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惊天的剧变

第一百一十六章 惊天的剧变

  看着承真姑姑的眼神,不得不说我敏感了。

  毕竟我和她的相识只是偶然,相处也不超过一天。

  若不是因为对她有一种天然的亲切感,我断然不会贸然的叫她承真姑姑,这个称呼就连我自己都觉得怪异,只是本能的这样叫了。

  显然,这一份亲切只是源自于我自己,并不代表她对我有这样的亲切。

  何况,这么短的相处时间,信任是可以,若说有多重要?我自己也没有把握。

  我的敏感来自于任小玄,这个在雪山一脉这样的正派几乎为所欲为的一个年轻人。

  是不是我在内市得罪了他,这个梁子已经无法解开,所以承真姑姑迫于压力不得不赶我和正川哥走呢?

  这样的想法,让我心下多少有些凄凉和泛冷。

  看来修者圈子也大不过人情现实,我和正川哥说起来没有师门的庇护,也只是漂泊的浮萍罢了。

  我看着承真姑姑的神色从一丝亲切,渐渐变得平静,可以理解,但情感上不见得就能接受这样。

  当下,我也不多说,冲着承真姑姑一抱拳,语气有些云淡风轻的说到:“那我和正川哥立刻就告辞,从此山高水远,但承真长老在鬼市的一番照顾,叶正凌一定铭记于心。他日再见,也定当报答承真长老的这份恩情。”

  “你...”承真姑姑显然还没有适应我忽然的转变,就连称呼也从承真姑姑变为了承真长老。

  但我没有多解释,拉着正川哥转身就朝山下走去。

  可正川哥却一把拉住了我,说到:“老三,你怎么了?承真姑姑之前也说过有事相告,你忽然这样走掉,是什么意思?”

  与此同时,承真姑姑略微带着好笑的声音也从我们身后传来:“你这小子,以为在拍武侠片儿吗?还从此山高水远,有恩必报!就算修者圈子还是一个江湖,可也别忘了如今已经21世纪了。”

  我被承真姑姑的两句调侃说得有些不好意思。

  不过,想起她让我们连夜就离去的决绝,神色又忍不住冷淡了几分。

  正川哥有些摸不着头脑,倒是承真姑姑一步一步走到我的面前,说到:“要你们连夜离去,绝非赶你们走的意思。在雪山一脉,我季承真欣赏的人,就算天皇老子来了,也不可能赶走,你该不会以为是任小玄吧?”

  我一下子尴尬了,没想到这个相字脉的长辈如同有读心术一般,三言两语就道中了我内心的想法。

  “老三,你怎么变得这么敏感?”正川哥忍不住问了我一句。

  而承真姑姑却是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转而对正川哥颇有深意的说到:“他太渴望得到认同他本身了,这个事情或许是他的心结,所以在这方面他特别的敏感。”

  正川哥听了这话,看了我一眼,欲言又止的沉默了。

  我却是被真正道中了心事,为什么会那么介意承真姑姑因为任小玄而赶走我们?说到底也不过是因为我从来得到的重视都是因为聂焰这个身份,而非叶正凌本身。

  承真姑姑做为一个我内心尊重的长辈,又在不知情聂焰这个身份的情况下,我很希望她会因为叶正凌本身这个人,而认同重视我。

  终究还是不能跨过去这些心内的纷扰,承真姑姑判断的很准确,这可以称之为心结。

  尽管那个大墓主人之前就这一点,曾经给我说过一段话,但若非是有实在的体会和经历,恐怕我也很难理解话中的深意。

  好在这个话题无论是正川哥和承真姑姑都没有继续下去的意思。

  正川哥在沉思,而承真姑姑只是颇有深意的再次看了我一眼,却是打了一个呼哨,就有人牵着两匹马上到了我们这里。

  “走吧,此处不是说话之地。”承真姑姑只是简短的说了这么一句话,就率先上马前行。

  我和正川哥对望了一眼,也接过了来人牵来的马匹,跟随着承真姑姑的身影,朝着山下疾行而去。

  山路颠簸,全然不似平原策马那般平顺,直到我这个并不常骑马的人都到了难以忍受的程度,承真姑姑这才在接近山脚的一处山坳处停下了马。

  我们三人在这里下马,我却全然没有想到,在下马以后,这里会出现两个穿着白色长袍的雪山一脉之人,手中提着的正是我和正川哥的行李。

  “叶小子,你该不会又敏感了吧?”承真姑姑的语气多少带着一点儿调侃的意思。

  却是把我说的脸一红,傻子都知道这番准备,承真姑姑绝对不是存了什么赶走我们,息事宁人的心,而是真有大事,让她必须这样做。

  就在我‘呐呐’的不知道要说什么的时候,承真姑姑已经示意两位手下放下了行李,先行离开了。

  直到看着两个人已经走远,承真姑姑的神色这才一变,从刚才轻松调侃我的样子,变得分外郑重,但好像事情非常的棘手,她又有几分欲言又止的味道。

  她是长辈,我和正川哥自然不好催促,只能静待下文。

  在这样沉默了几秒以后,承真姑姑这才一声叹息,开头第一句话竟然是说:“叶正凌,唐正川,我已经知道你们的身份了。特别是叶正凌,你的事情我大概也了解了七八分了。”

  听闻承真姑姑这样说话,我和正川哥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面面相觑,这番开场白是何意思呢?

  “我没有恶意,这样说就是想告诉你们,在我知道了一些事情的前提下,不得不让你们连夜离开,你们来鬼市这番行踪已经透露了出去。若是你们已经离去,或者可以避免争斗提前到来,否则...”承真姑姑没有继续说下去了。

  我自然是听懂了承真姑姑的话,正待发问,却不想承真姑姑却打断了我的问话,而是直接的说到:“若说争斗,雪山一脉也不怕谁。况且这件事情,雪山一脉也迟早会站出来的。但如今却绝对不是能够大规模争斗的时候,而我雪山一脉做为正道之首,若是陷入争斗,那几乎就是一种全面开展的态度和信号。”

  “这件事情不管于我们雪山一脉,还是另一方现在都是不想看见的。所以,你们离去了,还有回旋的空间,还能保得暂时的宁静。”说到这里,承真姑姑也微微皱了皱眉,英气的眉宇之间带着一些无奈。

  生怕对我们解释的不够仔细,让我们误会雪山一脉不愿庇护我们或者畏缩了。

  若是一个人无牵无挂,自然可以快意恩仇,若涉及到一个门派,那牵扯的事情未免太多了。

  我理解承真姑姑,但肯定不想这么莫名其妙一无所知的就匆忙离去。

  即便心中有了七八分的猜测,我还是忍不住追问了一句:“看样子是有人冲着我和正川哥而来了。承真姑姑你方便告知吗?”

  “其实不用你们问,我也定当要说是谁?因为这和我要与你们说的下一件事情息息相关。而且叶正凌你是猎妖人吧?最近在猎妖人圈子里最出风头的就是你,这件事情想必你下山之后,很快就会通过很多渠道得知。”说话间,承真姑姑又皱起了眉头。

  这一次,我分明从她眼中看到了一些于心不忍的意味。

  我的心中那种不好的预感再次出现了,这一次甚至是在心头爆炸,明明只是心理上微妙的感觉,却让我的双手都忍不住颤抖。

  我吞了一口唾沫,努力的压制于这种心慌,对,主要就是心慌的感觉,我终于找到了自己情绪准备的表达,然后凝神的看着承真姑姑。

  承真姑姑脸上的不忍更加的浓重,可事情没有不说的道理。

  在沉默了许久以后,她才说到:“当今在世猎妖人不过几百许,在这几天他们忽然被大规模的追杀。我雪山一脉得到消息以后,尽管联合了几大正派,暗地里挽救。但猎妖人家族也被连根拔起了好几个,猎妖人一脉死伤很惨重。”

  “什么?”我的心头巨震,差点儿站立不稳。

  心中首先浮现的就是TINA和苏灵,接着是一张张我见过的猎妖人的脸庞?最后定格在童帝的脸上。

  这个家伙那么骄傲自大,莫非也未能阻止这一切的遭遇?

  “正凌!”正川哥上前一句,带着温暖的手掌放在了我的肩膀,给我传递着一种支持和力量。

  我捏紧了拳头,还是控制不住声音的颤抖:“那火聂家呢?”


仐三说:
好吧,剧情转折就从这里开始了。而写法我基本上也确定了该怎么写,或许不讨好,但我思考了一番,按照剧情的流向,也必须要这么写。但占据不了一卷这样的篇幅吧,我要控制好节奏才是真的。最后,大家儿童节快乐,真是一个幸福的节日,至少让我幸福了好些年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