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一十章 镇妖十三篇

第一百一十章 镇妖十三篇

  完整的《镇妖咒言》我已经不完全记得了。

  若说最熟悉的,只是那一夜和一个莫名其妙的男子决斗时,想起的《碾魂篇》,以及模糊的《镇魂篇》。

  当这个声音在我脑中响起的时,我忽然模糊的记起十三篇镇妖咒言的其它篇幅《刺魂篇》《定魂篇》《离魂篇》《缚魂篇》《迷魂篇》《诅魂篇》《追魂篇》《抚魂篇》《裂魂篇》《灭魂篇》以及最后的《寂魂篇》。

  所有的镇妖咒言并不是全部用来搏斗,也有辅助之用。

  而就算前世的聂焰也只是会其中的七篇。

  有的咒言威力越大,反倒越是不容易念诵而出,会有严重的术法反噬。

  而有的咒言看似强大,但面对越加厉害的妖物时,反倒不如威力稍小的咒言成功率来得高。

  咒言会有失败!

  至于咒言可以反复的使用,甚至可以在战斗之中一边诵念,一边战斗。

  只要你灵魂力够强大,灵魂意志可以支撑战斗和念诵咒言同时进行。

  灵魂意志?这种东西在战斗中也能有作用?我以为那只是让人更加的坚强罢了。

  虽说这些咒言的名号完全的被我想起,但我知道咒言内容的也依然只有《碾魂篇》和《镇魂篇》,我心中爆炸着一个惊人的事实,《镇妖咒言》流传很久的岁月,一直都是聂焰师门压箱底的秘术,可以说是仙术。

  其中《镇魂篇》异常的强大,和《灭魂片》《寂魂篇》属于镇妖咒言之中最强大的三篇,前生为聂焰时,也常常遗憾《镇魂篇》只能对小妖使用,对大妖使用基本都是失败的结局。

  最可怕的是《寂魂篇》,它是逆天之术。

  我的脸色变得怪异,完全沉浸在回忆之中关于镇妖咒言中的一切。

  “叶大哥。”直到怜生有些惊恐的声音叫了我一声,我才彻底的回神过来。

  抬头望去,我不禁脸色一变,这片小峡谷不知道什么时候在朱厌的吼声之下,出现了一两只隐隐的巨兽,在朦胧的迷雾之中看不清楚身形,但看样子就要苏醒。

  我哪里还敢怠慢?几乎是下意识的,一个念诵镇妖咒言的手诀一下子就在胸口成型。

  面对朱厌,我不敢使用《镇魂篇》,要念诵的自然是《碾魂篇》,当我诵念口诀之中第一个字的时候,那种熟悉的感觉又来了。

  灵魂力被急剧的抽空,却引回来了巨大的天地之力开始聚集。

  而这些天地之力必须我来压制着,到咒言全部念诵完毕以后,才能彻底的释放。

  我明然明悟了,这和灵觉沟通天地不同,灵魂意志的作用是在压制天地之地,这非强韧的灵魂意志不可。

  今时不同往日,那时的我那么弱小,即便使用镇妖咒言,也像是一个小孩儿拿着恐怖武器的感觉,能震慑敌人的只是武器本身,我根本谈不上运用。

  如今,在灵魂力莫名就澎湃如海之时,镇妖咒言才谈得上是发挥了出来。

  朱厌的吼声一直持续在这空间,越来越多的兽吼开始响应着朱厌,但几乎都是癫狂的,失去理智的,包括朱厌本身也已经越来越疯狂。

  可是我念诵咒言的声音却始终没有被朱厌的吼声压下,反而越发的清晰。

  一字一句,庄严郑重,感觉自己如天神一般威严强大。

  终于,小峡谷之中已经开始响起了剧烈的脚步声,不知道是什么厉害的存在在朝着这边奔来,又想起了‘悉悉索索’的声音在游动,虽然细小,却能感觉那股慑人的气势,还有那如同万马奔腾一般的‘响蹄’声,只是来自一个存在。

  我忽然有一种这里就是上古洪荒的感觉。

  我一个人在面对着那强大的洪荒,那传说中一直存在,却无法去考证的年代,一个人面对着‘千军万马’。

  ‘嘭嘭嘭’,已经被自己的吼声弄到疯狂的朱厌终于朝着我奔袭而来。

  我面无表情的睁开眼睛,发现任小玄已经不似人形,那鼓胀的肌肉撑破了他的衣衫,而他的气势终于有九成像一头朱厌。

  在我的身侧,所有的天地之力已经聚义完毕,随着我咒言的最后两句,就会形成碾压之势。

  我很奇怪在这个时候,我竟然无悲无喜,甚至面对如此一头疯狂的妖兽,以及正在攀登悬崖不知道是什么存在的东西,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恐慌,我依旧保持着一定的节奏,进行着镇妖咒言。

  朱厌是如何的速度?

  相聚的五十米,不过只是弹指一挥间的事情。

  很快,一股疯狂的风暴吹拂在我的面上,那炸裂的声音甚至让我的脸颊感觉到一股生疼。

  接着,一阵微微的刺痛,一股热流从刺痛处流出,我依旧平静的看着那只在我眼前放大的拳头,恍惚之间有一种错觉,那是真正朱厌的拳头,巨大无比!

  “碾!”于此同时,一片完整的《碾魂篇》终于被我诵念完毕,随着我这一个碾字,我身侧早已聚集到极限的天地之地,如同滚滚洪流一般的奔腾而出,朝着朱厌疯狂的碾压而去。

  在这个时候,任小玄的拳头离我只有5厘米不到的距离。

  “啊!”在这个时候任小玄的身形一滞,发出一声不甘的嘶吼,整个人青筋暴突,在奋力的挣扎,那蓄势已久的拳头仍旧不甘的,慢慢的,努力的在朝着我挥来。

  果然是很强大,这样竟然就不能完全的碾压它。

  我不闪不避,只是面对着任小玄开口,又是一个‘碾’字,这一次如同滚滚洪流的天地之力陡然一停,然后瞬间疯狂的聚集成为了一座模糊的宝塔之形,没有丝毫的停留。

  ‘轰然’一声,全部的朝着任小玄碾压而去。

  “不!”灵魂一下子承受了如此的重压,任小玄瞬间就有了感觉。

  他的双腿不停的颤抖,咬紧的牙关,眼中是疯狂的不甘。

  已经谈不上和我再战了,我看懂了他眼中的意思,是绝对不会,也不想在我面前趴下....他在疯狂的支撑,可惜天地之力蕴含着一股天地意志的碾压,岂是任小玄能够对抗的。

  ‘一秒’‘两秒’,那些疯狂的奔袭声仍然在继续,我只是平静的却深深的看着任小玄。

  ‘噗通’,终于,他在我面前跪下了,一直高贵的头颅也因为这种重压而低下,可他不甘的仍用双臂支撑,想要站起来。

  却终究被那碾压之势,把整个身体都狠狠的压在了地上。

  “唔!”任小玄发出了一声低吼,整个声音之中全是愤怒与不甘,即便我没有对他有任何的羞辱。

  我也懒得羞辱,他那一番疯狂,已经把整个小峡谷搅的天翻地覆,我不知道这种烂摊子,大墓之中的那一位是否‘埋单’,如若不的话,我和怜生呆在这里只能死无葬身之地。

  可是,我也不会放过任小玄!这个人太危险,我怕前路漫漫,他会给我带来无尽的危险和阻碍!

  我必须前行,即便背上一身的杀孽,一个人走入地狱,只要我为我所做的事情无悔,我为我想要守护的带来安宁,我宁愿双手染上鲜血。

  就如战场上的每一条生命其实都是生命,但若一时心软,怎么对得起身后的这片土地和真正无辜的人们?

  挥手间,一柄灵魂力长剑再次出现在我手中,没有半句废话,我刺向了任小玄!

  他不甘心的望着我:“告诉我,你是谁?”

  “你又是谁?畏畏缩缩,一会儿任小机,一会儿任小玄,看似高傲,怎么甘心当一个骗子?”我的长剑稍微停留了一下,这是我心中一直以来的疑问。

  “哈哈哈,任小机?那个废物岂能和我相提并论?我任小玄怎么会同他一起出生?”语气中有恨,也有一点儿别样的味道。

  我心中一动,却懒得再去啰嗦和分辨。

  我的长剑再次刺向了任小机的灵台,从这里可以彻底的毁灭他....此时,烟尘滚滚,整个悬崖已经被合围,我感觉到那头在地下河禁锢的九婴也开始不老实,疯狂的翻滚着,那铁链抖动的声音,说明着它想要挣脱。

  这一切,可真是糟糕啊!

  却不想,我的长剑却被一股力量禁锢了,无用我如同的调动灵魂力,用力,长剑都不能前进一分。

  “在这片孤崖之上,我不想有任何的杀戮,放他走。”那个浑厚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一次并不是响彻在我的脑海,而是在整个孤崖之上。

  他的声音带着无比的萧索,仿佛一个发声,天地已是秋。

  “就是这个理由吗?”我始终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这里的存在未免对任小玄太过纵容了一些。

  “你总会知道一切。”那个声音似乎不愿意多解释,也不容我再说,一股力量包裹着任小玄,竟然朝着悬崖之下的飘去!

  小峡谷却已经天翻地覆。


仐三说:
今天的第一更送上,我说之后,剧情会有一个爆炸,大家猜测一下会如何爆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