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十五章 愤怒的九婴

第九十五章 愤怒的九婴

  我惊惧的转头望向了怪蛇...在我以为只会‘嘶嘶嘶嘶’,不然就‘嘤嘤嘤嘤’的怪蛇,它竟然是懂人言的?
  
  妖!在这一刻,我终于明白了,上古神话之中的妖是存在并且如此真实的。
  
  接着,又一股铺天盖地的力量从河中翻腾上升。
  
  ‘哗啦,哗啦’,水花接连的响起...一片又一片,一阵又一阵!
  
  四个,五个....终于,我在目瞪口呆之下,看见一条有着九个脑袋的怪蛇从河中翻腾而起。
  
  那个巨大的锁链光芒连闪,那怪蛇痛苦的嘶吼。
  
  这才是真正的风云变色!
  
  但天地之间也回荡着一个声音:“任何阻止我自由的,阻止我等重临的可能,都应该被扼杀,扼杀在萌芽之中!”
  
  说话间,那股水流再一次的重开了束缚,朝着我疯狂的席卷而来。
  
  这一次,我感觉水流之中还潜藏着一股力量,是那个怪蛇的灵魂力,可以想象凭借怪蛇的力量,只要那股水流一触碰到我,那股潜藏的灵魂力也将要撕碎我的灵魂。
  
  可也就在这千钧一发的瞬间。
  
  天空中的那片潜藏的红,也陡然一收,在我和怜生又惊又惧的情况下,陡然撞入了我的身体。
  
  ‘啊’,在那一刻我感觉到一股灵魂快要爆裂的痛楚,也忍不住痛呼出声。
  
  但一个清楚又明白的声音从我身后,也就是桥头之后的黑雾之中传来:“有他在你身边,你可承受吾等的力量。”
  
  他是谁?难道指的是怜生?
  
  我忍着巨大的痛苦转身,看见的却是怜生无助又惊慌的神色,只是握紧了我的手,不停的叫着‘叶大哥,叶大哥....”
  
  不可能会是怜生!我就是如此判断的。
  
  可是力量啊...在这一刻仿佛充斥了我的每一个毛孔,我从未感觉自己又如此的强大过,强大到比我以前任何一次自毁封印都要强大一百倍,不,一千倍!
  
  我感觉我能一伸手,就撼动这悬崖。
  
  一跺脚,就颠覆这河流。
  
  像是有万千的灵魂力同时涌入了我的灵魂,带着一样的赤红色,和我的灵魂丝毫没有任何的排斥。
  
  我的灵魂如何能够承受这种力量?却又如那个声音所说,我根本就无所谓这股力量加身,一股强韧无比的意志在不断的凝聚我的灵魂,就感觉是它不要我碎裂,我的灵魂就一定会强韧的承受任何力量!
  
  这只是瞬间的事情。
  
  在我握紧了拳头之后,那水流已经铺天盖地的又一次距离我和怜生不到一米了。
  
  此时,天地之间那股厚重的力量已经消失,似乎全部被灌注到了我的身上....我感觉自己好像有很多的办法能够阻止这一切,但一时间却又什么都想不起来。
  
  就像一个贫穷的人忽然拥有了很多的财富,一时间根本不知道如何去运用这些财富。
  
  “挽弓!”
  
  “挽弓,挽弓!”
  
  也在这个时候,那个声音再次从黑雾之中传出,和之前翻滚在红幕之中的声音一模一样,我有些迷糊,这个声音到底来自于哪里?
  
  而且像一个人的声音,又像千百个人的声音一般。
  
  都在提醒着我此刻挽弓!
  
  弓在哪儿?我甚至来不及迷惘,在如此强大的力量加身以后,我的那一组灵魂力手诀甚至不用刻意的掐诀准备,只是手势一个变幻,灵魂力就汹涌而至。
  
  不管这个声音是什么?我对它充满了莫名的信任!
  
  挽弓吗?我一个转身,后脚重重的踏入大地,掀起烟尘滚滚...下一刻,一把完全由灵魂力构筑的长弓就出现在了我的手中...我空手拉着虚幻的弓弦,这是我的灵魂在拉动。
  
  然后在那只手上,灵魂力不断的聚集,聚集...一支,两支,三支....
  
  对应着怪物的九个脑袋,九支长箭瞬间成型,而且顺着灵魂力的不断累积,这九支长箭锋芒毕露!
  
  “不!”在这个时候,那九头怪蛇忽然疯狂的嘶吼一句,我挽弓相向的样子似乎是刺痛了它的灵魂,让它眼中的怨毒几乎化为了实质!
  
  ‘轰’那股水流终于席卷而至。
  
  我一个返身,把怜生挡在了身后,然后一个展臂,那把虚幻的长弓瞬间被我拉动到了极致。
  
  这和我的肉身无关,是纯粹强悍的灵魂!
  
  在大水劈头而至的瞬间,我狂吼了一声,忽然就松开了弓弦,九支长箭咆哮着朝着水流激射而去。
  
  ‘澎’,小峡谷之间都回荡着这一声闷响。
  
  那一股水流在奔涌到我当头之际,终于失去了那股铺天盖地的气势,一下子就变为了无数的水花散去。
  
  水流之中潜藏着的那股灵魂力也被长箭射穿,化为了无数的碎片,又朝着那九头的怪蛇再次的凝聚而去。
  
  ‘哗啦啦’,这水流在我和怜生的头上散去,自然也淋湿了我和怜生一头一脸,身上也跟随着湿淋淋的,没有一个地方是干的。
  
  可是,我却感觉到一股痛快的情绪,忍不住仰天长啸。
  
  此时,桥头的黑雾翻滚,一个身影突兀的从那黑雾之中挣扎而出,有些探头探脑的样子,似乎是想要探查这边的情况。
  
  我一眼望去,却是看见一个相熟的人。
  
  “任小机,你别走。”我大喝了一声,我对这个人的印象一点儿都不好。
  
  从最初被骗,到三番五次的被针对,我总觉得充满了这个人的影子...陈承一无论如何给我的感觉都是正直的,如何能够容忍任小机这样的人存在呢?感觉这个年轻人一点儿都不简单,深沉的心思之中,充满了某种阴谋和算计的味道。
  
  但愿,这不是我的偏见。
  
  任小机从黑雾之中一出来就被九个头的怪蛇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脸色兴奋的泛起一种异样的潮红,如同疯癫了一般的自言自语:“九婴,九婴...这里果然是...”
  
  却被我一声暴喝,打断了他的情绪。
  
  在转头的一瞬间,这个任小机又完全恢复了他平日里那个淡然的样子,只是看着我全身湿透的站在悬崖边儿上,眼中透着一丝诧异:“你还没死?”
  
  “你认为我就该死?”我心头燃烧着熊熊的怒火,实在是非常排斥在他口中那种把人命不当一回事的淡漠。
  
  “我不知道你是如何走来这里的。”说话间,任小机一眼看见了在我身后的怜生,然后说到:“但你在这里肯定也是活不下去。把他交给我,我不杀你。”
  
  “呵...”我连连冷笑,怜生再次抓紧了我的衣襟,显然怜生对这个任小机也没有任何的好感,生怕我把他交给任小机。
  
  “你惹怒了我。”却是在这个时候,一声怨毒的声音再次的响彻在天地间。
  
  是刚才短暂沉寂的怪蛇!
  
  如果我没有记错,任小机说它是九婴?
  
  九婴,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应该是山海经里的怪物,只不过那个时候,无论是我还是正川哥,除了对阵法书籍以外,就是对武侠小说感兴趣了。
  
  若说细读山海经,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九婴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什么样的概念,我丝毫的认知都没有...何况,师父曾经莫名其妙的说过,如今流传于世的山海经充满了后人的猜测与不是太肯定的补充,甚至有的地方完全背离了真正的山海经。
  
  我在思考之间,已经感觉到了悬崖的震动。
  
  那一根巨大的铁链由于九婴的暴怒,也开始剧烈的震动,‘哗啦啦’的作响,上面白光闪动,充满了异常神奇的色彩。
  
  九婴的身体不断的攀升,那根铁链也在开始渐渐的绷紧。
  
  河流到这个时候反而平静了下来,只是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而九婴的身体就是在这个漩涡之中慢慢的浮现。
  
  崖壁两旁的阵纹开始疯狂的闪烁,那些栩栩如生各自不相同的人形忽然也变得有了一丝莫名的生机,神色瞬间肃穆。
  
  我感觉它们在和九婴之间进行着一场拉锯战。
  
  悬崖震动!
  
  “你天生就有让我厌恶的味道!你让我感觉就是那个应该被扼杀的存在!更不应该的是,你竟然敢在我面前挽弓!如果不是这些该死的...你一只蝼蚁,得到了一点儿微末的力量,就敢在我面前逞威?你让我愤怒了,就算付出代价,我必杀你!”
  
  是九婴疯狂的声音。
  
  在杀你两个字刚落音之际,它的灵魂力化作了真真的风暴,开始在这峡谷之间爆裂,呼号...风中,一道道灵魂力形成的尖锥在疯狂的肆虐。
  
  我的手诀一动,灵魂力形成了一层防护,护住了我和怜生。
  
  而任小机站在黑雾之前,用一种异常冰冷的眼光看了我和怜生一眼,转眼又钻入了黑雾。
  
  我也可以跑,但在这个时候,九婴的气机牢牢的锁定了我。
  
  我知道,我一个任意妄为,可能就会把我和怜生推入万劫不复的地步。
  
  如果是这样,那就——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