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不负相识意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不负相识意

  这座小悬崖已经被包围了。

  这就是所有的情况。

  任小玄被那股力量包裹着,直接就是朝着瀑布的方向坠去。

  那个大墓之中的神秘存在既然是说要放过任小玄,我相信他总不至于让任小玄摔死在下方。

  可笑的是,任小玄得救了,我和怜生还被困在悬崖。

  这一天一夜经历的事情太多了,多到我已经麻木,而麻木之下哪里还有什么敬畏恐惧?于是我很直接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了:“这结果太可笑了,坏人活着,好人就要死了。”

  我以为以大墓之中那个神秘存在爱‘耍酷’的个性,应该是不会给我什么回应的。

  却出乎意料的是,他竟然大笑了两声,问了我一句:“你是好人?”

  “至少我未来所要担负的一切,我下定决心要做的一切不会是错的。”这就是我的想法,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不由得挺直了自己的腰,这也是一种郑重。

  “很好,那么你未来也会面对这一切,别忘了你的力量。”我得到了这样的答案。

  不过,我还能有什么力量?一场和任小玄的打斗,虽然并没有耗尽我的灵魂力,但我不认为我能够面对如此多的妖物。

  就凭这些铺天盖地凌厉气场,一般的修者可能都无法站立。

  我是习惯了这种场面,也觉得事情有些奇怪,我是指我的力量,怎么感觉无穷无尽?

  在我沉思之间,那个声音只是说了一句话:“想的起来,就生。想不起来,就死。若是就如你说那样,要扛起责任,那么生死之间,也就只有你自己去面对。”

  说完这话,大墓之内又是一片沉默,唯有那条细细的裂缝还存在着。

  怜生此时已经从躲藏的岩石之后,走到了我的身旁,静静的窝在我的怀里,身上依旧血流不止,只是一点点渗出的速度,暂时看来还不要命。

  我心中有些焦急,又有些心疼,心下是打定主意,出去以后怕是要给这个孩子好好补补。

  我心知我脑中的某个对比或许不对,却总是忍不住会去想,此刻怀中的怜生让我想起了那一年把小渣抱在怀里的感觉。

  他们都一样,无限的依赖我,也把连着生命的信任交付与了我。

  我的心有些抽痛,在这种包围之下,干脆抱着怜生坐下...生也好,死也罢,我总不能急死了自己。

  悬崖之顶暂时还算安静,但因为我和任小玄的打斗已经一片狼藉。

  微风吹过,像是轻轻的抚慰这受伤的一切。

  “抚慰?”我的眉头有些皱紧了,一个念头莫名的出现在我脑海,镇妖咒言的十三篇之中不是有一篇《抚魂篇》吗?恰好这也是聂焰会的,莫非这个有用?

  想到这里,我拼命的拍着自己的脑袋,如果是聂焰会的,我有机会能够想起的。

  我不由得抱紧了怜生,拼命的想这篇毫无头绪的镇妖咒言。

  可惜的是记忆模糊,我总也抓不住一丝线索。

  “心静,是你自己的东西,总会想的起来。”那个大墓之内的存在,似乎感觉到我抓住了头绪,不咸不淡的提醒了一声。

  我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心平静了下来,整个脑中只想着《抚魂篇》三个字。

  用存思的办法来想一段虚无缥缈,我没有把握,但渐渐的,我却已经进入了存思的状态,不同的是我整个人好像第一次面对,也是第一次进入我的灵魂深处直面自己的某些东西。

  这种感觉很奇妙,像是在窥视自己的灵魂。

  我很快恍惚起来,模糊之中就像撞入了什么碎片,似梦非梦间,我看见了我自己坐于一片山林之间。

  此时,应该是晨曦时光,才出现的日头只是有着鲜艳的颜色,却无什么炙热的温度。

  空气有些微凉,但充满了山间特有的清新之意,淡淡的薄暮还没有散去,飘荡在我身旁不远的小溪之上。

  篝火已经燃尽,袅袅的青烟升腾,融入那薄暮之中,让这晨曦时光恬淡又宁静。

  第一次,我发现我的长剑并未在手中,而是插在溪涧的山石之中,锋利的剑刃闪烁着寒光,而我的目光却是落在趴在我膝头的一个女子身上。

  我看不清楚她的容颜,却能感觉自己内心的一片温柔,似乎要化开整颗心。

  她还在睡着,我能够感觉她很疲惫,忍不住手指轻轻的触碰她的脸,传来的温热柔软感觉,让我沉迷。

  却换来了她的几声轻笑,软糯的声音,轻唤了一声:“傻子。”

  我似乎有些局促,收回了自己的手,却被她坚持的抓在了手中,轻轻蹭着我的膝盖说到:“我早醒了,只是这样的晨光太好,太安宁。又能偎着你,我舍不得睁眼。”

  “我要走了。”心中明明就是一片温柔,我口中吐出的却是这样僵硬的话语。

  她却也不挽留,只是轻轻的起身,走到溪边,涴了一段青绸,又返身回来为我擦脸,语气柔柔:“我知道你要走,只是也不至于匆忙的连脸都顾不上擦,这还有血迹。”

  我抓住了她的手,不容她再为我擦脸,只是低声说到:“你我还是不好太过亲密,终究是道不同不相为谋。我走了。”

  说这话的时候,我分明感觉心中流过了一丝疼痛,脸上却是越发平静且若无其事。

  可她却是抓着我的衣襟,执意的要为擦去左边脸颊上的一丝血迹。

  若是要挣脱,也不是挣脱不得,话语再硬,神色再冷,内心若是不愿去挣脱,又怎么能挣脱?

  我任由她为我擦脸,眉头却是越皱越紧。

  她不理会我,只是轻声说到:“君心若如坚石,我亦强求不得。昨夜,能许我一丝温暖,已是感恩不尽。我道虽是道不同,可有一天是否能情相同呢?这天下万物,谁的感情又不是感情呢?”

  我不言语,是无法言语。

  抬头望去,那日头已经脱去了那一抹鲜艳的橘红,变得有些热度了。

  “走吧。只是昨夜一场大战,山林之中少不得又是戾气重重,你剑下未曾留情,也不会留情。我知道。但是否能在这里诵念一篇《抚魂篇》,消解一番这山林里万事万物的戾气,安抚一番呢?”她轻声的问到。

  我轻轻的推开她,可也点了头。

  晨曦之中,溪涧之旁,薄暮之内,她静坐在旁,而我立于乱石草丛之间——《抚魂篇》终是一字一句念出。

  这些字句似乎不需要去想,每念出一字都如同本能,而也是每念出一字以后,都深深的植入我的记忆,再也不会遗忘。

  《抚魂篇》,我猛地睁开了眼睛,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被我想起!她是谁,那个女子是谁?

  我的内心似乎也泛起了一丝同样的沉痛,却是下意识的站起来,如同那个立于溪涧旁的聂焰一般,立于悬崖之顶。

  《抚魂篇》开始被我一字一句的念出...同其它的镇妖咒言充满了杀伐果断之意的字句强调不同,《抚魂篇》里的每一字每一句都充满了一种安宁平和之意。

  同样,它也引动了天地之力。

  却不用我的意志却刻意压制,它自身就如同一丝丝甘霖洒向了整个小峡谷,只是需要我的灵魂力去牵引。

  兽吼的声音变得弱了。

  奔腾的声音也渐渐慢了下来。

  悬崖上的青草随风轻轻摆动,随着我的一字一句,一切的戾气被祥和的天地之力所吹拂开去,所有都变得宁静。

  而这天地之力还会抚慰着灵魂,让狂躁的灵魂安静下来。

  一篇《抚魂篇》结束,原本躁动不安的小峡谷再次变得安静,那些被戾气牵引而狂奔向悬崖之巅的存在都在我的行咒之间慢慢的退去。

  我明白,那是这些存在本身不欲一战,只是被戾气所牵引了而已。

  这《抚魂篇》原本就是战后用来消解戾气,或者是清楚一些妖兽所引发的负面情绪之用,本身是不能控制妖兽的。

  可它必须有存在的必要!只因为能控制人心,人行,人情的妖兽,妖物多不胜数,手段也是层出不穷。

  一篇《抚魂篇》完结,我犹自还沉浸在之前的情绪当中,久久不能自拔。

  脑海之中陡然一幅画面出现,一只修长洁白的手抚在我的脸颊,充满不舍,话语却是:“走吧,今日一别,不知何日能见?若少不得要分生死,定然会是我愿死在你的剑下。”

  “只但愿...”

  “只但愿,我身死之际,你能在我身旁,为我诵念一篇《抚魂篇》,便已是不负我心,不负一番相识了。”


仐三说:
好吧,今天的两更完毕。终于啊终于,这鬼市的篇幅要完了,这一段的结局也要摆出了。这连番的战斗真是把前段时间的我写傻了的,其实我不太喜欢写战斗,我喜欢主角做个玉树临风同我一般安静的美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