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零一章 对峙与过招

第一百零一章 对峙与过招

  有很多事情,原本就没办法避免。

  就好比我和任小机都来到了这个地方,又有什么办法可以勉去一战呢?

  被发现了,我倒是有一种轻松的感觉。

  放下了怀中的怜生,看了他一眼,很是干脆的走出了雾气。

  “你?”见我从雾气中走出,任小机停住了脚步,看我的眼神分外的诧异。

  好像只有我的出现,才能打破他那一份万年不变的平静一般。

  “难道就不能是我。”我双手抱胸,却是丝毫不惧的站在了任小机的面前,相比起来,我比他平静。

  可是,这完全只是表面上的。

  当踏入了这个悬崖之顶,我根本没有办法形容心中的震惊,因为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悬崖之顶是这样的,还有着几分别样的味道。

  确切的说,这里是一片平地,相比于小峡谷其它地方的荒凉,这里绿草如茵,一条地下暗河蜿蜒的穿过,在尽头处化为瀑布,升腾起的水雾和这里的雾气融为一体,又被微风撕扯成一片片的薄暮飘荡在其中,让人有一种如梦似幻的感觉。

  而在蜿蜒的地下暗河这一头,有着一座完全是石头铸造成的小屋。

  小屋苍劲,简朴,屋前有一桌,上面还放着一件有些破了却干净的兽皮衣,旁边还有似乎是青铜制的针,锥子之类,女人缝补衣服用的东西。

  让人看了,不知为何有一种淡淡的温暖感觉。

  我的震惊在于这个石头屋给我的感觉很熟悉,这个建筑风格我曾经在内市见到过,虽然建筑的形态完全不同,但异曲同工的感觉根本挥之不去。

  我说的自然就是内市赵一诺所在的那个奇怪茶肆。

  这个屋子自然不是悬崖之顶上唯一的存在。

  就在这个屋子的前方有一座巨大的坟墓,虽然比不上我在望仙村所见的那个封锁巨龟的坟墓,但就是气势上比那个愤怒显得恢弘的多。

  这里绿草如茵,对比起如同地毯一般的绿草,这个坟墓显得单调寂寞了许多。

  是用一层层的红土夯实,形成了一座并不算太陡峭的孤峰之感。

  而在坟墓的顶端,有一丛杂乱的东西,粗看像是什么枯藤缠绕其上,细看却是一丛快要枯死的根茎,若不是那主根特别明显,根本就看不出来那是一团根茎。

  它就这样矗立在悬崖之顶,小屋之旁,朝望着那座被掩埋的城市方向。

  可是它并不寂寞,仔细看去,就会发现,在这座巨大的孤坟之前,有一座小小的坟墓伴随在旁。

  年月久了,那座坟墓已经是看不太清,如茵的绿草早已经覆盖了它,似乎在温暖的包围它。

  似乎只有绿草,对于它来说还显得稍微单调了一些,所以在它的坟头开着大簇,大簇的几丛花朵。

  花色简单,在微风中摇摆,似脆弱,又似坚韧...细看去,它轻轻的晃动,又如一个女人呢喃的细语,在安抚着战后思乡的将士。

  我的心跳在看到那几簇花朵的时候,终于停摆了一下,然后开始剧烈的跳动起来。

  千魂花!

  一路千辛万苦我终于看见了千魂花!

  在世间难得一见的奇花,在这里竟然是一簇一簇的盛放,看起来不下一百朵。

  怪不得药老能够让我放心的采摘,他是不是知道这里的情况?

  我心中惊天动地的千魂花,就这样平淡无奇的开在这里。

  “怎么?你对这些花儿有兴趣?”我看千魂花只是稍许流露出了一点儿诧异,就被任小机看在了眼里。

  他没有对我流露出明显的敌意,但似乎很有兴趣探听我的事情。

  “是,我来这里就是为了一朵这花儿,莫非你还要挡路?”面对这样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直说目的,不谈事情,免得被他探听去了更多。

  “这里的一切,包括一根草都不是寻常人能动得的,你走吧。”难得任小机竟然没有难为我,竟然是干脆利落的放我离去。

  可是,我怎么会走?

  到了这个时候,千魂花已经不是太重点了,重点是怜生!他需要我带他进入这悬崖之顶。

  一路上,任小机似乎都对怜生表现出若有似无的兴趣,我才不放心,把怜生藏在了那雾气之中。

  如今,他要我走,怎么可能?

  我环顾了一眼四周,无论是在这悬崖之顶的屋前,还是两个坟墓之上都有一层淡淡的能量在流动。

  而任小机的人,就包括那个白大人此时都按照一定的方位坐在那座巨大的坟墓之前,全神贯注的在冲击着那层能量。

  在他们身下,放着几个特殊的方形盘子,每个人身前各一个,用一根根金色的拧成一股的细丝连接在一起。

  这是阵盘!

  几乎已经失传了的东西,没想到我竟然在这个地方,看见了它的存在。

  而且一出现就是那么好几个,看来任小机为了这次的行动也是下了血本。

  这些被我看在眼里,心中稍许有了一些把握,所以对着任小机我轻轻的摇摇头,说到:“除非是摘到一朵千魂花,否则我绝对不会走。”

  任小机一扬眉,看着我说到:“你是否觉得我是心存顾忌,才不会与你动手?”

  “呵,那动手也无所谓。反正也不是没有过!”我的话音重重的落在了后一句上,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我只是在赌,像任小机这样的人,表面隐忍淡定,实际上能够做到他这种程度的人,应该是万事算计,疑心颇重才是。

  他之前看见了我在桥头与九婴的对峙,或许会想到很多东西。

  从我出现到现在,他没有提起过这件事情,我也没有去刻意提起,但他看见出现时的震惊已经说明了一切,他没有想到我会在暴怒的九婴面前脱身来着。

  我就是要他这样猜测不透我的实力。

  虽然我现在还没有想出办法来,如何能在他手下把怜生带来这里,然后摘得一朵千魂花,让他投鼠忌器也是好的。

  果然,我这句话说完以后,悬崖之顶的气氛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我和他之间,如同两个彼此试探的猎人,都不敢轻易的撕破这虚伪的和平,怕的就是谁先冲动,谁就真正的变成了猎物。

  在这样沉默了快一分钟以后。

  金色的细丝之间又是一阵光芒大盛,然后形成了一阵无形的能量,狠狠的朝着那个大墓的方向撞去。

  不出意料的又是一声闷响。

  整个悬崖之顶剧烈的摇晃了几下,风声大作。

  我和任小机却各自都是巍然不动,生怕露出一个不小心,就被对方逮了便宜去。

  在我心里也是憋闷的慌,我情愿面对是个白具这样的敌人,也不想面对一个任小机这样的敌人。

  因为白具冲动易怒,自持强大...在战斗之中,我未尝找不到机会给自己。

  但是任小机就属于那种丝毫不给人机会,但一旦有机会,就绝对会毫不留情的置人于死地的人。

  之前在内市的一战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如今,在悬崖的对峙也表明了任小机的可怕,简单之极的对话,套出我的目的,也不给我任何的回答与承诺,只是沉默就把我憋到了如此‘难受’的境地。

  而我和他都明白,时间拖下去,对于我们来说,显然是对他更有利!

  我得冷静,我得想出一个办法。

  却不想,在悬崖之顶剧烈的震动以后,雾气之中又传来了怜生呻吟,呢喃的声音。

  我下意识的一个回头,任小机却是平静的说到:“我倒是忘了,之前不是一直那个内市神秘的孩儿和你一起吗?如今呢?”

  他是明知故问,目的再明显不过,为的就是提醒我,和他动手,怜生绝对不安全。

  我的脸色一沉,忽然觉得和这样的人纠缠是再傻不过。

  异常干脆的掐动手诀,身上的灵魂涌动,在我身周行成了一把又一把灵魂力形成的尖锥。

  我的动作已经很快,毕竟那套手诀在应用了多次以后,对我来说,已经是如同一个习惯性的动作一般简单了,在运用灵魂力上,说它是仅次于瞬发的法术也不为过。

  但任小机是如何敏感之人?只是瞬间就发现我的目的。

  我要破坏他们的阵法。

  他不由得稍许流露出了一丝愤怒,也是一挥手间,念动了几句奇怪的咒语。

  一个又一个蝙蝠的虚影出现在了他的身侧。

  他根本就没有用任何的法术,只是单纯的召唤....却是让我心中震撼。

  好像抓住了一丝微弱的线索,任小机这个人为什么会被雪山一脉所看重了。

  他好像能够驭使兽魂!

  竟然,有这样的天赋?

  在这个时代,这意味着什么?我在巨大的震撼之下,灵魂力如形成的锥子还是如同流星一般的扑向了那几个正在维持阵法的人。

  而任小机也毫不犹豫的出手,虚幻的蝠魂振翅,悍不畏死的迎上了我的锥子。

  一阵阵沉闷的碰撞,无声的消失于空气之中。

  可这只是试探般的开始,我再次无声的掐动手诀,而任小机也开始快速的吟诵咒语。

  就在我们两个大打出手之际。

  阵法聚集的力量再一次碰撞向那座巨大的坟墓,这一次的碰撞比之前更具威力,就连悬崖之顶上的地下暗河也跟随者卷起了阵阵的波涛。

  “啊...”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喊从雾气中传出。

  怜生!


仐三说:
我也爱你们。并且一直心存感激。
这一章从上午写到晚上才完成,为的是你们睡觉之前有的看。
今天还是两章,但下一章不必等。
因为我不知道我要写多久。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