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外面的世界

第一百一十二章 外面的世界

  画面散去。

  我的心却是第一次体会到一种带着痛的忧愁情绪,我有些不适,甚至以我27岁的人生我还不能去分辨那种情绪。

  久久的沉浸在这种情绪里,我说不上是什么滋味?

  一个疑问也不由得浮现在心中,这种情绪虽淡,却是刻骨铭心,莫非我27年也没有这样的爱过?

  可在心头...我皱眉,却是被那个大墓之后一声:“恢复力量的感觉如何?”

  我一下子回神,却感觉有什么东西从身上流走,之前彭拜如海的灵魂力竟然消失不见,又变成了之前的样子。

  不算糟糕,灵魂已在缓慢恢复,灵魂力也有一些增长,只是不能和与任小玄对战时刻相比。

  原来,大墓之后的主人一直在帮我,只不过通过了特别的方式,我不能体会那一番深意。

  凝神一想,我不由得苦笑一声:“那也只是聂焰,并不是我。又有什么感觉?”

  “你即是聂焰,聂焰即是你。我让你恢复力量的一番深意,也只不过是想让你明白,这些力量还远远不够,如何面对之后的风起云涌?一头朱厌而已,让你战到何种程度?你应该自知。这条路上你要不停的变强,而且这并不是一条单打独斗的路,你需要更多的帮助。因为这是延续了很多年很多年的守护。”那个声音平静,却莫名的有一种托付重任的感觉。

  “那又如何?就算这番力量也是聂焰的,并不是我。不管我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存在于这世间,但我也以现在的身份生活了二十几年,所接触的人,所经历的事都是叶正凌的。和聂焰这个身份,不是隔世,也似是隔世了。我如何还能是他?或者他若是我,我便不存在,那我所有的一路,意义又何在?”我的心头苦涩,不明白为何,这一番掩藏很深的心事,我没有对任何人说过,对着大墓之后的存在,却是托盘而出。

  我总是觉得,他或许能化解我的心事。

  却不想,这番话说出以后,换得的却是一番久久的沉默。

  莫非这个问题,就连如此厉害的大人物也得不到心境上的解答?我不由得觉得自己应该放弃去执着,过一天算一天好了。

  可是,他却开口了:“我没想到你会有这样的心结,我以为你明白,不管是过去的你,还是未来的你,一直存在的都只是现在的你,活在当下的你,不管你是叶正凌,还是聂焰。”

  “什么意思?”这段话未免太过晦涩。

  “简单,现在的你经历的一切,过去的你经历的一切,都是累积在一个意志上,促进未来的你!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在我眼前的你,就是你。没有聂焰,也没有叶正凌,你就是你。不存在消亡谁,也不存在谁出现,只有你罢了。”

  我似乎从他的话中领悟到了什么?一时间有些呆了,似乎抓住了某种要点,却又不能一时间完全的领悟。

  “这些东西你以后总会明白。但现在,你抓紧时间吧,他的一缕生机即便得我维护,也快要耗尽了。”大墓的主人忽然提醒了我一句。

  “他,你说谁?”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可是身体已经做出了反应,下意识的抱紧了怜生。

  “这悬崖之顶,活着的生命除了你,还有谁?”大墓的主人反问了我一句,似乎平静,似乎对于生死已经无悲无喜。

  但我不行,抱着怜生的手顿时就颤抖了起来。

  我想起了小渣,想起了它最后一个眼神。

  我痛恨自己在这个时候还会自然的把小渣和怜生联系在一起,是不是我这样想,就造成了怜生如今的命运?

  偏偏在这个时候,怜生的手又抓住了我的衣襟。

  我低头,看见的却是他分外平和的眼神,还是那样信任的看着我,转过眼,又贪婪的看着那点点光斑。

  我的心开始抽痛!

  抬头,我望着那个只裂着一条缝隙的大墓,开口问到:“你有办法救他的,是不是?”

  “没有!他的这一段生命,原本就不是属于他的。而他今日之所失,注定就是你今日之所得,这是万魂花的命运,从它伴生我以来,已经写好了的其中一道命运,偏偏他也已经这样选择,谁也没有办法。”那个大墓的主人声音之中有一丝喟叹。

  我抱着怜生,不知道该说什么?又为什么他之所失,就是我之所得?

  对于我来说,得与不得,都不重要,没有什么可以比得上怜生的生命,对于他,我还有很多打算,如今看来只是一场可笑的计划吗?

  “叶大哥,这是我的选择,在很久以前,我迷迷糊糊的时候,心有不甘。如今,我觉得,这样也真好。”怜生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比起之前,更加的虚弱了一些。

  “不要胡说,我会救你!怜生,叶大哥对你要做到的事情,什么时候没有做到过?”可是,我如何就甘心一条生命的逝去,就定义在命运。

  何况,他还活着?活着就是有希望。

  即便,我是修者,我比谁都相信命运。

  但人在红尘中,就是如此!即便相信,即便注定,那一颗不甘的心又该何处陈放?怎么样的一颗心才是面对这滚滚红尘应有的态度?

  知易行难,为什么所知不能和所行同步?只因为控制不住自己的一颗心。

  我不由得长嚎了一声,抱着怜生,跪地沉痛的咽呜。

  老天爷,我只是想留下这个孩子的生命。

  “去吧,它与我伴生了不知道多少岁月,但对离别,我也早已看清。生非生,死非死...脱去这个肉身,它是万魂花,只要甘愿便是他的快乐。”大墓的主人平静的说到,说话间,那大墓之上的裂缝已经开始缓缓合拢。

  “等等,能否帮我一次?”我忽然对着大墓大喊了一声。

  “嗯?”大墓的主人也并不是完全的冷血无情。

  “有没有办法让我尽快的出去,越快越好。我想完成一件事情。”我一字一句的说到。

  “出去?好,你到这边的后方来。”大墓的主人没有过多的追问,只是让我到大墓的后方。

  我一把抱起怜生,朝着那边飞快的跑去,待到我跑到大墓之后,发现在大墓的边缘,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黑沉的洞口,直直的向下。

  我毫不犹豫,抱着怜生就进入了那个洞口。

  但行进一步,又飞快的折回,稍微有一点儿顾忌,但还是摘取了一朵千魂花。

  好在那个大墓的主人并没有就此作出任何的评价。

  这千魂花如此之好,如果我多摘一朵,会不会对怜生也有用?有人可以利用它来救怜生呢?

  可在这时,大墓的主人却是开口了:“一朵已是极限,不可再多摘取。”

  我立刻收回了手,哪里还敢再多耽误,看来大墓的主人好像一切都洞悉心中。

  我终于是冲入了那个朝下的洞口。

  而大墓的主人也终于最后一次开口,那悠远的声音回荡在我的耳畔:“你会再回来的,这里的千军万马,这里已经快遗忘了岁月的守护,都将由你重新担负,你要变强,不顾一切的变强。”

  我已经顾不上这个声音了,我如今在乎的只是怀中的怜生。

  我忽然觉得这世间没有所谓的铁血英雄,指挥着千军万马,高高在上,光芒万丈!谁也不知道,是否在午夜梦回的时候,他会拿着一件衣服,想念着自己的家人,思念着自己的故土?

  就如我,什么重担?什么责任?我在乎的只是怀中的这一条生命。

  从黑洞下去,是一条地道,无比的平整,几乎不需要光亮,我也跑得很快,很顺利。

  没有风声,只是我自己空旷而寂寞的脚步在其中回响。

  “叶大哥,你要带我去哪儿?”怜生在我怀中,头搭在我的肩膀,对于生命的最后一段行程,他依旧好奇。

  我的痛苦辗转在喉间,说不出话来。

  心中所想的,却是怜生一段又一段的话。

  “哈哈,真好!”当他准备和我共赴小峡谷之际。

  “高人,你肚子饿吗?”

  “高人,你不渴吗?”

  “高人,你和我说一说外面的世界吧?究竟是什么样子的?我很好奇,也曾经听一些人说过,外面的天是蓝色的,会有太阳...有太阳的时候...”

  我的泪水滚落在衣襟,只是抱着怜生的手,越发的用力。

  我深吸一口气,不让怜生听出我的哭腔,尽量用最平静的语气对怜生说到:“怜生,你还好吗?你觉得自己还可以支撑多久?你如果想睡,一定不要睡。一定要撑住!”

  “我很好,我不想睡。”怜生懂事的说到,黑暗的巷道之中回荡着他的声音:“叶大哥,我可以撑很久的。”

  “呜,咳...”我用咳嗽掩饰了自己受伤的咽呜,却感觉怜生的手搭在了我的脸上,他问我:“叶大哥,你怎么哭了?”

  我一把擦去眼泪,脚下的步子更加的快,我只有用奔跑来释放这一股沉痛。

  “我没哭,这里太黑,眼睛痒。”我大声的说到,显得很是坦率的样子。

  “嗯。”怜生有些乏,不愿意多话的样子。

  而我只能一路呼唤着他,拼命的奔跑...我感觉我一生都没有跑过这么长的路,可想起这是怜生的最后一段路,我又期待它能长一些。

  我的脑中只回荡着一句话:“你这是在承诺,要带我出去吗?”

  你这是——在承诺,要带我出去吗?!!

  我拼命的呼吸,让自己能够维持这种速度...漆黑的巷道很快就跑到了尽头,在我的眼前是一个向上的坡道,在尽头处,已经有微光透出。

  我欣喜的笑了一下,对着怜生说到:“你看见了吗?我们要出去了,外面的世界。”

  “唔。”怜生有些乏乏的,似乎很困。

  我忍不住用力的拍打了几下怜生,更是不敢耽误,朝着上方拼命的跑去...

  坡道的尽头,是一个山洞,不长也不算大的山洞,洞口处已经能够看见白雪还未散尽的山脉,和清晨的阳光。

  是一个好天气!

  我抱着怜生拼命的朝着洞口冲去,大声的喊到:“怜生,你看啊,你快看啊...这就是外面的世界。”

  “如果我可以做到。就带你出去,从此以后,你要不怕死,就可以跟着我。”

  “如果能看一眼外面的世界,就算死了,我也甘愿。”

  “傻!”

  我站在洞口,急速的喘息...正是阳光刚刚遍洒山脉之际,山风微寒,却如温柔的流水。

  突然的光亮刺得我眼睛不停的流泪。

  “真美。”怜生趴在我的肩头,小声的说到。


仐三说:
终于出来了,这一卷的结局会有些虐,又会发生巨大的转折,之前埋的线要全面的爆发了。PS.今天就这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