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