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零五章 万魂花之意

第一百零五章 万魂花之意

  虚幻的火焰跃动,伴随着我粗重的喘息声。

  任小玄的一个个下属都很狼狈,从外表看不出来什么,但从抽搐的脸色来看,灵魂都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创伤。

  这就是一番对峙斗法之后的结果。

  短短的三分钟,任小玄的下属分外三批,一次次的强闯火焰之墙,而我几乎可以说是耗尽了心神与灵魂力与之周旋。

  我从来没有具体去了解过我灵魂深处的这朵火焰,只是一次次听各种存在惊呼过这是了不得的火焰,那只怪物九婴还惊呼过这是‘吞灵焰’。

  它是很厉害,否则我也不可能挡住眼前这几个功力比我强大太多的人。

  他们就算用灵魂力强制压制我的火焰,也冲不过去。

  可惜,这火焰对灵魂力的消耗很大,也只是短短的三分钟,我就已经到了极限,就算想要掩饰,那粗重的呼吸声已经出卖了我。

  汗水从我的额头滴落,转瞬就流进了我的眼睛,带来了阵阵的刺痛。

  任小玄的一群下属也如同一群受伤的狼一般,因为痛苦发出了阵阵的低吼。

  我的嘴角泛起一丝笑意,没有破开封印,没有自我伤害,只是凭自己的实力拼命能够到这种程度,我是应该骄傲,甚至应该畅快的大笑。

  我的笑意似乎刺激到了始终一脸平静的任小玄,又一次的,他沉声喊到:“冲,这一次全部给我冲过去。”

  他的下属有些犹豫,毕竟这火焰是直接伤害灵魂的,那种痛楚不用想也知道是如何的刻骨。

  但他们很是畏惧任小玄的样子,只是犹豫了片刻,又朝着威势已经弱了好几分的火焰之墙冲来。

  我转头看了一眼怜生,依旧安静的躺在万魂花的根茎之中,像是在平静的安睡,而微微摆动的万魂花,还是剩下了一片花瓣没有展开。

  或许,我是等不到万魂花的真正盛放了。

  亦或许,这里真的是一个大人物的墓地,我若能身死在他身旁,是不是也算一种荣耀?

  只是可怜这个白大人,好好当鬼不成吗?偏偏要受到任小玄的蛊惑,来这里取什么重宝?这个时候的它,不知道被什么力量压制着,不能动弹,竟然在坟前做出了长跪的姿势,原本已经接近真人实体的灵魂,已经变得虚无了好些,而且被染上了一层灰蒙蒙的东西。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在人世间看到的最后一幕景象。

  因为下一刻,任小机的下属,一共七个高手,在这一次爆发了最大的力量,朝着火焰之墙碾压而来,站在火焰之前的我,首当其中的就感受到了这一股压力,哪里还敢保留?

  我的灵魂力不要命的倾泻,火焰在我的调动之下,再次形成了铺天盖地的大势,也朝着这七个人席卷而去。

  烧灼的是他们的灵魂力!

  结果无非只有两个,第一是火焰熄灭,他们冲到我身前,我死!

  第二就是这些人的灵魂力被烧灼殆尽,他们死!

  但无论是哪个结局,还有一个任小玄守在这里,他还有没有动用的秘术,我只有一条死路,但愿我能守护怜生完成最后的涅槃。

  “啊!”惨叫的声音回荡在悬崖之顶,吞灵焰烧灼的滋味岂是好受?

  ‘呼’我沉重的呼吸声也回荡在悬崖之顶,到了如此的程度,我的灵魂如同被榨干的海绵,干瘪而全无生机。

  在最关键的一刻,任小机让他灵魂力耗尽的下属一个个退了下来!

  ‘噼啪’那是火焰跃动最后的声音,随着这一声声音的消逝,最后的吞灵焰也消散在了空中。

  “还剩下三个。”看着任小玄冲过来的下属,疲惫之极的我用手支撑着身体,看到了最后的结果。

  就算任小玄不让他的属下最终的退下,也还剩下三个可以冲过来。

  任小玄面无表情的脸上终于流露出了一丝笑意,他没有说话,但脸上的神情已经很清楚的说明了一点,他自认为是笑到最后的人。

  “杀了他。别用术法。”在他下属靠近我的瞬间,任小玄只说出了这几个字的简单一句话,轻描淡写,如同我真的只是一只蝼蚁。

  一路战斗到现在的我,真的已经到极限了吧?

  我能够闻到我身上汗液传来的味道,不想倒下是我最后的意念,我转头望着根茎之中沉睡的怜生,这个让我的意志和灵魂涅槃的孩子,只是轻声的说了一句:“小子,我尽力了!”

  在那一瞬间,冲在第一个任小玄的属下,掏出了一把钢制的法剑。

  这种斗法用的东西,只要开刃了一样可以杀人,他毫不留情的朝着我的胸腹间刺来。

  从我的生命发生剧变到如今,我经历了很多的战斗,但我从来没有杀过人,直到今天我快被杀的瞬间,我才忽然领悟到了在修者界真正的残酷,在心中才多了那么一丝冷硬。

  如果,还有以后,为了想要守护的,无情即是有情!

  ‘噗’,法剑毫不犹豫的刺破了我的皮肤,我能感觉到我的肌肉在这一刻本能夹紧它的反应,已经它破开肌肉时的冰冷锋利。

  我用最后的力气,抓住了任小玄那个下属的手,这个时候只是下意识的想要阻止这把法剑刺入我的身体,割破我的内脏了。

  而从另外一个角度,任小玄的另外一个下属,手持一个法印,已经重重的朝着我的头砸来。

  这些斗法的工具,如今全部变成了杀戮的利器!

  这样杀我,而不是让下属用术法,是来自他的报复吧?之前用那样的方式打败他的报复。

  “呵呵呵...”我忽然咬牙爆发出一阵冷笑,死死的看着任小玄,今天就算你把杀死在这里,也洗脱不了,你这个天之骄子,被这样的我压在身下,狼狈打败的事实!

  我的笑声已经说明了一切,任小玄眯着眼睛,眼中尽是冷意。

  ‘澎’的一声,那个法印重重的砸在了我的头上,眩晕让我最后的力量也失去,被自己鲜血染红的手最终松懈了下来,眼看着那法剑就可以刺入我的身体,而那个手持法印的下属又是一下朝着我砸来。

  这算虐杀吗?我心中最后的一个想法。

  却还是忍不住扭头望向了怜生所在的那一边,眼前已经一片血色,也不知道是不是我额头的鲜血流过了我的眼帘。

  “怜生。”这是我辗转喉间最后的两个字。

  其实,我有诸多的遗憾,就比如说还困在地下城的辛夷,就比如说一直积弱却对我抱了莫大希望的火聂家,还比如牵挂着正川哥的伤势是否完全恢复,还有一个微小的奢望,能够看一眼师父,对他说一声,这些年的误会,我很抱歉。

  最后,是养大了我的父母,却不知道自己真正亲生的儿子在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

  我是打算一直隐瞒,就算我是另外一个所谓不可一世的聂焰,我也打算用他们儿子的身份,一生尽孝。

  当然,是在平息了这些纷纷扰扰之后。

  对了,还有最后的最后,是那个一向看不起我的庄婧,如若知道我死在这种莫名之地,一路战斗,到最后只是为了守护一个可怜的孩子,是否会为我有一丝丝的难过?是否会最终高看我一眼?

  可惜,这些在此刻都不是关键。

  人讲究的是死而无悔,死而无憾!我叫着怜生的名字,只是可惜我付出了生命最后也不能守护他。

  一切就将成为定居!

  在这悬崖之顶,却吹来了一阵带着巨大湿意的风,在这一刹那,席卷着巨大的水帘朝着正在缠斗的我们几个人呼啸而来。

  ‘哗啦’的一声,所有人都没有防备的被吹散了!

  “呜。”我也发出了一声痛苦的低吼,在这个时候才看清楚,原来是悬崖之顶突兀的刮起了一阵暴风,疯狂到就连前面不远处的瀑布之水也被席卷了过来。

  冲散我们的就是那瀑布的水流!

  只不过那个人死也不肯放手,却被巨大的冲击力冲开了身体,以至于这把法剑在我的腹部又划拉开了一道深深的口子!

  虽然也只是皮肉伤,但那巨大的疼痛却是已经油尽灯枯的我快要不能承受的!

  迷糊之间,我强忍着没有倒下——站着死,是我叶正凌最后的骄傲。

  却在这个时候,整个悬崖之顶却爆发出一阵巨大的生机,在模糊之中,我似乎听见一个男人在低声的诉说:“死之极,便是生。有着腐朽躯体滋养的大地,才能长出最好的森林。”

  “怜悯是千魂花的花意,到底差了一层。”

  “只有万千无悔的死志,才能滋养出万魂花,它是生。”

  “去吧,醒来吧。你不是已经选择认可了吗?”


仐三说:
今天的两更完毕,现实没见过却已经认识了很久的你们,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