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一十五章 今晚必须走

第一百一十五章 今晚必须走

  茫茫的山巅,一座小小的孤坟。

  昨夜晴朗的天,转眼到了今日的傍晚就飘起了雪。

  “在这里很好,或许有些寂寞,但永远不会在那地下的黑暗了。一年四季也能感受的到。”开口说话的是正川哥,在之前的一个小时,我就在这里,开始讲述我在内市的经历,而一个小时时间,早已经够我讲述完毕。

  小小的孤坟之中葬着的自然是怜生。

  若是没有沧海桑田的变化,他将永远留在这里。

  而我,即将要离去,也不知何时才能再走到他的坟前,跟他说一次我离开以后的经历。

  风吹过,一呼一吸之间都带起了大团的白雾,冬天的傍晚,分外的短,感觉只是眨眼间就已经是夜色茫茫。

  我抬头看着远处渐渐变淡的山脊线,对正川哥说到:“不会寂寞,寂寞是因为有了一丝感觉。我想,埋葬的只是怜生的躯体,他其实已经永远的跟着我了。”

  “你也可以这样想。但我不希望你沉溺在其中,必须要提醒你,那万魂花已经是你灵魂的一部分,不可能有自己单独的意志了。正凌,你以后的路还很长。”正川哥带着一些愧疚的提醒我。

  我是难过的,不是应该安慰吗?但在现实面前,任何不切实际的安慰或许在正川哥眼里对我来说,更加的残酷。

  我的命严格的说来,是兽老救的。

  在与万魂花融合的过程之中,那种痛苦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承受的。

  试想,在没有麻药的情况下,在肉身之中活活的植入一个东西,是什么感觉?如果它还有复杂的根须系统呢?

  在这世间,并不是没有被活活痛死的例子。

  而比起肉身,灵魂更加的敏感十倍,那会是什么样的痛苦?

  “万魂花的融合,按理说是应该用意志力支撑过去的。但叶正凌不知为何,心神受创,意志处于崩溃的地步,根本没有办法支撑过去。”这就是兽老当时对我的评价。

  是的,在怜生快要掉下山崖,被我抓住以后。

  我就因为疼痛昏迷过去了,与其说是疼痛,不如说是伤心过度,而产生的自我逃避,然后昏迷。

  或许在今天,就算站在我面前那么了解我的正川哥也不知道我为何如此的伤心,但我明白兽老的诊断是对的,我崩溃了。

  有些伤对别人是无法言说的,如同一个最敏感的点,怎么可能一而再?

  但我到底还是支撑过来了,如同我亲手种植在怜生坟头的那一丛野草,生命力那么顽强,因为背负着很多的人,连逃避的资格都没有。

  我来不及心碎,来不及伤心,我必须一点儿缓冲都没有的马上坚强起来。

  只因为,承真姑姑在醒来的那一刻,欲言又止的告诉了我一个消息,猎妖人的圈子中发生了一件大事。

  我没有马上去听,只是说:“我想看看怜生。”

  然后就被正川哥带到了这里,在路上我告诉了他,我在内市的一切经历。

  而他告诉了我,我融合万魂花的凶险过程,若不是兽老一直在旁,我的灵魂彻底崩溃都有可能。

  “就像现代的医学可以让病人在很多疾病面前,大大提升了存活率,归根结底应该感谢麻药。兽老在你身上施展的手段也是一样的,他用了某种压箱底的秘术,关闭了你灵魂的五感,有祭献了一部分生命力,让你的灵魂在这种情况下,还维持着一丝生机。”正川哥对于我昏迷过后,兽老怎么救治我的事情并无隐瞒。

  “这么说来,我就算摘来了千魂花,也欠下了兽老一个人情。”是的,没有什么比得上生命力,其实也就是寿元对于修者更加珍贵了。

  何况,还是一个老修者。

  “我想应该也是这样。只不过,兽老说这是两不相欠。说起来,我这条命也是他救的...”正川哥只是这样评价,而说话间,怜生的坟头就在眼前了。

  “正凌,最后你还是得感谢你自己。兽老做了这一切,但最终还是需要你的意志来维持你的灵魂,哪怕是一丝意志!因为兽老说,关闭了你灵魂的五感,你也很有可能因此觉得没有痛苦,永恒的沉沦下去。那样,就好比你灵魂陷入了‘植物人’的状态,那是一种比魂飞魄散稍微好一点儿状况。因为没人知道,怎么唤醒沉睡的灵魂,连兽老也不能。你那么伤心,连意志都处于崩溃的状态,兽老判断你醒来的机会都只有四成,却没想到...”正川哥说到这里的时候,我们已经来到了怜生的坟头。

  正川哥的语气稍微有些激动,眼眶也有些泛红。

  我明白正川哥的心情,他怕我就此再也醒不来,没想到我不但醒来了,而且那么快就醒来了。

  我的手放在正川哥的肩上,久久不语。

  怜生去后,我更珍惜我身边的每一份真情,责任或许是我活下去的目的,但没有这些真情,我活下去的动力又是什么?

  我其实不知道我是怎么醒来的?为何那么快醒来。

  在昏迷的过程之中,我到底想起了什么?听见了谁的呼唤。

  重要的是结果我醒来了....

  就这样,正川哥陪着我一起默默的在怜生坟头站着,有了之前的那些对话。

  说起来,应该感谢正川哥,在我昏迷过去的瞬间,及时帮我拉住了怜生的身体。

  不管怜生身前是什么?但他在我心中是怜生,就是那么一个小男孩儿,他应该有入土为安的一份安慰,也是对我自己的安慰。

  下山时的路,雪已经下得很大了。

  覆盖了原本就不是路的那一条痕迹,我和正川哥相互搀扶着,走得有些艰难。

  万魂花植入灵魂,到现在我还没有感觉到我的灵魂有什么巨大的变化,除了之前那些伤势已经恢复,灵魂力比起之前强大了一些,其余的...是真没有了。

  当然,在我凝神去感应自己灵魂的时候,还是能够发现在灵魂之中摇曳着一朵小小的花苞,并没有盛开。

  那就是万魂花。

  在植入我的灵魂以后,它就相当于一个伴生物,不会再有自己的丝毫意志,也就好比,它伴生着英雄的魂灵而生长,经历了漫长的岁月,才有了自己的一丝意志。而英雄让我带走了它以后,它植入我的灵魂,又是一次新的成长。

  之前的那些成长都会一一消失!

  若是要等到它再有一丝自我意志,恐怕那又是一个恐怖的漫长岁月了。

  我能活那么久吗?这个问题根本不要问,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所以说,它不再是怜生了,连一丝怜生的意志都没有...可我感应到它,心中还是微微的温暖,对于我来说,它依旧是怜生,只是真的沉沉睡去了。

  这样的想法,正川哥制止我,是怕我沉迷于不切实际的安慰之中,到时候伤的更重,甚至在心境上出现巨大的漏洞。

  可这是属于我自己的安慰,什么心境上的漏洞之类的,我不管,那又有什么好重要的?

  这样想着,我低着头,嘴角不觉带上了一丝浅笑。也好,就如怜生最后那句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存在的话,从此江湖路远,天涯海角,也是相伴了。

  “正凌,承真姑姑来了。”就在我想得出神的时候,正川哥叫了我一声。

  我一抬头,发现山腰的那个平台处,也就是内市那个隐藏的山洞出口前,十几个火把在夜里熊熊的燃烧着。

  马儿不安的打着响鼻,四处不停的走动着,似乎很焦躁。

  看见这幅场景,我的心底就有了一丝不安,想起昏迷之后醒来,承真姑姑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猎妖人的圈子出了大事,这种不安更是蔓延到了我的四肢百骸。

  而这群人当中站着的那个人,不就是承真姑姑吗?

  我都已经感觉到不安,就忍不住转头看了一眼正川哥,他灵觉一向出色,却不想他却是面色平常。

  “正川哥,你没有什么不同的感觉吗?”我忍不住问了一句。

  正川哥望着我,摇摇头,问到:“你是有什么感觉吗?”

  我也不知道如何去说,莫非又是我的错觉?却在这个时候,承真姑姑似乎等不了我们这样慢慢的下山了,而是牵过了一匹看起来很有灵性的马儿,骑上去,朝着山上跑来。

  几分钟以后,承真姑姑到了我们面前。

  下马之后,相对却是有几分沉默。

  我和正川哥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应该说什么。

  而看承真姑姑的脸色,却是不知道怎么说的样子!

  “你们要离开了。”可是,再难以说明,也必须要开口,承真姑姑开口以后,对我和正川哥说起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我们是准备要下山的,明天就走。因为时间...”不管猎妖人圈子之中发生了什么大事,想来应该也不会影响定下来的那次大聚,毕竟局势当前,没有是比猎妖人联盟更加重要的事情了。

  “不行,今天晚上就必须走。”承真姑姑抬头,眼中却是不容抗拒的眼神!


仐三说:
到了这里,情节就要有巨大的转折了,也就是我说的爆炸般的情节。但写到这里,我也必须整合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安排来写了。下一卷是回梦聂焰还是顺延着爆炸的情节走,这里是一个巨大的问题,我要好好想想。今天就这一更了,怕你们下午看了,晚上没得看,所以选择在晚上8点发。嗯,就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