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零七章 洞开的大墓

第一百零七章 洞开的大墓

  他分明还是人!

  我抱着怜生不自觉的退了一步。

  因为我完全没有想到任小玄在气势爆发以后,竟然可怕到如此的地步。

  感谢他,用事实给我说明了真正上古传说中的妖物,凶兽究竟是有多可怕。

  可怕到我甚至连一丝反抗的念头,都觉得十分的无力。

  但任小玄的目标不是我,在彻底的化身为了朱厌以后,他朝着那座大墓的方向疯狂的奔去。

  我赶紧拉着怜生避开了任小玄,在这一刻,我才知道我的预感是那么的正确,任小玄奔来的每一步,都充满了一种震撼的力量。

  ‘咚’‘咚咚咚’,几乎每一步落地都会让整个悬崖都跟着颤抖。

  而且,他跨步的幅度,已经超过了人类的极限,就像每一步都会在空中奔袭一大截,才会重重的落下。

  我仿佛看见了一头真正的上古妖兽在奔跑。

  如果说,我以后我要面对的敌人是这样,且不说能不能战胜?我都要自问我有没有资格做它们的对手?

  这种成熟了的朱厌的气势,是陈重身后那只幼小的饕餮完全不能相比的。

  可是,怜生却发生出了一声不屑的笑声,轻声说了一句:“什么东西,人不人,妖不妖的?朱厌不是朱厌,就连人也不是了。”

  我很惊奇怜生如何能有这等的见识?更加惊奇的是,这个家伙看起来明明是如此的凶狠,为何怜生会如此的不屑?但为了暂时不要惹祸上身,我一下子捂住了怜生的嘴。

  怜生也没有反抗,只是再次不屑的望着任小玄冷笑了一声。

  任小玄也听到了怜生如此的冷笑,一个转头,狠狠的瞪了怜生一眼...我不知道怜生是如何的感觉,我却觉得他瞪过来这一眼,如同一柄重锤狠狠的砸向了我的脑袋,我还来不及有任何反应,就感觉到大脑‘嗡’了一声。

  我下意识的就很担心怜生。

  却不想,反而是从怜生身上传来了一股力量,一下子稳住了我干涸的灵魂。

  “卑鄙。”尽管是被捂着嘴,怜生还是嘟囔着骂了一句,然后轻轻的扯开了我的手,对我说到:“叶大哥,你不必怕他。你会比他厉害很多的!而且,他也嚣张不了多久,马上就会被收拾。”

  而我此刻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只因为我发现,不管任小玄也好,怜生也好,还是怜生口中那个快要出现收拾任小玄的存在也好,在这种层次的争斗面前,我都只是一只蝼蚁,根本介入不了这种争斗!

  刚才任小玄那一眼看似没有给我什么伤害,事后我却反应过来,那一眼就如我全力调动灵魂力的一击。

  之所以没有什么伤害,根本就是在怜生的庇护之下,才会有这样的结果。

  我渴望力量,只有力量才能让我在未来可以面对这样的争斗!

  “给我开!”也在这个时候,任小玄已经冲到了那个大墓之前,高高的跃起到一个人类根本不可能到的高度,然后捏紧了拳头,狠狠的朝着大墓之处砸了下去。

  大智若愚,大巧不工!

  任小玄这一击证明了,在有了绝大的力量之后,任何的术法和技巧都是多余,就如同大炮的打击点是一片范围,不需要精确到某一个点,而手枪却要考究枪法,讲究精确的打击,这是力量所带来的威力差。

  如此的肉体力量和灵魂力量根本就不需要任何的花哨。

  ‘轰’,悬崖之上传来了最巨大的一声震动声。

  那一刻,我看见了‘破碎’,笼罩在大墓之上的是有一层无形力量的,我再清楚不过!

  任小玄的拳头落下之后,那一层无形的力量破碎了,那是人都会感觉到的破碎,就如看见。

  而眼前的大墓也裂开了一个口子。

  任小玄一向波澜不惊的脸上终于流露出了一丝欣喜,因为施展术法脸上出现的神秘条纹也跟着颤动了一下。

  显然,他是压抑不住自己的激动情绪了。

  我很奇怪同时也有一些担心,担心自然是不想任小玄得逞,至于奇怪,自然也是好奇大墓之中究竟有什么东西让任小玄如此的执着?但是,透过那条漆黑的裂缝,我根本什么也看不见!

  同样往里再看,竟然还有任小玄。

  当他同样是看到一片漆黑以后,原本有些激动的脸上流露出的是失望,狂吼了一声:“那就再来!”

  接下来的悬崖之顶,如同陷入了地震当中一般,传来了连续不断的激烈震动。

  我和怜生根本没有办法站立,我只得把怜生紧紧的护在怀中,用力的抓住地上一块岩石,才能勉强趴在这边,不至于胡乱的滚动,以至于滚下悬崖。

  而任小玄的力量却似乎无穷无尽一般,一直连续不断的攻击着那个大墓。

  这一次,大墓没有像之前那般裂开,反而是一直承受着这种攻击,巍然不动。

  可是,悬崖之顶却遭了秧,原本大墓附近宁静的草坪,因为力量的震动草皮被连续掀起来了好几块,那一座石屋也跟随着震动,‘簌簌’的抖落下许多的石粉,接着毫无预兆的‘哗啦’一声出现了一条细小的裂缝。

  而石屋之前的桌子上摆放的那些东西也纷纷掉落。

  就连那几丛植物也跟随着不停的摆动,好像随时都会被连根拔起一般。

  见到这一幕景象,怜生不由得有些急了,伸头大喊到:“你不是已经醒来了吗?为什么那么久都不出现?”

  回应怜生的自然是一片沉默,只有任小玄那如同钢铁般砸落的拳头声音响彻在整个悬崖之顶。

  如此这般的攻击,大墓都巍然不动,显然让一向冷静的任小玄再也按捺不住了,他疯狂的大吼一声:“这世间除了我,还有谁有资格?”

  吼叫完以后,任小玄一个转身,眼中流露出一丝豁出去的冷厉,竟然朝着大墓旁边那个几乎已经看不出形状的小墓扬起了拳头!

  他这是要做什么?难道那个小墓之中也有秘密?

  我这个念头刚刚闪现,终于在整个小峡谷出现了一股震天撼地的力量,这个力量一出现,让化身为朱厌的任小玄瞬间都‘黯然失色’,相比任小玄的力量,这股力量平和,深沉,完全没有那种侵略性。

  甚至还有些刻意的压抑,像要掩饰自己的存在感一般。

  可就是这样,当那股力量一出现的时候,我还是有一种窒息感!不是这股力量让我窒息,而是我连呼吸都下意识的变得小心翼翼。

  我还来不及奇怪,就觉得整个有些幽黑的悬崖之顶忽然光芒大盛,而这光芒的来源就是那个裂开了一条裂缝的大墓。

  当我目光触及大墓的一瞬。

  我整个人终于有生以来第一次被完全的,彻底的震撼了。

  那大墓已经完全的裂开了,就像一扇大门一般的被打开,在那大墓之下并不是一般想象的那样埋葬之地,也不是望仙村那个大墓之下是一个洞穴,而是....

  我无法去形容看见的景象。

  只是首先入眼的就是一尊木棺,最简单的式样,没有任何的纹饰,却巨大的如同那种帝王陵之中套了几层不同材质套棺的棺椁。

  很难想象,到底是什么巨大身形的人会躺在其中。

  但这具棺椁是悬在空中的...对的,没有想到如此巨大的一个大墓,竟然是中空的,整个巨大的棺椁就是悬在这中空当中。

  咋一看,我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反物理现象,巨大的棺椁竟然能够悬空。

  可接着大墓之中巨大的光亮仔细一看,却发现这巨大的棺椁是由八条很细的铁链绑住,然后固定在四周,继而悬在空中的。

  在棺椁的周围都是夯实的红土,那颜色就如同鲜血一般。

  但我绝对不会认为是望仙村大墓之中那种封土...让我震撼的并不是完全是因为这个,而是那巨大的棺椁之下,光亮的源头。

  这种光亮不是任何从古到今的照明设备带来的光亮,却是自然的不能再自然的自然之光,像蓝天的亮,像太阳的亮。

  我震撼的是,我隐约可以看见棺椁之下,一角的蓝天若隐若现。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大墓之下竟然隐藏着一方天地不成吗?这简直....也出于一种本能,我竟然迷迷糊糊的站起来,忍不住朝着那个大墓走去。

  就如同满脸欣喜,带着激动情绪的任小玄一般,有些痴痴的,却坚定的走向那个大墓。

  “叶大哥,不要去,不要看!”怜生在这个时候,一把抓住了我。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雄浑的声音终于响起:“退去吧,你不够资格。”


仐三说:
今天的两更完毕,不过我坑品很好,大墓里头是什么,大概明后天就会揭秘吧。但估计大家会猜测是山海世界,显然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