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十章 黄泉断魂桥

第九十章 黄泉断魂桥

  我不明白这个将魂与我简单的几句对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只是当那一片熟悉的红色升腾而起的时候,我的内心开始猛烈的跳动,就连灵魂也跟随着颤栗。

  就是这种感觉,就是这样的召唤。

  我忍不住朝前一步,脚下扬起红色的尘土。

  “在那里是不归的战场。”将魂开口,声音沉重的如同在我耳边擂响了战鼓。

  我盯着那片红色,继续朝前。

  “在那里,从远古的远古就埋葬了无数人的生命。”

  我又是一步落下。

  “争斗不知何时会结束,而被埋葬的每一个人没有名字。”将魂的声音带着无尽的悲怆。

  那一片红色在这句话刚落音之时,也开始翻腾,带出的风有着惨烈的血腥味,似乎千万人在哭泣。

  可我也感觉到了一种坚定。

  而这种坚定,如同连接着我的内心,我的速度加快,又是好几步。

  “就在我身后,有着无数的危险,让人绝望的存在。”

  这些我还在意吗?

  “你一旦踏入,命运将不可逆转。”将魂忽然举起了手中的巨剑,然后又重重的落下。

  ‘轰’的一声,尘土飞扬。

  我距离将魂终于不到五米了,而最后一句话,如同一把重锤一般的锤落在我内心,它的意思再明白不过,它给我描述的一切,在我踏上断魂桥之后,都会发生,而我的命运将不可逆转,我是这一切的承担人。

  我不明白,我如何知道的这一切,可我心中就是清楚。

  我看着那一片红色,把拳头放在心口,我能感受到自己心脏在炙热的跳动,我看着将魂,一字一句的说到:“就算有这么一天,我将如你,如身后,如峡谷之中万千人一般,被埋葬,浑噩的游荡。就算我承担了这一切,也终将无名。但,我心不悔。”

  ‘呜’,在此刻,我身后响起了数千兵魂的咆哮声。

  将魂猛地抬头望着我,我终于看清楚了他的脸,平凡,坚毅,沧桑,无数的词语都没有办法形容,目光之中却始终有一股清明的坚定。

  它没有让开道路,而是望着我,忽然说了一句:“为何?”

  “我不伟大。我只知道,若这件事情是正确的,又该我去做,我就不该逃避。能做到什么程度,我不知道,而我有我的生命可以尽力。”这就是我全部的想法,生命的一切或许都是虚幻,因为什么都不可带走。

  但,我的无悔却是真实,会一直伴随着我到我闭眼的那一刻。

  “好!”将魂只回答了我一个字,然后让开了身体。

  在它的身后,就是那断魂桥,在浓雾滚滚之中,不知道桥面蔓延向何处。

  我看了一眼将魂,用眼神给予了我能给的最高敬重,然后牵着怜生,踏上了断魂桥之路。

  将魂的声音在我的身后响起:“我已经遗忘了太多的事情。唯独不敢忘的,是那些让人绝望的危险,强大的存在,以及我华夏人不屈的守护。我已经死去了,我的儿郎也已经死去了,而就算死去,当命运的转轮轮转之际,我们也当献出我们最后的一丝力量。”

  我停住了脚步,紧紧的牵着怜生的手,只有这样,才能让我沸腾的内心稍许能平静下来一些。

  “我沉睡了太久。而带着族人气息的你终于来了,唤醒了我,唤醒了太多。这里不会再平静,就算是充满了压抑怨气的平静亦不会有。之前,有个小娃为这里做了太多的防护,但命运的转轮终于挣开锁链,你的时间不多了。地下积蓄已久的‘火山’也将爆发。”

  它所说的可是那个风云飘摇的时代,终将来临了?

  我回头,想要询问一句,却发现不知道从哪里又飘来了一层又一层迷雾,再次笼罩了我和怜生。

  哪里还有什么将魂,兵魂?就算来时的小平原都不见了。

  根本没有任何的退路,剩下的只是眼前狭窄的桥面。

  只要跨过这一步,根本就不容我和怜生并行,只能一个人独行。

  我握紧了怜生的手,对他说到:“你走我的后面,记得握紧我的手。”

  怜生冲着我点点头,眼中却是有些畏惧,小声的对我说到:“叶大哥,我有些害怕。”

  怕什么呢?我看着前方,除了一层层的迷雾,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好害怕的?

  但心中还是小心又小心的防备着,踏出了第一步。

  就是这么一步,我的耳边忽然想起了咆哮的狂风之声,这风不是任何的幻觉,而是来得异常真实,狂暴而猛烈,连我的身子都被吹动的稍微晃动了两下。

  只能半蹲下来才勉强稳住了身体。

  怜生紧紧的抓着我,也跟着半蹲下来,贴住了我的后背。

  这么一阵突兀的风,让我的额角都是冷汗,却还来不及喘一口气,就听见一声巨大的咆哮声来自桥下。

  “叶大哥!”怜生的声音一下子变得惊恐无比,贴着我的身体也不由自主的一个不稳,朝着桥的下方滑去。

  我感觉到那声巨大的咆哮声对我灵魂的震动,可是此时哪里来得及平息一下?我一下子趴在了桥面上,一把扯住了怜生的身体。

  随着狂风的过去,我睁开了眼睛,眼前哪里还有迷雾?映入我眼帘的是一座悬在悬崖上的孤桥,桥下是万丈深渊,深渊之下是一条血红色的,如同岩浆一般的河流在咆哮翻滚着流动。

  在河流之中,竟然时不时的会翻腾起一小截巨大的躯体,而我并不知道那是什么?

  更恐怕的是,在河流之中还有人,不,是痛苦的灵魂!

  我头皮都在发麻,根本不敢想象掉下去以后,会是什么样的后果....谁能告诉我,这里到底是哪里?确定不是传说中的黄泉?不是地狱?

  而在我身下,怜生忽然撕心裂肺的喊了一声:“叶大哥!”

  我一下子从眼前的震撼中清醒过来,下意识的就一收手,怜生的身体被我提了起来,我的眼前一阵恍惚,看见了一个巨大的躯体从怜生的脚下一晃而过,速度太快,我根本就没有看清楚,只看见了那紫黑色的巨大鳞片。

  是什么东西?

  我趴在桥上喘息着,怜生被我拉在怀里!

  在我脚下的那条河流忽然响起了一阵震耳欲聋的落水声,我下意识的一转头,怜生在我怀里喊到:“叶大哥,别看。”

  ‘噗通’,那条如同熔岩般的红色河流溅起巨大的水花,我已经看见了!

  那是一条像巨蟒,又像巨大鲶鱼的怪物,在落水的瞬间,一个回头,我看见的竟然是一张人面。

  ‘呼’我忍不住吐了一口气,只听见自己心脏‘噗通噗通’跳得厉害,竟然能蹦到这么高的程度?这是什么怪物!

  “叶大哥,我怕。”怜生朝着我怀里躲了一下,手指向了那河流之上的高高悬崖之壁。

  我这才发现,在悬崖壁上有着不少大大小小的洞穴,说不清楚是什么的声音在洞穴之中回荡,偶尔会有一个人形的灵魂从洞穴中爬出,又像是被什么力量撕扯着被抓回了洞穴,只留下一声痛苦的咆哮声。

  而且,悬崖之壁不知道有什么东西在爬动,在黑暗中根本看不清楚,只是偶然能看见一鳞半爪,像是巨大的蛇形生物。

  我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这一切如此的真实,可我还是感觉到了一种虚幻的感觉。

  就像是某种投影,而其中的存在是灵体,这里的一切就像之前那个小平原是无数的灵体构筑的一个世界。

  想到这一点,我心中稍安,汗湿的手摸在了怜生的头上:“这些都是假的,怜生,只要不怕,就不会受任何的影响。”

  “刚才那个怪物...想吞了我。”怜生抓着我的衣襟,小声的说到。

  “不,只是幻觉!只要不掉下去摔死,就没有事情的。”我安慰着怜生,其实也是在安慰着自己,我根本就不知道这些恐怖的存在,会不会给我们带来伤害。

  “叶大哥...”怜生还是没有站起来的勇气。

  我握住怜生的肩膀,认真的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到:“不明白吗?我们没有退路,只能走下去。”

  说完这句话,我牵着怜生一下子从桥上站了起来,在站起来的一瞬间,那原本已经消失了的狂风再次的吹动了起来。

  依旧和之前一样,疯狂的将人的身体都吹得有些晃动。

  我努力的稳住了身体,牵着怜生,开始一步一步的前行。

  桥下,又响起了巨大的咆哮之声...我大声的对怜生说到:“不要低头,不要看!我们只需要看眼前的路。”

  “好!”怜生带着哽咽的声音,鼓足了勇气对我说到。

  而他汗湿的手掌却说明了他真的在害怕。

  我也怕,因为从那条血红色的河流之中不知道又有什么东西蹦了出来,我眼角的余光再次看见了它巨大的身体。

  桥的尽头,却不知道在何方?


仐三说:
第一更,今天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