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十八章 神秘的战场

第九十八章 神秘的战场

  在这个地方,时间仿佛凝固了。

  飘荡的薄暮,寂寞的坟茔,一阶一阶往上的简陋石梯,淹没在尽头的雾气之中。

  而那道咆哮的瀑布仿佛没有根源,就从雾气之中穿出,那震耳欲聋的声音就像是在永恒的哭泣。

  一道石碑简单的立于边角的地方。

  ‘英雄冢’三个红色的大字带着无限苍凉的气息扑面而来。

  一条交错的路纵横在这片孤寂的地方。

  一头通往孤崖。

  一头却是蔓延在朝着小峡谷的雾气之中,看不到尽头。

  我抱着怀中的怜生,此刻就站在那块石碑的跟前。

  对于我来说,这里就是内市之行的终点——那道孤崖。

  传说之中的千魂花就长在这里,可我终究没有想到整个悬崖竟然都是一片墓地,埋葬着的是一段尘封的历史秘密和无数无名的英雄。

  “怜生,我们到了。”我轻声的开口,转头看了一眼身后淹没在雾气之中,通往小峡谷的路。

  也不知道他日,我是否还会再次踏上这片地方,然后揭开这个小峡谷之中掩盖的真正秘密?

  怜生伏在我的肩头,悄无声息,对我的话也没有丝毫的反应。

  我拍了拍他的背,感觉到他身体火烫,心跳剧烈的如同大鼓一般。

  在穿透那片黑雾之前,我做好了里面有千般危险,万般诡异的准备,可是我没有想到,穿透了黑雾之后,看见的却是这般安静而诡异的场景。

  一条分通两头的路。

  一片悲怆孤寂的坟地。

  而怜生竟然在穿出黑雾的那一瞬间,整个人就大叫了一声,待我把他抱起的时候,他已经神智不清,全身火烫的如同一块烧热的碳石,那纹路密布的胸口处,心跳的力量就像大地在轻微的震动,不正常到了极限。

  我不明白别的,只知道这样剧烈的心跳,恐怕持续一段时间,怜生就会死去。

  他也真的很痛苦。

  他在喃喃的说着胡话‘我到底还是回到这里了’‘命中注定吗?’‘姑姑’‘叶大哥’‘我体验到了’。

  我不知所措的看着怜生。

  无论我怎么叫他,他都在重复着这些胡乱的话,就在我犹豫要不要冲回去想办法的时候?怜生忽然清醒的了一瞬间。

  猛地抓住我的衣襟,用一种我不能理解的眼神,看着我说到:“叶大哥,上去!一定要上到那里去。”

  说话间,他努力的抬手,手指所向就是那座布满了坟茔的孤崖。

  说话这句话,怜生就陷入了彻底的昏迷,抓着我衣襟的小手也无力的松开。

  在那一瞬间,我竟然有一种充满了孤独的迷茫和难过,感觉怜生就像离开了我。

  我抱起了他,朝着那片孤崖走去。

  其实,即便他不说,我的目的地不也就是这里吗?越发的感觉一切就像宿命。

  在‘英雄冢’的石碑前,我并没有停留太久。

  我对怜生的自说自话,他自然也不可能对我有任何的回应。

  这个像谜一般的孩子,到了这里,似乎终于要掀开迷雾一般的身世...可我竟然有一种他只要如先前一般,身世什么的都不重要的感觉,我甚至有想抱着他再次回到内市的冲动。

  我直觉这个地方他才是真正的来不得,而回到内市他就一定会好。

  风吹动着飘荡在‘英雄冢’的薄暮,飘起一股说不出的味道,如苔痕枯萎的腐朽味儿,又混杂着一种淡淡的血腥。

  我迈步向前,当踏上第一阶石阶的时候,耳畔的风声忽然大作,飘荡的薄暮被疯狂的卷起,一声声如同呼喊似的声音响彻在耳边,我的眼前一花,整个脑袋不由自主的感觉到一股眩晕。

  那是一道道意志的强迫入侵,在触碰的一瞬间我就知道我无法抵挡。

  这种眩晕就是被意志强势入侵的表现,我只能下意识的抱紧了怀中的怜生。

  然后整个人不由自主的一下单膝跪在了这阶梯之上,那些意志传来的无比的重压感,让我的五感在这个时候都失去了感觉。

  眼前一片混沌,耳中一片混沌....一切都身处在一片混沌当中,只有一个声音无比的清晰‘你愿继承吾等之意志,继续固守吗?’

  “什么?”在模模糊糊当中,怜生的身体烫的我胸口在有些疼痛,也维持着我仅有的一丝清明,我下意识的询问。

  ‘你愿继承吾等之意志,继续固守吗?’

  ‘你愿继承吾等之意志,继续...’

  ‘你愿继承吾等之意...’

  我的一声询问,却换来了千百个声音同时在我耳边呼号,我抱紧了怜生的身体,艰难的开口,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大喊:“你们的意志是什么?”

  ‘轰’,我眼前的混沌忽然爆裂开来了。

  ‘呼’,我耳边的混沌也变成了一阵阵呼啸的风声。

  在突然的转变之中,我的鼻子嗅到了一种复杂的气味,那是大地的苍凉,金属的冰冷,沸腾的汗水综合成的一种无比复杂的味道。

  我抬头,看见的是一片群山环抱的大平原。

  平原上几乎是寸草不生,只有零零星星几簇不知名的红色杂草,在风中摇摆。

  其余的全是斑驳的鲜红,淡红,土黄的交错,就像鲜血一次次侵润了眼前的这片平原,才形成了如此驳杂的颜色。

  “这是哪儿?”我迷茫的四处张望。

  却感觉到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在快速的形成...我震惊的转头,看见天边的太阳似乎都黯淡了一分。

  风起处,平原的尽头,飘起了一层又一层涌动的雾气,所有的景物都在扭曲。

  ‘列阵!’一个雄浑的声音从另一头响起,那十足的中气,如同一把重锤,一下子贯穿了整个平原。

  我心中一惊,转头又朝着另外一方望去。

  我的心彻底的收紧了。

  我看见了一列列衣甲鲜明的士兵,听见了他们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在他们身前,是一队骑着高头大马的将领,而在他们身后是一座城。

  一座完全由青石垒砌的城!

  这座城是那么的让人眼熟,我就这样呆呆的看着,下一刻我口中忍不住喃喃自语:“内市!”

  对的,这不就是内市吗?只不过我看见的内市,那些青石已经完全的变黑,散发着一种死亡的气息...而眼前的这一座,古朴之中带着一种有力的‘顽固’,座落在这片大地上,还有着勃勃的生机和无尽的热血。

  ‘吼’,又是一个声音打断了我的震惊。

  这一次,声音是从之前那扭曲的雾气中传出,我带着一种惶恐的心情转头...看见的却是一只怪异的生物从雾气中徐徐的走出。

  它强壮,巨大,像一只老虎,却不是这个星球上的任何一只老虎的样子,因为这个星球上没有任何一只老虎有着如此巨大的身形,如此让人窒息的气势。

  也没有一只老虎会长着一只独角。

  这是什么?我感觉我的脑子快不够用了...

  可是,下一刻,却是从城前传来了一声肃穆的‘杀’字!

  接着‘刷’的一声是整齐的拔刀声,‘呼’的一声,又是一声整齐划一的‘举枪’声。

  在有些白惨惨的日光下,这些武器散发着森冷的光芒,上面的纹路复杂无比,那雏形就像猎妖人特有武器的简化版。

  在城头开始登上许多的人,他们大袖飘飘,就如同风中的旗摆....

  ‘嚓嚓嚓’,冲刺的步伐想起,一队高大壮实的如同野兽一般的士兵冲到了最前方,在虎吼了一声之后。

  ‘轰’的一声,无数巨大的盾牌重重的插于地上,又一队拿着刻着繁复花纹长弓的弓箭手轻骑上前。

  天地之中,响起了咒言的吟哦之声,整个平原在那一刻风云变色。

  ‘吼’‘呜’‘嗷’...也是在那一刻开始,那扭曲的雾气如同被撕裂一般,扯出了一个巨大的缺口,传来了各种长啸不已的声音。

  ‘轰隆隆’,大地被踏动的声音传来。

  我再次惊惶的转头,看见了数不清的异兽从雾气的缺口之中奔腾而出...在一片烟尘滚滚之中,我看见了模糊的身形,似人又非人。

  我想看清楚雾气之后的世界,却只能看见群山起伏,除此之外,什么也看不清楚。

  ‘哗啦’,是一道雷电首先开启了战斗。

  它劈向了正在冲刺的异兽群....引来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之声。

  我这个时候才惊恐的发现,我就站在战场的中央。

  而两方的气势无限的朝着我挤压而来,眼看着就要撞上我的瞬间....我抱紧怜生,闭上了双眼。

  一切却诡异的忽然平静了。

  那些冲杀的呼喊声,奔腾的咆哮声,都一下子消失了...我的耳畔只剩下淡淡的风声。

  我睁开眼,哪里还有那神秘的战场。

  眼前只是一个个孤独的坟墓。

  ‘自上古以来,吾等一辈守城2000千余年。为延续吾炎黄血脉,为保吾等身后每一寸土地,让吾等子孙生存。’

  ‘吾等无名,吾等亦无悔’

  ‘你愿继承吾等之意志,继续固守吗?’


仐三说:
估计也是骂声一片,所以就没看书评。写不出来的时候,的确也是无奈的。我想歇歇再写,还是逼着自己按照思路来写了,我自己其实不满意,做不到做不好又不愿意辜负的矛盾者就是说我了吧?也许我还真的不适合再网上写书这条路,这样写了三年,我感觉我完全是在燃烧小宇宙。我没做假,一字一句全是我自己敲出来的,一个标点符号都没有假手于人,我这样说是在安慰我自己,仅此而已。今天三更,补昨天两更加今日的一更,欠下的一更会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