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十六章 最后的对峙

第九十六章 最后的对峙

  手中的灵魂力长弓还在。

  我一个挽弓,又是九支长箭出现在了弓弦之上。

  我可没有什么射箭的技术,刚才也只是看着一股水流,胡乱而射,凭借的就是强悍的灵魂力拉动弓弦,箭矢充满了威力而已。

  但这一次,我如临大敌。

  九支箭矢哪里舍得轻易的射出?我要最强威力的箭矢,至少是要做到我能够做到的极限!

  所以,灵魂力的汪洋泛起了真真的狂涛,如同九条大江一般的涌向了箭矢。

  在这过程之中,灵魂力不断的累积,压缩,就如同千锤百炼的雪花钢一般,而我就是那个锻造钢铁的铁匠。

  我终于知道聂焰这套手诀厉害在哪里了,或者说聂焰这个人厉害在哪里?

  他就厉害在对灵魂力的运用出神入化,如此澎湃的灵魂力都被毫无压力的压缩,而一般人早就控制不住崩溃了。

  而这能力,毫无疑问传承到了我的身上,可惜我一直无灵魂力可用,如今才感觉到痛快淋漓的酣畅。

  面对我这样的主动宣战,九婴愤怒到了极限。

  在此刻,它已经不说任何疯狂的语言,而是整个身体不停的从漩涡之中攀升而上。

  从河流到悬崖的上方,少说也有好几十米的距离,可是当九婴展露出巨大的身体时,这些距离仿佛都不是问题。

  如此巨大的身躯,无论任何人看见都会充满了压力,恨不得立刻射出手中的箭矢,阻止这个巨大的怪物。

  我也想!

  可是,我必须忍耐,必须克制。

  这是一个双方都在积蓄力量的过程,面对如此的怪物真正疯狂起来的时候,我只有一击的机会,其它的攻击我很清楚都是无谓的浪费。

  静默的过程!

  ‘哗啦啦’,整个小峡谷之中只剩下九婴的身体攀升,铁链抖动的声音。

  我自己似乎都不敢相信,如此澎湃的灵魂力也在短时间内被我压缩到了极致,原本是虚幻无影的箭矢,在这个时候,竟然有了隐隐的,模糊的形态,散发着幽幽的蓝光。

  我在等待着,只要在九婴发出致命一击的时刻,我的箭矢就会毫不留情的射出。

  在这个时候,它垂着脑袋,掩盖住了身体的要害。

  至少在我的认知力,蛇类的要害无疑是在七寸之类的地方,不管这家伙多么变态,在我眼中它就是一条大蛇!当然,射爆它的脑袋也可以,但我自问没有那个本事,这箭矢也没有那个威力射爆它的脑袋。

  我还是不敢轻易的动手,因为我只有一击的机会,我没有把握。

  “怜生,你退后。”在猎猎的风中,我的拇指轻轻的摩挲着弓弦,即便是灵魂力所构成的虚幻弓弦,但我似乎也有所感应,它崩到了极致。

  “叶大哥,要死一起死。如果没有你,我进入那黑雾之中也是死。”怜生明白我叫他后退的意思。

  如果我一击没有奏效,他可以及时的退入黑雾之中走掉。

  如今,所有的线索都很清楚,这条九婴针对的只是我...我有强烈的预感就算我退入了黑雾之中,它也不会罢休,但怜生它会放过。

  “退后。如果我死了,你活着,至少还有一丝希望让人知道在这里发生了什么。”我大声的说到。

  而河中还在不断攀升着身体的九婴,面对着这九支泛着蓝光的箭矢,眼中全是疯狂的仇恨,当然还有一丝丝的忌讳。

  我的心一凉,忽然明白,这九支箭矢还不足以对它构成威胁。

  可我的话终于让怜生有了一丝动容,我继续对他说到:“你急着,如果我真的战死在了这里。还有一个人值得信任,也能阻止这一切。你必须记住他的名字,他叫陈承一!你若是有幸出去,直接找到市场的主人,她叫季承真,或许能带你找到陈承一。”

  我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提起的是对我来说还很陌生的陈承一?

  我也不想去细想原因。

  在这个时候,怜生的手忽然用力的拉扯了一下我湿淋淋的衣角,终于是慢慢的松开,一步步退到了黑雾的边缘。

  我心里松了一口气,终于是可以放心一战。

  如果,在多一些灵魂力的话...我心下希望着,可是望着漆黑的上空,哪里还有一丝红幕?

  ‘哗啦啦’,铁链终于终于绷到了极限。

  我的手心也稍微有一点儿湿冷,我知道这等待的最后一击终于到了。

  “叶大哥...”怜生的声音在我身后哽咽,其实无论是我还是他,都明白这一站,我可能不太会有机会。

  “进去。”我的声音却变得平静了。

  我心中明白或许不用等待结果了。

  九婴的身体终于和悬崖持平,此时它的九个脑袋同时望向了我,眼睛危险的眯起,身上的气势疯狂的攀升。

  而我,稳稳的把手中的大弓拉扯到了极致,拇指轻轻的动着,随时准备松开这绷紧的弓弦。

  我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怜生。

  还是那么可怜的样子,抹了一把眼角的眼泪,想叫我一声,终究还是咬了咬下唇,转身朝着身后的黑雾跑去...

  这应该就是最后了!

  下一瞬,小峡谷终于剧烈的震动,气势攀升到极限的九婴一声疯狂的大吼,九个脑袋仰天,然后一个急剧的扭动,朝着我的方向疯狂的撕咬而来。

  我的拇指动了动,只是可惜,它刚才仰天的一瞬,太过短暂。

  如今只有...我无比的冷静,挽弓瞄准了它其中一个蛇头,如果用九支箭矢来攻击一个蛇头总是够了吧。

  就算我身死,也要让这家伙脱掉一层皮,这就是我最后的决定。

  ‘轰’,似乎感觉到了我的意图,九婴那被瞄准的脑袋,连同另外两个脑袋,忽然一个转向,疯狂的撞向了我身处的悬崖。

  而另外三个脑袋上,张开的大口忽然疯狂的吞吸,河中的水流立刻翻卷着朝着它的口中聚集...

  最后三个脑袋,却依旧是朝着我毫不留情的撕咬而来。

  我也来不及细细计算了,它的三个脑袋疯狂的撞击悬崖,已经让我的身体左右晃动不稳...既然如此,我也忽然一个转向,箭矢瞄准了它朝着我吞噬而来的三个脑袋,拇指就要松开。

  至于结局如何,听天由命吧!

  一切最终到了最危急的时刻。

  偏偏却在这时,传来了怜生‘哎哟’一声的声音。

  我已经顾不上分神,就已看见原本封锁桥头的黑雾疯狂的滚动,在那一瞬间,一个大致有两人大的缺口瞬间成型。

  另外一股血红的力量从那个洞口之中冲出,然后朝着九婴狠狠的撞去。

  ‘轰’‘哗啦啦’一时间水声,悬崖的撞击声,铁链的抖动声震耳欲聋的充斥在这个空间....我模糊的看见了一个身穿盔甲的身影,就夹杂在这股红色的力量之中。

  那盔甲...不算是秦朝的制式盔甲,充满了某一种我看不懂的‘华丽’,却因为太过模糊,我也无法判断是什么?

  “你也要来插一手?在这里,你能奈何我?”九婴被这股力量撞开,不惧反怒,冲着那个模糊的身影疯狂的咆哮。

  “我是不能奈何于你。可是,你觉得我会允许你杀了这个后生吗?”那个声音威严无比,比起桥那头的将魂更有一种气势在其中。

  这句话让九婴彻底的疯狂,忽然九个脑袋齐扬,冲着我张开了大口,而峡谷之中回荡着它的一句话:“我看你如何阻止于我?”

  那道身影却没有说话,只是远远的,模糊的看了我一眼,忽然之前那股鲜红色的力量如同流星一般的撞入我的身体。

  “力量借你,完全的爆发吧。”他只是对我说了那么一句。

  这一次,我感受到了更加强大的力量....比起之前还要宏大,我的灵魂饶是有一股强悍的意志凝聚着,一时间也胀痛到了极致,直接从身体上表现了出来,几乎附着在表皮之上的毛细血管都炸开来了。

  可我哪里顾得上这些,灵魂力疯狂的涌向箭矢!

  只是短短一秒,原本还模糊的箭矢如同变成了真正的神兵利器,凝固成型...每一根都有一米的长度,箭头上泛着犀利的光芒。

  “九婴,退下!”那道身影威严的声音回荡在峡谷之中。

  “这怎么够?”九婴疯狂的摆动着脑袋,河水再次的被它重新聚集在一起,而其中有三个脑袋之中竟然隐隐泛起了火光。

  “不够吗?那这样如何?”我的心中涌起了从未有过的豪情。

  灵魂之中的那一簇火苗瞬间窜出,一下子点燃了每一根锋利的箭矢!


仐三说:
今天早一点儿更,对了,还有一章,我挑战一下速度的极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