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零六章 庄严的复苏

第一百零六章 庄严的复苏

  这个声音是什么?

  这个男人又是谁?

  悬崖之顶依旧悠远而安静,那座大墓依旧庄严而又充满了某种静谧的气息。

  我找寻不到那个声音的来源,有些麻木的大脑也懒得去思考话里的意思,恍惚的抬头,一丝光亮打在了我的脸上。

  只是在压抑的黑暗之中存在了一夜的时间,就感觉像一生一世的那么久远。

  我惊喜且贪婪的感受这一丝光斑的温度,原来没有所谓无尽的黑,在这地底的上空,不知道是什么树木的根茎在几十米封闭的上空空间撑开了十几个细小的洞眼,早上的晨光就从这里照了进来。

  我之前是奇怪,这里为什么会有草地?最简单的光合作用都不能进行。

  原来在任何黑暗的地方,说不定都有光明的希望。

  “真好。”我似乎忘记了自己的处境,忘记了任小玄的手下再一次的朝着我冲来,也忽略了任小玄如临大敌一般的开始念诵起一段似乎是来自远古的咒语,在那一刻的任小玄气势完全不同,灵魂力,不,应该是整个灵魂都强大悠远的如同远古神话之中的高人。

  我只是贪婪的享受着这一丝亮光。

  天亮了,老天爷待我不薄,让我能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感受到这光明的希望,我应该满足?

  却也是在这个时候。

  静谧的,无息的,像是突然之间,那朵一直蜷曲着一瓣花瓣的万魂花终于舒展开了最后一瓣花瓣。

  整个冰蓝色的花朵终于完全的盛放,在那一刻,虚幻的花影与斑驳的光点交相辉映,所有的千魂花都在朝着万魂花轻轻摇摆,仿佛是在朝拜一般。

  这是我生命中第一次感受到了一种小事物上震撼的美。

  之前狂暴的风变得平静了,成为了丝丝缕缕的微风,悠远而舒适。

  我的嘴角挂着一丝笑意,我知道怜生完成了一次涅槃,虽然我不知道涅槃的结果是什么?

  在这个时候,任小玄的人也再次冲向了我,时间真的不多了。

  此时的我别说反抗,能维持着站立的姿势已经是极度的不易了。

  却是在这个时候,盛放的万魂花忽然强烈的颤抖了一些,整个虚幻的花影只是存在了片刻,就忽然的消失不见,我分明是看见那朵虚幻的花影钻入了怜生的身体。

  “叶大哥,这就是太阳光吗?”一个熟悉的声音,带着无比的渴望和向往响彻在了悬崖之顶。

  我的心微微颤抖了一下,转头,终于是看见怜生从大墓的根茎之中站了起来。

  他同我一样,仰头,有些迷恋的感受着在脸上游动的光斑,随着晨光的变幻,此时应该已经日出了吧?

  我静静的看着怜生站起来的那一刻,那一丛原本还有些许生机的根茎彻底的枯萎,然后变成了一缕缕干枯的藤蔓,散落在大墓之顶,被风一吹,变成飞灰消散。

  我不明白这一切意味着什么,只是看着怜生的小脸依旧苍白,身体的很多地方在不正常的渗出丝丝的血丝。

  不是一个涅槃吗?为什么情况还是没有好转的样子。

  但我不想打断他此刻的快乐,第一次感受晨光的孩子,面对他的询问,我也虚弱的回应了一声:“是的。”

  一只手握住了还插在我胸腹间的法剑,任小玄的下属终于再次冲到了我的面前,握住了那柄法剑,只需要最后的力量就可以送我去死了。

  却在这时,我以为情况很不好的怜生,忽然如同爆发了一般,大吼了一声:“放手!”

  随着他的一声狂吼,整个悬崖之顶都弥漫着一股说不出的威严意志,根本让人从灵魂之中就反抗不起来,我眼前那个任小玄的属下愣住了,确切的说是整个身体都僵住了!

  不止是他,就是其他任小玄的下属都一下子呆立当场,如同电影被人摁了一个暂停一般。

  我却感觉我受到的影响不大,甚至可以伸手,一把推开了那个握住法剑的任小玄的下属!

  他僵硬的倒下,顺带也拔出了那柄法剑,我痛呼了一声,感觉鲜血在这一刻从伤口奔涌而出,却被莫名的生机包围支撑着我,反而感觉没有先前那么糟糕!

  我随手的撕扯开自己的衣服,用力的扎紧伤口,长呼了一口气!

  如果能够有一丝微末的希望,可以不用死亡,谁又会不抓住呢?可我也同时皱眉发现,在这悬崖之顶,还有一个人全然不受影响,那就是任小玄!

  随着那怪异的古老咒语的吟诵,他整个人的气场越发的强大,一头并不陌生的朱厌虚影立在了他的身后,但不同的是,这一只虚影并没有像前几次那样,单独的行动,反而看着就要融入他的身体!

  这是什么怪异的术法?

  我的感觉很不好,因为我想起了那一个个藏身于都市之中的妖物,他们的存在已经是介于人与妖之间了,偏偏是这样,让人感觉更加的危险以及防不胜防!

  任小玄的怪异术法让我想起了这个,却被怜生忽然的声音打断,他在坟头大喊:“醒来,你给我醒来,你为什么还不醒来?你不是说要守护这里吗?”

  在这个时候,怜生才感觉完全像一个孩子,一边大喊着,一边用力的在坟头跺脚!

  之前的那一声大吼,让他的情况更加不好,薄薄的衣衫已经被星星点点的血液渗透,看起来就像穿了一件红点灰底的外衣。

  而我心中也是震惊的!那座大墓所散发的庄严气息,让人忍不住就心生敬畏,怜生何以敢如此?

  还不容我想个明白,整个悬崖之顶忽然轻轻晃动了一下。

  “呵。”一个声音像是从地底传出,带着浑厚的深远,一下子随着空气散发在了整个地底的空间,带起了无尽的回音。

  随着这个声音的发出,怜生惊喜的欢呼了一声,然后利落的爬下坟头,朝着我飞奔而来,只是一离开了那座大坟,怜生的脚步就变得虚弱无比,我连忙迎了过去,把怜生一把抱在了怀里。

  “叶大哥!”怜生习惯性的抓住了我的衣襟,脸色却更加的苍白,身上的血也是止不住的在流,比之前一丝丝的渗出更加的严重,就如同我放他上大墓之前一般。

  一场涅槃就是这个结果?我的心中再次浮现出疑问,怜生却似乎很快乐的样子,抓着我,迷恋的看着眼前的光斑,一点也不在乎。

  我想询问怜生情况,可是还不容我开口,整个地底空间如同传来了千军万马的声音。

  我一下子就被吸引了注意力,举目望去,所有的黑雾都翻滚着朝着上空飘去,如同有一个巨人吹了一口气,把黑雾吹向了无尽的上空。

  在那一刻,我看见了黑雾之下,原来是无尽的沧桑纹路...那是!

  我瞪大了眼睛,是最古老的阵纹,也有新刻画上去的痕迹,好像世代相传一般的在维护着这些阵纹。

  而地下的空间,仿佛在那一刻,有些瞬间的明亮。

  在那一刻,我看见了无数的兵魂,将魂从地下爬起,全部双腿岔开,顶天立地的站着,朝着大坟的方向同时发出了一声呐喊!

  这就是千军万马的声音!

  这就是无数牺牲在了这片土地之上的个个热血儿女的魂魄吗?在这一刻竟然全部醒来了!

  但与此同时,灵觉一向差劲儿的我,也敏感的感受到了,在它们的脚下,一股陌生的,说不上什么的力量在流动着,只是被它们努力的压抑着。

  我无法去深究这里的秘密,在这一切面前,我承受我是一个真正的蝼蚁,不仅仅是我,就算聂焰在这里也是。

  “这是一片永远在战斗着,也宁静的在守护着的地方!不要让我看见人与人相互争斗的丑陋,都退去吧。”一个威严的声音,在千军万马的呐喊之后,突兀的响彻在了整个小峡谷。

  在这个时候,又有无数的兵魂从悬崖之顶的边缘上来,强行的用灵魂力推动着任小玄的几个呆住的下属朝着悬崖的下方走去。

  那些下属似乎不愿,但如此强大的灵魂力根本不容他们反抗,只能机械的朝着悬崖的下方走去。

  毕竟这些兵魂也是鬼物,他们这样,就像寻常被鬼‘迷’了一般的症状,可能做为修者,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有这么一天吧?

  白大人一直跪在大墓之前,整个灵魂不停的颤抖,但是那些兵魂却是绕过了白大人,根本就不理会它,也同时绕过了我的怜生。

  它们想朝着一个人围拢,那就是任小玄!

  却也在这个时候,任小玄爆发出了一股冲天的气势,一下子推开了这些兵魂。

  “我有资格进入其中。”他睁开了眼睛,只说了这几个字。

  在那一刻,我看着任小玄,如同看见了一头活生生的朱厌!


仐三说:
鬼市地下的章节就快要结束了,按照安排,情节走向应该激烈起来了。可是,做为一个安静的美男子,我觉得叶正凌是不是应该一边风雅的念着诗句,一边就打败敌人了这样玉树临风呢?我这样写,估计大家会群嘲一句,然后从此戒掉山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