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十七章 极致的爆发

第九十七章 极致的爆发

  蓝色的长箭之上泛着血红如同雾气一般的红光。

  竟然有一种暴烈的美感。

  可是,这如何够?灵魂力是如此的充裕,我疯狂的驱使着自己的火焰,让每一根箭矢上的火光燃烧到了极致。

  冲天而上,几乎照亮了半个小峡谷。

  “你拥有这等火焰?”当我的火焰出现时,最先有反应的是天空之中那个模糊的身影,它似乎一愣,接着又喃喃自语到:“之前,那火光冲天之时,我就应该想到的。”

  “吞灵焰!你竟然有吞灵焰...”接着,是九婴震惊的声音。

  “这样,够了吗?”其实,我还没有完全淋漓尽致的发挥,还有澎湃的灵魂力翻滚在我的灵魂之中。

  但我已经清楚,那个身影的目的好像不在于让我此时就和九婴决一死战。

  而是要我想办法逼退九婴。

  “不够,火焰吗?我也有!”九婴的愤怒到了极致,哪里是那么容易消下去的?它疯狂的大喊着,其中一个头的口中火焰也开始疯狂的聚集。

  那是一种陌生的黑色火焰。

  “你,还是退下吧?用不了多久,何愁一战?不管是你还是我。”天空之中的身影似乎有些沧桑,还在试图劝说着九婴。

  可是,九婴丝毫不闻,只是愤怒的看着我,看那样子,就非得在此地和我决一死战。

  我不说话,来得正好。

  我手握着长弓,也看着九婴。

  忽然开口,一字一句的开始念诵着一篇咒言。

  没有手诀的辅助,每一个字都会抽取大量的灵魂力,而每一个字如同有了实质的形状,从我口中朝着上空飘去,一股股的天地能量被快速的聚集,在这片小空间之中含而不返。

  运用灵魂力的手诀也好,传说中来自地狱的火焰也罢。

  这些都不是聂焰最厉害的传承,他最厉害的传承是镇妖咒言,那十三篇咒言,如今我只会一些残篇,但也够了。

  在灵魂力充足的情况下,我第一次感觉到了它真正的厉害,那股牵引的天地之地,那莫大的威压...

  “镇妖咒言?你究竟是谁?是什么传承?”这一次,天空之中那道模糊的身影彻底的震惊了,它的声音第一次失了那种淡淡的威严感,多了几分自己也控制不住的震惊。

  我的传承?我的传承只是一个三人的无名山门罢了。

  我不能言语,镇妖咒言一旦念诵,需要可不仅仅是灵魂力,还有整个人的精神也要全部沉浸其中。

  我终于感觉到了自己的‘威严’,是当咒言念诵起来,来自天地赋予我的威严。

  我看着九婴,如此的平静....而九婴和我对视了一眼,第一次畏缩了,退却了...甚至,在犹豫了片刻以后,整个身体开始缓缓的退去。

  “你当是我等死敌,你就是我等死敌!”一开始,它还缓缓的退却着,到后面,身体却是疯狂的朝后退去,翻起了巨大的水浪。

  可是它又极度的不甘心,大声的嘶吼到:“若不是我受制于此,也要爱惜自身!你就算有镇妖咒言又如何?来日,我和你必然一战,在外的孩儿们,也必将解开我的束缚!对,你也许都活不到那个时候,他们会无限的追杀你。”

  ‘轰隆’,随着九婴话语的最后一个字落音,它的身体就像一道光一般的消失在了那条血红色河流之中。

  我终于缓缓的松开了弓弦,而之前的灵魂力也朝着天地之间散去,又重新组成了一道道血红色的光幕。

  我也停止了诵念镇妖咒言,灵魂力散去的很快,已经不足以支撑我再诵念一个字。

  这一场碰撞莫名的开始,竟然又这样莫名的结束。

  “咳...”当解除了‘全副武装’以后,那种虚弱的感觉让我情不自禁的大声咳嗽了起来,来自胸膛的空虚,似乎需要大量的空气来灌满它。

  “叶大哥。”怜生畏惧的看了一眼天上模糊的身影,走过来扶住了我。

  我又感觉到了一股温暖的力量,似乎是在安抚我的灵魂,我忍不住疑惑的看了一眼怜生,这小子到底是...?

  “你的传承来自哪里?”天空中的身影又一次的发问。

  对于它,我就像对于将魂那般,有着一种我自己也说不清楚的尊重。

  可是,它的问题我能如何回答?只是摇摇头沉默,表示自己也说不清楚。

  “罢了。”那道身影只是一声叹息,忽然也就消失于天空之中,从之前那个洞口穿过,再次回到了黑雾之中。

  桥头的黑雾不再翻滚,又一次的恢复了平静。

  朝下看一眼那滚滚而过的红色河水,也就像是一切都没发生那样,谁会想到其中藏着一只九婴?

  就像,我不曾想到,我竟然也能逼退一只九婴。

  我还来不及喘一口气,怜生就激动的抱住了我的手臂,我一回头,看见的是他裂嘴大笑的样子。

  十岁左右的年纪,他才开始换牙一般,裂开的嘴里竟然还缺了几颗牙齿,大概也是觉得这样子对我笑有些丢脸,看我看他,他忙不迭的捂嘴。

  我却觉得内心痛快无比,忍不住‘哈哈’大笑!有些怜爱的摸了一把怜生的脑袋。

  怜生却对竖起了大拇指,不停的摇晃,捂着的嘴模糊不清的对我说到:“叶大哥,你好厉害。”

  我抹了一把脸上的水,一把牵住了怜生,对他说到:“我不厉害,这力量是别人借给我的。怜生,我师父曾经对我说过,真正的厉害是一个人若有一分的力量,他能把这一分力量的事情做到极致就叫厉害。”

  “你师父?”怜生疑惑的望着我。

  “嗯。”我没有转头,而是牵着怜生毫不犹豫的穿进了桥头那边的黑雾之中,这是我们早就应该到的地方。

  我以为会像之前那样,这里会很快的散去,然后展露出死亡峡谷的真面。

  却不想,在这里竟然是无尽的雾气笼罩,在其中只有一条曲折的小道。

  怜生似乎不在乎,好像和我在一起,他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他问我:“叶大哥,但你师父这句话,具体是什么意思呢?”

  “很简单。那就是人不分力量的强弱,若能担起肩上的责任,把要做的事情做到自己能做到的最好,那就是一种厉害。若这世间,人人都有一份铁肩担道义的心,这世间就会很美好。可惜的是,人们往往以为自己肩膀上承担的只是自己的事....”我说到这里,就不说了。

  这话若要说开去,未免就说的有些远了。

  怜生却似有所悟的沉思了很久,才抬头对我说到:“叶大哥,我明白了。你是在说,一个人不管厉不厉害,都有一种要为整个城市做出一点儿自己能贡献的事情的心,整个天下就会很美好,是不是?”

  “城市?”我疑惑的看了一眼怜生。

  忽然又想起了怜生可怜的身世,恐怕在这地下,他对于天下的概念只有城市这么一说吧。

  想到这里,我轻轻的握了握怜生的手,说到:“你说的很对。但如果我能够带你出去,你就会知道不是对一个城市,而是天下!天下有许多的城市,还有许多不一样的地方,天下很大,我会看见的。”

  “真的?”怜生惊喜的大喊,然后有些雀跃的说到:“那叶大哥,你会带着我去看遍天下吗?”

  “嗯,我走到哪里,就带你看到哪里!”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能走遍天下,我只能如此对怜生承诺。

  对的,就是承诺。

  短短的相处,几次生死的经历,已经让我和怜生有了不一样的深厚感情,我决定收养这个孩子,以后就把他带在自己的身边。

  “太好了。”怜生悄悄的擦了一下眼睛。

  我心中涌动着一股温暖的感觉。

  再一看,这雾气之中的路好像也到了尽头,在路的前方,再次聚集起了一片滚动的黑雾,就如同桥头那种雾墙一般。

  我的心中稍许有些不安!

  只是出城,过断魂桥,就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在这黑雾之后,又会有什么?

  这个我不敢肯定。

  但之前,出现的任小机的身影,却让我肯定,他们一行人肯定也在这雾气之后,相遇到的几率很大。

  前路,依旧难行。

  我似乎快要忘记了,我冒险来到这个内市,所求不过是一朵千魂花!


仐三说: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明天,这事儿叶会遇见什么呢?我忽然发现他比陈承一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