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零四章 花开那一瞬

第一百零四章 花开那一瞬

  我愣愣的看着,喉头微动,口中下意识的叫了一声:“怜生。”

  在这个时候,一切的线索综合起来,怜生的身世恐怕已经清晰,但对于我来说,却又更加的成迷。

  风吹过。

  原本就生意盎然的悬崖之顶,一切似乎都被压制了,剩下的只是那座巨大的分头之上,已经快要枯死的根茎,爆发出的巨大生机。

  这力量是如此的旺盛,在这种力量面前,你会觉得任何生命之中存在的生机都是如此的微不足道。

  因为,在这种力量面前,好像可以触摸生与死的本质一般。

  怜生此刻就静静的躺在那丛根茎之中,那巨大的生命力似乎对他没有任何的影响。

  我不知道他是生是死,只是看着那从根茎轻轻的摇摆。

  长出了虚幻了的绿叶,那些绿叶越来越旺盛,最终在一簇簇绿叶的顶端,一朵冰蓝色的花苞出现。

  这才是怜生的本质吗?可是本质又是什么?

  我不愿意去细想,对于我来说,不管是什么?都不如那个真真实实存在过的怜生来得重要。

  那个有些怯懦,有点儿市井小机灵,有些可怜,却在关键时刻有着巨大勇气的小男孩。

  在这个时候,我终于反应了过来,想要再次爬上坟头,至少让我看一看怜生怎么样了?

  却不想整个巨大的坟墓在这个时候都笼罩了一股说不清的力量,我一靠近,就柔和的将我推开,我根本就靠近不得。

  这巨大的变故,让那屏障之外的人都跟着惊呆了,包括那个白具白大人。

  “万魂花!”它几乎是失控一般的喊出了这三个字,接着眼中出现了巨大的狂热。

  万魂花?怜生他是...万魂花?!

  我难以置信的转头,眼中看见的却是那个花苞轻轻的朝着我不停的摆动,似乎是在点头对我诉说着什么?接着,花苞上出现了一道小小的裂缝,一种不能言明的威严意志感从裂缝中流露而出。

  随着那道裂缝的扩大,花苞缓缓的舒展开来。

  一朵简单的冰蓝色花朵就这样在我眼前胜放,虽然只有简单的七个花瓣,虽然是虚幻,但那一刻盛放的万魂花美丽的简直让人移不开眼睛。

  “还犹豫什么?砸开屏障。”当所有人都为万魂花的美丽而窒息,就包括白大人时,一个平静的声音突兀的出现了,打破了这一刻宁静。

  我这才从万魂花带给我的复杂情绪中清醒过来,转头一看,发现任小机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苏醒了,有些虚弱的静静站在原地,完全不为万魂花所震撼,只是说出了他的决定。

  他的手下对于他的决定自然是没有任何的犹豫。

  他话音刚落,就集体上前了一步,在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了任何的阵法辅助,这些人就调动自己的灵魂力,生生的砸在了原本已经摇摇欲坠的屏障之上。

  反倒是狂热的白大人,偏偏退后了一步,似乎不愿意参与其中。

  没有了白大人,屏障即便摇摇欲坠,但任小机这些下属的力量也似乎差了一些,一时间并不能破开屏障。

  我呆在屏障当中,也不知道该做一些什么?而怜生此刻的状况也不是我能够控制的了,看了一眼任小机,我果断的坐下,开始调息打坐。我只能这样选择,即便我不认为屏障破碎以后,我是这些人的对手,我也绝对不能坐以待毙,特别是怜生还在我的身后。

  任小机似乎也不在意我,而是开始说服白大人。

  即便是在调息,他们的话也自然的传到了我的耳中。

  “白大人,传说中的万魂花,甚至有让你重生一次的可能,你不动心?”任小机最可恨的地方就在于他永远平静,但一字一句却是能打动到人的内心最深处。

  “好东西,也要有命拿才行。任大少,别怪我没有提醒你,这里安静了几千年,万魂花再开,一切可不寻常。我还是先告辞了。”白大人似乎还是比较犹豫,嘴上说着不在意,要告辞,但始终却没有动。

  “白大人,之前我就说过,任何的事情都需要代价。难道万魂花不值得冒险?我任某人又像是莽撞之辈吗?你仔细看看那万魂花,有两瓣花瓣始终是蜷曲着的,没有完全的盛放。我猜测就算有任何的事情发生,也会是在万魂花盛放之时。机会稍纵即逝,白大人难道就要这样眼睁睁的错过吗?”

  面对任小机的话,白大人更加的犹疑了,没有说话。

  从屏障的震动上来感觉,它也没有出手。

  我的内心有些紧张,同时也有些愤怒,和这个任小机接触越久,越发的感觉这个人真的可怕,可怕到比那些传说中的妖物更加的让人不安,只是刚刚醒来,就连万魂花没有完全盛放这种细节都注意到了,并且最快速的做出正确的决定。

  我再一次的不明白为何陈承一要留这个人在身边?即便,他有那样的能力。

  陈承一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给我任何的解释,但任小机却是抓住了白大人这一刻的犹疑说到:“这屏障始终会破碎,我的人虽然差了一点儿力量,但我赌一个时间,或许有机会进入其中,到时候不仅仅是万魂花...白大人,如果有你自然是好,如果没有我也只是稍许冒险而已。决定在你,任某人言尽于此。”

  说完,任小机果然不再说任何的话。

  而在静默了片刻以后,那白大人忽然开口了:“我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如果这里出现变故,你不能再有所保留,必须...”

  这似乎是他们之间的一个默契,不能提及的事情,白大人开口说到这里,就不再说下去了,想必任小机是明白的。

  果然,在白大人提出了这个要求以后,任小机十分干脆的说到:“就凭万魂花,也值得我无所保留了。”

  任小机说完这句话以后,悬崖之顶再次安静了下来。

  接着,一声巨大的震动声传来,我睁开了眼睛,果然看见白大人加入了破碎屏障的队伍之中。

  也在这个时候,任小机的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

  之前的打斗,让他的脸被揍的像个猪头一般,可他却是全然不在意的样子,在这种目光冰冷的碰撞当中,他只是开口对我说了一句话:“屏障破碎之时,也就是你命陨之际。你该自豪,你是我有生以来,第一个算是让我失败了的人。”

  我不言语,只是抓紧时间恢复着自身。

  因为白大人的加入,只是凭着感觉,也能察觉到这屏障已经是布满了龟裂,破碎只是在瞬间的事情了。

  想到这里,我回头看了一眼怜生所化的万魂花,依旧是两瓣花瓣蜷曲着,只是其中一瓣花瓣已经舒展了不少,而另外一瓣花瓣却还是依旧,这不影响万魂花的美丽,怜生睡在其中,竟然有一种分外安宁的感觉。

  “放心吧,怜生。我倒下之前,他们不会影响你这份安宁,快一点儿好起来。”我开口,轻声的对怜生说到,耳边却是震耳欲聋的破屏之声。

  希望他好起来,是我美好的祝福。

  不管怜生来到这里,会发生什么样的变故,只要他好起来。

  似乎是有所感应一般的,我的这句话刚落音,盛放在怜生身体之上的虚幻万魂花竟然再次轻轻摇摆了几下,那一瓣已经舒展了一些的花瓣,在这个时候竟然也完全的盛开了。

  这一点自然被屏障之外的任小机看在了眼里,他冷静的可怕,在这个时候忽然沉声说了一句:“全力一击。”

  ‘轰隆隆’,我在这个时候听见了破碎的声音,以及一连窜惊喜的声音。

  我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再次转头看了一眼睡在根茎之中的怜生,然后站了起来。

  那一刻,任小机的手下一下子围住了我,而那个白大人却是惊喜异常的朝着那个大墓疯狂的奔去。

  至于任小机要淡定许多,还是站在原地没有动弹,只是冷漠的看着白大人奔向了那座大墓。

  我开始掐动手诀,在这种对战之中,要的只是最简单直接且破坏力又巨大的术法,而这种看似近乎完美的术法,往往是要生命做代价。

  一路走来,我叶正凌这种小人物什么都怕,唯一不怕的只是拼命。

  “嗷!”白大人的惨叫声很快的传来。

  我和任小机都不意外,我是因为知道笼罩在那大墓之上有一股柔和的力量,白大人恐怕一时间不能靠近怜生,而任小机如此的淡定,必然也知道一些什么?

  “任小玄,你害我。”白大人的惨叫声就在身后。

  而这一刻,我的灵魂力一下子奔涌而出,雄浑到我都想象不到的地步,我惊叹何时我的灵魂力已经强大到如此了?却不敢耽误一分一秒的时间,灵魂之中的火焰,也在这一刻接着我的灵魂力熊熊燃烧起来。

  组成了一道火墙,包围了整个大墓!

  “你们谁都不要想靠近。”我一字一句的说到,整个人站起在大墓之前,守护着怜生。

  我已经不惊奇任何事情了,包括我眼前这个人为什么叫任小玄!


仐三说:
回来了,山海还要有始有终的写完。感谢有一路陪伴的你们,慢慢的,也开始做好了,即便寂寞,只是写我所写的心。自己这个时候,忽然更加深刻的理解了那一句‘勿忘初心,才现本心。’只不过,还是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