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十四章 顶级的对决

第九十四章 顶级的对决

  ‘轰隆’。

  巨浪撞上断桥,响起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声音。

  这一股巨力让整个小峡谷都在颤抖。

  怜生因为站立不稳,一下子朝着前方滚去,我一个用力抓住了怜生的手臂。

  身子却是晃了几晃,并没有丝毫的动弹。

  在此刻,我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被水中的那只怪物所吸引了。

  当目光碰撞的时候,就再也不能挪开。

  那是一个巨大的蛇头,很奇异的火红色,让人感觉到炙热,上面却有道道看起来异常冰冷的银色。

  蛇头后有翼,张开来,就如同一种蜥蜴,但气势完全的不同。

  蛇眼一向都最是冰冷,可是从这双蛇眼之中,我却读出了一种对我似乎刻骨的仇恨。

  我没有别的想法,目光之所以不能挪开,是因为在灵魂深处的本能,驱使我,更像是强迫我,对着这条怪蛇绝对不能屈服,哪怕软弱的移开一丝目光都不能。

  ‘轰’,破碎的水流铺天盖地的朝着悬崖的两侧洒来。

  我和怜生同时都被淋了一头一脸,怜生瘦弱,何以能够承受这股水流的力量,被我抓着的身体再次不受控制的朝着悬崖边上滑去。

  我也再次一把抓住怜生,奇异的是,在这个时候我的身体中仿佛爆发出一股力量,让我能够纹丝不动的站在这里。

  甚至连脊梁都挺得笔直。

  这样的对视不过是十几秒的事情,渐渐的,我就能够感受到了一种巨大的,无形的压力,比之之前那个怪物给我的压力大了数十倍,甚至百倍。

  “叶大哥,你在流血。”怜生被稳住了身体,第一时间就是紧紧的抓住我的衣襟,声音中不无担心的说到。

  我心里一惊,这才感觉到从鼻孔,耳洞里都传来了一股温热的感觉,甚至耳朵里还有低声的‘嗡鸣’声,轻轻用手一抹,不是温热的鲜血,那又是什么?

  就算如此,我还是不能移开我的目光!

  这仿佛就是一场对决,但我这个小动作,却是被那条怪蛇注视到了眼里,眼中竟然出现了一丝人性化的得意。

  到底是什么刻骨的仇恨?就算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在支撑我,我也感觉到了我支撑不了多久。

  在这个时候,那股浪头终于彻底的破碎,那怪蛇却是冲着我阴沉的一个凝视,忽然间还未散尽的水花又有一小股随着它头颅的一个摆动,凝聚了起来...在我和怜生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疯狂的朝着我们拍打而来。

  “叶大哥,快走。”怜生畏惧了,拉扯着我的衣襟,想让我离开这个地方。

  我却是有苦说不出,身体丝毫不能动弹,因为我敌不过这一股来自自我的意志,我能感觉到这不仅仅是聂焰的,还有我自己的。

  这是第一次我感觉到我和聂焰是一体的。

  “叶大哥,你在做什么?”怜生急了,可无论如何也舍不得先离去的样子。

  我没办法开口对怜生解释,我所有的精气神似乎全用在这一场无声的对视当中,我只是想对怪蛇表达一个观点,我并不畏惧,甚至根本不逃避它。

  这番巨大的动静,惹得小峡谷也算是风云变色了。

  就连始终笼罩在天空中那一抹红色也开始剧烈的翻滚起来...

  我看着那一股凝聚的水头朝着我越来越近,那怪蛇眼中的得意之色也越来越重,甚至微弱的朝前摆动了一下脑袋,让水流加快朝着我和怜生打来。

  这一场危局要怎么解开?我心中大急。

  就算到现在,我也不能流露出丝毫的畏惧和逃避,我感觉在这个时候一服软,我的灵魂就将被这个家伙永久的压迫,在以后必然的战斗之中,心灵上会留下一丝空隙和漏洞。

  可我却也注意到,那怪蛇也不是很轻松的样子,它的头颅摆动。

  那柱子上巨大的铁链,就会有一丝微弱的光芒流动...而这光芒似乎会带给它痛苦,只是被它掩饰的很好。

  不过又如何?至少这样的束缚还不足以影响它对付我。

  “放肆!”终于,在天空之中出现了一声暴喝的声音,就是传自那红云之中,这个声音我一点儿都不陌生。

  之前我和白具对战时,从小峡谷这边传来的就是这个声音。

  我和怪蛇同时抬头,只不过我的目光中充满了疑惑与思考,还有内心压抑不住的一缕哀伤。

  但是怪蛇却是同样的仇恨望着天空中的那一片红色,甚至比看向我时,眼中还充满了不甘。

  这一个暴喝的声音,无形之中解开了我和怪蛇对峙的危局...但那一股巨大的水流已经铺天盖地的的朝着我和怜生扑来,我反应过来,拉着怜生就要走开,可已经避之不及。

  ‘轰隆’,这片天地之间传来一声没有丝毫征兆的巨响。

  接着,就连峡谷之中吹荡的狂风也一下子变得安静...我感觉到了一股厚重的力量,一下子笼罩了这片小峡谷,而我身前的水流也诡异的被压制住,在距离我和怜生不到一米的距离停住了。

  “走!”我丝毫没有犹豫,拉着怜生的手就朝着后方狂奔而去。

  我知道,只要穿过这桥头一片黑雾,我就能暂时摆脱这一条怪蛇的威胁。

  却不想,在我身后,传来了怪异的‘嘶嘶’的声音,这股声音带着强大的意志力量,竟然束缚着我的身体,让我前行的速度陡然变慢。

  比蜗牛的爬动还要费劲了几分。

  ‘轰隆’,天地之间又是一声闷响,那股厚重的力量又在这片空间之中加重了几分!

  随着厚重力量的到来,那股束缚我身体的力量竟然小了一些,我能够比较缓慢的步行了...我咬紧牙关,带着怜生后退。

  “怜生,你能够跑吗?”我几乎是从喉咙里挤出了这几个字。

  “我不能,我这里感觉好奇怪。”说话间,怜生竟然再次扯开了他的衣襟,在那里,我知道是有一片奇怪的痕迹,就像蔓延的树根。

  我忍不住低头一看,那一片痕迹,竟然隐约有些泛白的感觉,而且在‘突突突’的跳动,如同一个心脏!

  怎么所有怪异的事情都在这一刻发生了?我牙齿都快咬碎了...这一路行来还能再艰难一些吗?

  眼看着那滚动的黑雾就只有三米不到的距离。

  我低声的嘶吼着,就像一个负重了五百斤的人,在做着最后的冲刺!

  ‘嘤’,我身后变故再声,在我最后冲刺的时候,身后竟然想起了一声如同婴儿一般哭泣的声音。

  只不过完全没有婴儿那种天真和无助,而是充满了怨毒和不甘!

  ‘哗啦’,一声巨大的水花翻滚的声音。

  我不得不回头,却诡异的看见是另外一个蛇头从河面之中冒了出来!

  这是一个一模一样,红色与银色交错的蛇头....一看就像河底有两条这样的怪蛇。

  似乎这个头冒出来,给予了这条怪蛇巨大的痛苦,它仰天的一声嘶吼,再次发出了‘嘶’的一声,接着...水面又是一阵翻滚,第三个蛇头又冒了出来。

  我的心越来越冰冷,一条怪蛇就给了如此如临大敌的感觉,这三条?

  不,不对...应该不是三条,它们看起来如此的怪异,根本就不像三条怪蛇,反倒像...像是一个躯体的三个头。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我的额头就布满了冷汗。

  之前,我也看过不少的妖物,甚至在沉重的身后看见了饕餮的虚影...但毕竟都是虚影,从来没有如此真实的妖物就在我眼前出现。

  就如我清楚的知道之前那个人面怪鱼是虚影,我去不敢肯定眼前这个被锁住的三头怪是不是虚影。

  如果是真实的...我吞了一口唾沫。

  随着这些头的冒出,天地之间那股厚重的力量开始摇晃,似乎有些压制不住的感觉。

  而我身体的束缚感也再次的越来越重,从怪蛇痛苦又怨毒的眼神来看,这个束缚已经清明而明了的说明来自于那条怪蛇。

  我也终于明白,这根本就是一场我无法参与的‘顶级对决’!

  在摆脱了天地之间厚重的力量以后,那一股水流又在怪蛇的操纵之下,缓缓的,却坚定的朝着我和怜生席卷而来...从怪蛇的那股架势来看,似乎不把我和怜生卷入河流之中,它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可是,那一片红色云幕似乎也不愿意就这样被怪蛇占据在了上风。

  再又一次天地的震动之中,那股厚重的力量再次席卷而来....这一次似乎是爆发了很大的力量,已经没有什么保留的感觉。

  至少我抬头看去,天地之间的那片红色已经淡薄了许多,从鲜红的如同流动的鲜血一般的颜色,变成了一种轻纱般的红。

  这一次倒真的像大漠的残阳,充满了一种沧桑落寞迟暮的意味....我忽然想在这样的残阳之下,底曲一首思乡,痛哭一场离去。

  “是你逼我!”这一次厚重的力量彻底的笼罩了这片小峡谷。

  我感觉到这是一股钢铁般的意志,好像把这里彻底锁住成为了一个牢笼一般。

  却是在这股封锁之中,一个怨毒无比的声音突兀的出现了。


仐三说:
最重要的两章,彻底的撕开山海之谜,聪明的读者应该能贯穿明白整条主线了!我感觉如果山海照我接下来的安排写,其实真的有点儿精彩。好吧,我自卖自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