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怜生的由来

第一百一十三章 怜生的由来

  当怜生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我心中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至少让这个可怜的孩子看了一眼外面的世界,没有让他带着遗憾离去,我能稍许心安一些。

  但这并不能缓解我的悲痛。

  日出之后的清晨,阳光反射在白色的薄薄积雪之上,很美。

  这个洞口接近山顶,一眼可以望去很远,在天地之间,人可以很渺小。

  看着巍峨的山,苍茫的天,生与死或者也不是那么重要,我们都只是匆忙的过客,无悔就够了。

  我擦干脸上的泪水,抱着怜生走出洞口,一步一步的朝着山顶走去。

  他微弱的呼吸打在我的脸颊,我很怕下一刻就消失了,我珍惜现在的每一秒。

  所以,当看见有一群人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只是小声的‘嘘’了一声。

  站在我面前的这一群人,是由承真姑姑带领着的,我看见了兽老,看见了由兽老搀扶着的正川哥。

  还有那几个被兵魂押走的任小玄的下属,其中一人不就是在鬼市入口为难我和正川哥的人吗?在内市之中除了任小玄和那个老者,他们都带着面具,我却是没有认出来。

  让我脚步稍微停顿一下的,是其中一人。

  但现在,我已经知道了,他并不是任小玄,他才是真正的任小机。

  他的眉眼之中还透着那种市井一般的狡黠,一看就是小人物的感觉和任小玄根本就不同。

  之前,我怎么会把任小玄错认为他?气质完全不同,就如天上的白云与地下的污泥一般的区别,这样说虽然有些看轻眼前这个任小机,可事实确实是如此。

  看来,我也是被这一模一样的脸和身形给欺骗了。

  此刻,任小机的样子有些畏畏缩缩,显得更加的猥琐,见我抱着怜生沉默的前行,他忽然窜了出来,有些讨好,却也有些卑躬屈膝的问了一句:“我弟弟呢?”

  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倒是那个一直跟随者任小玄老者模样的人冷哼了一声,另外一个任小玄的手下一把拉回了他,说到:“那是任少的敌人,你别给任少丢脸。”

  “哦,哦哦。”任小机带着讨好的笑,退了下去。

  在这个时候,承真姑姑走到我面前却是欲言又止,一咬牙则是一个转身对着那群人说到:“什么敌人不敌人的?你们好歹也是我雪山一脉的人,雪山一脉说他是朋友,你们就敢认了他是敌人?若是不服,大可离去。”

  这番话,承真姑姑说的非常不客气,但我却听出了她其中压抑的无奈。

  也不知道任小玄究竟和雪山一脉有怎么样的牵扯,我只是淡然一笑,算是应了承真姑姑的情,轻轻拍了拍怜生,让他不要睡去。

  还好,他微弱的呼吸还在。

  “叶正凌。”我转身继续朝着山顶之上走去,承真姑姑还是忍不住叫了我一声。

  “让他去吧,在我记忆中从来没有见过他那么难过的样子。”是正川哥的声音。

  我的身后终于一片平静,而我也终于可以安静的带着怜生朝山顶走去...在那里视线会更加的开阔,如果可以,我只是想让怜生多看一些,再看远一些。

  在这个时候,人世间也好,妖的世界也罢,那些纷纷扰扰都不重要了。

  他们都不会知道,有一个可怜的孩子最大的愿望就是看一看这个外面的世界。

  若每一个人,就算是妖,他们的要求会是如此的简单,这个世界还会有那么多的纷争吗?若是我们行走在生命的路上,能够珍惜所拥有的,能够随时停下来看一看眼前的风景,那又有什么好纷争的?

  可惜,世事哪有如此的简单。

  活着,本身就是一种欲望。

  老天让我们在欲望中而生,这才是炼心的本质!所以,能够有几人挣脱呢?

  山顶的风很大,在山巅有一片开阔的地势。

  我抱着怜生坐在一块岩石之上,在暖阳之下,我并不觉得冷,怜生却忍不住有些微微发抖,就连我的体温也温暖不了他。

  我不忍他承受这种风寒,却不想怜生拉着我,开口了,脸上有一种异样的红润,这是我和他相识以来,从未见过的红润,他的声音也不再虚弱了,虽然也不是中气十足,却透着一种快乐。

  “叶大哥,就在这里,这里很好。”

  我把他搂的紧了一些,无言的往山巅之下看去,入眼山脉连绵,也能看见未被冻住的小河穿梭其中,如果望的远了一些,甚至能够看见最边缘的山脚下,隐隐的零散的屋子。

  这里是很好,人间其实从未不美好,有时不美好的只是人心。

  “叶大哥,我是一朵万魂花。”怜生在我怀中喃喃的开口了,我并未打断他,只是听他静静的诉说。

  “我不知道我存在了多少岁月,我只知道我是为一个英雄所开的!千万人的死,能够得到上天的怜悯,而真正的英雄,若是世间不知他声名,老天也会赏下一朵万魂花,盛放在他身亡之处。随着英雄灵魂的离去,万魂花才会凋谢。”

  那是怎么样的英雄,才能得坟头一朵万魂花?我不禁悠然神往。

  因为那是来自天地的敬意。

  “我就是这样开在了那英雄的分头。可惜的是,我所伴生的那个英雄魂灵一直未曾离去,他还有自己要守护的东西。我也就这样一直在他的坟头开着。”怜生的声音渐渐的低了下去,说起这件往事,就算他的童声,也带着一股仿佛穿透了时间的力量。

  我感受到了那种千年甚至万年,盛放着的寂寞。

  “叶大哥,你知道吗?万魂花是代表着英雄的意志,天地的敬意,花魂之意各有不同。而我的花语是生。因为我伴生的那位英雄意志是不悔的死志,希望用牺牲来换来更多人的生。所以,我被天地许与的花语是生,一丝生机。”

  这个我是知道的,那个时候在迷糊之间,那个大墓主人已经说过。

  这万魂花是生,只有不悔的死志换来的生。

  但这些我始终没有关心过,生也好,死也罢,怜生在我心中不可能只是一朵花,他是活生生的人。

  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怜生坐在了我的怀中,他的双眼贪婪的看着这个世间的风景,却是一字一句的继续说到:“叶大哥,你知道吗?那种寂寞,一开始我是没有感觉的。在千万年混混沌沌之中,时间过一秒也是过,过一千年也是过,对于我来说并没有任何的不同。”

  “我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有了一丝自己模糊的意志,这种模糊的意志就好像是感知到了自己的存在,也感知到了周围。”

  “从那个时候,我终于感觉到了寂寞。从我模糊的记忆之中,我甚至记得这里是发生过一次大劫的。在大劫之前,我记得我好像是在一片寂寞的山巅之上,山巅之下有一座城,那是一座神秘的城。”

  “我不清楚太多,我只是知道那个时候有一种光亮,叫做阳光,有一种水,叫做雨...偶尔会有人,上到这个山巅来祭奠我伴生的那位英雄,我羡慕他们可以行走。”

  “这些都很久远了,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一片黑暗了。”

  “这样的日子又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越来越寂寞,以至于我自己都想枯萎,结束这种寂寞了。可是,我更想去真正感受一下这个世间,像人一样是什么感觉?”

  我沉默的听着,感觉怜生的话中有好多模糊的信息,也感觉有时候,有了一丝自己的意志未尝就不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在你能感受喜悦的时候,难免就不会感受悲伤?以前,不明白为什么生是一种苦。

  若是没有生,又何来老病死?

  同时,我们又都贪恋着生,因为相对的,有黑暗就有阳光...有时候,一丝美好也是留恋人世的理由。

  我们就在这种矛盾中锤炼着自己。

  怜生有了自己的意志,终于感受到了生,也感受到了生的痛苦寂寞,他想要放弃生了,却又贪恋更多的生。

  天地之间的道太过复杂,而我们什么时候又能明白其中一丝呢?

  怜生的故事还在继续。

  “就是在这种寂寞到快要枯死的时候,我伴生的那位英雄终于有了动静!那一日,在他寂寞了好久的坟前来了一个人,一直守护着那里的英雄也因为那个人的出现而苏醒了。”

  “他告诉那个人,许我一场生,在我的生之间,我的机缘也就要到了。”

  “命运如何摆动,他不能掌握,而他的意志不曾改变,这一丝带着生机的万魂花,从出现起,他就要给予一位后来人。”

  “他问我怎么选择,如果脱离了他的坟头,就要遇上他的意志安排下的命运。那个时候,万魂花不会再存在,就连这千百年寂寞的生着,盛放着也不会再有了。”

  “叶大哥,我遇见了你,那是命运。我将跟随你,但那一刻,我也终究不存在。”


仐三说:
今天的第一章送到,最后怜生会怎么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