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十九章 真正的伟大

第九十九章 真正的伟大

  这个声音又再一次的飘荡在我的耳畔。

  没有人告诉我,我刚才看见的究竟是虚幻还是真实?

  若是虚幻,这一个个的坟墓,那些兵魂,将魂也是假的吗?这里只有是战斗过的地方才能够解释这一切!

  若是真实,这些历史的真相又怎么可能毫无痕迹的被掩盖?

  可是,就真的被掩盖的没有一丝痕迹吗?好像也不是,那古老的神话,传承下来的一些玄奇的战斗,若真是全凭古人想象。

  那只能说,今天的人们在倒退!

  如何还能想象出如此完整的‘一个世界’,各种体系,各种人物关系构筑的一篇宏伟篇章?

  今人的想象永远都是在遵循着从前的神话基础,那不是太可笑了吗?

  我的心开始剧烈的跳动。

  开始思考,他们的意志是什么?已经再清楚不过了...那就是要我继续的去守护,再简单的一点就是真正的背负起比猎妖人更大的责任。

  守护人间?

  感觉像是米国大片儿一般,总是救世主来救世,这才是真正的不真实感。

  望着这一个个坟墓,我忽然又明白,这应该不是我一个人的责任,一个人能做到的事。

  可是,就如狮群总有头狮,战场总有将军...总是得一个人去站出来,担负更多的东西,这世间很多时候缺乏的只不过是站出来的人。

  这和荣耀无关,那个声音也告诉我了,这一切只能是无名。

  这也只是命运的责任,逃避和承担只是内心的选择。

  我的拳头握紧,又松开,在大脑一片空白之下,只有一个轻轻的声音从我的喉间溢出:“若真的选择是我,我不逃避,我背负这一切不因为任何原因,也不因为我曾经是聂焰。这只是我的选择,叶正凌的选择。”

  我没有一字一句,掷地有声。

  我只是在对着自己的心说。

  不轰烈,就如同一个个生命无名的被埋藏,一阵柔和的风吹过我的脸颊。

  一切都变得安静无比。

  我仍旧是单膝跪在地下,脑中还回荡着那战场之上的呼号,但耳边已经安静的只剩下风声和雾气飘荡的声音。

  那些坟墓像是又恢复了万古的安静与孤寂。

  我无声的抱着怜生,一步步继续前行,感觉每前行一步,就有一道意志的痕迹烙印在我的灵魂上,然后消失于无形。

  但总有一天,它们会爆发的。

  而那一天并不远了。

  孤崖之上的这一条蜿蜒石阶很长,就只有我一个人的脚步声在孤独的回荡。

  越是往上,坟墓的数量就变得越发的稀少,在山脚之下,还是密密麻麻的坟墓连成片。

  可是到了山腰,那些坟墓就越发的巨大,变成了零零落落的数十个。

  等到了山顶的时候,就只剩下寥寥的几座孤坟,虽然巨大无比...但是却没有任何的装饰,就如同一个土堆一般立在那里。

  相同的只是,这些大墓之前都有一个石碑,石碑上却没有任何的字。

  我不懂这是什么意思?但我已经听见了‘哗啦啦’的水声,感觉到了山顶重重雾气之中的湿意。

  地下的暗河是到了悬崖之顶才忽然的断掉,然后形成了瀑布...我明白我是要到悬崖之顶了。

  怜生在这个时候,一直安静的身躯忽然抖动了两下,似乎是要醒来。

  我忍不住低声的呼唤了怜生两声,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却是看见他眉头紧皱,拳头紧握,似乎是有些着急的样子。

  在昏迷之中,还在担心什么呢?我有些疑惑。

  却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在雾气的边缘,而在这雾气的边缘之旁赫然立着一块不大的小小石碑。

  和之前的石碑不同,这块石碑上刻着几行简单的字,因为岁月的关系已经有些模糊不清了,但字迹刻画的很深,所以还能勉强看出是什么字。

  怜生的着急影响着我,想要急切的走进雾气当中去。

  可这石碑还是让我短暂的驻足了,当匆匆看完上面的字迹以后,我的心中开始涌动着一种无名的感动,而这感动几次都快冲上我的脑中,让我想要落泪。

  最终也只是红了眼眶。

  石碑上的话其实很简单,在这里就是埋藏在几千年的斗争之中,有过突出贡献的英雄。

  但这注定只能是一场无名的守护,凭借的只是人本心之中最坚定无悔无欲的意志。

  战死在沙场的兵将自古以来不知道有多少,也只有英雄才有资格躺在这里,可这已经是区别的对待了。

  所以,在这里躺着的任何一个英雄都不能留下自己的名字,能在这里,只是人们自发的尊重,而留名却是辱没了那些战死的无名战士和将领。

  这一场守护永不留名!这只是责任,只是守护,只是最真实的内心,抛出了人性的贪,恶,抛除了一切的自我目的。

  留下的只能是纯粹。

  我无法用尊重来形容这一切,我红的眼眶也只能代表我的一种情绪,就是如今我才明白什么是伟大,真正的伟大!

  而人性会被这种真正的伟大所震撼,所感动...我相信,这不仅仅是我,是绝大多数人,还有一丝善良的人。

  这样想着,我已经抱着怜生穿越了这悬崖之顶的雾气。

  还在浓雾之中,我就已经听见了隐约的人声。

  虽然还听不清楚这些人在说什么?但这熟悉的声音...

  我的脸色一沉,我以为不会遇见了,但终究还是和这行人相遇了——任小机,白大人一行!

  这让我稍微有些踌躇了,之前的爆发是因为有莫名的力量加诸在我的身上,我才能逼退那不可一世的九婴。

  但如今这股力量已经被抽走了,我虽然灵魂之上的创伤有所恢复,但我也不认为我会是这一群人的对手,之前在北市不就匆忙交手过一次了吗?

  特别是那任小机!

  我甚至已经懒得去奇怪这群人为什么那么针对我了,细想下来,除了那白大人对我实实在在的仇恨,其他人?

  ‘唔’这个时候,怜生在我的怀里再次抽搐了一下。

  弄得我有一些心急,在昏迷之前,怜生曾经说过要我走到这悬崖之顶,想必有其深意,可我却不敢贸然在这个时候,拿我和怜生的生命冒险。

  我轻手轻脚的朝着雾气的边缘走了几步。

  在这个时候,瀑布的水声越发的大,但这几个人的声音也听得更加清楚了。

  “不行,只有穿越这个墓的屏障,才能动到它的根基。任少,我们这个阵法和我们的力量不够啊。”是任小机手下一人的声音。

  “还没有试多久?就已经确定了?”任小机的声音之中有一些不满,但还是非常的平静。

  “少主,你听老夫一言。这阵法讲究的是一击即破的力量,磨下去也没用,差一丝终究是差上一丝。就算再这里试再久也没用。”这又是任小机一个手下的声音,不过听起来非常的苍老,看样子是一个老者。

  他叫任小机少主?莫非任小机是雪山一脉下一任的主人?

  我皱起了眉头,雪山一脉堪称正道的顶梁存在,选这么一个人当少主?

  不过,这不该是我忧心的事情,我只是抱着怜生,趴在雾气的边缘,小心的听着。

  说到底,我还是不能放弃怜生,那么以弱对强,就只能等待机会,弄清楚他们在做什么?听他们在说什么,也许我能够寻到唯一的机会。

  那老者说话了之后,悬崖之顶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之中。

  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听见一个脚步声,似乎要朝着雾气这边走来,弄得我心跳一阵加快。

  好在,在距离雾气边缘还有几米的地方,这个脚步声停下了,从雾气之外再次传来一个声音,原来是任小机:“白大人,你跟随我们一路至此,也帮助了我们不少。我心存感激。但白大人,这一切也是我们付出了足够的代价,而且一路上我们也对白大人足够的尊重,几乎是有求必应....”

  说到这里,任小机停顿了一下,似乎在看那个白大人的态度。

  雾气之外却传来了白大人‘桀桀’的笑声,然后说到:“你有话就直说!我白具生前是一个粗人,只懂打斗和战场上的事。死后也不是那等玩弄心机的人,那是那些弱不禁风的谋士才会做的事情。”

  “好,白大人,既然你如此说。在下也不妨直说...我们一路艰辛才到了这目的地,甚至我还冒着生命危险去为白大人探查了一番,你的仇人有没有追上来?若是有,我甚至答应了白大人,在此动用我本不想动用的力量,为白大人拦截你的仇人。这说不定会引发多严重的后果,白大人想必也是清楚的。”任小机不动怒,只是一字一句的说到。

  雾气之外没有传来白大人的声音。

  而只是任小机继续说到:“那么白大人,我们一行对你如此的真诚。为何到了这山顶之后,面对这一切,白大人也只是袖手旁观,丝毫不肯做为呢?”


仐三说:
今天还有一章,山海写到这里,也是比较难写啊,比较痛恨自己布局太大,掌控起来很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