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十三章 水下的秘密

第九十三章 水下的秘密

  身体在急速的下坠中。
  
  在高空之中的感觉,最难受的就在于不能够控制自己的身体。
  
  我不能够控制身体下坠,我只能拼命的向前。
  
  再一次的伸出手,想要抓住一些什么!
  
  这是赌博,生死只在一线。
  
  也不能拖延,答案很快就会揭晓...我没有把握,我只能尽力。
  
  而当我的双臂终于传来了一阵巨震,手掌被尖锐的石头摩挲而过时,我知道我成功了。
  
  可我还来不及喜悦,身体就重重的一撞,撞到了悬崖之上,鼻端先是一阵酸麻,接着温热的液体流出...我不在乎这一下的撞击,我在意的是左臂传来的剧痛,接着就是酸软无力,像是有什么东西急速的抽走了我的力量一般。
  
  这样的状态,莫说用力支撑,爬上悬崖,就算是支撑身体也难。
  
  “啊!”我低吼了一声,手掌收缩,想要握紧悬崖边缘的石头,可是徒劳无功。
  
  糟糕的是,之前我和怜生就隐隐感觉悬崖上有神秘的东西在爬动,如今在黑暗之中,我看不见什么,却能感觉一个个未知的东西在朝我疯狂的接近。
  
  ‘哗’的一声,一股巨浪朝着我铺天盖地的打来。
  
  溅湿了我的身体,这水冰凉入骨,却不是血红色的....我知道这是悬崖下方的河水,原来那一片血红也只是虚幻的。
  
  ‘吱吱’,我的手掌和悬崖边缘的石头,竟然发出了这样的摩擦之声,湿滑的河水让我更加的撑不住自己的身体了。
  
  却在这个时候,一双手抓住了我的左臂。
  
  我抬头,是怜生,他已经跑到了我这边来,整个身体趴在地上,是他抓住了我...
  
  “叶大哥,你用劲。”怜生苍白的小脸涨的通红,试图用他那微弱的力量把我拖上悬崖。
  
  他的力量显然是不够的,但是我受伤的左臂终于有了一点不算强悍的借力,已经缓解了我太多的情况。
  
  我开始抓紧悬崖边上的石头,用力支撑着身体,努力的爬上去。
  
  在这个时候,河面又响起了咆哮的声音。
  
  我眼角的余光看见,那血红的河面又掀起了惊天大浪,这一次比上一次的更高,就像海啸时你无法想象的巨浪。
  
  “叶大哥,别看!”怜生生怕分散我的注意力,他努力抓住我的手朝后拖着,而在此时,我的半个身体已经在悬崖的边缘。
  
  “好,不看。”我大喊了一声,脚下终于找到了一点儿凸起的地方,一个用力,整个身体终于爬上了悬崖。
  
  在这个时候,我和怜生同时吼了一声,然后各自仰天躺下,大口的喘着粗气。
  
  再一次躺在实在的地面上,感觉真好。
  
  我听见刚才我悬挂的地方传来了一阵‘悉悉索索’,明显是什么爬动而过的声音,我一背的冷汗,却一点儿也不想去看,去弄清楚那是什么声音。
  
  劫后余生。
  
  ‘哗啦啦’,在这个时候,河面升腾的巨浪终于成型,如果是没有亲眼看见,怎么会相信有如此巨大的,几十米高的浪头?
  
  就犹如一栋摩天大楼突兀的出现在你眼前一般。
  
  浪头开始移动,还是朝着桥面的方向,似乎它也只能朝着桥面的方向。
  
  它移动的速度不快,刚刚劫后余生的我,根本没有心思关心那是什么?只想站起来,带着怜生远离这危险的地方...可是,怜生却比我更快的站了起来,然后朝着悬崖的边缘跑去。
  
  我心中气急,一把抓住了怜生,对他喊到:“你做什么?那边太危险。”
  
  “叶大哥,如果你不亲眼看一眼,你会后悔的。”怜生转头看着我,认真的说到。
  
  什么我会后悔,经历了如此多的险境,我心中尽管千百个不情愿,但还是疑惑的站了起来,紧紧的拉着怜生走到了悬崖的边上。
  
  在这里,狂风似乎永远不会疲惫,愤怒的呼号着。
  
  我只是朝下方看了一眼,就觉得头晕目眩,我并没有恐高症,只是想着之前自己竟然悬挂在这样的高空,心中难免一阵儿后怕。
  
  但当我凝神仔细看的时候,我一下子就愣住了,什么后怕啊,恐高症啊,全部被我抛在了脑后。
  
  因为掀起了如此巨大的巨浪,那一条血红色的河流水位也下降了不少,露出了河岸两旁很多斑驳的岩壁,我看见那些岩壁的两旁,竟然不满了密密麻麻的纹路,在黑暗之中这些纹路根本看不清楚,只是偶尔闪过的亮光,能让我看出这是阵纹!
  
  这阵纹根本就没有一丝雕琢的痕迹,就如同天然形成的。
  
  不过,若告诉我,这真是天然形成的,我绝对一点儿都不相信,因为在这些阵纹之间,我还能看清楚一些巨大到连黑暗之中也能看清楚的雕刻。
  
  这些雕刻是人形。
  
  没有一点点的规律,有的是完整的身形,或站或坐,有的干脆就只有一张脸庞。
  
  我不明白这些雕刻的意思,但这么多形态各不同的雕刻,却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同样忧虑却又坚定的眼神!
  
  这代表什么?我不由得抹了一把脸,但手臂传来的剧痛,让我忍不住‘呲’了一声。
  
  怜生却拉住我的衣袖,忍不住小声的提醒我:“叶大哥,你要看的是这浪头的后面。”
  
  浪头的后面会有什么?之前我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在怜生的提醒之下,我这才朝着那巨大的浪头看去。
  
  这浪头尽管巨大,但还没有大到占据了整个河面的地步,所以从浪头的空隙处朝着浪头的背后看去丝毫没有问题。
  
  “这背后是什...”我的性子一直有一些急躁,还没有看去,就忍不住问了怜生一句。
  
  可是,当我的话还没有问完,我自己就已经说不下去了,被我看到的那一幕给彻底的震撼住了!
  
  我看见了一根巨大的柱子!
  
  这根柱子就如同天然存在的钟乳岩一般立在河的正中,只是露出了一小截,我就感觉到了一股撼天动地,仿佛是来自于原始的力量。
  
  那一刻,我有想跪下膜拜的冲动。
  
  用了很大的力量,才克制住了自己这股冲动...可我身边的怜生却丝毫没有反应一般。
  
  我很奇怪,怜生是克制住了这股冲动,还是...?
  
  但在如此的震撼之下,我又哪里顾得上去深究这个问题?在这个时候,我已经发现了这根看似天然的柱子绝对不是天然存在的。
  
  因为仔细看去,这如此简朴的柱子上,隐隐的有个先天八卦的图案。
  
  除此之外,这根柱子上就看不出任何的端倪了!
  
  可是有先天八卦,就足以证明,这一切都是人为的,只是我难以想象,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工程,把一根巨大的柱子立于深深的地下河底。
  
  如果只是这样,我可能在震撼之下,还联想不到什么?
  
  我分明看见了这根柱子上有一根巨大无比的锁链,在这锁链之上,又有许多小的锁链系于其上。
  
  那小锁链我非常的眼熟,因为在之前我就已经看过,是锁住了那只人面怪兽的锁链...那这巨大的锁链?我的心跳开始加快,看着那铺天盖地的浪头,我忽然发现我一点儿都没有兴趣知道那巨大的锁链锁住的是什么?
  
  在红色的河水之中,那根巨大的锁链散发着幽幽冷光,黑色之中带着一股异样的冰冷,就这样看似随意的垂在巨大的柱子上。
  
  我开始莫名的流起冷汗,忍不住一把拉过怜生,低声的对怜生说到:“我们走吧。”
  
  怜生却不动,转头看着我说到:“叶大哥,它就要出现了,刚才这浪头要到桥端的时候,它就出现了。”
  
  “为什么一定要看它?”我的心情有一些焦躁,不明白为何一向懂事的怜生在这个时候会如此的倔强。
  
  “叶大哥,我刚才看见它的眼神了,它会害你。你要看它一眼,你要记住它。”怜生突兀的对我说了这样一句话,表情是前所未有的认真。
  
  会害我?所以我要记住它?这是什么逻辑?
  
  但在这个时候,那柱子之上的锁链忽然抖动起来,发出了几声清脆又高昂的声音。
  
  我的注意力一下子被吸引了过去,尽管怜生是一个小孩子,我总觉得他神神秘秘,他若是坚持这件事情,恐怕有他的道理。
  
  我在沉吟间,忽然看见柱子上的黑色铁链陡然的绷直。
  
  一声巨大的水花声,一个脑袋忽然冒出了水面。
  
  我忍不住倒退了一步。
  
  此时,惊天的巨浪正到桥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