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零八章 瞬间的相见

第一百零八章 瞬间的相见

  这声音是从那个棺椁之内传来,我却一点儿都不陌生。

  因为在我之前状态最糟糕的时候,听到了一段似是而非的话语,关于万魂花的,就是这个声音。

  我可以说,原来‘他’早就苏醒,只是在静观事态吗?

  听到这个声音,怜生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惊喜,任小玄却流露出极大的不甘。

  可是,都不待任小玄再有其它的反应,那个大墓之中的棺椁之中却流出一股极大的力量,一下子举重若轻一般的抛起了任小玄,让他落在了五十米开外的地方。

  出乎我意料的是,任小玄竟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只是大墓之中的那个存在抗拒的意志明显。

  “真是便宜他了。”怜生有些不满的嘀咕了一句。

  我看了一眼怜生,心说这个是非之地已经不能久留,怜生的伤恐怕也要找到兽老才能得治,既然如此我还是赶紧摘了千魂花走吧。

  “在这里等我,我马上就回来。”想到这里,我警惕的看了一眼从地上爬起,神情变幻不定的任小玄,对怜生叮嘱了一句。

  怜生却很是无所谓,对我说到:“他醒了,谁能伤害我?”

  “他是谁?”我皱眉问了一句,其实心知肚明应该是棺椁内的存在,但他是什么身份?

  怜生却不回答我,只是拉着我的衣襟,眼神忧伤,欲言又止。

  我刚想安抚怜生两句,任小玄已经站了起来,看样子似乎是不甘心,又要朝着大墓行进。

  只是这一次,大墓连让他靠近都不让,只要他离开身边5米那个点,大墓就会爆发出一股力量推开他。

  似乎很有耐心,一次又一次,也并不伤害他。

  任小玄的脸色越来越癫狂,我从心底不愿意去招惹这个状态的任小玄,只想赶紧离开,于是急急的拍了拍怜生的肩膀算是安慰了一下怜生,就赶紧的也朝着大墓跑去。

  我没有考虑过大墓是否会抗拒我的问题,我的目的只是千魂花。

  也根本没有注意到任小玄在我身后的目光,这个也不可能注意的到。

  我只是义无反顾的去了,没有任何的阻碍,却在接近了大墓20米以内的范围之中后,再一次被大墓之中流露的光源所吸引。

  在这个时候,我的五感就如同被关闭了一般,而内心却像是无数次的被召唤,产生了一种不可抗拒的本能推动着我往大墓的那个方向行进。

  千魂花被我忽略了,怜生的喊声被我忽略了,甚至任小玄在我身后喊着什么,也被我本能的忽略了。

  20米的距离转瞬即到,站在大墓的那个裂缝之前,我首先就是被棺椁之上那股扑天的气场所笼罩。

  没有任何的恶意,没有任何的压迫,只有一种一个强大而可靠的勇者站在你前方的感觉。

  他的一呼一吸,似乎能带起你的热血,想要和他一起勇敢的面对任何的敌人。

  只是静静的感受了一秒,那股气场似乎稍微的收敛了一下,我的目光终于能够看清楚棺椁之下的光源了。

  只是一刹那,我的喉头就如同被哽住一般,整个人都开始忍不住的颤抖。

  只因为在那光源之中,有好几十个身影,我在其中看见了一个我熟悉又熟悉的背影,我忍不住想要大声的呼喊——师父!

  是的,那就是我几年未见,正川哥口中所说去到一个神秘的地方,可能一生都会不得一见的师父!他竟然就在这个大墓之下的空间之中....我无法形容这是一片什么样的空间,感觉一些都是晃动而飘渺的。

  在尽头处有一片天际的一角,就是我之前所看见的蓝天一角似现未现,而在那一角之后,是一座墨绿色的巨大山脉,整个山脉散发出一股远古而沧桑的气势,就像已经存在了数万年一般。

  从那墨绿色的山脉之上时不时的会传来一声声让人惊心动魄的嘶吼之声。

  听见那一种声音,我只能想到两个字——原始!

  我只能感受到自己的渺小,却如同看见了整个历史的源头。

  可是,这座山脉却是那么的不真实,时不时的会出现一点点如同电视屏幕信号不稳定那一般的扭曲,或者是极不正常的颤抖,而在山脉的脚下有一块巨大的石碑,上面雕刻着几个难懂的文字,就算以我的古玩知识也不知道上面刻的到底是什么字?

  如果只是单纯的让我看见这神奇的一切,我或许会充满了好奇心,忍不住去追根究底。

  但,我竟然看见了师父,我如何能够稳定自己的情绪?

  这座巨大的山脉仿佛是一条清晰的分界线,挡住了那一边的蓝天,又在这一边的山脚,这个大墓之下的空间划出了一片灰蒙蒙的空间。

  在这个空间之中,你能够感觉到的是一种静止的力量,仿佛在这里时间都不存在了,一切都将会是亘古不变。

  我所处的这个位置,根本看不清这片空间的全部,只是看见在最前端,那几十个人影,而我的师父就在其中。

  他似乎在刻画着什么,时而盘坐,时而落笔。

  我分明在这里站了只不到半分钟,却感觉到他好像度过了很漫长的时间,落笔与盘坐的动作都不快,也有很长的时间间隙,可我这边分明....我无法形容这种感觉,就像有一天,无形的时间终于在我面前被划分为了两个部分。

  我处在很快的那一部分,却能清晰的看见很慢的那一部分,却无法处于同一时间里。

  这种感觉太过抽象,以我有限的知识和不够那么聪明的大脑,我是想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恐怕只能把这年代最顶尖的物理学家请来,才能给出一个玄而又玄的科学定论。

  不过,这些又有什么重要的呢?

  重要的是师父,他离我那么近...好像童年时,少年时的回忆又全部的席卷而来,时而是山门之中的重重,时而又是我离家的那日子,他带着我去古城,去看一个神秘的婆婆,抱着我走在风雪之中。

  最后的最后,却是他让我离去的背影。

  我一路走来,一路的委屈和血泪,一路的拼命,一路的充满了各种压抑。

  在这个时候,我是多想有他一声安慰的话语,和一个鼓励的眼神啊?我以为不爱哭的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喉头已经哽咽,几乎是情不自禁的伸出手,那么近,我好像一下就能抓住他的背影!

  似乎像是有所感,一直或在打坐,或在刻画着什么的师父在时间交错的两个空间,忽然转头了。

  就在我手伸出的瞬间。

  我终于忍不住大喊了一声‘师父’,却是看见他之前只能算是灰白的头发已经全白,如雪一般。

  看见他脸上的皱纹跟沟壑一般深刻,哪还有以前几乎看不出年纪的错觉?

  就是这一转头,让我一直拼命压抑的泪水终于忍不住从眼眶滚落而出,他的存在庇护又代表了我多少岁月啊?

  但就如同没看见我一般,师父的脸上划过了一丝迷茫,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在那一瞬间,原本神情平静的他,眼神也忽然变得哀伤了一瞬,口中似乎喃喃的在说着什么?

  努力看着他的口型,他分明就像在叫着‘正凌’。

  是在叫我吗?我那一刻心潮激动,几乎以为师父其实是看见我了,但师父很快转头打破了我的美好想法,我哪里还忍耐的住,手臂不自觉的就朝着前方再伸了一下,却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所推开。

  可我怎么能甘心?一咬牙,整个人竟然就像刚才疯癫的任小玄一般,不顾一切的朝着大墓之内冲去。

  却又是被那股莫名的力量一下子阻挡在外,连进入缝隙一丝都不行!

  我不信邪一般的又朝着里面强闯,我的愿望不多,甚至非常微小,我只是想让师父看见我,只是相对他说一句:“师父,我都知道了,请你原谅我,曾经‘恨’了你好几年。也请你知道,我其实一直都在思念你,外面的世界,修者的江湖真的很辛苦。”

  是的,我曾经向往的江湖,回头才发现,我已经身在其中了。

  但江湖哪里是我想象的义薄云天,快意恩仇?少年壮志行?!江湖分明就是一个让人身不由己,爱恨情结沉浮纠缠的地方。

  怪不得曾经的大侠,都有一个退隐的梦,还自己一个不问世事,悠然南山?

  在那一刻,我想了很多,心中一直隐忍的情绪如同火山爆发了一般...可这里的一切哪里会以我的意志为转移?那股莫名的力量似乎是不耐烦我这样做,这一次不再是简单的把我阻挡在外。

  而是如同对待任小玄一般,包裹着我,一下子把我推出了十米开外。

  那个威严的声音再次响起,只是四个简单的字:“如今,不可!”

  我的心里升腾起一种无力且无奈的感觉,捏紧了拳头,师父明明就近在咫尺。

  可我也听出了他的另外一层意思,只是如今不可罢了!

  “为何我是不够资格,而他却是如今不可?”脱离了大墓笼罩的光芒,我的无感瞬间就恢复了清明。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的身后忽然响起了一个冰寒无比的声音。

  我回头,一下子心就收紧了,是任小玄,他不知道何时已经靠近了这边,并且就在离怜生不到十米的地方。

  “救他。”我一下子转头,对着大墓之中那个悬空的棺椁疯狂的大喊了一句。


仐三说:
这是今天的第一章,我已经解谜大墓之下,大家能够根据这个拓展出什么剧情吗?看看谁与本书原本的安排最接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