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未来的决定

第一百一十七章 未来的决定

  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正川哥就已经知道我是在强行的支撑了。

  于是,他握住我肩膀的手更加的用力了几分。

  我能够感受到他的情谊,但他可能不会完全体验我的焦急。

  我并不贪恋火聂家的生活,尽管那时奢华舒适,甚至可以说是一呼百应般的高高在上。

  但我真的从来没有在意过这些。

  我小时恋家时,被迫与家人朋友分离,而事到如今,因为灵魂是聂焰的关系,我虽然已经有所决定,却还是没有调整好面对我父母的心情。

  少时山门成长,当我终于适应并对山门充满了深深的感情以后,面对却是被‘逐出师门’,直至之后再见正川哥山门破碎。

  最后的火聂家,我也渐渐的熟悉了那些人,并慢慢的投入了感情...

  在这几重经历之下,试问天下能明白我的人又有几个呢?

  面对我的询问,承真姑姑很快就给了我一个答案,非常坚定又坚决:“你不能回火聂家去。这也是我要告诉你的第二件事情...最好隐藏行踪,不要出现在任何他们可能猜测到的地方,特别是火聂家更不可以回去。”

  这个答案没有分明的说出什么,但已经透露了足够多的信息了。

  我眼前有些发昏,在这一瞬间,老是想起tina,想起苏灵,忍不住后退了一大步,却被在身后的正川哥给支撑住了。

  在这个时候,他没有说过多的话,只对我说了四个字:“你要冷静。”

  对的,在什么时候,都只有冷静,无奈又痛苦的冷静,但除此之外我能选择什么呢?

  我几乎用了一分钟的时间来调整自己的心情,然后才勉强问到:“承真姑姑,这一次到底是什么人?火聂...火聂家尚有人活下来吗?”

  看我的神情,承真姑姑的眼中又流露出一丝不忍,轻声说到:“火聂家是否有人活下来,我在主持这鬼市,确实还没有收到确切的消息。很抱歉不能给你带来一点儿安慰的消息。可你绝对不能回火聂家,我这边的消息是,有大妖在火聂家等着你,对你守株待兔。”

  “老三。”正川哥开口有些艰难,但还是对我说到:“听承真姑姑的。”

  “大妖等着我?嗯,我明白了。”我的语气在这个时候忽然变得冷静了下来,只有我知道我的内心充斥着怎么样的怒火和痛苦。

  才失去了怜生,接连又让我失去那么多,我还能站在这里已经是一个奇迹。

  我甚至不敢多想,我在回山门之前,才稳定下来的猎妖人圈子,刚成立还没来得及做任何事情的联盟。

  重要的是,这都是一条条鲜活的人命。

  呵呵,死伤惨重!

  果然是非我族类,杀起来是不会有心理负担的吧?

  已是夜,雪却飘得更大,我有一个压抑心中忍了又忍的问题终于还是忍不住了:“承真姑姑,我只想问一句,那些妖物大肆屠杀我猎妖人,天下的修者圈子正道,却为所谓大局隐忍到如此地步。那敢问,他们一直这样屠杀下去,也是要忍着吗?还是我猎妖人不在修者圈子以内,所以...”

  “正凌,你千万不要这样说。事实上,我师兄就为这些年会到来的大劫,已经四处奔波到了心力交瘁的地步。我是觉得不可忍,不管猎妖人是什么样的存在,怎么能允许他们如此放肆的追杀?但师兄没有动手,只是选择这种方式救下了一些猎妖人,必然有他的顾虑,你要相信我,或者动手的结局比这个更糟糕。”承真姑姑看样子也不知道如何的解释。

  我的怒火却冲天而起,表面上却是越发平静,只是点头说到:“嗯,那陈承一总是充满了顾虑,就连任小玄那样不择手段,不顾后果的人也能好好的保护在雪山一脉,又有什么不是他顾虑的呢?”

  “叶正凌。”我这一句话充满了我的不满,但显然我这样去说承真姑姑的师兄,有些触怒她了。

  我惨然的看了承真姑姑一眼,却没有丝毫的退缩,只是一抱拳,然后拿起我和正川哥的行李,大致辨认了一个方向,就朝着山下走去。

  “正凌。”几乎是与此同时的,承真姑姑和正川哥都忍不住开口叫了我一声。

  我转头,下雪的夜,天儿有一种不正常的亮白,在之后,正川哥回忆起我转头的这一眼,只是觉得我的脸苍白的吓人,也许也是从那一刻开始,他觉得我的心开始冷硬了,那聂焰爆烈如火般,连逆天都敢的个性,也许也是从那一刻开始不再在我灵魂之中被压抑。

  “正川哥,你走吗?你不走,我走了。”我回头只是为了说这一句话。

  正川哥无奈的看了承真姑姑一眼,只能跟上我的脚步。

  “叶正凌,请你不要轻易的误会我师兄,我相信他无论如何也会给出你一个合理的解释的。若是他真的没有放在心上,根本也不会这样立刻传消息到内市,顶住压力让我庇护你顺利离开鬼市,他...”承真姑姑在我身后,试图努力的解释。

  但事实上,陈承一这样做的原因,没有人知道,又何从去解释?

  所有的话语都是那么苍白无力。

  在我的心中总是忍不住想起陈承一的样子,那发白的鬓角,有些沧桑的双眼,平淡的神情,却给人莫名的信任,和让人敬畏的距离。

  如若这个人不可信,冷血...说给我自己听,我都不会相信。

  可这血淋淋的现实呢?

  陈承一,你到底要做什么?为什么我看不懂你?

  我就这样一个人想着心事,已经前行了将近十米的距离,承真姑姑又忍不住叫了我一声,我终于回头了,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对承真姑姑说到:“我不会与陈承一计较的,无论如何也不会。如果有幸,你能够听他说起我,你就知道我欠他的是人命,他救了我不止一次。”

  说完这句话,我再也不能多说什么,胸中那团烈火,把我的灵魂都烧灼到焦躁,我怕再一开口,我整个人就再也维持不了这种还算正常的状态。

  雪夜下,无声。

  整个寂静的山林,就只剩下我和正川哥的脚步声。

  好几次,正川哥都试图上前与我说点儿什么,但每一次都是叹息着放弃。

  在压抑的怒火之中,我好像有使不完的力气,只是埋头赶路,好几次不辨方向,都是正川哥把我拉回来的。

  就这样,在这压抑的夜里,借着手电,我们疾速走了两个小时,也不知道走了多少路,正川哥终于按捺不住,一把拉住了我。

  我充满怒火的回头,我一刻都停不下来,若要让我停下,我就觉得我要爆炸。

  或许是我这样的眼神有些让正川哥不知所措,他只是喃喃的说到:“老三,至少让我歇会儿,我的伤口牵扯着还有些疼。”

  这句话让我稍微恢复了一点儿清醒,是啊,失去的人我都已经失去了,但眼前的人我为什么要因为怒火而伤害他们?我只有更珍惜才对。

  看着正川哥为我担心的眼神,我的怒火终于压抑了下去,刚想开口说一句安抚正川哥的话,却一张口,就忍不住‘哇’的一声突出了一口鲜血。

  “老三!”正川哥连忙一把扶住我。

  鲜血还带着炙热的气息在血液之中冒着热气,我一把抹去了嘴角的鲜血,对正川哥说到:“没事,反而吐出来了,感觉要好得多。”

  正川哥沉默,不是傻子都知道,我这是伤心至极,郁结在心的表现。

  这一口血吐出来,真的不见得是坏事。

  看着沉默的正川哥,我忍不住拍了两下他的肩膀,面对他之前为我的担心,我想要说出两句安抚他的话,可是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一句:“正川哥,我...我好难过。”

  “我知道。”正川哥认真的看着我说到。

  “啊!”我终于忍不住在这寂静的山林嘶吼了一声,难过到了这个地步,我也流不出眼泪,只是想着那一张张鲜活的面孔,特别是tina与苏灵,我真的很难想象她们就这样被杀死了!

  正川哥没有阻止我,只是任由我疯狂的发泄,在树林之中嘶吼,奔跑,甚至暴力的碰撞。

  在我累了以后,终于躺在地上,他才走过来,慢慢的扶起我,把我带到而来他刚生的那一堆火面前。

  我的眼神空洞,却感觉自己的内心在这一刻无比的清醒,坚韧,明白方向。

  在木材的‘噼啪’声之中,正川哥开口问我:“老三,有什么打算?如今真的是要流落天涯了,我想听听你的想法。”

  “正川哥。”我起身来,从随身的包里摸索出了一样东西。

  正川哥一看就皱眉了,说到:“老三,你不要去做危险的事情。”

  “不,我并没有这样打算!我只是觉得一点儿都不要耽误,我需要实力。你说过,有了它,你可以配合着解开封印。”我一字一句的说到。

  我手中拿着的,自然是从师门重地带出的那一罐子大妖精血!


仐三说:
好吧,今天的两更更新完毕,六一儿童节上午下雨,下午忽然天晴,雾蒙蒙的,天气其实不错。