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十二章 震天的杀意

第九十二章 震天的杀意

  我不敢转头去看怜生。

  事情已经到了千钧一发的地步。

  将魂让我进攻?在这种条件之下我如何进攻?

  那只怪物扭身已经朝着我撕咬而来,即便是虚幻,我也已经感觉到一股从未有过的巨大压力。

  在那一刻,我感觉,它的牙齿会穿透我的阳身,直接咬碎我的灵魂!

  既然如此,那就拼了!

  我的左手紧紧的抓住桥的边缘,而右手却是下意识的做了一个掐诀的动作。

  只是一秒,手诀刚刚成型,我就感觉我的灵魂力汹涌而出。

  我诧异的感受到了自己灵魂根深蒂固的变化,原本破碎的不成样子的灵魂,竟然多了一层我自己都说不清楚的‘韧性’,那种一种强硬的不容拒绝的意志,只要它在,我的灵魂就不会破碎一般。

  而如此的灵魂,竟然自然的产生了比我巅峰状态还要旺盛的灵魂力,多了多少,我竟然没有一个概念。

  我只是下意识的清楚,这一股意志,让我的灵魂被激发了真正的潜力。

  无声的,那只怪物的嘴张大到了极限,我从它的眼中看到了无尽的贪婪,我的灵魂对于它来说一定很‘美味’。

  也是无声的,我手中又形成了一把灵魂力构筑的长剑,澎湃汹涌的灵魂力让长剑被一层又一层的挤压,就如同百炼的钢铁一般。

  我不知道这个过程要进行多久,只感觉自己的灵魂力如同无穷无尽一般,要把这长剑打造成绝世的凶器。

  但时间已经不容许我让长剑彻底的成型。

  我开始默念这组手诀需要的简单咒语,灵魂力终于停止了输送。

  一把不成型的长剑开始固定而成。

  ‘吼’,怪物朝着我的脑袋毫不留情的咬来。

  千钧一发之际,我右手高扬起长剑,狂吼了一声:“杀!”

  “杀!”

  “杀,杀,杀!”

  似乎是在与我回应一般,在我大喊了一声杀之后,那个将魂忽然也仰天长啸,狂吼了一声杀,接着是那只会咽呜的数千兵魂,竟然与我一同狂喊了一声杀!

  这个充满着凛冽与激进的字眼在这片峡谷的上空回荡,就连那一片刺眼的红也开始微微震荡。

  ‘嗷吼!’这只怪物发出了从出现以来最痛苦的一声咆哮,我的长剑从它的下颚穿过,直接穿透了它的下颚,刺穿了它的舌头!

  我让这个怪物彻底的愤怒了,它似乎没有想到我这个到口的‘美食’,竟然有反抗的勇气,并且这般伤了它。

  它在吼叫之下,整个巨大的身体开始拼命的挣扎,而且不管不顾的朝着我压迫而来!

  它是虚幻的,没有任何重量的!

  但它的灵魂无比的强大,带着一种上古的沧桑气息,就这样朝着我的灵魂碾压而来。

  “啊!”我感觉我的灵魂像是被无限的挤压,就快要成一张纸片,即便有那一股强韧的意志在,也是让人难以承受的。

  可是,我不甘,我心中充满了一种暴烈,如火一般的烧灼着我。

  这是我叶正凌的力量,这是属于我叶正凌的进攻!凭什么?凭什么要被压迫?凭什么?凭什么我就要不能承受,要退缩?

  “不!绝不!”在死后之中,我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几个字。

  我的双眼通红,抓住桥边缘的手在不听的颤抖,我能感觉到我的血从指缝中流出,侵润着这座千年的石桥,又朝着下方的血红河流滴落。

  我拿剑的手也在不听的颤抖,生生的顶住,承受着如同被巨碾碾压的压力。

  如果要死,我就这样死,我——就——要——这——样——死!

  这是属于我叶正凌的姿态!

  ‘吼,吼...”那只巨大的怪物没有想到,一个区区的爬虫也让它这样的费劲,在这个时候不由得加大了压力。

  我能感觉到它的焦躁,它甚至想放弃对抗,回到那条血红色的河流中去,却又不甘。

  我快到极限了,这一次通红的不止是双眼,我的脸,我的脖子都变得通红,青筋暴突...那种巨大的痛苦,让我的七窍都在流血,身上的毛细血管也爆裂开来。

  我无法形容,灵魂之上的痛苦本就无法形容。

  “杀...”我状若疯狂,在这一刻就是无法压抑心中的战意,盯着这股巨大的压力,我从齿缝中又蹦出了一个杀字!

  “好!”将魂的声音从桥的那一头传来。

  此时,滚滚黑雾再次淹没了桥的那一头,除了那一个好字,那边仿佛彻底的静默了下来。

  一切,在这个时候如同被定型了一般。

  ‘呼’桥头凛冽的风再次吹过,飘扬起我的头发,迷住了我的双眼,仿佛这一刻已经成为了我人生的永恒。

  却是这时,桥的那头忽然传来了如同暴雷般的声音。

  是将魂低沉的咆哮,在他身后跟着数千的同一个声音,如此的整齐划一,已经分不出彼此!

  又是一个字,只是一个字——杀!

  这一声暴雷瞬间就‘炸’开了桥头的黑雾,一股我能够看见的血红色的能量,如同被激射而出的火焰一般,顺着桥面滚滚而来。

  虚幻的力量,竟然带起了实质性的如同音爆一般的声音,我甚至来不及看清楚它的轨迹,就看见这股力量已经瞬间到了我的眼前。

  那只怪兽开始似乎感觉到了危险,开始拼命的挣扎。

  可是,它的下颚被我的长剑贯穿,哪里是那么好挣脱的?

  似乎是意识到了这一点,这个怪物前所未有的爆发,让我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就在我感觉快要承受不下去的时候,那股血红色的力量,如同轻描淡写一般的碰撞到了怪物的身上。

  前一秒,怪物还在挣扎。

  后一秒,怪物忽然安静了,整个身体呈之前的姿态,一种怪异的扭曲姿势停伫在了桥面之上。

  我有些迷糊,这一股轰轰烈烈的力量怎么就无声无息了呢?

  可是,我只是这样想想,还来不及思考。

  手上忽然传来一阵剧烈的震动,我诧异的抬头,看见眼前不到一米的怪物,竟然就这样在我面前无声无息的开始碎裂。

  这个过程恐怖又诡异。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只是不到五秒钟的时间,忽然传来了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就连瀑布的水声也给压了过去。

  下一刻,那个碎裂的怪物,竟然就这样在我面前爆炸了开来,无数的碎片飞向空中,然后消失不见...

  就这样,彻底的魂飞魄散?我整个人已经愣了。

  我非常清楚,这个怪物有多可怕,被绑着一条锁链,又是在桥面那么受限,还被悴不及防的情况下被我突然一击,都差点儿至我于死地。

  我和它的对抗不过十秒左右,我心中再是清楚不过...再多一些时间,死去的必然是我。

  结果,却是那么一击,它就这样魂飞魄散了?

  我抓住桥面的手已经支撑到了极限,在这个时候,已经顾不得想什么了,赶紧散去了手中的灵魂力长剑,支撑着自己爬上了桥面。

  在这个时候,我才知道,我刚才支撑到多累的地步,特别是抓住桥面的那只手,只是轻微的动一下,都感觉到剧痛无比。

  “叶大哥。”怜生惊喜的在桥头又喊又叫。

  我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看了他一眼。也顾不得什么,有些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朝着桥头继续的前行。

  在这个时候,桥下的水中传来一声‘噗通’的声音,我下意识的低头一看,却是那条锁链坠入水中的声音...莫非水中绑着那只怪物的锁链还是真实存在的?我真是难以想象,这只怪物竟然被实质的锁链锁住,并且带起了它。

  “走下去,吾等将在这里等候,吾等将永在你身后,直至一切平息,直至消亡的那一刻。”这个时候,我的身后传来了将魂的声音。

  我的身躯一滞,却没有回头,因为这狭窄的桥面不容回头。

  我只是扬起了一只手臂,握紧了拳头,那就是表示对它的承诺。

  转眼,桥头已在眼前,只有最后一步的距离。

  却从河面之上诡异的吹来了一阵朝上的风,我只想要过桥,哪里还顾得上这些?

  可是,我刚一抬脚,河面却发出了一阵激烈的震荡,就如同在海面上一般,卷起了惊天的巨浪,就连那一条自上而下的瀑布,竟然也呼啸着被倒卷了好几米。

  这是?我下意识的想要闪躲,却一下意识到我还在桥面之上。

  怜生看着我的神情一下子再次变得惊恐,我听见了身后那惊天的水啸之声...感觉有一股大浪就在我的身后。

  “叶大哥,扑过来。”怜生赶紧的后退了好几步,他并没有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从他惨白的脸色之中,我知道,那是比刚才的巨兽更可怕的事情。

  我的呼吸一滞,就是这么极短的瞬间,两旁的山崖也开始震动,连同桥面也一同震动了起来,我的身体开始剧烈的摇晃。

  这个时候,还能犹豫吗?

  在这种身体都不能控制的情况下,我拼命的朝前一扑....桥头就在眼前,那么近,我却没有把握,我能够到达彼岸。


仐三说:
今天的第一更,等一下还有一更,我的脑袋好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